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两相梦(10)



先更一点点

————————

次日。

天光还在挣扎着穿破冬日的雾霭。

寒气逼人,丁隐着了朝服,上了官轿,他合了双眼闭目养神。

一路的寂静无声。

等到了宫门口,轿夫压低轿辇,跟随一旁的小厮帮丁隐撩开轿帘。

丁隐下了轿,看看高大的宫门,又转头看了一眼小厮,四目交汇间,小厮会意的点点头。

接连而至的朝臣百官在宫门口相见,互相交礼,或是点点头示意,丁隐也不可避免。

表面的礼节下,丁隐不知其中的叵测人心,诡计暗结。

丁隐稍等了等,等到人少些,带了小厮入宫,守门的侍卫也未多做查问,便放了行。


早朝上,元凌正襟危坐于龙椅上。

一旁的太监捏着一把嗓子大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有大臣站出来,上奏了自己管辖内的一些琐事。

丁隐站在其中,只管听着。

他身为武将,除了上战场,灭敌军,其余的事最多提上一两句,却插不了手。


待到退朝,丁隐随众人一起走出大殿。

他放慢了脚步,落于其他人之后。

走了几步,身后传来公公的声音,“丁将军留步。”

丁隐停下,转了身,见是元凌的贴身内监。

丁隐客气道,“不知公公有何事?”

公公脸上堆笑,“是皇上要见丁将军,还请将军跟奴才走一趟。”

丁隐道,“请公公带路。”

雾霭还没散尽,天空又飘起了雪,片片洁白飘落,融于肩头,眉心。

公公领了丁隐到雍华宫,对丁隐道,“宰相大人和尚书大人还在里头,请将军稍等片刻。”

丁隐道,“有劳公公。”

“将军客气。”

公公挥了拂尘,进了雍华宫。

丁隐一人站在外头侯着,欣赏着雪从天而降的美景。

雍华宫内,元凌坐在书桌后,听着宰相和尚书的忠言。

还是因为丁隐一事。

宰相站于前,面色平静,不苟言笑,“皇上,丁隐仗着战功显赫,居功自傲,私自收取地方官府进献的银两,并应承要为他们求得加官进爵,丁隐收受贿赂,如此不将国法放在眼里,更是不将皇上放在眼里。”

吏部尚书随后站出来,火上浇油,“皇上,除此之外,丁隐拥兵自重,他因带领军队有方,手底下的将士都唯丁隐之命是从,长此以往,只怕这…”

尚书大人的声音渐渐小去,后面的话不敢再说,怕触怒龙颜。

宰相却接了话继续说道,“现如今丁隐手握重兵,又统领玄甲军,长此以往,只怕成了气候,更不好掌控。”

说完,宰相和尚书齐齐看向元凌。

宰相位高权重,元凌虽是皇帝,却也不得不敬顾忌三分。

元凌道,“这件事朕会派人去查清楚,若是真如宰相大人所说,那朕自然不会轻饶。”

丁隐在门外等了一会儿,看到宰相和尚书一前一后的出来,他抱了拳,微微弯腰。

宰相横扫他一眼,眼神中尽是轻蔑。

丁隐未曾察觉,与他们二人错开身,进了雍华宫。

元凌问了一些军中事务,丁隐一一回禀。

元凌道,“一别几月,你我二人好久不曾相聚,就连你临走前,小凡的生辰上也能未与你饮一杯。”

话锋一转,似乎又成了唠家常。

昨日未见小凡,现在提起,忍不住问道,“多谢皇上记挂,不知,小凡可好?”

元凌脸色微变了变,不漏痕迹的说道,“小凡很好,若是他知道你这般关心他,他一定很开心。”

丁隐不知这话中之意,听到元凌说小凡很好,心中的担忧又减了一半。

元凌有意提起生辰之事,却见丁隐面不改色,只当他把跟小凡之间的事瞒得密不透风。


退出雍华宫,丁隐一路往出宫的方向走。

小厮已在出宫之路上的隐蔽之地等候多时,他默默的跟上丁隐。

丁隐问他,“如何?”

小厮低了声音说道,“奴才问了好几个宫人,旁敲侧击,好不容易才打听了出来。”

丁隐皱了皱眉,“说。”

小厮又道,“奴才打听到张家少爷本来是得皇上宠爱的,后来不知怎的,突然间失了宠,宫中的人本来就爱见风使舵,张家少爷入宫许久,但未被册封,无名无分的,受尽了白眼,日日郁郁寡欢,日子过得比宫人还不如…”

丁隐的心猛的一窒,“有打听到缘由吗?”

小厮摇了摇头,“说是皇上夜里去看张家少爷,不知道是不是张家少爷说错了话,惹了皇上,皇上发了脾气,就离开了。”

丁隐突然停下脚步,眼中有波澜起伏。

失宠,未被册封,无名无分,郁郁寡欢…

小凡…

丁隐胸口的闷气堵在喉咙,不上不下。

心道,元凌,小凡与你青梅竹马,你我都清楚他的心意,我本以为你会尽全力爱护他,可为什么…

方才问起元凌,他却说小凡很好,这便是他口中的很好?

小凡性情纯良,没那些个精明算计,若是元凌不顾惜,那便是后宫中人人都可以糟践了。



回府之后,丁隐左思右想,总也放不下,提了笔在信纸上写下一两个字,又停下,浓墨在笔尖凝聚,滴在纸上,晕开一片墨迹。

最后丁隐还是放下笔,叹了口气。

一入宫门深似海,想见一面却比登天还难。

丁隐虽猜不透元凌冷落小凡的缘由,但也知道此刻往宫里送信不是上策,万一不慎,更会害了小凡,让他的处境更难,总要想个万全的办法才行。

接连几天,丁隐入宫身边都带了小厮,让他想办法多多留意。


正当他找不到机会时,小厮带了消息来。

他告诉丁隐,小凡得了元凌的恩准,准备着过两日出宫祭拜双亲。

丁隐眸光闪动,心中有了打算。


tbc.


评论(28)

热度(4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