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二十八 ]

烈焱强忍住心头的想法。


手却不听使唤,在屠苏的脸颊嘴唇上流连。


屠苏…


不可以…


有两个声音在他心底叫嚣着。


烈焱使劲拍了拍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点。


屠苏醉得厉害,脸上的红晕模糊了烈焱的理智。


烈焱靠近屠苏,撩起他散落在脖颈间的头发,指尖都在颤抖。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屠苏身上淡淡的奶香混着酒香,让烈焱呼吸紊乱。


他极其小心的,在屠苏的脖子上吻了一吻。


手顺着屠苏的肩膀胳膊一路摸索,最后抓着屠苏的手握住。


他将屠苏扶起,搂在怀里,低头一点点印上屠苏的唇角。


方兰生用青玉司南佩练习了半天,腿脚都酸了。


他嘀咕道,“陵越大哥是不是教错了,怎么练了一会儿就这么累,等回头再问问他。”


方兰生绕了个弯想去厨房找吃的。


不料看到房间里烈焱正抱着屠苏。


他二话不说冲了进去,推开烈焱把屠苏拉向自己。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方兰生瞪着烈焱,“你在干什么?”


烈焱心中慌乱。


方兰生凑近屠苏闻了闻,“你给他喝酒了?”


烈焱说,“屠苏好奇,就喝了一杯,我不知道他这么容易醉。”


方兰生说,“那你想趁屠苏喝醉了对他做什么?”


烈焱结结巴巴,“没…没什么…”


方兰生说,“你当我瞎?刚刚我明明就看到了。”


烈焱后悔一时意乱情迷。


方兰生蔑了烈焱一眼,“真看不出来你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原来心里尽是这些龌蹉的想法,真是枉费屠苏还救了你的命,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的?你明知道屠苏和陵越大哥两情相悦天生一对,你还插上一脚,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原则,亏了屠苏还把你当朋友,我们方家也把你当朋友,真是没有想到…”


烈焱被方兰生的话逼得哑口无言。


屠苏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方兰生的身上。


方兰生吃力的扶着他走出房间,“我说你这只猫,是不是陵越把你养得太好了,真是重死了。”


陵越追查妖魔的事无果,便返回方府。


看到兰生和屠苏摇摇晃晃的走在院子里。


“屠苏。”


方兰生松了口气,“阿弥陀佛谢天谢地,陵越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陵越看屠苏闭着眼睛,浑身酒味,“屠苏怎么了?你们喝酒了?”


方兰生把屠苏往陵越身上一推,“人我就交给你了。”


陵越抱起屠苏回到房间,将他放在床上,扯过被子盖好。


陵越问方兰生,“屠苏怎么会喝酒?”


方兰生说,“是烈焱给他喝的。”


“烈焱?”


方兰生提醒陵越,“陵越大哥,那个烈焱,我觉得他对屠苏的心思不简单。”


陵越问,“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他还想收了屠苏?”


“什么呀。”兰生气愤道,“他明明就是色胆包天。”


“色胆包天?”


方兰生说,“陵越大哥你是不知道,刚刚我看到烈焱趁屠苏喝醉,想要对他不轨,幸好被我碰上,不然屠苏可就…真没想到,烈焱竟然是个伪君子。”


陵越有些不信,“你会不会搞错了?烈焱怎么可能对屠苏…”


方兰生急道,“是我亲眼看到的怎么会错,总之陵越大哥,你们离烈焱远点,特别是屠苏。”


陵越知道方兰生不会骗他。


他思量后,说,“兰生,谢谢你,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兰生点点头,“那好吧,你照顾屠苏,我就先回去了。”


陵越坐在床边守着屠苏。


婢女走进来,说衣服落在了烈焱房间,便托她送了过来。


肩膀后下方处的破洞已经被缝补好。


听婢女说,是屠苏去找了二小姐,让二小姐教他做的。


针脚虽然粗糙,陵越却觉得这是最好的。


屠苏这一睡便睡到了晚上。


陵越给他煮了醒酒汤,等他醒来看着他喝下。


屠苏迷迷糊糊的靠在床头,陵越给他揉了揉脑袋。


陵越说,“都让你不要喝酒了,怎么还要喝呢?”


屠苏的眼神里偷着委屈,“我不知道酒是什么味道,就想尝尝。”


陵越点了点他的鼻尖,“下次不许了。”


屠苏点点头,“对了,衣服…”


只记得补好衣服后跟烈焱喝酒,却不记得把衣服落哪儿了。


陵越把衣服递到他面前,“这儿呢。”


屠苏把衣服铺展开,看着缝补的地方,“我第一次做,做得不好,我会慢慢学的,陵越,以后这些琐事就交给我了,我一定可以做好。”


陵越拉过屠苏的手握在手心,“我怎么舍得。”


夜色正浓。


在村子里保护村民的弟子给陵越传来消息。


妖魔夜袭村庄,有村民遇害。


陵越知道后立刻赶去。


屠苏不放心,掀开被子穿好衣服也跟了去。


村内家家户户大门紧闭,一群弟子举着火把围在尸体前。


看到陵越来了,心里总算有了底。


陵越查看了尸体,皱着眉头,“又让那妖魔钻了空子。”


一弟子说,“大师兄,对不起,是我们疏忽了。”


陵越问,“到底怎么回事?”


弟子说,“本来这段时间风平浪静的,我们就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谁知道,我们打个盹儿的功夫就听到有人喊救命,等我们来时,妖魔已经不见了,只有这尸体…”


陵越抬头看着夜空,紧皱的眉宇间一道道沟壑。


随后而来的屠苏拨开人群挤了进来,看到尸体时惊呼一声。


陵越慌忙问,“怎么了屠苏?”


屠苏指着地上的尸体,“他…肇临…”


陵越问,“屠苏,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屠苏蹲在尸体旁边,想起那日肇临的死状。


陵越对一众弟子说,“你们先去各处看看,以防妖魔再来。”


等到他们走了之后,陵越问,“屠苏,到底怎么了?”


屠苏说,“陵越,肇临的死状跟这个人一模一样。”


“真的?”


“嗯。”屠苏回忆着,“肇临死后,尸体也是这样被裹上一层黏液,我不会记错。”


陵越猛然间想起安陆村发生的事。


现在看来,不管是村民还是肇临,他们的死都是那妖魔所为。


陵越用法术给函素真人传去消息。


告知一切,以洗清屠苏的罪名。


陵端得知屠苏在琴川,又听掌教真人说屠苏并非杀害肇临的凶手。


他心有不甘,“怕是大师兄为了维护那个妖孽,故意这么说的吧,把一切罪责推到那个什么妖魔身上,哼。”


陵川劝道,“二师兄,我看算了吧,连掌教真人都说肇临不是屠苏所杀,你也别折腾了。”


陵端狠狠道,“什么妖魔,我就不信了,明明是那个妖孽作祟,陵川,我要下山。”


陵川问,“二师兄,你要去哪儿?”


陵端说,“琴川,去找那个小猫妖。”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