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二 ]

屠苏和兰生刚出了山门,便听到山上传来警钟声。

“什么声音?”兰生问道。

“不知道。”屠苏也觉得奇怪,转念一想,“难道是因为我跑了,所以才…”

“那我们快走吧。”

屠苏犹豫了,“如果我真的走了,那就承认是我杀了肇临。”

兰生急道,“你傻呀,不走等着他们来杀你?刚刚陵端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你留在这里只会很危险,走吧。”

“可是…”

“还可是什么呀,刚刚红玉姐都说了,去找陵越,天墉城还有紫胤真人,他一定会想办法阻止的,走啦。”

兰生连拖带拽的拉着屠苏离开了天墉城。

两人走了许久,确定没有人追上来后才停下来喘口气。

兰生渴极了,他蹲在河边猛喝了几口水,又擦了把脸,转头对屠苏喊道,“屠苏,这河里有好多鱼,我们走了这么久也饿了,我们抓两条鱼烤来吃吧。”

屠苏摸了摸肚子,“好啊,我来吧。”

两人生了火,找了树枝穿好鱼,坐在树下等着填饱肚子。

“兰生,谢谢你。”

“怎么突然说谢谢了?”

屠苏往后靠着树干,抬头看着碧蓝的天空,“谢谢你陪我上天墉城,谢谢你帮我说话,也谢谢你这么相信我。”

“咱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不说谢。”兰生拿着树枝的另一头看了看鱼,还没有烤好,“哎,只是可惜了,本来我还以为天墉城是多正派的地方,没想到这么不堪,对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照我看啊,等你找到陵越大哥之后直接跟他走,别再回天墉城了。”

“等找到陵越再说吧。”

“先前陵越大哥不是下山除妖么,刚好又在琴川附近,正好顺路,我们一起。”

“嗯。”

“只是我出来这么久了,二姐肯定担心了,还有襄铃…”

“嘘!”

屠苏示意兰生噤声。

“怎么了?”兰生压低了声音问道。

屠苏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有人。”

兰生吓得差点直接将鱼扔火里,“不会是天墉城的人追来了吧。”

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一个衣衫褴褛受了伤的人朝屠苏他们走了过来,最后撑不住,倒在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屠苏小心翼翼的上前,兰生跟在身后拽着屠苏的衣服。

屠苏停下脚步,看清那人的模样后,又往后退了退。

“怎么了?”兰生看他如此警戒。

“是烈焱。”

“谁?”

“他是捉妖师,之前抓过我两次。”

“不是吧,他是捉妖师?他怎么会这个样子?”

屠苏看烈焱闭着眼睛,并没有任何反应,“不知道,他好像受伤了。”

“他抓过你,那他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不要管他了。”

“哦…”

两人回到树下,吃了烤鱼,歇息了片刻,兰生打了个盹儿,而屠苏一直看着一动不动的烈焱,他怕那人突然醒来,又想着那人会不会就这么死了,最后实在忍不住,起身慢慢走近他,屠苏蹲下身探了他的鼻息,有些微弱,又检查了他的伤势,屠苏终是不忍心,从河边打来水帮他清理了伤口,又从自己的衣摆处撕下一块将他的伤口包扎好,再喂他喝了些水。

方兰生醒来的时候便看到屠苏正在照料那个人。

“屠苏,你在干嘛?”

“他受伤了。”

“他受伤关你什么事啊。”

屠苏想了想,最后做了决定,“兰生,要不这样,你先回琴川,找到陵越之后将我这里的事告诉他。”

“那你呢?”兰生指着烈焱说道,“你不会是想留下来照顾他吧。”

屠苏点点头,“他现在昏迷不醒,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很危险。”

“你疯了?你不是说他抓过你么,万一他醒了,你怎么办?”

“可是我不能就这样把他丢在这里,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等到他醒了我就离开。”

“你…”

“好了兰生,你先回去吧,如沁姐和襄铃也都还在等你,我会没事的,而且你看他这么虚弱,就算要收我,那也是有心无力啊。”

兰生妥协道,“哎呀…好吧好吧,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嗯嗯,放心吧,你自己路上小心。”

趁着还没天黑,兰生告别屠苏一个人上了路。

陵越带着师弟们在琴川周围等了几日也不见妖怪的半点踪影,惨死的村民也已经入土为安,然而这件事情毫无进展,陵越忧心忡忡,兰生回到琴川见过如沁和襄铃后,又急忙找到陵越,告诉他天墉城发生的事。

陵越挂念屠苏,却又怕自己走后妖怪再来侵犯,便留下一众弟子保护村民,自己先回了天墉城。

函素真人早已在大殿等候。

芙蕖看到陵越,巧笑倩兮着上前,“大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陵越微微颔首,拱手说道,“掌教真人,此次下山,除了几具村民的尸体外,并无其他收获。”

“哦?那可有查清楚是何妖魔所为?”

