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一 ]

晴雪在天墉城略停留几日便回了幽都。

而屠苏怕如沁和襄铃担心,让兰生先回琴川。

兰生说不急,他心里还想着能有机会学法术。

经过上次翡翠谷的事后,陵端和那些弟子顾忌陵越,倒是收敛了许多。

屠苏也很少再出临天阁,很多时候都是安静的待在院子里,等着陵越回来,而陵越心里记挂屠苏,每天处理完事情后都早早的回临天阁陪他。

天墉城虽然是仙境之地,可规矩严谨,屠苏向来自由自在惯了,而且在这里,除了陵越,其他人都不待见他,屠苏打心里不喜欢这个地方,但因为陵越,他又心甘情愿的留下。

函素真人收到村民求救,琴川周边的几个村子遭妖怪袭击,好多人丧命,死相凄惨怪异,希望天墉城能派出弟子帮他们除妖。

这件事自然落在了陵越的身上。

陵越遵函素真人的吩咐,集合了一群弟子,整装待发。

屠苏追到山门前,想跟陵越一起。

陵越也有过顾虑,怕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屠苏一个人在天墉城会受陵端和其他弟子的刁难。

陵越温和的说道,“屠苏,乖乖在天墉城等我回来。”

屠苏嘟着嘴,皱着的脸上写满了不愿意,“陵越,你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而且我去了,我可以帮你。”

“此去危险重重,我不想你去涉险,快回去吧。”

“我不要…”屠苏抓着陵越的胳膊不愿放手,“这里的人都不喜欢我,我不想留在这里,你就带我一起好不好?”

陵越心头纠结,衡量轻重后,为了屠苏的安全,说道,“屠苏,听话,我会尽快回来,不会让你等太久,如果你觉得闷,就去找兰生,我也已经跟师尊禀告过,他会对你多加照拂,陵端他们不敢为难你。”

“可是…”

“好了,放心吧,等这次办完事回来,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真的吗?”屠苏眨了眨眼,那被眼泪沾湿的睫毛也跟着扑闪扑闪。

“当然是真的,到时候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不受任何人打扰。”

“那好,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受伤了,我等你。”

“屠苏…”陵越上前,轻轻吻了屠苏的脸颊,“我该走了,你快回去吧。”

“好,我等你走了再回去。”

陵越带着弟子们下了山,屠苏在山门前站了许久,直到看不到陵越的身影。

“哟,小猫妖,就这么舍不得啊?”

屠苏一惊,陵端不知何时来到他身后,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屠苏不理,绕过他想走。

陵端不依不饶挡住去路,“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屠苏看了他一眼。

陵端说道,“既然这么舍不得,干嘛不一起去。”

“要你管。”屠苏凶巴巴的吼完这句话便急忙往山上跑,生怕陵端回过神来抓住他不放。

陵越走后,屠苏整日茶不思饭不想,掰着手指头算时间。

而兰生也得紫胤真人允许后住在临天阁陪着屠苏。

陵端也没有来找麻烦。

陵越不在,他的床自然被屠苏霸占,枕着陵越的枕头,抱着他用过的被子,被他的气息和味道环抱,屠苏才稍微能睡得好。

夜里醒来,屠苏睁着眼睛看着窗外小小的一弯银钩,轻轻下床来到后山。

静谧的夜里,只听到流瀑的声音,浓雾忽聚忽散,屠苏坐在亭子里,想着陵越。

黑雾盘旋,悄悄向屠苏靠近。

屠苏察觉到之后,知道自己敌不过他,便想着回去找人,他脚步慌乱撞到了人。

“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儿?”屠苏见是肇临,想拉他一起。

肇临甩开屠苏的手,“我还没问你呢,大半夜的不睡觉,出来干什么坏事?”

屠苏懒得和他纠缠,只说道,“快走,有妖怪,快去找人。”

肇临当他胡说,“是有妖,你不就是妖吗?”

黑雾越来越近,屠苏结结巴巴:“你背后…背后…快走啊…”

肇临回头,这才知道屠苏不是开玩笑,只见那黑雾朝两人迅速蹿来,肇临将屠苏一把推开,“快去叫人。”然后,便冲着黑雾迎了上去。

可还没等屠苏移步,便看到一个散发着腥臭味的东西掉了下来,落在他面前不远处。

是肇临,他已经被吸光修为和精气,尸体裹上了一层恶心的黏液。

刚刚还跟他说着话的人,此刻却安静的躺在他面前,再也不会睁开眼睛。

屠苏不知所措,懊悔刚刚不该听他啰嗦,快点去找人来,也不该让他一个人对付妖怪。

“什么事啊这么吵?”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黑雾瞬间消失无影。

陵端带着师弟们赶来,看到的就是肇临的尸体和呆愣的屠苏,一个弟子上前查看后说道,“二师兄,是肇临师兄,他已经…已经…死了。”

“什么?”陵端震惊,“肇临…肇临…”

陵端想叫醒肇临,伸出的手却摸到一团粘糊糊的东西,他站起身,慢慢转头,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屠苏,语气让屠苏恐惧,“是你杀了肇临…”

“…不…不…不是我…我没有…不是我杀的…是妖怪…肇临不是我杀的…”屠苏想解释。

陵端拔出剑指着屠苏,“这里就只有你和肇临,不是你还有谁?你说是妖怪,你不就是妖怪吗?上次的事你记恨在心,所以对肇临下了杀手是不是?”

