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二十六 ]

事情都告一段落,韩休宁不多做停留。

临走前,慈爱的摸摸屠苏的脸颊,“娘要回去了。”

屠苏问,“娘亲,您不跟我们一起了吗?”

韩休宁摇摇头,“屠苏,你长大了,终是要离开娘的。”

屠苏抱住韩休宁,不舍的撒着娇。

韩休宁对陵越说,“我把屠苏交给你了,你好好照顾他。”

陵越上前说,“前辈放心,我会好好待屠苏。”

韩休宁说,“以后的路就靠你们自己了,屠苏,以后记得回来看看娘。”

屠苏鼻子酸酸的,“嗯,我会的,我会想娘亲,我会回去看您。”

烈焱拿着酒壶,站在房门前一言不发的看着。

韩休宁拍拍屠苏的背,“好了,娘走了。”

屠苏抬起头,“娘亲,我舍不得您。”

韩休宁笑了,捋了捋屠苏的头发,“傻孩子,我们又不是不再见面了。”

韩休宁把屠苏的手放在陵越手中,然后转身离开。

屠苏看着韩休宁走远,最后不见身影,心头哽咽得难受,眼泪夺眶而出。

陵越帮他擦着眼泪。

屠苏说,“这是我跟娘亲第一次分开。”

陵越说,“以后你想娘亲了,我就陪你回去。”

陵越陪着屠苏站了一会儿,直到起风了。

陵越说,“屠苏,我们也该回房间收东西,准备出发了。”

屠苏眨着眼睛,“我们要去哪儿?”

陵越沉思片刻,“去琴川,之前我留了弟子在周边的村庄保护村民。”

“哦。”屠苏问,“之前妖魔杀人的事还没有进展吗?”

陵越蹙着眉头。

屠苏宽慰说,“没事,那妖魔总有再露面的时候,到时候我们一起为百姓除了这个祸患。”

两人收拾好行李上了路,烈焱也和他们一起,说是到时候能帮忙。

陵越没说什么。

三人来到琴川郊外,在一处茅草屋内落脚。

再走一些路程便是琴川城内,但此处离附近的村庄近,便在这里休息一晚。

茅草屋久无人住,脏乱得很,陵越收拾了一下,还勉强能住人。

烈焱找来一些柴火,支了一个支架,能烧水和煮一些简单的食物。

陵越怕屠苏累着让他休息,烈焱也不让他帮忙,屠苏便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嘴巴里叼了根草,抬头看着碧空。

浮云变幻,如平静下的暗涌。

陵越要先去村里查看情况,屠苏想一同前去。

烈焱说,“天色不早了,屠苏就留下吧,万一一会儿遇上什么事,陵越自顾不暇,屠苏就危险了。”

陵越想了想,也觉得如此,“屠苏,你就留下来等我,我很快回来。”

屠苏不肯,“上次你下山时也这么说,结果…”

陵越有些犹豫。

烈焱把手搭在屠苏肩上,“陵越快去快回,屠苏有我保护,不会出事。”

陵越说,“好。”

屠苏嘟着嘴,陵越捏捏他的小鼻子,拿上霄河去了村庄。

烈焱搭着屠苏肩膀的手不着痕迹的移到了另一边,看似不经意的搂着他。

屠苏将手中的草放在嘴边用力一吹,草便飘飘摇摇的轻轻落下。

他拨开烈焱的手,跑了开去。

烈焱怕他出事,跟在他后面。

屠苏一口气跑到河边,蹬掉鞋袜便下了水。

烈焱问,“屠苏,你干什么?”

屠苏没好气的说,“我要抓鱼。”

鱼儿在四周游蹿,时不时的掠过屠苏的脚边,一阵滑腻的感觉,任凭鱼儿如何逃命,屠苏下手那叫一个准。

烈焱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喝着酒,心里想着,碰上小猫儿,鱼儿遭了殃。

屠苏脱下一件衣服用来兜住抓来的鱼儿,放在岸边又准备下河,烈焱拦住他,“你还要抓啊?”

“嗯。”

烈焱看了看一兜的鱼,“这些够我们吃好几天了,你再抓的话,都能拿去卖了。”

鱼儿还在兜里拼命挣扎,屠苏说,“那…我们回去吧。”

屠苏坐在地上穿鞋袜。

烈焱看着那白嫩的脚踝,不由说道,“缥色玉纤纤。”

屠苏没听懂,“什么意思?”

烈焱打着哈哈,“没什么。”

屠苏的衣服用来兜鱼了,烈焱怕他冷着,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在他身上。

两人往回走时,路过一户人家,门前的院子里养了几只鸡,正在争着食物。

屠苏停下脚步,歪着脑袋看着笼子里的鸡。

烈焱问,“怎么了?你该不会想吃鸡吧?”

屠苏说,“你等我一下。”

屠苏走过去,屋子的主人正好出来,是个慈眉善目的奶奶。

“奶奶,我能跟您商量件事吗?”

