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十八 ]

陵越早已将他与屠苏的事告知了函素真人。

但此刻在大殿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搂搂抱抱,函素真人不悦,“如此举动,成何体统。”

陵越轻轻搂了搂屠苏,说道,“屠苏…”

屠苏抬起头,问道,“陵越,那天你为什么先走了?为什么不等我?”

陵越困惑。

对面的芙蕖脸色变得难看,长袖下的手紧握成拳头。

兰生和晴雪不语。

倒是陵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大师兄,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小妖啊,怪不得真人让你回天墉城你却迟迟不归,原来下山一趟就被这个小妖精迷惑了心神。”

“陵端。”陵越皱着眉头声音凌厉。

函素真人手一挥,“好了,都不许再说。”

陵端冷哼一声。

屠苏不明所以,他与陵越说话,这些人为什么会不高兴。

陵越小声说道,“屠苏,我们等会儿再说。”

“嗯。”屠苏听话的点头,安静的站在陵越身边。

言归正传,函素真人问道,“晴雪,幽都可好?”

“幽都一切安好,只是近日婆婆被琐事缠身,走不开,特意吩咐我上天墉城拜访。”

一番交谈后,函素真人吩咐陵越给晴雪安排了房间休息。

屠苏拉了拉陵越的衣袖,“陵越,他是我的朋友方兰生,我之前法力被封,一直住在方家,这次他是陪我来找你的。”

陵越感谢道,“多谢你替我照顾屠苏,我让师弟带你先去休息。”

“不谢不谢,我跟屠苏是朋友,照顾他是应该的。”天墉城景色奇秀,仙气缭绕,方兰生心道,果然是仙家圣地,就算学不到法术,能来看看也不虚此行,随后便跟着弟子去歇息了。

大殿里就只剩下陵越和屠苏。

陵越温柔的看着屠苏,几日不见思念如潮涌,“屠苏,我们先回临天阁吧。”

“临天阁?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我跟我师尊住的地方,走吧。”陵越在前面带路。

屠苏跟上前拉住陵越的手,陵越顾忌门规想要松开,却又不自主的握紧了屠苏的手。

临天阁里很宽敞也很漂亮,站在门口,眼前便是不息的云流和高耸的山峦,美不胜收。

“这么宽敞的院子,为什么就只有你和你师尊两个人住?”

陵越笑了笑,端来茶水和糕点,“先吃点东西吧。”

屠苏拿起一块塞进嘴里,因吃得太急喉咙干涩,被噎住了。

陵越倒了茶水给他喝下,又帮他拍了拍背,“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你也吃。”屠苏递了一块糕点送到陵越嘴边。

陵越就着屠苏的手一口吃下,舌尖碰到了屠苏的手指,屠苏一阵脸红,这样可爱的屠苏,陵越喜欢得紧,情不自禁的喊道,“小猫儿…”

“什么?”

“没什么。”陵越恢复正色,“对了屠苏,刚才你说我为什么不等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屠苏舔了舔手上的糕点粉末,说道,“那天晚上芙蕖姐姐找我说话,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小屋里,外面也被人施法封住,我的灵识也被封,后来我从地道里逃了出来,再去找你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我为了躲避捉妖师就进了兰生家,再后来法力恢复,就来找你了。”

陵越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屠苏说芙蕖找他说话,他晕倒了,可是第二天芙蕖却对自己说屠苏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就先回了家,难道是芙蕖?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陵越?陵越?”屠苏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你怎么发呆了?”

“没事,屠苏,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什么事啊?”

