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二十九 ]

陵端的话被芙蕖听到。


陵川跟几个师弟见势头不对,赶紧走开了。


芙蕖几步走过来,问,“陵端,你下山干什么?”


面对芙蕖,陵端的语气不自觉的软了下来,“我听说那小猫妖躲在琴川。”


芙蕖说,“那又怎么样?”


陵端说,“我要给肇临报仇。”


芙蕖说,“大师兄已经传来消息,连我爹都说了,杀死肇临的凶手不是屠苏,你还报什么仇。”


陵端侧身错开芙蕖,“掌教真人哪里知道,说不定是大师兄枉顾门规,有意包庇那个妖怪。”


芙蕖厉声道,“陵端,你够了,我看是你心术不正才会怀疑大师兄的为人,大师兄才不是你说的那样。”


从芙蕖口中听到大师兄三个字,陵端觉得格外刺耳。


陵端吼道,“大师兄大师兄,你就只知道大师兄,我对你的好你都看不到吗?芙蕖,大师兄他已经有那只小猫妖了,你再惦记也是没有用的。”


芙蕖冷漠道,“陵端,我警告你,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最好乖乖待在天墉城哪里都不许去,否则我就去告诉我爹,还有,大师兄将来是要接任掌教的,他若是出了一点点差池,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芙蕖神色冷冽,犹如冰雪寒霜。


陵端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一点点冻结,风吹过,他不禁打了个颤。


陵端满脑子被芙蕖的话语充斥,眼神骇人。


他叫住芙蕖,趁她转身之际一掌打晕了她。


看着倒在地上的芙蕖,陵端冷冷一笑。


他自言自语道,“那个妖怪,杀了肇临,我岂能让他这样安逸,大师兄,你都是要离开天墉城的人了,为何我还要处处被你压一筹。”


禁妖洞内关押着长年以来被收服的妖,洞内妖气冲天。


陵端来到禁妖洞。


种种的不甘心和嫉妒在他心里膨胀,几近发狂,他施法解除了封印妖怪的法咒,将所有的妖气尽数吸进体内。


陵川和师弟们在房间里喝着茶,想起刚才的气氛,心里还惴惴不安。


陵端推门而入,不给他们机会,便用妖术蛊惑,几个弟子不自主的跟着陵端走,一行人下了山,直往琴川。


屠苏正在方府的厨房里学着做糕点。


方如沁看屠苏亲力亲为不让旁人插手,只是让自己指点。


方如沁问,“屠苏,你为什么突然想起学做糕点?”


屠苏回忆道,“我在陵越的湖边小屋时,芙蕖姐姐做过这个糕点,陵越似乎很喜欢吃。”


方如沁淡淡的一笑,“屠苏真是有心。”


糕点的味道在空气中萦绕,香甜扑鼻。


烈焱来到院中,陵越正背对着他,负手站在桃花树下。


烈焱随意的坐在石桌旁,“陵越,你找我有什么事?”


陵越转身坐下,倒上两杯茶,“你和屠苏喝酒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烈焱惭愧道,“不好意思,我是真不知道屠苏不能喝酒。”


陵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眉头微皱,茶叶似乎过多,茶水浓得涩口。


陵越开门见山,直接问道,“你喜欢屠苏?”


烈焱愣了一下。


陵越说,“也是,屠苏他单纯可爱。”


烈焱回过神来,坦诚道,“我喜欢屠苏,很喜欢。”


陵越心头一震,兰生果真没说错。


烈焱说,“那天的事是我不对,我也知道屠苏喜欢的人是你。”


陵越脸上浮出困惑之色。


烈焱伸手摸上曾经受伤的地方,伤口早已愈合,皮肤上只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疤痕。


屠苏为他上药时,强忍草药苦涩的样子,屠苏在河边忍痛清洗伤口的样子,还有火光下,惹人怜惜…


烈焱也说不清楚,他曾立志要做一个除妖救人的捉妖师,却什么时候沉沦在这种红尘情感中。


但他很明白的是,自己早已深陷,不可自拔。


烈焱摘下一朵桃花放在掌心,“我知道,你肯定想问,我从前一直想收了屠苏,为什么现在却不一样了。”


陵越问,“为什么?”


烈焱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喜欢就是喜欢,我想试试。”


陵越问,“所以你就趁屠苏喝醉了,对他做…那些事?”


烈焱供认不讳,“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


屠苏端着糕点站在廊道的拐弯处,听到烈焱的话,手一抖,差点摔了盘子。


陵越面色自然,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兰生对我说起时,我本来还不信,没想到…幸好被兰生拦下,若是你真做了伤害屠苏的事,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烈焱不死心道,“但我对屠苏是真心。”


“陵越。”屠苏慢慢走到陵越身边。


绯色的花瓣打着旋儿飘落,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奶白色的糕点上。


屠苏小心的拿起一块糕点递到陵越嘴边,“我刚做的,尝尝看好不好吃。”


陵越张嘴,糕点入口即化,满口留香。


屠苏抬起头,明眸里带着些无措,“烈焱,你又何必…你明知道我…”


烈焱苦笑道,“是啊,我明知道,但还是忍不住。”


烈焱上前想要靠近屠苏,屠苏慌忙后退。


陵越护在屠苏面前。


少恭看到院中的三人,心道,当真是一出好戏。


“陵越。”


他薄唇微启。


一向温润的面容此刻面无表情,嘴角一闪而过的笑里寒气逼人。



(未完待续)


————

已经不能好了 我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评论

热度(3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