🛩

一言难尽。

王者(中)


李易峰还没搞明白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王者峡谷,莫名其妙的卷入到一场战斗中,刚清明的脑子被男人的亲吻瞬间又搅成了一团浆糊。

他摸了摸自己发红的脸,手指轻轻碰了一下被亲吻湿润的嘴唇,耳边还有他呼吸的温热,胸口的跳动像要穿破胸膛。

一如刚才被男人拥在怀里,隔着冰冷厚重的铠甲听到男人重鼓一般铿锵有力的心跳。

他低下头,想掩饰眼中没来由的慌乱。

一阵细碎的声音,男人手执利剑,冲出草丛,在快接近敌人的时候,触发圣盾,身边金光环绕,李易峰看到晕绕的光芒中,男人在圣盾对敌人近身的回旋打击下,往另一个方向奋力跑开。

那义无反顾的背影刺入李易峰的瞳孔,胸腔的跳动被狠劲的揪了一把,他咽下闷痛,轻启唇瓣,小声的说着男人听...

王者(上)



深冬的夜,比任何时候都更阴寒彻骨。

过往行人缩着脖子步履匆匆,天空飘下的雨夹雪在身上铺了细细的一层,冷风刮过似锋利的刀刃,割得脸颊生疼,即使浑身上下全副武装,也只能堪堪抵御这种天气的寒冷。

李易峰结束了今天的工作,脱下薄薄的戏服,穿上羽绒服,收拾完毕之后,跟剧组的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在室内拍戏呆久了,猛一走到室外,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得李易峰原地打了个寒颤,他把手缩进长长的衣袖里,想稍微缓解一下寒意。

助理快步走在前面,拉开保姆车的门,李易峰长腿一抬,上车落座一气呵成,接过助理递来的一杯热奶茶,捧在手里,总算缓过来一些劲儿。

他低头含着吸管喝了一口奶茶,甜甜的热热的液体慢慢温暖着身体,他转头看了一下...

想起14年的一篇越苏文

《棘歌行》

故事情节深深的戳中我,看完之后我找到了原作者,原作者说是会有第二部,

然而到现在也没有等到…

故事的结尾屠苏走了,离开了陵越…

我时常会想起这篇文,并不是因为故事没有走到最终的结局,因为每一个故事的结局不外乎生离死别与悲欢离合…

但,这篇文,莫名的让我念念不忘…

【杂谈】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一针见血。

林朵:

在产生一个脑洞,又没有正式成文之前,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想法:这是一个好脑洞,只是我还没时间/精力/心思写出来,一旦有机会成文,肯定会是个好故事。



呵呵。



这想法就跟“我只要稍微努力一下就会成功/这事儿我再玩一会儿也来得及做完/对方似乎喜欢我”一样,大概率是幻觉。



只消多实践几次就能明白,想要把一个虚无的脑洞落实成完整的故事,到底有多难。



从故事构思层面来看,多数脑洞只不过是零散的片段,而成文却必须是连贯的全景。一个是二维平面,有亮点...

隐凡三角恋还没完

又突然冒出一个四角恋的脑洞

还带小包子

这是要完

这次是真卡了

一步步陷入狗血境地

我又不想太狗血…

你从我身边过的时候我忘了深呼吸 吸一口猫气

晚安😘🌙

两相梦(14)



夜幕沉沉,天地寂静一片。

丁隐躺在床榻上,闭目皱眉,裹着棉被翻来覆去,夜深人静,他却还无半点睡意。

他又翻了个身,侧躺着,睁开了眼睛,看着桌子上燃烧着的烛火出神发愣,那点儿星末之火将他的睡姿映在另一侧的墙上,阴影绵延,像起伏的山峰。

脑海里反复回想起元凌那绝情伤人的话。

棉被之下,丁隐捏了拳,暗自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他已打算了豁出一切赌一把。

他要赌上自己跟元凌多年的兄弟之情,更要赌元凌的一诺千金。

而明日,也许会是血雨腥风,也许会是曙光万丈。

丁隐定定心,闭了眼睡去。

次日清晨。

丁隐比平时早一刻睁了眼。

他洗漱穿戴好,坐在大堂正中的位置上,禁声凝气。

直到小厮进来对他说道,“将军,时辰差不多了,该入朝了。...

