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两相梦(9)



小凡在宫中修养了好几日,闭门不出,身旁也只有小宫女跟随伺候。

凡音殿本就无人愿意踏足,元凌也甚少再驾临,这样一来,宫中人人得知小凡不再受宠,便人人都抛尽冷眼,从前元凌指派给小凡的一些宫人也都纷纷找了由头离开凡音殿,另觅差事。

对此小凡也不多说什么,任由他们去留。

现下凡音殿也只剩了他跟小宫女二人,倒也清净自在。

小凡越来越不爱说话,眼底抑郁缥缈,不见往日的活泼神采,每日待在殿里,除了看看书,便是对着窗口发呆,有时候一晃就是好几个时辰,小宫女也不敢轻易打扰,又想不出法子。

元凌好几次来看小凡,也都是叹气无言。

热茶还飘散着雾气。

但元凌已经起身离开了,如此反复,久而久之,元凌也不愿意再来这让他心生沉闷之地。

凡音殿在宫人眼中,俨然成了比冷宫更甚的一处。


年底将至,万里飘雪,皇宫处处苍茫,受着冰封之寒。

前线捷报连连,丁隐带领的大魏将士浴血奋战,将匈奴之兵逼得节节败退,最后剩下的残兵败将不得不退回自己的领地,承诺从此安分守己,不再进犯。

元凌得知此消息,龙颜大悦,朝臣纷纷恭贺。

丁隐即日便要班师回朝,元凌下旨在宫中设宴,百官后妃皆要出席,为丁隐接风洗尘。

如此殊荣,虽说名正言顺,但总有臣子对此心生不满,便私下里结交在一起。


宫宴的消息传到后宫来,听到消息的小宫女一路欢喜的跑回凡音殿。

小凡知道丁隐大胜而归,只为他高兴,碍于身份,对宫宴一事倒不做他想。

眼看着一个好机会可以见皇上,小凡却无动于衷,小宫女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好再说什么。


与匈奴一战便是好几个月。

虽说丁隐是身经百战,战无不胜,但敌军的实力也不容小觑,想要取胜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回朝路上,丁隐坐在高头大马上,身穿盔甲,一侧跟着最得力的副将,身后的大军队伍一路延伸。

一别几个月,除了与敌军对战,丁隐最挂心的,还是小凡。

回去的路上,若不是带着大军,他早已快马加鞭日夜兼程了。


朝堂上,元凌接到消息,丁隐还有一日便可到达长安城。

堂下的朝臣中,有人悄悄的左顾右盼,投递眼色。

吏部尚书站出来,说道,“臣有事启奏。”

元凌看向他,“说。”

吏部尚书道,“匈奴退兵,本是喜事,但臣却听说丁隐仗着战功显赫,一路凯歌回朝,要求地方官员用迎接御驾的排场跪送相迎,这实在是不将皇上放在眼里。”

此言一出,陆续有人出声附和,满朝皆是议论声。

宰相面色凝重,开口说道,“皇上,丁隐如此大逆不道,还请皇上严惩不贷。”

元凌看了一眼满朝臣子,眉头微皱,帝王之气盛然。

他道,“宰相是否言重了,尚书大人都说了只是听说,可见传言有不实之处,丁隐跟随朕多年,朕对他还是有些了解。”

宰相拱手道,“可是皇上…”

“好了。”元凌打断宰相还未说完的话,“朕知道宰相一心为我大魏,这件事朕自会查清楚。”

宰相低了头,脸色阴沉,但又只能把话咽回肚子里,退了回去。


凡音殿里,小凡正抱了手炉站在门前欣赏雪景。

门前的几株梅花开得正盛,皑皑白雪中,点点殷红,迎风傲立。

小凡不知不觉看得入了神。

小宫女在一旁嘀咕,“大将军明日便要回朝,宫里从今日起就在开始准备夜宴,贵人不去,真是可惜了。”

小凡轻浅一笑,“有什么可惜的,隐哥哥凯旋归来,皇上设宴,虽然是热闹,但我更喜欢这样的清净。”

小宫女烤着碳火,盯着中间通红的一团,“皇上许久都不来凡音殿了,自然是清净…”

