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二十四 ]

烈焱提出陪同屠苏一起去找陵越,这让屠苏很是诧异。

屠苏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不用陪我。”

烈焱看着屠苏笑了笑,“没事,万一这路上你要遇上什么事我还能帮你,就当…就当答谢你了。”

“我都说不用了,你怎么还记着呢。”屠苏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放心。”

“什么?”。

烈焱走近屠苏,伸手想要抚摸他的脸,又遏制住心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会再为难你。”

“真的吗?谢谢。”

“别谢了,我们走吧,不过,我们该往哪儿走?”

“我有办法。”

屠苏施法,感受到陵越的气息后,跟烈焱顺着方向寻去。

而陵越下山后不敢胡乱寻找,屠苏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方府和回自己家,思量后,陵越决定先去屠苏家里,若是屠苏没回家,再去琴川。

韩休宁正在洞内打坐修炼,察觉到有人来访,平了体内升腾的气息,起身出了山洞。

陵越见到韩休宁,拱手行礼,“前辈。”

“你来干什么?”

“陵越此次拜访,是来找屠苏,不知屠苏是否回家?”

韩休宁面无表情声音冷冽,“他不是已经跟你走了吗?怎么又来问我。”

陵越心知她对自己的芥蒂,说道,“不瞒前辈,上次屠苏跟我离开后,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现在屠苏与我分散,我是特来寻他,还望前辈告知。”

“他没有回来。”

知道韩休宁不会骗他,陵越说道,“如此,那打扰前辈了,陵越告辞。”

“等等。”韩休宁叫住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陵越想据实说来,又怕韩休宁盛怒,毕竟是自己考虑不周才出了这等事。

韩休宁见他不语,冷冷道,“难不成是你们之间…”

“前辈。”陵越说道,“陵越惭愧,是陵越没有照顾好屠苏,让他蒙冤,不得已才离开天墉城。”

“蒙冤?”韩休宁脸色微变,“到底怎么回事?”

陵越将事情始末一一道来,韩休宁听后,愤怒之下一掌拍在树干上,树干凹下去一块,留下了深深的爪印。

陵越说道,“前辈不要生气,我相信屠苏,而且掌教真人已将此时全权交给我调查,我会还屠苏清白。”

韩休宁却说道,“这小子也真是,我跟他说过多少回了,人心难测,他偏偏不听,非要跟你走,现在惹祸上身了,也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屠苏心思纯善,这次的事是我疏忽。”

“行了,你也不必再说了,这天大地大,你要到何处去找他。”

“这…”陵越犯难了,“屠苏有朋友在琴川,我想去琴川找找看。”

韩休宁毫不犹豫的说道,“我跟你一起吧。”

“前辈…”

“我们猫妖一族有自己寻人的法子,找人不是什么难事,若是你自己去寻,怕是两三个月也不一定能找到。”

“多谢前辈。”

得韩休宁相助,陵越也算不虚此行。

屠苏和烈焱走了半日也是累了,正好路过一个茶铺,便在此歇歇脚,两人要了一壶茶和几样小菜。

屠苏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边吃边说道,“好吃,你也快尝尝。”

“嗯,想不到这郊外也有这样美味的粗茶淡饭。”

屠苏不像烈焱那样慢慢的品尝,只一个劲的填着空落落的肚子。

“你慢点吃,不够再叫就是。”

“我真的很饿了。”

烈焱笑道,“我还以为小猫儿都只吃鱼。”

屠苏歪着脑袋看了他一眼,“谁说猫就只能吃鱼了,你们人类吃的我们照样吃。”

“是是是。”烈焱看他扒拉着碗里的饭菜,心头一动,“你看你,吃得满嘴都是。”

说着便要伸手替他擦擦嘴角,屠苏没放心上便也不躲,只当他真的不再因为自己是妖而有所排斥。

“屠苏。”

背后的喊声让屠苏准备夹菜的手一松,筷子落在桌上。

屠苏转头,看到不远处的陵越,几乎是奔上前去扑进陵越怀里,“陵越…陵越…我终于找到你了…”

心头的委屈和难过倾泻而出。

“屠苏…”陵越紧紧抱着屠苏,“是我不好,答应了要好好保护你却没有做到。”

“陵越…”屠苏在陵越怀里啜泣,眼泪和嘴角的油渍糊在了他的衣襟上。

“我听兰生说你受了伤,你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没有事?”