面对陵端的逼问,屠苏再怎么为自己辩驳也没用,他无力的退后,嘴里喃喃道,“我没有…真的不是我…”

“哼,你竟然敢在天墉城残害人命,我现在就杀了你为肇临报仇。”

屠苏想走,陵端喊道,“别让他跑了。”

众多弟子将屠苏围困住,剑尖指向屠苏,陵越不在,这里的人一个个都不相信自己,全都针对他,屠苏凄凉无助,大吼一声,内力迸发,将一众人震散开。

陵端顾不得许多,只想着要屠苏偿命,却又经刚才一震,心中忌惮,便叫一师弟去请掌教真人,自己则与屠苏对峙,防止他逃跑。

函素真人赶到后,下令布阵,将屠苏困在其中,众人的剑气汇聚成一股力量压制着屠苏,屠苏修为不足,纵然再是拼力抵挡,最后仍是被重伤在地,胸口翻涌,鲜血喷涌而出,陵端眼见着屠苏支撑不住,将利剑收回手中,直刺屠苏的命门。

“…陵越…”屠苏神思昏沉,眼前的一切变得虚无缥缈,

随后而来的紫胤真人指尖轻轻一弹,击退陵端,他蹲下身,看到屠苏伤势不轻,便为他注入自己的修为。

陵端冷声道,“长老这是要帮自己的徒弟保护这只杀人的孽畜。”

“放肆。”函素真人开口,陵端不敢再说,“紫胤,肇临已死,应当立刻处置了此妖。”

“不妥。”紫胤真人缓缓说道,“肇临虽死,但到底是何人下手并不清楚,不能就此处理。”

陵端一向不满陵越,现在心中的恨意大涨,“当时弟子赶到时,就只有肇临和这妖,不是他杀的,难道是肇临自杀的不成。”

紫胤真人不以为然,“你当时赶到时肇临是否已死?”

“是。”

“那你可亲眼看到是屠苏下的手?”

“并没有。”

“那为何就此断定凶手是屠苏?”

“这…”陵端想了想,“照长老这样的说法,那我是不是去得晚了些,若再早点,就可亲眼看到这妖杀人害命,那时再将他就地处置。”

“天墉城虽以除妖救人为己人,却也不能不查清事实便随意处置一条性命。”紫胤真人说道,“掌教真人,刚刚那个阵法就差点要了这小猫儿的命,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就算查清事实凶手不是他,那他岂不是白白丢了性命。”

函素真人想了想,紫胤真人辈分在他之上,他心中也敬重,自然听取几分,便问道,“那依你之言,又该如何?”

“这小猫儿一时半会也无法离开天墉城,就先将他关入锁妖笼中,再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也罢,就按你说的办。”

陵端气不过,眼睁睁看着屠苏被关,自己又无可奈何。

兰生听闻此事,来到锁妖笼外,屠苏却昏迷未醒。

“怎么还不醒?真是急死人了。”

朦胧中,屠苏听到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他吃力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一片光芒笼罩其中,他支撑着站起身,“兰生…”

兰生担心道,“屠苏,你终于醒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屠苏盘腿而坐,稍作调息,“我好多了,奇怪,我明明觉得自己快死了…”

见他没事,兰生的一颗心这才放下,“是差点快死了,幸好陵越大哥的师尊紫胤真人赶到,他为你疗了伤,屠苏,我一觉醒来就听说你杀了人…当然了,我相信你没有做这样的事,可是到底怎么回事?”

屠苏不想隐瞒,“兰生,你还记得在方府的时候你见到的那团黑雾么?就是他,是他杀了肇临。”

“那…那团黑雾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屠苏摇头,“他一直追着我不放,我到哪儿他便到哪儿,这次也是冲着我来的,可惜害了肇临。”

兰生宽慰道,“没事的屠苏,紫胤真人现在正在跟掌教真人商议,等到查清楚就能放你出来了,屠苏,其实紫胤真人说把你关在这儿也是为了你好,一来为了堵住那些弟子的嘴,二来他怕陵端在这期间加害于你。”

“陵越走的时候说他已经把我跟他的事告诉了真人,我想…”

兰生不满了,隔着笼子说道,“什么名门正派,我呸,我看啊,这天墉城上上下下也就陵越大哥和他的师尊是好人了,那个什么陵端,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两人说话间,陵端闯了进来,他满身的杀气,不由分说的将兰生一掌打在墙上,“没想到连执剑长老都如此包庇你,美其名曰是将你关在这里,不过没关系,一个破笼子而已,我陵端照样能打开。”

屠苏的伤势还没痊愈,跟陵端对敌就是以卵击石。

陵端两三下解除了锁妖笼上的法咒,欲对屠苏出手,猛然间一把赤红剑刃横在两人之间。

“红玉姐,我劝你还是回去看好你的剑阁,不要多管闲事。”

红玉轻笑一声,“主人真是有先见之明,知道你心有不甘,一定会趁机加害屠苏,特意让我在此守着,果然不出所料。”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缠斗间,红玉对屠苏喊道,“屠苏,这里交给我,你快走,快去找陵越,让他回来和主人一起查明真相还你清白。”

“红玉姐…”

“快走。”

屠苏扶起兰生,两人避开所有人,跌跌撞撞的下了山。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3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