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两相梦(4)



听到通传声,小凡赶紧放下了手中的书,起身迎到门口。

外面的宫女太监已经两边跪开,弓着背一动不动,似乎动了分毫就是对皇后的大不敬。

凤卿尘款步珊珊走进来,贴身宫女紧跟在侧,

小凡第一次得见皇后,不免好奇,便多看了两眼。

一袭鸾鸟朝凤的衣袍,一看便知是司制房的精致手艺,端庄的发髻下,面如朝霞映雪,果真是高贵雍容。

凤卿尘身边的宫女见小凡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以为他不将皇后放在眼里,开口责难,“见了皇后,还不行礼?”

小凡这才回过神来,方知自己失了礼数,急忙弯腰拱手道,“参加皇后娘娘。”

凤卿尘走近了些看他,一双丹凤眼中隐含犀利,“你就是张小凡?”

小凡轻轻道,“是。”

凤卿尘道,“果真是面如冠玉,国色天香犹不及,难怪皇上会如此喜欢。”

小凡谦逊道,“娘娘谬赞了。”

凤卿尘微微侧头,宫女心领神会,提高了声音说道,“贵人初入后宫,忘了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也就算了,现在皇后娘娘亲自来贵人宫中,贵人怎得也只行了常礼而不行大礼?”

小凡心中一惊,元凌带他回宫,却还未行册封之礼,连皇后宫中的宫门都入不得,现在皇后却以此为把柄,只怕是故意刁难。

小凡理着思绪,竟忘了眼前,跪在一旁的宫女见他丝毫没有反应,只好拉了拉他的衣服,想要提醒。

既然决定跟元凌回宫,那往后的日子自然少不得这样的波澜,自己只要紧守本分,清净度日就好,也免得给元凌增添后宫烦恼,小凡提了衣摆跪下,双手叠放在地上,额头搁在手背上,恭敬道,“见过皇后娘娘。”

凤卿尘扫了跪在地上的小凡一眼,拂衣转身,随意看了看凡音殿内,说道,“之前便听说这凡音殿华丽无比,现在看来,当真如此。”

凤卿尘未叫小凡起身,小凡便只能跪着,微低了头,不安道,“皇上顾惜,小凡…心中惶恐。”

凤卿尘未语轻笑,“你有何惶恐?皇上喜欢你,那便是你的福气。”

小凡道,“是。”

凤卿尘居高临下,目光凛然生威,“话又说回来,皇上虽然喜欢你,可这毕竟是后宫,不比寻常人家,大家都得紧守着宫中的规矩,可别仗着皇上宠爱恃宠而骄失了分寸,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小凡道,“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凤卿尘见小凡还算识趣,也不想在这儿多浪费时间,“好了,大家都是后宫中人,也就是一家人,以后见面说话的机会还有很多,也不急在这一时。”

太监挥了挥拂尘,喊道,“皇后娘娘回宫。”

小凡弯腰跪拜,“恭送皇后娘娘。”

宫女瞥了一眼小凡,搀了凤卿尘离开凡音殿。

凤卿尘一走,小宫女立刻上前扶了小凡起身,愤愤不平道,“皇后娘娘这是摆明了为难贵人,这地板又冷又硬,衣服穿得单薄,跪久了膝盖疼。”

小凡何尝不知这是凤卿尘给他的下马威,可她是皇后,掌管后宫,他又能说什么,只能忍了这些,以免招来更多的麻烦,只是这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那样好过了。

小宫女扶着他坐下,“贵人歇会儿吧,刚刚跪了好一阵,怕是膝盖会难受,奴婢去请太医来看看。”

“不用了。”小凡拦下她,这么点事便叫太医来,落入旁人耳朵里,又要说他太过娇贵,“我没事儿,就不麻烦太医跑这一趟了。”

“可是贵人…”小宫女谨记着元凌吩咐过好好伺候,生怕出了岔子。

小凡轻松的笑了笑,“我真没事儿,不就是跪了一会儿嘛,又不是少块肉。”

小宫女道,“贵人真是好性子。”

小凡道,“好了好了,我突然想吃糕点了,你去叫小厨房做一些来。”

“是,奴婢这就去。”

打发走了小宫女,小凡的笑靥逐渐淡去。

这才是入宫的第一天,以后的漫漫时日,不知还要面对多少次刚刚那样的状况,虽然心里早有准备接受这如履薄冰的滋味儿,却也无法当做理由来掩盖心中的委屈,以后只能多醒着神儿,不让别人抓了把柄,再者,即便她们再怎么刁难,至少还有元凌在,想到元凌,小凡便不禁欢喜起来,有元凌在,他会护着自己,这么想着,心里渐渐明朗了许多。

晚膳的时候,元凌来了凡音殿。

宫人将膳食端上来摆好,又退到一边。

小凡帮元凌盛了汤,“凌哥哥累了一天,先喝点热的吧。”

元凌接过碗,用勺子舀着喝了一口,品着味儿,“都是为了黎民百姓,不敢说累,朕今日听说皇后来过了。”

小凡夹菜的手顿了顿,“皇后娘娘是来过。”

元凌问,“那她可有为难你?”

