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两相梦(1)



提示:*注意避雷 避雷 避雷*



阴云悬挂的天空闪过雷鸣,大雨随即而至,天地间像是隔了一层厚厚的水帘,密不透风。

这场雨一下便是三天,将本就闷热的空气渲染得更加潮湿粘腻。

元凌放下手中的折子,抬眼看向宫门处,倾盆雨声掩盖了其他的声音,喧响中难得的静谧。

刚刚小太监来报,凡音殿的小贵人又是不吃不喝,送进去的膳食原封不动撤了回来,元凌皱眉,想故意不闻不问,多些时日来磨磨他这股倔脾气,可是元凌也清楚他的脾性,如此下去,不仅不会叫他回头,反而会心一横,尽管折腾自己的身子,也折腾元凌的心。

元凌起了身,出了宫门往凡音殿的方向去,贴身伺候的太监忙不迭的撑了伞跟上,元凌走得快,脚下溅起一片片水花,全然不顾打湿的衣摆,小太监由走变成了跟在后面一路小跑。

宫里人人都道冷宫凄凉孤冷,退避三舍,而凡音殿似乎要与之媲美,却又多了分桀骜,如是这般,依然让旁人羡煞嫉妒这殿门之内的富丽堂皇和一国之君的独宠。

元凌一路走到凡音殿,隔着雨帘,他看到大门关着,而原本该在宫里伺候的小宫女,此刻正站在门前廊下赏雨。

还未等小太监喊出那声“皇上驾到”,小宫女先一步感受到那直直射来的凌厉目光,看清了来人,小宫女慌里慌张的噗通一声跪下,抖着身体说道,“奴婢参见皇上。”

元凌走上台阶,冷了声音问,“怎么不在里面好好伺候着?”

小宫女心知元凌对凡音殿里的这位小贵人有多上心,此刻更是战战兢兢,“贵人说他想自己一个人呆着,叫奴婢在外面守着就好。”

元凌抬手一挥,小太监心领神会的上前推开门,他踏进殿门,便看到心挂之人趴在桌上,自己来了好一阵,里面却没有一点儿动静,像是睡着了,元凌一步步走过去,殿内的地上铺了好些写了字的宣纸,元凌随手捡起一张看了看,笔墨早已干涸,纸上不过是一首普通的诗。

他走到桌边,静静地看着身旁之人,清澈的双眸此刻紧闭,浓眉微蹙,一缕发须安顺的贴在他白净的脸颊上,元凌微微一笑,伸了手轻轻将那缕发挽到他耳后,旋即看到清晰可见的泪痕,元凌青了脸色,目光转向他压住的那张纸上,他小心抽出,嘴里轻念道:“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他冷笑,好一个一生一代一双人。

笔墨混着几滴眼泪,浸透薄薄的宣纸,更容易一扯就破,元凌抬手想要将纸揉成一团,思索片刻,又重新铺好折成一小块,贴身放好,他看了看身旁的人,手指怜爱的轻抚他的脸庞。

梦中人终于醒来,豁然起身,有些惊恐的看着元凌,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过了片刻,才道,“陛下…你怎么来了…”

元凌也起身,直视着他,“听说有人不吃不喝,拿自己的身子不当回事,我便来看看,小凡,为什么不吃饭?”

小凡恢复面色,移开目光重新坐下,“我不饿,自然不想吃。”

元凌叹了口气,“你还在跟我闹脾气?还在怨我?”

小凡淡淡说道,“您是陛下,您说什么做什么,别人都没有违背之理,所以我不怨你。”

元凌低头,看到他冷冽的侧脸,“我所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你。”

小凡轻轻一笑,嫣然无方,他不紧不慢道,“你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

纵然在旁人眼中,他元凌稳重内敛,更是杀伐果断,可无人知晓,只有在小凡面前,他才会毫不保留的剖开他所有的温存,以及被一语戳破心思而又无法掩饰的急躁慌乱。

元凌俯下身,拉过小凡的胳膊将他转向自己,语气飞快,像是要急着辩解,又像是沉积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即便我是存有自己的心思,可我对你的心意,从始至终都是没有变过,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就因为丁隐吗?他哪点比我好?你告诉我。”