运动是一种生活态度,减肥不是唯一目的,这样安慰自己😂😂😂

两相梦(13)



临近年节,各宫都在准备着节礼和分发给下人的赏银。

各个宫里的宫人都在私底下议论着哪位主子赏赐得多,若要论赏赐丰厚的,莫过于皇后宫中了,其他人便只能眼巴巴的羡慕。

眼看着其他宫里都热热闹闹,说说笑笑,唯独凡音殿,门可罗雀,好不冷清。

小宫女刚从内务府回来,进了殿内,弹掉身上的落雪,将领回来的这个月的份例收好,见小凡缩在塌上看书,她帮小凡面前的茶杯里添了茶水,退到一旁烤着炭火。

小凡的视线从书上移开,看到小宫女撅了嘴,脸色不好,料想她去领份例,定是又看了不少脸色受了气,他叹息,心想着小宫女也是受了自己的连累,不然随便跟了哪个主子,都会比现在好。

他从衣袖之下拿出早准备好的赏银,叫了小宫女到跟前,把赏银放到她...

两相梦(12)



冬雪下得天昏地暗,冷风呼啸呜咽。

屋内光线暗沉,连个烛火都没有,丁隐抱着小凡靠在床头,看似两个人相互依偎,在这阴寒天气里暖着彼此。

小凡扇羽般的睫毛颤了几下,悠悠睁开眼睛,朦胧间环顾一圈,才想起自己在张府老宅。

动一动身,发现自己被人像搂孩子一样搂在怀里,侧脸贴着那人的胸膛,体温源源不断的倾注。

胸腔里的心跳铿锵有力。

耳畔是一声声轻柔如水的呼吸,温热湿濡,染烫了他的耳朵。

他抬起头,便看到一个无比熟悉的轮廓。

“隐哥哥…”他轻唤一声。

丁隐还未睁眼,却先俯首蹭了蹭小凡白嫩的面颊,脸上荡起笑意。

“隐哥哥…”小凡再叫。

他试了试挣脱丁隐紧箍的双手。

丁隐察觉到怀中动静,睁开眼,对上小凡那双清亮透澈的眸子,才发现自己...

两相梦(11)



同是一年前的今日。

天色同样阴沉黯淡,阴云堆积密布,看似沉甸甸的悬在半空,像是要把整块天都给拉扯下来。

然而,张府的那块天也确实崩塌破碎了。

朝堂之上逆贼横行,一群乌合之众见风使舵,派了人手,到张府假传圣旨,并搜出了早已暗中安排好的所谓罪证,面对“犯上作乱,谋权篡位”这样无中生有的罪名,张大将军一时气急攻心…

即便后来元凌带人赶到,除了将一行贼人诛灭,其余的于他而言,也是无力回天。

张大将军走得急,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

小凡的母亲心如死灰,随后而去。

张府满门荣耀,随着装了尸骨的棺材一同埋葬于黄土之下。

一时间,小凡被笼上了一层厚实的,无法散去的悲痛,不吃不喝,空洞木讷,如行尸走肉一般…

奸臣为避免给自己留后患...

前两天面试去了,结果很好

我还是第一次遇见面试官将公司情况跟工作情况一一说清楚之后,还直接问应聘者什么时候给答复

如果是很好很优秀的人才倒不奇怪

可是对我来说是跨行了,要从零学起

感觉挺幸运的

但是不能因为面试幸运就不考虑其他因素了

爸妈跟小伙伴们给了我建议,自己也觉得还是不合适

并不是说会很辛苦,能让以后过得好,前期辛苦一点也无所谓

虽然我很想尝试

但是很多问题还是要综合考虑吧

现在还是继续做着目前的工作吧

给自己加加油吧,总会有适合自己的…

两相梦(10)



先更一点点

————————

次日。

天光还在挣扎着穿破冬日的雾霭。

寒气逼人,丁隐着了朝服,上了官轿,他合了双眼闭目养神。

一路的寂静无声。

等到了宫门口,轿夫压低轿辇,跟随一旁的小厮帮丁隐撩开轿帘。

丁隐下了轿,看看高大的宫门,又转头看了一眼小厮,四目交汇间,小厮会意的点点头。

接连而至的朝臣百官在宫门口相见,互相交礼,或是点点头示意,丁隐也不可避免。

表面的礼节下,丁隐不知其中的叵测人心,诡计暗结。

丁隐稍等了等,等到人少些,带了小厮入宫,守门的侍卫也未多做查问,便放了行。

早朝上,元凌正襟危坐于龙椅上。

一旁的太监捏着一把嗓子大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有大臣站出来,上奏了自己管辖内的一些琐事。

丁隐站在其...