小凡垂下眼,又笑道,“皇后娘娘只是来看看小凡,凌哥哥不用担心。”

“那就好。”元凌道,“若是有谁为难,记得告诉朕。”

“嗯。”小凡乖巧应道。

夜里,元凌宿在了小凡宫中。

温香软玉在怀,难免情动,可小凡羞涩紧张,元凌不好强要,只搂了他小心温柔的亲吻,直到吻得小凡整个人瘫软,若不是小凡推着他的胸口说明日还要早朝,早些休息,元凌还不肯这样罢休。

窗外夜幕低垂,到了半夜,下起了雨,惊醒了浅睡的小凡。

小凡往元凌怀中钻了钻,这才安心闭眼。

雨声吵人,凤卿尘看着宫中摇曳的烛火,问一旁守夜的宫女,“皇上今晚是在凡音殿吗?”

宫女垂低了头,唯恐皇后不高兴拿她撒气,“…是。”

凤卿尘不语,面上也无半点情绪。

宫女道,“娘娘,皇上只不过图一时新鲜,您是皇后,皇上最记挂的还是您啊。”

凤卿尘心如明镜,冷声道,“你又知道些什么。”

她深知元凌为何立她为后,也知元凌对小凡岂会是一时新鲜,宫中时日还长,有些事慢慢来,不用着急。

天亮之时,听得雨水沿着房檐滴滴答答,清脆如铃。

元凌洗漱穿戴好,去了早朝。

朝堂上,各位大臣纷纷上奏,近日来,匈奴屡屡进犯大魏,搅扰边界,烧杀抢夺无恶不作,百姓苦不堪言。

一番商议之后,元凌下旨,由丁隐领了大魏精兵平息匈奴之祸。

下了朝,元凌传召了丁隐,管事太监将丁隐领到御书房便退了出去。

丁隐行了礼,“臣丁隐参见皇上。”

元凌道,“起来吧。”

元凌放下批好的奏折,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丁隐跟前,“丁隐,此次出征,军中一切事宜由你全权做主,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丁隐抱拳道,“臣定当不辱使命。”

元凌拍拍他的肩膀,“说来你我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拜同一个师傅,如手足兄弟,也幸好有你,否则朕也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丁隐道,“皇上言重了,臣深受皇上隆恩,自该鞠躬尽瘁。”

元凌爽朗一笑,“好。”

丁隐道,“皇上,臣还有一事,不知…”

元凌问,“何事?”

丁隐略有犹豫,说道,“臣记得再过两日便是小凡的生辰…”

元凌恍然大悟,“这几日国事繁忙,朕差点忘了小凡的生辰,幸得你的提醒,否则真要错过了。”元凌想了想,又道,“我们三人从小相识,每年生辰都会在一起,这次你出征在即,刚好过了小凡的生辰,那还像往常那样,顺道也给你送行。”

丁隐面露笑意,双眼都透着欣喜,“多谢皇上。”



午膳过后,元凌陪着小凡在御花园里走了走。

御花园里奇花异草,精致绮丽,小凡虽然已经看过许多遍了,但与元凌走在一起,所有的景物就都是新鲜别致的。

元凌揽过小凡的肩膀,让他靠近自己身侧,“过两日丁隐就要出征,今日我们说好,一起给你过生辰,顺便给他送行,你觉得如何?”

小凡抿嘴浅笑,“凌哥哥觉得好就好。”

元凌亲了亲他的面颊,“那就这样吧。”

御花园的小路上,被风零零散散吹落的几片花瓣纷纷扬扬。

凤卿尘看着元凌和小凡的背景渐渐隐入树枝花丛中,她招过贴身宫女,附耳交代过后,宫女领命离开。

凤卿尘伸出纤纤玉手,折下眼前的一根细枝,细枝上一花独放,甚是娇艳,她放在鼻前轻嗅,花香幽幽,一抹黠笑转瞬即逝,朱唇微翘,“张小凡,你一定会过一个难忘的生辰。”


tbc.


这真不是什么宫心计,元凌和小凡差不多了😂

评论(18)

热度(6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