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九 ]

黑风卷得村内的房屋翻飞,村民们个个惊慌失措的逃命,那妖趁此机会又吞噬了好几条人命,眼睁睁看着村民命丧自己眼前,而屠苏还危在旦夕,陵越紧握霄河,他不知道那妖的法力如何,但他知道,眼下的情况,自己只能与那妖拼一拼,不能再让他继续祸害生灵。

屠苏被黑风卷起,他感觉自己全身轻飘飘的,自己的灵力正在被那妖慢慢的吸食,一双明眸渐渐失焦,“…陵越…”

“屠苏…”

陵越化作一道蓝光混入黑风中,却不敌那妖的法力,被弹了出来落在地上。

他拾起霄河抛入空中,双手手指捏诀。

“师兄不要…”

芙蕖知道陵越这是铁了心拼死也要救出屠苏,可她却无法阻拦,眼睁睁看着陵越与霄河人剑合一,三尺青锋湛湛生寒,蓝色的光芒划破云霄,利刃直刺黑风。

许是那妖被伤,竟放开了屠苏,屠苏虚弱的摔在地上,看着还在与那妖打斗的陵越,心中担心,却又无能为力。

那妖的法力终是在陵越之上,将陵越团团围住,片刻之后,陵越连同霄河一同被打了出来,喉头腥甜,一股温热的液体涌了上来,“噗…”一口鲜血喷在地上,素净的衣衫上也沾上了血迹。

“陵越…”屠苏爬起身来到陵越身边将他扶起,手指轻轻擦掉他嘴角的血渍,愧疚而又焦急,“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我没事,一点小伤而已。”陵越竭尽温柔的握住屠苏的手,有些苍白的脸上浮出淡淡的笑,他不想让屠苏难过。

“都吐血了还小伤…”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在陵越的手背上,“对不起…”

“屠苏,我真的没事…”陵越安慰道,转而看着那股黑风,“屠苏,你先进屋,待我除掉这妖,不让他再作乱。”

“陵越…”屠苏摇摇头,“你都受伤了,不要再去了…”

“可是…”

“大师兄…”芙蕖含着泪跑过来,“你干嘛这么拼命,万一你有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向真人交代…”

“傻丫头…”

芙蕖侧头,趁陵越不注意,狠狠的瞪了屠苏一眼。

不知不觉四周安静了下来,众人再抬头看时,那妖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乌云散去,月亮依旧高悬。

“陵越,我扶你回去帮你疗伤。”

“不用了屠苏。”

烈焱腰间的铃铛响起,唤回了陵越和屠苏的警惕。

陵越勉强站起身,握剑的手因为受伤而微微的颤抖,“烈焱,你刚刚也看到了,害人性命的不是屠苏。”

“那又如何,妖就是妖。”

“你为何如此固执?妖也分善恶,屠苏生性善良,你为何不肯放过他,若说兴风作浪残害生灵,刚刚你又为何不出手收了那妖,现在却要对一个善良之辈下手。”

“我看固执的是你,陵越,你身为天墉弟子,竟被一只猫妖迷得五迷三道,今日我非收了他不可。”

“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伤他。”

“你真是执迷不悟。”烈焱出手,不再手下留情。

“芙蕖,照顾一下屠苏。”

陵越再次持剑迎战,剑气如虹,衣袂随风翻飞,但陵越已经受伤,虽见招拆招,却明显的越来越无法招架,他渐渐处于下风,烈焱趁他力不从心之际,掌风随之袭来,屠苏想也不想的冲上去挡在陵越面前,重重的一掌落在屠苏背上,疼痛感席卷全身,像是要散架了一般,陵越接住屠苏无力下滑的身体,“屠苏…”

“…陵越…我…我好疼…”屠苏皱着眉头痛苦不堪。

“你为什么…”

“…你…你没事就好…”

烈焱见屠苏已被自己打伤,打开葫芦盖,将小口对准了屠苏,手指在葫芦口处快速画符,再轻轻朝屠苏的方向一点,一股巨大的吸力要将屠苏从陵越的怀里带走…

陵越紧紧的抱着屠苏与葫芦的威力抗争着。

一旁的芙蕖见此情景,怕如此对抗下去会连累陵越,想要上前帮忙,手握剑柄想要拔剑,却又停了下来,脑子里断断续续的浮现着陵越对屠苏温柔相待的画面,妒火与理智纠缠着,终于,流苏并着白玉的剑穗晃了晃,她把剑收回了剑鞘。

屠苏伸手覆在陵越的手上,担心的说道,“陵越,你快放手,再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

陵越摇了摇头,“我说过,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你,我不会放手的。”

烈焱冷笑道,“陵越,你竟为了这妖,不惜拼掉自己的性命,若是紫胤真人知道了他会作何想法。”

陵越一边用天墉法术抵抗,一边说道,“师尊他悲天悯人,对众生灵一视同仁,在他心里,天地万物都是平等,不会像你这般冷血。”

“既然如此,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何时。”

陵越终不能敌,眼睁睁看着屠苏就快要被收了去,“屠苏…”

千钧一发间,只见一只利爪在空中用力一划,带着惊人的气势划破他们之间相抵触的那两股力量,双方被逼得后退几步,屠苏暂时脱险,陵越依然丝毫不敢放松,他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便被人将他和屠苏带离了安陆村。



(未完待续)



不要问我芙蕖为什么黑化 就这么任性 …


评论(6)

热度(3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