两相梦(9)



小凡在宫中修养了好几日,闭门不出,身旁也只有小宫女跟随伺候。

凡音殿本就无人愿意踏足,元凌也甚少再驾临,这样一来,宫中人人得知小凡不再受宠,便人人都抛尽冷眼,从前元凌指派给小凡的一些宫人也都纷纷找了由头离开凡音殿,另觅差事。

对此小凡也不多说什么,任由他们去留。

现下凡音殿也只剩了他跟小宫女二人,倒也清净自在。

小凡越来越不爱说话,眼底抑郁缥缈,不见往日的活泼神采,每日待在殿里,除了看看书,便是对着窗口发呆,有时候一晃就是好几个时辰,小宫女也不敢轻易打扰,又想不出法子。

元凌好几次来看小凡,也都是叹气无言。

热茶还飘散着雾气。

但元凌已经起身离开了,如此反复,久而久之,元凌也不愿意再来这让他心生沉闷之地。

凡...

说到心坎儿里去了…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

两相梦(8)



这章过渡,有点后宫…

————————————

元凌去了凡音殿,却又勃然大怒的离开,这事很快被有心之人传到了凤鸾宫。

伺候凤卿尘洗漱的宫女,正小心的为凤卿尘梳理着长发,掌事姑姑走过来,俯身贴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凤卿尘旋即眉开眼笑,刚刚还因为元凌去了凡音殿而生的嫉恨之人像是得到了发泄,变得痛快起来。

姑姑在一旁说道,“真是奇怪了,这好好的,皇上怎么就发了脾气。”

凤卿尘佻高的声音,得意的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仗着皇上喜欢,就忘了自己是谁,便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是常有的。”

姑姑道,“娘娘说的是。”

凤卿尘在宫女的搀扶下起了身,说道,“有些日子没去看太后了,今日便早些去吧。”

姑姑领会凤卿尘之意,笑了笑,福身...

两相梦(7)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但短短的一日对小凡而言,便是无数的年月,而此时心心念念之人近在眼前,即便霎时红了眼眶,却也得按着规矩行礼。

小凡低了身垂下头,“参见皇上。”

元凌看着身前乖顺的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就连平日里处理政事时的那股冷静缜密在此刻都使不上劲儿,就算再怎么宠他爱他,但只要一想到昨日他与丁隐的亲密,就像一根尖锐的冷箭,将心中对他的满腔柔情温存戳开了一个洞,冷风嗖嗖的往里灌满了,炽烈的温度也逐渐温凉…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昨日之事如果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而来,那他断断不会相信,可事实却是自己亲眼所见,又不能不信,从小生在帝王家的元凌深知那种处处是算计和阴谋的滋味儿,就连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会突然变得不可...

两相梦(6)



元凌回到雍华宫,吩咐宫人殿外伺候,他独自进了内殿。

宫里的人惯会察言观色,知道皇上此刻心情不好,也只战战兢兢的奉上热茶,便退了出去。

底下的小太监忍不住窃窃私语,“皇上这是怎么了?刚刚明明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怎么去了趟凡音殿这脸色就变了?莫不是凡音殿的贵人惹了皇上生气?”

首领太监将拂尘在他们面前一挥,斥责道,“这皇上的心思岂是你我能揣摩的?说话也不当心点儿,要是被皇上听了去,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是…”底下的人点头如捣蒜,首领太监是宫里的老人了,他的话自然叫底下人信服。

首领太监说道,“都小心着点儿。”

话音刚落,便听殿里传来一阵茶杯被摔碎的声音,吓得外边的人浑身一抖,不敢贸然进去,只能等着元凌...

