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十六 ]

屠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之后,方如沁才稍稍放下心来。

“你救了兰生,这么说来你还是方府的恩人。”方如沁靠着床头坐着,微微笑着说道。

“…其实…应该是我谢谢兰生和襄铃,要不是他们收留,我现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谢谢。”

“没事没事…”方兰生走到屠苏身边一手穿过他的脖子搭在肩上,“既然我们曾经互相帮助,现在又重新认识,那我们算朋友了,朋友之间不必说谢。”

襄铃故意说道,“现在是朋友了?刚才不知道是谁怕得要死啊。”

方兰生反驳,“刚刚是我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屠苏虽然是妖,但是个好妖。”

襄铃冲他做了个鬼脸。

方如沁看着两人斗嘴,一片祥和,说道,“既然这样,屠苏,我一会儿让人收拾一间客房你安心住下便是。”

“谢谢如沁姐。”

一个下人快步走了进来,对方如沁说道,“二小姐,欧阳大夫回来了。”

“少恭…少恭回来了?”一听到这个名字,方如沁满是掩不住的喜色,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兰生扶着她,“姐你别激动,你现在这个样子怕是不太好,这么久不见少恭,也不急在这一时,该好好梳洗打扮一番。”

经兰生提起,方如沁才想起这回事,“对对对,我现在就去。”

片刻后,众人一起来到前厅。

屠苏跟在后面,只看到一个穿着杏黄色衣衫的男子背对着他们负手而立。

“少恭…”方如沁几步上前,激动不已,“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男子转身,温柔的注视着方如沁,“如沁,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好好…都好…”

“少恭离开这么久,怎么只关心二姐,不关心关心我呀。”兰生上前在男子胸前捶了一下。

男子笑道,“许久不见,小兰长大了长高了,上回收到书信听说小兰已经成亲,可惜了,没有喝到小兰的喜酒。”

“没事儿,这次回来,咱们有的是机会一醉方休,对了对了,忘了给你介绍,少恭,这是我的娘子,襄铃。”转而又对襄铃说道,“襄铃,这是少恭,跟我们家是总角之交,也是一家人。”

“少恭哥哥好。”襄铃问候道。

“好,襄铃,果真知书达理,与小兰真是郎才女貌。”少恭看到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屠苏,“这位是?”

兰生反应快,继续介绍道,“这是屠苏,我们的朋友。”

少恭微微点头,“屠苏好,我叫欧阳少恭。”

“少恭。”

屠苏看着这个男子,温和俊朗,当真是谦谦君子。

只是不知道为何,与他视线相对的刹那,心里竟然有些发毛,屠苏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微妙的变化,方如沁说道,“少恭一路辛苦,大家也别都站在这儿了,吩咐厨房准备酒菜,今晚我们好好聚一聚。”

下人麻溜的去了厨房安排。

酒菜丰盛,几杯酒下肚后,方如沁问起少恭,“少恭,你之前不是去蓬莱了吗?这次回来,巽芳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

少恭脸色微变,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中,“之前我在外游历,在衡山之巅遇见巽芳,一见倾心,两情相悦,我便随巽芳一起回了她的家乡蓬莱,在众人的祝福之下我们结为夫妻。”

虽然早已通过书信知道了少恭与巽芳的事,但现在亲耳听他说来,方如沁却也免不了心痛。

少恭未曾注意,“本以为我们可以厮守一生,不想我突然身染重病,在蓬莱无法医治,我只好狠心为了我跟巽芳的将来而离开蓬莱,外出寻找能治愈的方法,却不料等我好了之后回到蓬莱,蓬莱已遭天灾毁灭,无一人生还,连巽芳也…”

“怎么会这样…”如沁心疼少恭的遭遇,却也只能安慰道,“少恭,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难过…”

“我知道…”少恭揉了一下眉头,“早知如此,我便不该离开,我应该陪着巽芳,至少不让她一个人独自面对,那时的她是多么难过多么绝望…后来我苦心钻研医术,想做个大夫救人于病痛,帮他们减轻痛苦,我走过很多地方,见过许多的人与事,但我还是想回到琴川。”

方如沁小心的问,“那…少恭…你这次回来,还会离开吗?”

少恭摇了摇头,“不会了,琴川是我的家乡,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这里。”

“真好…”方如沁帮他满上酒,又添了菜。

方兰生听完少恭的经历,突然说道,“少恭,既然你决定留下,那你跟我二姐…”

“兰生…”方如沁制止他,示意他不要胡说。

兰生只好闭嘴。

“对了少恭,现在你回来,就先暂时住在这里吧,你那边我明天再派人去看看还缺少什么,等一切布置好以后再说,好吗?”

“好,那就麻烦如沁了。”

“少恭不必客气,这里…也是你的家。”

“好。”

晚饭后,方如沁吩咐下人整理好房间,时候不早,嘱咐少恭早些休息后自己也回了房间。

少恭还没有困意,又想起许多事,便来到院中,望着夜色心头惆怅,屠苏也睡不着想出来走走,却看见少恭,想起白天里那奇怪的感觉还心有余悸,转身准备回房,还没迈出腿就被少恭叫住,“屠苏,你也睡不着吗?”

“嗯,是啊。”屠苏走过去,却保持些距离。

“有心事?”

“没…没有,就睡不着,出来走走。”

少恭转头看着屠苏的神色,轻轻一笑,“我看是屠苏想念心上之人,所以夜不能寐?”

被戳破心事的屠苏觉得尴尬。

“屠苏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此乃人之常情,我也一样,我对巽芳,亦是如此。”

“少恭…”屠苏怕触及少恭的伤心事。

“无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不能总活在回忆里,前方的路那么漫长。”

“嗯,该放下的不放下,就成了负担,少恭倒是想得很开。”

“哈哈…”少恭突然放声笑道,“不是想得开,是我在外这么些年,见的人和事多了,知道还有人承受着比我这不知多好多倍的痛苦,他们都能那么乐观的好好生活,我也更该珍惜现在拥有的。”

“少恭说的是,是这个道理。”

“那么屠苏呢?”

“我?”屠苏想了想,“我现在只希望娘亲能好好的,也想快点去找陵越。”

“陵越?就是屠苏的心上之人?”

“嗯。”屠苏有些羞涩的低下头。

“有心爱之人陪在身边,何其美好。”少恭既是感叹又是羡慕。

屠苏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好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房了,少恭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好啊。”

少恭站在原地,看着朦胧月色下屠苏的背影,嘴角的笑意转瞬间变得冰冷。



(未完待续)


终于成功埋下所有的梗,文中会出现一些原剧中的情节,但这会是一个全新的故事,而且乔boss…不说了…后面我再慢慢道来…


评论(4)

热度(4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