“是啊,凌哥哥都不来了…”小凡低垂了眉眼,悲痛笼罩,愁绪氤氲,像是淋淋伤口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呼吸之间都是满心肺的疼痛感,声音都颤抖起来,“他真的…厌弃我了吗…”

滚烫的眼泪滴在雪地里,瞬间被冰冷包裹,凝结,消失不见。


第二日早朝。

丁隐在宫门口卸了兵器,入朝觐见。

元凌坐在龙椅上,看着丁隐从殿外走进来。

路过文武百官时,丁隐径直走过,看不见两边的大臣里,有人眼神阴鹜,有人不屑的轻笑。

丁隐在百官前停住,单膝一跪,抱拳说道,“末将丁隐,参见皇上,丁隐不辱使命,战胜归来。”

元凌抬手一挥,免了他的礼,“丁隐,你屡战屡胜,现又一扫匈奴之祸,实乃我大魏有功之臣,今晚瑾兰殿赐宴,朕定要好好赏赐你。”

丁隐又低头抱拳,“谢皇上。”

丁隐出征数月,现又风尘仆仆回来,还来不及回府打理,等退了朝,丁隐不多做停留,回府洗漱,换了身衣服,准备着晚上的阖宫夜宴。

丁隐从随身带回的行装里拿出一个木头雕刻的人偶。

人偶栩栩如生,一刀一痕都刻出了那人的眉眼神态,一颦一笑,可在丁隐心中,这人偶却远不及他的清莞之姿。

许久未见,却每日每夜都在思念。

今晚的夜宴,虽然只能远远的瞧上一眼,那也是能安抚他噬骨相思的一剂良药。


入夜之后,元凌携了凤卿尘进殿入席。

待到参拜过后,一众大臣才落座。

宫女鱼贯而入,将珍馐佳肴奉于每个人的桌上,歌舞随后而起,舞姬伴着奏乐声翩翩起舞,身段舞姿引得所有人的目光。

丁隐坐在席位上,视线穿过舞姬纷飞的衣袖裙摆看向对面,却始终寻不到心里朝思暮想的人。

直到一舞结束,舞姬退场。

丁隐才发现,小凡并未来今晚的宴席。

再看坐于上位的元凌,正饮下一杯皇后敬的酒,红光满面,龙心大悦。

众臣举杯同饮,丁隐也端了酒杯,闷闷的喝下一口酒水。

宫中的佳酿如琼浆玉露,让其他的人醉心其中,可丁隐却觉得索然无味。

元凌放下酒杯,说道,“与匈奴一战,大获全胜,今日丁隐归来,朕不甚欣喜,朕说过,要好好赏赐于你。”

丁隐赶紧起了身,走到大殿中间,“多谢皇上,如果真要论功行赏,那还请皇上赏赐于奋勇杀敌的将士们。”

元凌点点头,朗声笑道,“好,他们是大魏的勇士,该赏,至于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就将赏赐分给他们的家人吧。”

丁隐不胜感激,跪下谢恩,“末将代一干将士谢过皇上。”

元凌问道,“你当真不为自己求些什么?”

丁隐道,“臣深受皇上隆恩,如今一切周全,不敢再多求。”

句句铿锵,元凌赞许的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朕也不勉强,这样吧,朕今日承诺你一个心愿,但要在正当条件下才可行,这个心愿,你可以随时来向朕兑现。”

丁隐再磕头,“谢皇上。”

歌舞再起。

觥筹交错间,丁隐已连饮数杯各位大人的敬酒。

好不容易宴席散去,皇上皇后回宫,大臣们也都纷纷出宫上了自己府中的轿子。

丁隐半醉半醒,被等在宫门口的小厮扶着上了轿。

轿子有些轻微的颠簸,丁隐的酒意倒被晃醒了些,他想着今晚的宴席。

想着小凡。

既是阖宫夜宴,后宫中人和大臣亲王都会来,为何单单不见小凡。

丁隐心中担忧,又不敢太贸然。

他将轿帘撩开一些,对跟在轿子旁的小厮说道,“明日你与我一同进宫,想办法帮我打探一些事。”

小厮有些机灵劲儿,回道,“是。”


tbc.


评论(33)

热度(6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