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十三 ]

芙蕖离开天墉城多日,按照门规,天墉弟子不得随意离开天墉城,而陵越修为有所成,遂得特许下山游历,除妖救人,三年后回天墉城接任掌教,而在天墉城里所有人都已认定芙蕖会是未来的掌教夫人,函素真人和紫胤真人也默许她每半年内可下山与陵越相聚几日。

此次期限已到,芙蕖必须回天墉城了,而陵越也意外接到师尊紫胤真人的讯息,让他与芙蕖一同返回。

收拾好东西,陵越和芙蕖要即刻启程,而屠苏虽然想跟陵越一同离开,又想起娘亲的警告,暗暗决定等陵越离开后自己再找机会溜出去。

屠苏将二人送出门,“陵越,路上小心。”

陵越不舍的摸摸他的头,“屠苏,等我回去将我们的事禀告师尊后,我就来接你,还有,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时间,你千万不要随便下山。”

“嗯。”屠苏乖巧的点点头。

目送二人离开后屠苏回到山洞,韩休宁正在打坐调息。

夜半三更,屠苏胡乱收拾了几件衣服打好包裹,趁着韩休宁休息时偷偷跑出了山洞,屠苏施法感受到陵越的气息,顺着一个方向便往陵越歇脚的客栈赶去。

夜风从窗户的缝隙钻进来,撩动着床帘。

陵越警惕的睁开眼,看到床边趴着一个人影,手摸到枕头边的霄河,正欲拔剑,人影忽然开口,“陵越,是我。”

“屠苏?”陵越起身点亮房中的蜡烛,拉着屠苏在桌边坐下,“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一刻都不想跟你分开,我跟你一起去天墉城好不好?”

屠苏一脸期待,陵越说道,“那你也不该这么晚了还跑出来,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我不怕。”

“以后不许这样了,我会担心。”

“嗯,我知道了。”陵越答允带他一起,屠苏自然高兴,

“那你娘那边?”

屠苏双眸转了转,说道,“我娘…她答应了…”

“当真?”陵越轻笑,屠苏的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

“嗯,真的。”屠苏点头,他打了个哈欠,一夜赶路,神色已是疲惫。

“累了?先歇息吧。”

“嗯。”

房间里就一张床,此时若要再开个房间难免惊动小二,打扰到别人的休息,陵越道,“屠苏,今晚就将就一下。”

“唔…”屠苏盯着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脸红了起来。

看着屠苏可爱的样子,陵越竟移不开目光,“屠苏,你睡床上,我就在这坐一晚就好。”

“那怎么行,会着凉的。”屠苏走到床边,“这床够宽,要不…”

陵越眼含笑意。

两人躺在床上,和衣而睡,陵越体贴的给屠苏盖好被子。

第二天,芙蕖看到屠苏出现在陵越房间时,满是讶异,“你怎么又跟来了。”

“屠苏昨晚赶来找我,我决定带他一起回天墉城。”

“师兄…”

“时候不早了,下去吃早餐吧,一会儿还要赶路。”陵越拉着屠苏来到楼下。

芙蕖急得跺脚,却又无奈。

一路上,芙蕖看着陵越对屠苏的照顾和疼爱,心头不是滋味。

三人路过琴川,琴川内一派繁荣热闹的景象。

屠苏被两边小摊上的一些小玩意儿吸引,东瞅瞅西看看,陵越也随着他,见他喜欢什么便给他买下。

芙蕖不满的瞥了一眼正在小摊边挑挑选选的屠苏,“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到天墉城啊。”

见芙蕖有些不开心,屠苏将一串糖葫芦递给她,“芙蕖姐姐,吃糖葫芦吧。”

芙蕖看也不看,“我不吃。”

“糖葫芦很甜很好吃的,你尝尝嘛。”

“我说了我不吃你烦不烦啊。”芙蕖不耐的挥手,却将屠苏手中的糖葫芦打到了地上,糖葫芦在地上滚了几圈,裹上了一层灰,屠苏愣了愣。

芙蕖虽不是故意,却也觉得尴尬,说道,“我都说了我不吃,你看吧,真是。”

“芙蕖,你不吃就不吃,发什么脾气。”陵越走来,刚刚的一幕他看在眼里。

屠苏拉了拉陵越,“没有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没有拿稳就掉地上了,跟芙蕖姐姐没关系。”

“你装什么好心。”

“芙蕖,你这是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算了陵越,真的不关芙蕖姐姐的事,天色不早了,我也饿了,要不,我们先找客栈吧。”

“好吧。”

陵越帮屠苏拿着东西,两人并肩而行,芙蕖愤愤的跟在后面,看着二人的背影,芙蕖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三人找了客栈来到房间,吃过晚饭便早早休息,等陵越睡下后,芙蕖悄悄的把屠苏唤了出来,屠苏揉着眼睛问道,“芙蕖姐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芙蕖笑了笑,倒让屠苏觉得意外,“屠苏,白天的事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希望你不要生气。”

这下反倒是屠苏不好意思了,“没有没有,芙蕖姐姐,我不生气,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屠苏,我有些话想跟你说,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吧。”

“哦好。”

屠苏跟着芙蕖来到客栈后院,芙蕖环视了一下四周,此刻四下无人安静得很。

“芙蕖姐姐,到底有什么事啊?”

芙蕖转身,伸手在屠苏面前一挥,屠苏慢慢的闭上眼睛昏倒在地。



(未完待续)


感觉前面啰嗦了好久 不知道还要写多少才能写完…


评论(4)

热度(4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