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三十一 ]

屠苏站在卖烧饼的小摊前。

刚做好的烧饼油滋滋的冒着诱人的香气。

老板动作娴熟的把烧饼包好给客人。

屠苏站了许久,老板忍不住瞅了他好几眼。

老板问,“小伙子,你要不要买烧饼?”

屠苏吸了口口水点点头。

老板又问,“那你买几个”

屠苏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陵越,兰生,襄铃,如沁姐,少恭,烈焱,嗯…还有自己…

屠苏伸出手指,“我要七个。”

“好嘞。”

屠苏付了钱,拿着烧饼往回走。

陵端带着师弟们来到琴川,打听着屠苏和陵越。

得知二人借住在方府,便马不停蹄的往方府寻去。

百姓见到他们一行人,纷纷避让。

屠苏低着头,想着回去之后跟大家一起吃烧饼,未曾注意到陵端。

直到迎面撞上。

屠苏揉着额头,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陵端冷冷开口,“小猫妖,好久不见。”

“陵端?怎么是你。”屠苏惊慌得手中的烧饼都掉在了地上,咕碌碌的滚了一地。

“没想到你躲在琴川,这次看你往哪儿跑。”

陵端伸手一挥,弟子们便分散开,把屠苏团团围住。

屠苏想溜,陵端一把抓住他的后衣襟用力一提,“小猫妖,你还想跑?”

“你放开我…”

屠苏的双腿胡乱的蹬着,双掌朝后方发力。

陵端放开屠苏,躲过掌风。

屠苏趁机飞身跃出一群人的围困。

陵端手指轻轻一勾,两边的摊档顿时被带动着挡住屠苏的去路。

一整条街被搅得乌烟瘴气,老百姓早已被吓得四处躲藏。

“抓住它,别让他跑了。”

陵端一声令下,那些弟子一拥而上。

屠苏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弟子会像是失去心志般,每一招都重下杀手。

半晌后,屠苏才发现他们妖气缠身。

屠苏奋力逼退一众弟子,震散了附着在他们身上的妖气。

那些弟子一个个眼神涣散,慢慢的从混沌中醒来。

陵端看了看倒在四周的师弟,眼神突变,冰冷可怖。

屠苏心道不好,感受到陵端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重的妖气,“你…你怎么会…”

陵端阴沉着脸,猛然的爆发让屠苏心知自己难以对抗。

可屠苏还来不及细想,陵端转眼便快速移到他的眼前。用了十足的功力打在他胸口。

屠苏被打得翻滚着摔在地上,这一重击,几乎让他的功力散尽。

鲜血顺着嘴角一滴滴落在地上,腥红刺眼。

屠苏以为自己死定了。

陵端狠戾的攻势被霄河挡下,蓝色的光形成的一道屏障,将屠苏护在其中。

陵越扶起屠苏,见他伤势不轻,“陵端,你竟敢私自带师弟们下山,还搅扰百姓重伤屠苏。”

陵端自以为有理,“大师兄,这个妖怪杀了肇临师弟,我不过是杀了他报仇而已。”

陵端举剑相对,“我早已禀告掌教真人,屠苏并非凶手。”

陵端冷哼一声,“大师兄,你不要以为你护他,我就奈何不了,大师兄,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非要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了。”

陵越问,“你就不怕掌教真人责罚?”

“掌教真人?”陵端轻蔑道,“你少跟我提掌教真人,掌教真人也是被你欺瞒,今天,我非杀了他不可。”

陵越摇头,带着些许可怜,“陵端,枉你是天墉弟子,真是无可救药,看样子,你是不会就此罢手了。”

“大师兄,你是天墉城大弟子,下一任的掌教,如今却要维护一只妖,若是今日我伤了你,那也是你咎由自取。”

陵端眼色发红。

屠苏抓着陵越的手,担心道,“陵端妖气太重,想是吸食了妖灵,陵越,你千万小心。”

陵越扶着屠苏在一旁坐下,示意他安心。

陵端借助妖灵功力大增,就算陵越修为再高,怕也是抵挡不了多久。

一时间天翻地覆。

屠苏捂着伤处,想帮忙却浑身使不上劲。

他支撑着站起身,眼前一片昏天暗地。

“屠苏。”随后赶来的烈焱接住屠苏摇摇欲坠的身体,“屠苏,你怎么样?”

屠苏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牵扯到了伤口,疼得皱紧了眉头,“我没事…快…去帮陵越…”

“你伤得太重了。”

烈焱一手扶住屠苏坐稳,将自己的修为传给他。

屠苏的脸色像纸一样白,他艰难的开口,“你在做什么…快去帮…帮陵越…”

烈焱不理他,继续运功。

陵越跟陵端两人不分上下,陵越被逼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屠苏担心陵越,强行阻断烈焱,跌跌撞撞的跑上前。

烈焱将他拉了回来,“屠苏别去,太危险,你已经受伤了。”

“陵越…”屠苏已经没有力气,快喊不出声了。

陵端破了护着屠苏的那道屏障,满眼杀气,直逼过来。

还未等烈焱出手,陵端便被弹了回去。

紫胤真人拂袖而立,面色从容。

屠苏松了口气,见到陵越无事他便放心。

他撑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烈焱眼疾手快,把屠苏抱在怀里。

“师尊。”陵越拱手行礼,转而从烈焱手中接过屠苏。

“大师兄…”一同前来的芙蕖看到屠苏,语气终是不太好。

陵越一心记挂屠苏安危,无暇顾及其他。

烈焱握了握空落落的手,说,“屠苏伤得太重…”

陵越满心焦急,“师尊,屠苏他…”

紫胤真人为屠苏把脉后,说,“屠苏体内有一股仙气护体,不用担心,先换个地方再说。”

“是,师尊。”

陵端被紫胤真人困住。

陵越抱着屠苏回到方府。

芙蕖忍住嫉恨,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烈焱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由得苦笑。


(未完待续)

————

本人已疯…


评论(12)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