守在门外的小太监和小宫女听着里面传来暴怒的声音,只能微低了头面面相觑,思躇里面的小贵人怎么会突然惹了陛下大发雷霆。

小凡面色平静,眸子如一汪沉寂的池水,波澜不惊,连元凌带了力道捏住他的胳膊,他也不觉得疼,他越是这样,元凌越是莫名的暴躁,小凡缓缓开口,嘴角化开一抹嘲讽,“因为他不会像你一样,为了自己的权势利益而利用我,他待我是真心实意。”

元凌道,“我对你,也是真心实意。”

“是吗?”小凡从他手中抽回胳膊,探视的目光竟让元凌有几分发虚,小凡笑了笑,“那你还记得我母亲随我父亲离开的那天,你对我说过什么吗?”

回忆在拉扯中制造出的痛像是找不到出口,憋闷在一方狭窄的胸腔内。

元凌当然记得。

那个时候的他还只是四皇子凌王。

奸臣当道,他被污蔑私藏重兵,意欲谋反,更为了斩其羽翼,连带着小凡的父亲,当朝大将军也被奸佞冠上了犯上作乱,谋权篡位之罪名,一时间朝廷被贼子把控,乌烟瘴气,大将军年事已高,蒙冤之下多年征战留下的旧疾复发,含冤而去,当小凡还沉侵在这突如其来的悲痛之时,母亲三尺白绫,撒手人寰,张家从此没落。

那天晚上,元凌一直陪着小凡,他面色苍白,心中绞痛难平,却没有一滴眼泪,一整个夜晚,他只说了一句话,“凌哥哥,从今往后,我便只有你了。”

元凌揽他在怀,对天起誓,“我元凌定会好好爱你,照顾你,这辈子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元凌许了小凡一个依靠,可是后来种种,也让这个看似坚实的依靠渐渐垮塌。

为了不让苍生社稷落入奸人手中,元凌的贴身侍卫丁隐冒死暗中联络冥衣楼,并与七皇子元湛里应外合,将朝中逆贼一网打尽,污浊之气连根拔除。

元凌继位,重整朝纲,一众逆臣纷纷伏法,有功之臣也得了封赏,丁隐被封为车骑将军,更是成了元凌的左膀右臂,替他平息边界之乱,而元凌却在此刻宣布他要立冥衣楼楼主,巫族的圣巫女凤卿尘为后。

小凡正在鲤鱼池边赏鱼,得知消息时如遭雷击,踉跄几步差点跌入池中,等缓过头来想去找元凌问个清楚,却又愣在原地,如今元凌已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自己,无名无分,有什么资格去质问。

他摇头苦笑,疾步出宫回了张府。

那天起,小凡闭门不出,元凌每次来都被拒之门外。

厚重的大门,成了一道无法修复的沟壑。

大婚那日,普天同庆。

听着喧闹繁华的声音,小凡远远的望见大红喜轿接了凤卿尘入宫,送亲队伍好不气派,所有人的脸上都笑意盈盈。

他一路跟上去,每一步都像踩在滚烫的火石上,疼痛钻心。

入了宫门,一路来到大殿外,喜娘小心搀扶着凤卿尘下了轿子,而元凌正站在大殿门前,高高的台阶之上,即便隔了重重人海,即便小凡泪眼婆娑,快要看不清元凌的模样,他脸上那熟悉的,自己看过无数次的温柔的笑,还是刺痛了小凡的眼睛,在他的心头凿开了一个窟窿,眼睁睁任由鲜血汩汩流淌。

元凌的目光扫过众人之时,撞上小凡尽数是悲恨的眸子。

遥遥相望之后,元凌伸手,与凤卿尘相握,对着全天下宣布,“自今日起,凤卿尘便是我大魏皇后,替朕执掌后宫,后宫之人,当以皇后为尊…”

龙凤合鸣,他们看上去那么般配,天下人眼中的天作之合。

小凡费力转身,一阵头晕目眩。

数日的不思饮食,心绪消沉,整个人消瘦得不成样,最终也是再也站不稳,倒下去的那一刻,天旋地转,耳边嗡嗡的嘈杂声渐渐遥远,他仿佛看见有一双手朝他伸来,将他揽入一片温热之中。



tbc.

脑洞想得很美好,我已经很努力的写了

凑合着看吧


评论(35)

热度(12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