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两相梦(14)



夜幕沉沉,天地寂静一片。

丁隐躺在床榻上,闭目皱眉,裹着棉被翻来覆去,夜深人静,他却还无半点睡意。

他又翻了个身,侧躺着,睁开了眼睛,看着桌子上燃烧着的烛火出神发愣,那点儿星末之火将他的睡姿映在另一侧的墙上,阴影绵延,像起伏的山峰。

脑海里反复回想起元凌那绝情伤人的话。

棉被之下,丁隐捏了拳,暗自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他已打算了豁出一切赌一把。

他要赌上自己跟元凌多年的兄弟之情,更要赌元凌的一诺千金。

而明日,也许会是血雨腥风,也许会是曙光万丈。

丁隐定定心,闭了眼睡去。

次日清晨。

丁隐比平时早一刻睁了眼。

他洗漱穿戴好,坐在大堂正中的位置上,禁声凝气。

直到小厮进来对他说道,“将军,时辰差不多了,该入朝了。”

丁隐睁眼起身,整理好身上的朝服,出门上轿。

到了宫门口,丁隐抬头看了看高大的宫门,目光灼灼,像是要在这铜墙铁壁般的牢笼之门上凿出一个窟窿。

入了朝,一众大臣站于朝堂两侧。

随着太监的通报,元凌身着一袭龙袍,尊贵华丽,他一步步登上高位,坐于龙椅上。

百官跪地朝拜。

再是各自上奏大小事宜。

丁隐等了等,等到其他人都说完之后,他适时的站出来,拱手上禀,“末将有事启奏。”

元凌对他心有介怀,但朝堂之上,国事为重,他道,“准奏。”

听到这两个字,丁隐却先跪下。

元凌见他拿出了这般姿态,心中掂量着丁隐要奏之事定不简单轻松。

丁隐拱手低头,说道,“皇上,先前匈奴犯我大魏,末将率兵平定匈奴,回朝那日的夜宴上,皇上曾亲口承诺要满足末将的一个心愿。”

元凌这才明白丁隐是来向他讨赏赐了,他说道。“朕是说过,怎么,现在便是有所求了?”

丁隐说道,“是,末将现有一心愿,求皇上成全。”

元凌心中隐约不安,皱了皱眉,说道,“你说来听听。”

丁隐单刀直入,说道,“末将征战沙场,战事之上虽是游刃有余,但家事上却是粗人一个,所以末将想迎一主事之人入府。”

元凌笑了笑,“我当何事,原来是丁将军想要迎娶一位夫人,这有何难,你跟随朕多年,如今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但不知丁将军心中可有中意之人,若是有,那朕便下旨赐婚,圆了你这个心愿,也算是我大魏的一段佳话。”

丁隐说道,“末将心有所属,但不知皇上能否成全。”

元凌问他,“是何人?”

丁隐抬起头,目光对上元凌,一字一句,无比坚定的说道,“张大将军的独子,张小凡。”

听闻丁隐这句话,朝堂上哗然之声顿起。

元凌的脸色冷了又冷,仿佛结冰一般,他直直的看着丁隐,眼底怒火四起。

虽然小凡无名分,可宫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是元凌身侧之人,天子的后宫中人,岂能让他人有所觊觎,而丁隐却故作不知,不但觊觎,却还妄想要正大光明的迎娶,实在是不将他元凌放在眼里。

二人间气氛一时僵硬焦灼,朝臣中有暗自讥笑丁隐自寻死路者,也有事不关己看好戏者。

元凌虽恼羞成怒,却还努力维持着帝王的风度威严,声音不怒自威,“你想娶张小凡?”

丁隐镇定道,“是,末将倾慕张小凡,有意想娶他为妻,求皇上成全末将。”

“成全?”元凌冷冷的说道,一双剑眉犹如锋刃,寒意阵阵,“朕是答应圆你一个心愿,却也说过要正当可行。”

丁隐从容不迫,说道,“末将迎娶小凡,如何不正当?小凡乃张大将军之后,与末将门当户对,再者,小凡曾经是皇上的伴读,虽然皇上怜他家破人亡,让他在宫中有一安身之处,但他还是自由之身。”

“丁隐,你…”元凌对丁隐的话找不到可以反驳之处,伸手指向丁隐,手指气恼得直颤抖。

丁隐再说道,“皇上,我与小凡,一个未娶,一个未嫁,皇上赐婚,再正当不过,求皇上成全。”

话音一落, 丁隐弯腰磕头。

元凌无言以对,只在心中后悔没有早早给小凡一个名分,断了他人念想,反倒被丁隐钻了空子,不想他当真对小凡存有非分之想。

丁隐。

如今元凌叫着他的名字都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丁隐见元凌迟迟不应,也知道元凌不会就此对小凡放手,他说道,“皇上金口玉言,难不成想要反悔。”

元凌知道丁隐这是在逼自己答应,可自己不能应,又不得不应。

这天下间,又有谁人愿意将自己所爱之人拱手相让。

这个选择让元凌难以抉择。

元凌的目光死死的钉在丁隐身上,如千万支冰锋毒箭,要将他万箭穿心。

丁隐见他还没有开口的打算,再磕一头,“君无戏言,皇上不能言而无信,若是今日失信于末将,将来岂不是也可失信于天下,那我大魏江山,岂不岌岌可危。”

元凌被他字字句句逼得别无选择,两手紧紧攥着龙椅扶手,力道之大,个个指尖泛着苍白。

在场的列位大臣,没有一人敢轻易站出来说上两句,弄不好惹祸上身,自讨苦吃。

僵持片刻,宰相上前一步,说道,“皇上,丁将军说得有几分道理,您有言在先,现在丁将军提出此事,也无不妥之处,丁将军字字恳切,想来对那张小凡是一片真情,请皇上下旨赐婚,成全他二人这桩美事。”

刚刚还噤若寒蝉不好妄论的一众大臣见到宰相出言,个个随其后,上奏进言。

元凌再也坐不住,豁然起身,凛冽如寒霜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最后停留在丁隐身上,看他依旧淡定自若,似乎已胸有成竹,胜券在握般。

丁隐以一句“君无戏言”紧紧相逼。

文武百官的进言也让他陷入两难之地。

他一怒之下用力拂了衣袖,只留下一句“此事容后再议”便匆匆退朝。

等到元凌离开大殿,百官散去。

丁隐身子一软,松一口气,刚刚的请旨赐婚实乃冒死之举,若是当场被元凌加以觊觎后妃的大不敬之罪,那就是凶多吉少。

只是元凌虽然没有当场发作,但这数十年的交情,便是从此化为云烟,不复存在了。



tbc.


你们以为凌哥哥傻,给自己挖坑?


好吧,他确实一傻再傻…


评论(22)

热度(6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