“没有,我与其他弟子分散在几处蹲守,均无任何发现,妖魔没有再现身,因为捉摸不定妖魔的行踪,所以我先让师弟们继续守在村子里。”

“嗯,理当保护好村民的安全。”

“掌教真人,我听说肇临师弟他…”

函素真人还未开口,陵端抢先说道,“肇临被你那个宝贝给害死了,还冲破了锁妖笼逃跑。”

陵越自然不信,“不会的,屠苏不会做这种事,掌教真人,到底怎么回事?”

函素真人叹了口气,“肇临死的时候陵端刚好赶到,当时只有屠苏在旁边,所以…”

“所以你们怀疑屠苏?”

“不是怀疑,是肯定。”屠苏的离开,正好落了口实,陵端更是借题发挥。

“你有何证据?”

“证据?是我和师弟们亲眼看到,还要何证据?大师兄,上次他打伤了陵川,这次他杀了肇临,难道你还要袒护他吗?”

陵越走到函素真人面前,说道,“掌教真人,我相信屠苏不会杀人,此事一定还有内情,请给我时间,容许我查清事实秉公处理”

陵端不依,“此事还有何可查,那妖如今逃跑,不就是做贼心虚么?”

红玉忍不住说道,“当日是你破了锁妖笼要杀屠苏,我迫不得已才让屠苏离开,不然的话,恐怕屠苏早已死在你的手下,如今就死无对证了,任凭你怎么说都行了。”

陵越瞥了陵端一眼。

陵端怒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杀他是为了给肇临报仇,现在大师兄要查清楚再做定论,恐怕是拖延时间,要保护那妖吧。”

“我陵越行事向来光明磊落,这几年中,我在天墉城中处理事务,何曾偏袒过谁,既然你这么怀疑我…”陵越转身,跪在掌教真人面前,“那我就替屠苏顶罪,杀了我吧…”

“大师兄…”芙蕖震惊。

陵越不卑不亢,“为肇临抵命…”

函素真人扶起他,“陵越,你又何必如此,这么多年来,你为天墉城的付出大家都有目共睹,既然这样,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无论如何都要查清真相。”

“是。”

陵越来到锁妖笼外,锁妖笼的法咒已解,笼门打开。

红玉走过来,说道,“当时的情况太混乱,屠苏又受了重伤,幸好主人让我守着,不然屠苏早就没命了,我怕他出事,所以才让他离开天墉城去找你。”

陵越伸手摸上冰冷的牢笼,后悔当时自己下山把屠苏一个人留下,应该带他一起走,不然他也不会蒙冤,也不会受伤,自己又不在他身边,他是不是很痛很难受…

“陵越,你也别太难过了,当务之急是找到屠苏查明真相,这样才能洗脱他的罪名。”

“我知道,红玉姐,我要下山去找屠苏。”

夜幕笼罩,今晚却是乌云蔽月。

屠苏坐在火堆前取暖,烈焱靠着树干昏睡。

屠苏拿了一个白天里摘的野果,咬了一口,酸涩的味道让他的眼泪都溢了出来,心中一窒,“陵越…”

他累极了,眼前的火光越来越模糊,渐渐的浮现出陵越的模样,他闭上眼,慢慢的睡着。

面前的火堆渐渐燃烧殆尽,冒着缕缕青烟。

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一旁的烈焱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屠苏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

烈焱面无表情,开口问道,“是你救了我?”

屠苏点点头。

烈焱闷哼了一声,靠回树干,“为什么救我?”

“你受伤了…”

“怕我死?”烈焱重新看着屠苏,他昏迷了一天一夜,声音沙哑,见屠苏不回答,继续说道,“就不怕我好了之后收了你?”

屠苏想了想,微微垂眼,“我不知道,但是你昏迷了,这里说不定有什么野兽妖怪出没,会很危险。”

“危险?”烈焱说道,“要是怕危险,我还当什么捉妖师。”

“你为什么会受伤?”

“遇上妖怪,不是对手,自然就受伤了。”

屠苏站起身来到他身边,看了看他的伤口,“幸好没有内伤,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屠苏突然凑上前,倒让烈焱近距离的把他看了个仔细,眉清目秀,却又天真得可爱,不由得说道,“居然还有妖生得这样好看。”转而又说道,“不过妖就是妖,不是残害生灵便是魅惑人心。”

屠苏不说话,将野果放在他面前,又去找了一片较大的树叶卷裹起打了水来,“你嘴唇干裂得厉害,喝点水吧。”

烈焱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清澈的水从树叶卷裹的细缝里一点点渗出来,沿着屠苏白皙的手指滴落在地上。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3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