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十二 ]

屠苏照韩休宁说的分三次让陵越服下汤汁。

陵越的内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修为也在慢慢恢复,当初在安陆村时情况紧急,与芙蕖分别数日,陵越怕她着急,以法术给芙蕖传讯,告知她一切安好,让她放心。

已经快一天未见屠苏,也不知道他又跑去了哪里,陵越一回头便瞧见那只小猫儿手里抱着一包东西沿着小路朝自己小跑而来。

“陵越陵越…”屠苏跑到陵越面前,将手里的东西塞给他。

“这是什么?”陵越打开包一看,里面全是吃的。

屠苏拿出一个鸡腿,“这是我下山买的。”

“下山?你又偷溜出去了,万一碰上烈焱和那天的妖怎么办。”

“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快吃吧。”屠苏将鸡腿递到陵越嘴边。

“给我的?”

“嗯。”屠苏点点头,把食物一包一包的打开放在大石头上,“你为我受了伤又耗损修为,我不知道能为你做什么,山上也没什么吃的,我就下山买了这些给你补补,里面还有糕点,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

陵越伸手轻轻替他擦掉额头的汗珠,“你为我辛辛苦苦找肉芝,还为我熬药照顾我,屠苏,谢谢你。”

屠苏感受着陵越的温柔,“不要说谢谢,陵越,以后就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小猫儿一本正经的样子让陵越忍不住笑了,“以后你照顾我?”

“对啊。”屠苏点点头,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正以后我就跟着你了,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

“为什么?”

屠苏摊开手掌,飞舞的小精灵停落在他的手心,“小精灵说,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时时刻刻都想跟他在一起,想陪在他身边,想对他好想照顾他。”

陵越愣了愣,“屠苏,你现在可能还不太明白…”

小精灵震动着翅膀飞走了,屠苏抬眸看着陵越,“我明白,就像我娘亲,小的时候娘亲告诉我,我爹是一个普通人,他们相遇后我爹对我娘亲好,我娘亲也很爱我爹,就算知道我娘亲是妖他也不在乎,可是后来…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我爹走了,离开了娘亲,虽然娘亲常说他恨我爹绝情,可是我知道娘亲还是很爱爹的,娘亲很想他,我有好几次都看到娘亲一个人抹眼泪,嘴里还叫着爹的名字…”

看到屠苏眼中的忧伤,陵越忍不住的心疼他想给他安慰。

屠苏上前一步靠近陵越,“我喜欢你,那么你呢?陵越,我现在只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陵越看着那对清澈明亮的眼眸,回想起两人初遇时的情景,那莫名的熟悉感,似乎昭示着两人相识已久,几次三番不顾性命的保护和照顾,像是冥冥之中被什么牵引着,让他们彼此靠近,陵越还记得那晚在湖边将他抱在怀里,不想放手的感觉,小猫儿…

屠苏见他半天不说话,心里失落,“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屠苏…”陵越拉住他的手将他扯进怀里轻轻抱住。

“陵越…你…”

“嘘!”

两人不再说话,静静的相拥。

韩休宁来的时候他们没有察觉,陵越只觉后颈一阵钝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陵越…”屠苏将陵越扶着靠在大树下,知道陵越只是暂时昏迷才放下心来,他站起身问韩休宁,“娘亲,你这是做什么?”

韩休宁面无表情。“屠苏,你是不是对他动心了?”

“我…”屠苏脸红,说话支支吾吾。

“那他就留不得了。”说完,抬手朝陵越一掌劈去。

“娘亲…”屠苏扑上前,张开双手护住陵越,“娘亲不要…不要伤他。”

“屠苏,让开。”

“不让。”

看着屠苏一脸坚决,韩休宁说道,“屠苏,你忘了娘是怎么跟你说的吗?你忘了娘的教训吗?我不会让你走娘的老路。”

“娘亲,我知道你的苦,可是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否定所有人啊。”

“世间之人没一个好东西,口口声声说着爱,最后全是欺骗全是背叛。”韩休宁抬手,“屠苏,你不要被他骗了,到头来落得跟娘一样的下场。”

“不会的,娘亲,你相信我,一定不会的…”屠苏抱住陵越,“娘亲,陵越他是个好人,他不会骗我的。”

“屠苏,你被他迷住了,就这么相信他。”

“他没有迷我,是我喜欢他,娘亲,他不顾自身安危的救过我,他还对我那么好,娘亲…”

韩休宁看了陵越一眼,“他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不杀他。”

“谢谢娘亲。”

“可是…他必须离开,从此你们不许再见。”

从此不相见,对于屠苏来说,这比让他死了还难受,“娘亲…”

“好了,不必再说,等他醒来让他马上离开,从此以后,你不准再踏出山门一步,否则,我会立刻杀了他。”

“娘亲…”看着韩休宁拂袖而去的背影,屠苏跌坐在地上,算了,先等陵越醒来再说。

屠苏把陵越带回山洞,守在旁边等着他醒来,陵越睁开眼时脑子还浑浑噩噩的,他摸着后颈,“怎么了这是?”

“陵越…”屠苏扶他坐起。

“屠苏,我怎么睡着了?”

“哦…你的伤刚好,身体难免还有一些虚弱,所以…”

眼前一道金光闪现,光影中慢慢浮出几行字。

“是有什么事吗?”屠苏问。

“没事。”陵越放下杯子,“是芙蕖传来的信息,她正在赶来的路上。”

屠苏跟着陵越来到山脚下等芙蕖,不多时便看到芙蕖急匆匆的走来,芙蕖拉着陵越看了看,神色着急,“大师兄你没事吧?”

陵越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上次在安陆村你突然消失,把我吓死了,我真怕你出了什么事,现在看到你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芙蕖扫了一眼站在陵越旁边的屠苏,伸手推开他,不悦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屠苏被推得一个趔趄。

“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师兄怎么会被妖所伤,又怎么会与那捉妖师恶斗。”

“对不起…”屠苏喏喏道。

“对不起就完了?幸好我师兄没事,不然的话我一定让你灰飞烟灭。”芙蕖用剑柄戳了戳屠苏,“你最好离我师兄远点,别再缠着他,否则…”

屠苏被芙蕖的一席话弄得不知所措。

“芙蕖。”陵越厉声阻止,将屠苏拉到身边护着,“我受伤昏迷的几日都是屠苏不辞辛苦的照顾我,屠苏单纯善良,你不要对他有偏见。”

“师兄,他是妖,你…”

“那又如何,我喜欢屠苏,不管他是人是妖。”

“你说什么?”芙蕖惊愕,不可思议的看着陵越。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5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