老奶奶走过来,打开栅栏,“什么事啊孩子?”

屠苏把鱼摊在老奶奶面前,“奶奶,我能用这些鱼跟您换一只鸡和一些米吗?”

奶奶低头看了看鱼。

屠苏说,“您要是觉得不够,我再去抓一些来。”

奶奶说,“这鱼倒是新鲜,你刚抓的?”

屠苏说,“是啊,刚抓的,可以跟您换吗?”

奶奶倒也干脆,“行,你进来吧,我帮你抓一只。”

屠苏眉开眼笑,说,“谢谢奶奶。”

屠苏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挑哪只,“奶奶,我想做鸡丝粥,哪只比较好?”

奶奶熟练的抓着一只鸡的双翅提出来,“我养的鸡都好,这只吧,你等等,我去给你装些米。”

屠苏接过鸡,那鸡一到了屠苏手里便开始折腾,吓得屠苏差点就松手把它扔了。

带着鸡和米谢别了老奶奶。

回去的路上,烈焱问他,“你换这个做什么?你不是喜欢吃鱼吗?”

屠苏说,“我要做鸡丝粥。”

回到茅草屋,屠苏对着被绑着腿的鸡犯了难。

他问烈焱,“你会杀鸡吗?”

“哈?”烈焱抓抓脑袋,“除妖我倒是会,这杀鸡…”

屠苏嘀咕,“我只会抓鱼烤鱼,这鸡…怎么办…”

屠苏愁眉苦脸了许久,赶鸭子上架,还是得动手。

结果就是,鸡毛满屋飞扬如雪一般下,鸡血撒了一身,烈焱的衣服也没能幸免于难。

烈焱实在看不下去,帮着勉强收拾了残局,屠苏穿着最后一件单衣,坐在火堆边等着洗过的衣服烤干。

烈焱看他的手直哆嗦,“冷吗?”

屠苏说,“不冷。”

烈焱笑着说,“不冷手还抖得这么厉害。”

“我…”

“连声音都在发抖。”

烈焱把屠苏拥进怀里,屠苏愣了一下,伸手推他的胸膛,“你干什么。”

烈焱说,“别动,这样暖和点。”

屠苏觉得怪怪的,“不用了,我真的不冷。”

烈焱却不松手,抱着屠苏让他有种上瘾的感觉。

屠苏大力的挣开,“衣服已经干了,我还要去煮粥。”

烈焱苦笑了一下。

屠苏回忆着陵越做的鸡丝粥的味道,他尝了几次,感觉味道差远了。

烈焱尝了一口,“我觉得还不错。”

屠苏皱眉摇头,“不对,陵越做的鸡丝粥比这好吃多了。”

陵越?烈焱问,“陵越给你做了鸡丝粥?”

“是啊。”屠苏嘴角微微弯起,“在天墉城的时候,陵越看我饿了,就给我做了鸡丝粥,陵越的手艺很好,我都做不出那个味道。”

烈焱说,“或许,重要的不是味道。”

屠苏侧头问他,“不是味道,那是什么?”

烈焱看着屠苏明澈的眼睛,“是做粥的人。”

屠苏似懂非懂,“是陵越做的,所以怎么样都好吃,是这样吗?”

烈焱说,“是啊,我真羡慕陵越。”

“为什么?”

“因为有你这么用心给他做粥。”

锅里的粥沸腾了,屠苏伸手去揭盖子,“你说陵越会不会喜欢?味道还差了点,希望他不会觉得太难喝。”

烈焱看着屠苏在那儿自言自语,字字句句刺痛他。

盖子太烫,屠苏一碰到便被灼痛得收回了手,烈焱忙不迭的拉着他的手放在嘴边吹了吹,“怎么这样不小心。”

“我没事,烫了一下而已。”屠苏用帕子包着锅盖顶揭开,白烟直往上冒,屠苏拿勺子搅拌着,免得粥糊了。

晚些时候,陵越回来了。

屠苏给他倒了碗水,“查得怎么样了?”

陵越接过喝了一口,“一点头绪也没有。”

屠苏说,“陵越,你饿了吧?我做了鸡丝粥,我端给你尝尝好不好?”

陵越惊讶,“你做了鸡丝粥?”

“是啊。”

屠苏舀了一碗端来,“快尝尝。”

陵越喝了一口。

“怎么样?”屠苏期待的看着他。

陵越放下碗,眼神无限深情,“只要是屠苏做的,都好,不过这鸡和米,你从哪儿得来的?”

屠苏说,“我抓了好多鱼,跟老奶奶换的。”

陵越握着屠苏的手,搂过他,“我的屠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贤惠了。”

屠苏亲昵的蹭着他的脖子。

烈焱坐在不远处,喝着碗里的粥,故意视而不见。

可粥的温度却又慢慢的沁透进心里,明明温热,却又如一把烈火,在心里烧灼。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4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