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三十三 ]

一大早,欧阳少恭正准备去药庐,方府的家丁传话进来说有人要找欧阳大夫。

少恭去到门口一看,正是上次得了疫症来药庐看病的人。

少恭将他们领到药庐,替他再次把脉查看病情。

病人脸色灰白,眼神毫无光泽,脉搏虚弱至极。

病人的妻子神色不安,“欧阳大夫,我丈夫到底得了什么病?”

少恭说,“是疫症。”

妇人急道,“上次你给开了药,我丈夫喝了之后好多了,可是今天早上又发作了,而且看着更严重啊。”

少恭写了方子递给她,“你别急,先按这个药方服两剂药试试,若是不行的话,我再另想办法。”

妇人看着方子叹口气,“谢谢欧阳大夫。”

兰生和襄铃来到如沁房里。

如沁正在着手绣着一件婚袍。

“二姐。”兰生拉着婚袍看了看,“你是给自己绣的吗?”

如沁放下针线,笑道,“只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

兰生说,“二姐,你跟少恭的事也该考虑了,你都等了他这么久,而且巽芳也不在了。”

“是啊如沁姐。”襄铃摸着婚袍上的花案,“你对少恭用情这么深,少恭他应该知道,可能需要时间来忘记巽芳,可是如沁姐,你自己也要努力争取啊。”

“再说吧。”如沁对襄铃说道,“倒是你啊,现在怀了方家的骨肉,可要好好注意身子。”

“我知道了如沁姐。”

如沁拍了拍吃着糕点的兰生,“兰生,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呢就是给我照顾好襄铃,不许再到处乱跑。”

“我知道了二姐。”

兰生转头,襄铃正对着他得意的笑。

如沁又想起屠苏,“也不知道屠苏和陵越他们怎么样了,好几天都没有消息。”

兰生宽慰道,“放心吧二姐,陵越大哥修为高深,他们不会有事的。”

如沁点点头,“但愿吧。”

晌午时分,少恭托人带话回来,说今天药庐病人太多,一时忙不过来,不回家吃饭了。

如沁担心少恭,带着饭菜来到药庐。

还没到药庐门口,远远就看见门外排着许多病人。

如沁暗自思忖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病人。

少恭忙着给病人看诊,而后院已经架了好几个药罐熬药,清苦的药味在整个院子里弥漫。

病人们都坐在地上台阶上,恹恹的没有力气。

如沁得知是疫情,便回家急急忙忙收拾了一些东西,嘱咐了兰生和襄铃不要外出,便带着几个丫鬟和家丁来到药庐帮忙。

陵越和屠苏在乌蒙灵谷小住了几日,屠苏的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

两人坐在河边,屠苏用手中的草挠了挠陵越的耳朵,“陵越,我们回琴川吧,离开好几天,兰生他们肯定担心了。”

“好。”陵越逮住他捣乱的手,放在嘴边一吻。

疫情不见好转,百姓不知如何是好。

少恭从药柜最下面的一格里拿出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颗颗黑色的药丸。

少恭把药分发给大家,并说这是自己针对这次的疫情炼制的丹药,可治病强身,百姓们毫不犹豫的服下。

如沁忙了一天,不知不觉在后院睡了过去。

等到一觉醒来,发现周围安静得很,也不见少恭。

如沁唤了几声,没有回应,药庐的门大开。

而所有的百姓都迈着缓慢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如沁追上去想要叫住他们,还没等她开口,大家抬起头,迎着阳光照来的方向,一瞬间,如灰烬般挥发不见。

“怎么回事…怎么会…”

如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错觉。

等她再看过去时,少恭正背对着他站在不远处。

她能感受到少恭浑身散发的阴冷之气。

她慢慢靠过去,颤抖着手触碰到少恭的指尖,“少…少恭…”

少恭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如沁,伸手抚摸过她的脸颊。

冰冷的感觉渗透过皮肤,如沁问,“少恭…这到底…怎么回事?那些百姓…”

少恭缓缓开口道,“怎么了,如沁你怎么不高兴了?”

“他们…”

“他们已经得到了永生。”

如沁发觉此刻的少恭不再同以前那般温润谦和,反而陌生得很,“什么意思?你到底做了什么?”

少恭似乎在说着一件无足轻重的事一般,“他们?我让他们全化作了焦冥,这样,他们便可永生。”

如沁不可置信的摇头退后。

少恭步步逼近,“怎么了如沁?你不是一直想和我在一起吗?等到你也吃下丹药,我们便可永远在一起了,这样,不是很好吗?哦对了,还有兰生和襄铃,他们也会一起…”

“少恭…”如沁打断他,“你变了…什么时候…变得这样…”

“可怕是吗?”少恭嘴角一勾,冷笑道,“事到如今,我不妨坦白告诉你,欧阳少恭,他早就死了。”

“少恭死了?你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我说,欧阳少恭,已经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你说少恭死了…那你…”

“我吗?”少恭捏住如沁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与自己对视,“如沁啊如沁,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发觉吗?我根本就不是欧阳少恭。”


(未完待续)



——————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终极boss…

评论(1)

热度(2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