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三十 ]

琴川有百姓染了怪病。

大家说是这是瘟疫。

可是少恭检查过病人之后,说这虽然跟疫症相似,却也有不同之处。

少恭给病人写了药方抓了药,嘱咐病人若是没有好转再来药庐,

病人拿着抓好的药千恩万谢的走了。

今天来药庐看病的人特别的多,连晚饭都是如沁给他送去。

少恭回到方府时,大家都已经歇下。

许久没有动过的琴上落了灰尘。

少恭扶净琴身,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发出悠远灵动的声音。

他独坐风中,发丝随风轻抚侧脸,琴声在这夜中更显凄冷。

屠苏听到琴声寻来,看到抚琴的人竟是少恭。

少恭醉于琴声之中,或是勾起了往事回忆,神色之间尽是伤感。

一曲终了。

少恭看到屠苏,微微一笑,“这么晚了,屠苏还没休息?”

屠苏踌躇着要不要上前,“少恭的琴声当真是好听,犹如天籁。”

少恭谦逊道,“哪里,是屠苏谬赞了,只是闲来无事睡不着,又许久不曾抚琴。”

屠苏问,“少恭可是想起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事?”

少恭抬头远望,“是啊,想起了一些往事。”

屠苏小心的问,“是…巽芳吗?之前听少恭说起过。”

“是啊。”少恭斟上一杯酒递给屠苏。

屠苏摆摆手,“我不喝酒。”

少恭只好自斟自饮。

屠苏问,“少恭为何不放下过去好好珍惜眼前呢?”

少恭盯着杯子出神,“过去又如何能轻易放下。”

“我知道…”

少恭转过身,腰间的烛龙之麟在月光下发出隐隐的绿光。

屠苏好奇,“这是什么?真好看。”

少恭取下烛龙之麟拿在手中,“这是上古宝物,烛龙之麟。”

“上古宝物?”

“是啊。”少恭说道,“它能借助人的记忆追溯过去,还能占卜未来。”

“这么神奇?能追溯过去?”

屠苏圆圆的眼睛转了转,心里打起了小主意。

少恭收起宝物,说,“时候不早,屠苏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少恭。”屠苏扯住少恭的长袍,有些不好意思,“那个…能不能把你的宝物借我一用?”

少恭问,“你要做什么?”

“我…我想…”屠苏支支吾吾,“我想…看看我的过去…不知道可不可以…”

屠苏想知道当年的救命恩人到底是谁,现在何处。

少恭将烛龙之麟给了屠苏。

屠苏宝贝的拿在手里,生怕不小心摔坏了,“谢谢你少恭,你放心,用完之后我会立刻还给你。”

“好,已经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

“你也是。”

屠苏转身往回走,少恭站在原地,脸上谦和的笑消失不见。

陵越铺好床等着屠苏,见他回来,问道,“你跑哪儿去了?”

屠苏把烛龙之麟拿到陵越眼前晃了晃。

陵越问,“这是什么?”

屠苏拉开凳子坐下,“这是烛龙之麟,我从少恭那儿借来的。”

陵越仔细的端详着,“你借这个做什么?”

屠苏抚摸着精细的雕痕,“少恭说,这是上古宝物,可以追溯过去,我想试试能不能知道当年的救命恩人是谁,好找到他,以抱大恩。”

陵越笑了笑,“原来是这样,那你知道怎么用这个吗?”

屠苏拿着烛龙之麟看来看去,“少恭说是要借助人的记忆,或许是用法术催动烛龙之麟吧,我试试。”

屠苏闭上眼睛,一手拿着烛龙之麟一手施法,将自己的记忆通过法术传入到烛龙之麟中,烛龙之麟脱离屠苏的掌心,悬浮在空中。

屠苏再睁开眼,眼前的画面随着屠苏的记忆不断变化。

最后停留在七百年前。

茅草屋内,刚出生不久的屠苏与娘亲紧紧相依偎。

那个记忆里的白色背影此刻就在他的身边,可是却只能看到他那被泥水弄脏的衣摆。

“是他…”屠苏呢喃道。

直到那个人救了屠苏之后准备离开,屠苏看到的,依旧是个模糊的背影。

屠苏收回烛龙之麟,“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还是看不清他的样子?”