“没什么。”陵越摸了摸他的头发,屠苏只要开开心心就好。

当晚,陵越没有去膳房跟师弟们一起吃饭,而是端了饭菜回临天阁跟屠苏一起,此举免不了师弟们闲言碎语,陵端看了看坐在另一桌的芙蕖,故意大声说道,“大师兄是执剑长老的得意弟子,一向恪守门规严于律己,没想到如今竟被一只小小的猫妖迷惑,日后还怎么接任掌教一职,还如何将天墉城发扬光大,这要是传出去,岂不丢我门派的脸面。”

陵川附和道,“就是啊,要我说,大师兄不行,还有我们二师兄呢,是不是啊二师兄…”

“哼,刚才我看大师兄端了饭菜回去,估计是跟那只小猫妖一起吃吧,对了,大师兄还把屠苏留在临天阁休息,要知道临天阁本来就只有执剑长老和大师兄住,现在执剑长老还在闭关,临天阁就只有大师兄和那小猫妖,你说他们会不会趁无人打扰,两人花前月下,做些…什么勾当?”陵端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芙蕖的神色。

“哈哈…说不定还…”

“够了。”芙蕖用力将碗筷往桌上一摔,朝陵端等人吼道,“大师兄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对他来说天墉城是最重要的,陵端,你少在那儿担心了,就算天墉城没有了大师兄,那也轮不到你。”

陵端一听这话,假惺惺的说道,“芙蕖,我这是为你好,今天大殿之上,大师兄跟那小猫妖搂搂抱抱如此亲昵你也看到了,或许在以前,天墉城对大师兄来说确实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就不一定了,芙蕖师妹,你还是早点醒悟吧。”

“陵端,我看需要醒悟的人是你,就算大师兄再怎么不好也轮不到你在这儿说三道四,你成天不好好练剑,就知道带着师弟们在背后嚼舌根,小心我告诉我爹让他惩罚你们。”芙蕖说完,气呼呼的走了。

陵端一拳砸在桌上,吓了师弟们一跳,他眼中是散不去的阴鹜,“大师兄大师兄,你就只知道大师兄,哼,陵越,我也要让你尝尝心爱之人被伤害的滋味。”

天墉城的膳食清淡以素食为主,门下弟子早已习惯,但对屠苏来说,这些食物吃下去太不经饿,吃过晚饭在临天阁内溜达了几圈便消化了,屠苏皱着小脸看着盘子里的最后一块点心,陵越铺好床转身就看到屠苏盯着糕点发呆,“屠苏,怎么了?”

“啊…”屠苏回过神来,“我…”

陵越看他揉了揉肚子,“是不是有些饿了?”

“嗯。”屠苏可怜巴巴的望着陵越。

“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

“陵越你真好。”

天墉城众人都已休息,陵越来到厨房,给屠苏熬了鸡丝粥。

白烟袅袅,屠苏光闻着香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用勺子舀着尝了一口,“陵越,你的手艺真好,这粥真好喝。”

“慢点,小心烫。”陵越宠溺的帮他擦了擦嘴角,“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做。”

“嗯。”

临天阁除了执剑长老和陵越,其他弟子不得入内,屠苏却是例外。

芙蕖站在门口,屋内烛火明亮,遥遥望见窗户上陵越与屠苏亲密的剪影,心头不仅凄凉又嫉妒,扶着墙壁的手指太过用力,亮白的指甲被生生折断也不自知。

屠苏一口气喝了两碗粥,最后打着嗝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

陵越好笑的看着他,“真是只小馋猫。”

屠苏嘟着嘴,“那还不是因为你做得太好吃。”

“好了,今晚你就在这儿好好休息吧。”

“这儿吗?”

“对啊。”

屠苏羞涩的小声说道,“这不是你的房间吗?”

“是啊,我的房间,怎么了?”

“我们…”

陵越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想什么呢,我已经把床铺好了,你睡那边,我睡这边。”

两张床刚好对着。

天色不早,屠苏打着哈欠缩进了被窝里,陵越给他盖好被子去了对面的床上躺下休息。

看着对面睡得安稳的小猫儿,陵越心头说不出的满足。



(未完待续)


二师兄,你敢欺负小猫儿,当心大师兄用霄河削你…


评论(4)

热度(3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