“…我…我没事了…他们说我杀了肇临,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屠苏一急,声音就止不住的颤抖。

“我相信你,屠苏,我相信肇临不是你杀的,我会查清楚。”

“嗯…陵越…”

陵越抱着屠苏的手紧了紧,勒到了屠苏背上的伤。

察觉到屠苏的异样,陵越松开他,看到他略微痛苦的表情,“屠苏,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屠苏摇摇头,“我没事。”

陵越帮他擦了擦眼泪。

屠苏这才看到与陵越一起的,还有韩休宁。

“娘…娘亲…您怎么来了…”说完看了看陵越。

陵越解释道,“是我去找的前辈,这才能找到你。”

韩休宁上前揪住屠苏的耳朵,屠苏被韩休宁的力道带着走,“娘亲…疼…您快放手…”

“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一声不吭的跑下山这么久,现在又摊上这么多祸事,真是不让娘省心。”

“娘亲…我错了…您快放手…”

陵越说,“前辈,屠苏是因为我才…”

“哼。”韩休宁松了手。

屠苏嘟着嘴揉了揉耳朵。

烈焱走过来,“陵越,好久不见,可还记得我。”

“烈焱。”陵越握紧了霄河。

烈焱笑道,“你不如此紧张,我不会再对屠苏出手。”

陵越不信,屠苏拉着陵越的手,“陵越,烈焱他说了,不会为难我,这次也是他陪我一起来找你的。”

“屠苏,他有没有伤你?”

“没有没有,你不用担心。”

陵越问烈焱,“你何时变得这样好心?”

烈焱却看向屠苏,眼神里说不清的情绪。

韩休宁看到烈焱腰间的铃铛,如此眼熟,心中一震。

几人在茶铺歇息后,便找了客栈先住下。

快一个月不见,屠苏和陵越有许多话要说,在楼下用了晚饭后便回了房间。

而烈焱看到他们上楼后,便出门去了药店。

陵越倒了茶递给屠苏,“屠苏,你瘦了许多,都是我不好,当初应该带你一起走。”

屠苏放下杯子,把头埋在陵越的肩窝里。

陵越怜爱的抚摸着他如墨般的头发,“想不到我离开的这些日子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幸好有师尊和红玉姐。”

“陵越,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嗯?怎么了?”陵越问道。

屠苏垂下眼,轻声道,“我不喜欢这里。”

“好。”陵越吻了吻他的唇,搂着他,“等我查清杀害肇临的凶手,我们就离开。”

烈焱在门外徘徊许久,看着窗户上两人相依的影子,不知道该不该敲门。

屠苏听到动静,问道,“谁?”

“是我,烈焱。”

屠苏打开门,“烈焱,你怎么在这儿?”

烈焱的视线越过屠苏,看到了房间里的陵越,他低下头,将手中的小瓷瓶放到屠苏手里,“这个给你。”

“这是?”

“这个药膏,对你背上的伤很有效。”

屠苏一愣,“你…”

烈焱看着他,“那天晚上你在河边…我看到了,是为我采草药受的伤吗?”

“一点小伤而已,没事。”

烈焱的眼波涌动着。

陵越见两人一直在说话,便走了过来,“怎么了?”

“没事,你好好照顾他。”烈焱转身走开。

陵越关上门,看到屠苏手中的小瓷瓶,“这是什么?”

“哦,这是药膏,刚刚烈焱给的。”

“他拿药膏给你做什么?你受伤了?”陵越紧张道。

“一点小伤而已,没事。”屠苏打开瓶盖闻了闻,“这药膏当真是好,味道一点也不刺鼻。”

“你哪里受伤了,快让我看看。”

真要让陵越看,那还不得脱了衣服,屠苏脸色泛红,说道,“真的没事。”

陵越握着他的手,“屠苏,不要让我担心。”

片刻后,屠苏褪了上衣趴在床上。

本来白皙光洁的背上却伤痕累累,一道道伤口好似划在陵越心头。

陵越的手指轻轻覆上,感觉到陵越的触碰,屠苏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把脸深深的埋在枕头里。

“屠苏,还疼吗?”

屠苏闷声道,“不…不疼。”

“可是我疼。”陵越将药膏均匀的抹在伤口处,“屠苏,到底怎么回事?”

“我…”

“不许瞒我。”

屠苏只好如实道来,“那天下山本来想去找你,结果遇上烈焱,他受伤了,很严重,这伤…这伤是帮他采草药的时候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了下来…”

“傻瓜…”

“陵越…”

“别人受伤了你要救,可是你受伤了我会心疼死。”陵越俯身轻轻吻了吻他的脖颈,“小猫儿,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伤了。”

烈焱独自坐在屋顶,喝着酒赏着月,眼前却总是闪现着屠苏在河边忍痛清理伤口的画面,火光下,他睡着的模样,还有,他对自己笑…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