陵越看完之后却觉得脑子有一瞬间的混乱,以为是自己没有休息好。

屠苏闭上眼再试了一次,结果还是如同刚才那般。

看到屠苏失落,陵越安慰道,“要不算了,等明天问问少恭再说,好不好?”

屠苏噘着嘴似有不甘,“既然这个不行,那我就换一个。”

陵越问,“你还要做什么?”

屠苏靠上前,鼻尖挨着陵越的鼻尖,“我想看看你的以前。”

陵越侧头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我的以前啊,那我告诉你好了,我从小就是个孤儿,被师尊捡到带回天墉城,然后收我为徒,然后遇到了你,就这么简单。”

屠苏摇摇头,“我说的是,我想看看我们的缘分是不是早就注定了啊。”

陵越刮了一下他鼻子,忍不住笑道,“傻瓜,这个只能看到过去和未来,不是测姻缘的。”

“试一试嘛。”屠苏摆弄着烛龙之麟,“反正都借来了,多用一下也无所谓啊。”

陵越便随着他,想看看他还能搞出什么花样。

屠苏再次催动烛龙之麟,心怀忐忑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可画面依旧是七百年前那个雨天,屠苏和韩休宁被人救下。

屠苏疑惑的抓抓脑袋,“陵越,这个烛龙之麟是不是坏掉了,怎么三次都是同一个画面呢?”

陵越也觉得奇怪,“应该不会,你不是说这是上古宝物吗,既然如此,那就不应该出错。”

屠苏觉得不太对,起身往外走。

陵越拉住他,“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屠苏说,“我去找少恭,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陵越说,“这会儿少恭应该已经休息了,明天再问吧。”

“那好吧。”

屠苏把烛龙之麟收好,脱了外衣爬上床,在被窝里缩成一团。

陵越躺在旁边,伸手一捞,将屠苏揽进怀里。

屠苏心里揣着事,百思不得其解,一晚都没睡着,视线在黑暗中勾勒着陵越的轮廓,乖乖的靠在他温热的胸口。

第二天一早,屠苏饭也顾不上吃,找到少恭,跟他说了昨晚的事。

少恭拂了拂袖袍,“屠苏,我想你当时的记忆是模糊的,烛龙之麟又是需要借助人的记忆,所以,你才会无法看清那人的模样。”

屠苏说,“好,就算是这样,可是为什么我想看我跟陵越的过去时,却依旧是同一个画面,这是为什么?是不是这宝物出了什么问题?”

少恭说,“烛龙之麟乃上古神物,断不会出问题。”

“那是为什么?”

少恭沉思片刻,缓缓说道,“如此说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屠苏和陵越异口同声的问。

“那便是你二人早已相识。”

“这又是什么意思?”屠苏不解的看着少恭。

“如果真是屠苏所说的那样,那么我想,当年救了屠苏的,正是陵越,否则,你是不可能看到同一个画面的。”

屠苏的身子晃了两下,没有站稳,一下跌坐在凳子上,“少恭,你说的…”

“你觉得我在撒谎?可是除了这个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少恭叹了口气,“缘分自有天定,若真如此,便是你与陵越的福气。”

陵越听得云里雾里,“我是屠苏的救命恩人?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少恭解释道,“屠苏的事情是在七百年前,或许那便是陵越的前世。”

陵越注视着屠苏,“我曾听闻前缘今生的说法,却没想到…难怪,我第一次见到屠苏的时候便觉得好像认识了许久,原来,果真如此。”

屠苏感觉脑子里嗡嗡响,乱作一团。

他低声呢喃,“…原来…我一直要找的救命恩人…是陵越…是…陵越…”



(未完待续)


————

写完这章 我也是凌乱了…

评论(1)

热度(4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