两相梦(5)



两日后,元凌吩咐在印月阁设宴。

掌事宫女领着一帮小宫女忙开了,酒具碗筷,新鲜的果子点心,一一摆好,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以免忙中出错引来龙颜不悦。

御膳房收到了元凌贴身太监的传话,多做几道小凡爱吃的菜,御厨们不敢大意,着手准备。

小凡一早就起了,宫女打来热水,伺候着穿衣梳洗。

小宫女挑了一件玉色衣衫,碰到小凡面前,“今天是贵人的好日子,贵人觉得这件衣服如何?”

小凡抚了抚,触手柔顺,“就这件吧。”

小宫女拎开衣服帮他穿上,“贵人今日可要好好打扮打扮。”

小凡轻轻笑道,“我又不是女子,再怎么打扮也不过这样。”

小宫女道,“奴婢失言,贵人赎罪。”

小凡道,“这有什么好怪罪的,你去看看早膳好了没有,一会儿你陪我去凤鸾宫给...

两相梦(4)



听到通传声,小凡赶紧放下了手中的书,起身迎到门口。

外面的宫女太监已经两边跪开,弓着背一动不动,似乎动了分毫就是对皇后的大不敬。

凤卿尘款步珊珊走进来,贴身宫女紧跟在侧,

小凡第一次得见皇后,不免好奇,便多看了两眼。

一袭鸾鸟朝凤的衣袍,一看便知是司制房的精致手艺,端庄的发髻下,面如朝霞映雪,果真是高贵雍容。

凤卿尘身边的宫女见小凡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以为他不将皇后放在眼里,开口责难,“见了皇后,还不行礼?”

小凡这才回过神来,方知自己失了礼数,急忙弯腰拱手道,“参加皇后娘娘。”

凤卿尘走近了些看他,一双丹凤眼中隐含犀利,“你就是张小凡?”

小凡轻轻道,“是。”

凤卿尘道,“果真是面如冠玉,国色天香犹不及,难怪皇...

两相梦(3)



元凌拉了小凡的手腕朝房间走去,不理小凡的扑腾挣扎和叫嚷。

进了房间,房门一关,便只有他们二人。

元凌还用力的抓着他的手,小凡抬起胳膊转了个身,衣摆飞扬,两只交织的手像两股拧在一起的绳子,难解难分,元凌将小凡轻轻一拉,眼看着他跌进自己怀里,两人面面相对,元凌痞笑着凑上前想要亲他脸颊,小凡转头躲开,趁他不备,抬起膝盖直攻命门,元凌灵巧避开,提手将小凡转了个方向,将他收在身前。

跳动的胸腔贴着小凡的脊背,他低头,在小凡露出的一小块脖颈上亲了亲。

小凡像被烫灼了一般,咬牙恨道,“放手。”

元凌出奇的听话,竟放开了钳住小凡的手。

几缕阳光斜斜的照进来,倾注在小凡身上,笼了一层缥缈的金华。

小凡动了动被元凌捏得有些发痛...

两相梦(2)



小凡身子虚脱,昏睡中也惶惶不安,眉毛皱成一团,苍白的嘴唇嗫喏着,像是噩梦连连。

一层层密密麻麻的汗混着眼角滑落的眼泪被丁隐小心翼翼的擦拭掉,大夫刚走,丁隐吩咐了府中丫鬟照着大夫写的方子抓药煎药,一步也不敢马虎。

小凡昏睡了一天一夜,丁隐便在床榻边守了一天一夜,直到天擦亮,丫鬟端来熬好的汤药,丁隐一点点的喂了小凡喝下,又吩咐了两个做事稳妥的下人好生伺候着,这才让人打了一盆水来,他抹了把脸,换了朝服便匆匆入宫了。

丁隐记挂小凡,心思不在早朝上,各位大臣说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下朝后,元凌召见丁隐。

元凌屏退左右,只让丁隐跟在一旁。

二人走在宫苑长廊上,偶有宫中侍卫手执长枪列队经过,丁隐侧头望去,层层砖瓦红墙将这...

两相梦(1)



提示:*注意避雷 避雷 避雷*

阴云悬挂的天空闪过雷鸣,大雨随即而至,天地间像是隔了一层厚厚的水帘,密不透风。

这场雨一下便是三天,将本就闷热的空气渲染得更加潮湿粘腻。

元凌放下手中的折子,抬眼看向宫门处,倾盆雨声掩盖了其他的声音,喧响中难得的静谧。

刚刚小太监来报,凡音殿的小贵人又是不吃不喝,送进去的膳食原封不动撤了回来,元凌皱眉,想故意不闻不问,多些时日来磨磨他这股倔脾气,可是元凌也清楚他的脾性,如此下去,不仅不会叫他回头,反而会心一横,尽管折腾自己的身子,也折腾元凌的心。

元凌起了身,出了宫门往凡音殿的方向去,贴身伺候的太监忙不迭的撑了伞跟上,元凌走得快,脚下溅起一片片水花,全然不顾打湿的衣摆,小...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19)

世间繁华,时日易过,守在山间的花开了败,败了又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已经数不清轮回了几次。

龟爷爷还会时常来村里看看丁大力和孩子,只是每次间隔的时间越来越久,每每见了孩子都欢喜不已,再与丁大力聊上几句,便是过去大半日。

孩子一点点长大,从满床爬到渐渐能自己走路,从咿咿呀呀到会叫爹爹,孩子喜欢黏着丁大力,抱了丁大力的腿就不轻易撒手,丁大力只能无奈的将他抱起,捏捏他肉乎乎的小脸,说道,“你这么黏人,以后长大了娶了媳妇儿可怎么得了。”

小家伙听不明白丁大力在说些什么,只昂着小脑袋,嫩声嫩气的一声声的叫着爹爹,丁大力从桌上拿起一块糕点逗他,小家伙伸出藕节般的小手去拿,丁大力看他吃得满嘴的粉...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18)

若不是婴孩的啼哭声,丁大力怕是就要在浑暗的噩梦中沉睡溺亡了。

襁褓中的婴儿哭声响亮,像惊雷一样,丁大力猛然睁眼,坐起身子失魂落魄的盯着不谙世事的小家伙,婴儿哭得越来越厉害,丁大力依旧茫然空洞。

龟爷爷推门而入,几步走到床边抱起孩子看了看,一张小脸哭得皱巴巴的,好不可怜,龟爷爷问,“这谁家孩子?”

丁大力面无表情道,“这是小凡为我留下的孩子。”

龟爷爷大惊,“那小凡呢?”

丁大力缓缓抬起头,目光失了魂,说道,“龙太子说...小凡已经...不在了...”

龟爷爷看看丁大力,又看看孩子,疑窦丛生,丁大力不明白,可自己不糊涂,遭了那么大的刑罚,龙族既然还能保住小凡生下孩子,那自然也有办...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17)

气若游丝,奄奄一息。

小凡握住褚漠的手渐渐脱力松开,最后一点残存的意志也正在一点点崩裂瓦解,他缓缓的闭上眼,眼前幻影重重,小凡苍白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又不能再说,但褚漠还是看到了他涣散的眼神中浮现的不甘,小凡嘴角抽了抽,虽然早料到自己走入了一条死路,但最残忍的,莫过于还要抱着无法释怀的遗憾离开。

褚漠的手微微颤抖,扰乱了他一贯的淡然沉着,褚漠道,“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只要保住小凡的命,其他的,都无所谓。”

他抬手,掌心光影已结印,顿了顿,眉头蹙了又蹙,手掌移到小凡隆得高高的腹部。

刚要发力,王后拦住他,问道,“你当真决定要这样?”

褚漠道,“若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自然是好,可眼下,我...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16)


大殿上一片噤若寒蝉,鲤鱼王一声令下,谁也不敢多言。
小凡定定的跪在地上,心知自己难逃此劫,自己倒不惧生死,可怜还未出生的孩子,自己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等到快要临盆,结果却被自己连累,小凡最后摸了摸肚子,掌心暗中结印,法力尽数缓缓注入腹中,他喃喃低语,“对不起,大力哥哥,是小凡没用,连我们的孩子都护不住…”
鲤鱼王不满的看了一眼小凡,见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人间的烟火气息,哪里还有半点曾经的灵气活泼,鲤鱼王道,“我都说了行刑,怎么还不动手。”
刑官低垂着脑袋,从边上站出来,气氛冷凝,他不敢抬头,直直走到小凡身边,犹豫着要不要扶他一把,却见小凡自己强撑着身体的极度不适,撑着地面站了起来,脚步浑噩不稳,晃了两下...

1 2 3 4 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