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三十四 ]

少恭的眼神冷冽彻骨。

如沁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冰裹住了一般。

少恭狠狠的抓着如沁的手腕,将她带到药庐的后院。

衣袖一挥,封住的大门被打开。

如沁被少恭推了进去,她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四周。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间密室,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密室里放着几具尸体,不知死去多久,身上没有一点腐烂的痕迹,而他们的脸上盘根错节的生出一枝枝妖冶邪魅的花来。

如沁被吓得连连后退,“这…这些都是什么…”

少恭走过去,修长的指尖掠过看似娇嫩的花瓣,“这是梦魂枝开的花。”

“他们…是你杀了他们?”

“不,他们早就死了,我不过是借用了他们的躯体,将梦魂枝的种子种在他们体内,他们就这样沉睡,做着无比美好的梦,他们应该感谢我,因为这些都是我给他们的。”

“你…你太可怕了…少恭呢?你把少恭怎么样了?”

如沁上前抓住少恭的衣襟,少恭只是轻轻一笑,“你说你的少恭啊?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他已经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你…”

少恭掰开如沁的手,用对爱人般的温柔轻抚着她的手背,“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吧,欧阳少恭与巽芳公主早已死在了蓬莱天灾中,而我不过是借用了他这副皮囊。”

“”如沁惊得收回了手,“你到底是谁?”

“我是噬月玄帝,千年狼妖。”

“狼妖…你是狼妖…”

“不错。”

“你到底要做什么…琴川百姓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要报仇。”

“报仇?”如沁不解。

“对,我要报仇。”狼妖说道,“七百年前,陵越还是崇华上仙的时候,他毁我修为将我打回原形,我差点就神形俱灭,如今我修为大增,我要将当年的一切通通讨回来。”

狼妖心中的怨气让如沁不寒而栗,如沁说,“可是你为什么要害百姓,他们都是无辜的。”

“无辜?”狼妖冷冷道,“我就是要让陵越亲眼看到他不惜守护的一切被我慢慢毁掉,我也要让他尝尝这种滋味。”

“可是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陵越已经不是什么崇华上仙,你现在也已经有了修为,为何还执着过去,不一心向善?你难道不怕天谴吗?”

“天谴?我才不怕什么天谴,要有什么天谴尽管来好了,至于这笔债,我一定要让陵越偿还。”

“你…”

“好了。”狼妖大吼一声,“你不要以为你这几句话就能救他们,没用的,你就乖乖待在这儿吧,不久的将来,兰生和襄铃就会来和你作伴了,还有陵越,对了,那只小猫儿…哈哈哈哈…”

狼妖大笑着走出密室关上门。

无论如沁怎么敲打叫喊也没用。

渐渐的,如沁没了力气,瘫坐在地上。

她强忍住四周的阴森,慢慢冷静下来,琴川百姓已死,自己又被狼妖困住,得想办法通知兰生和襄铃。

所幸这间密室的一面墙壁上有扇极不起眼的小窗户。

如沁搬来桌椅,直到能够通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情况。

她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之前被她派遣去别的城镇采办药材的一个家丁回来找她。

如沁担心狼妖会突然回来,来不及细说,只能将自己的随身物件交给家丁,并让他赶紧回去告诉兰生和襄铃,让他们去找陵越和屠苏。

家丁不敢耽搁,带着信物直奔方府。

兰生拿着如沁的物件,听完家丁的话后,二话不说就要去找如沁。

襄铃赶紧拦住他,“兰生你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狼妖害了百姓,还抓了我二姐,我要去找我二姐,我要去救她。”

“兰生,你打得过狼妖吗?你要是去了不仅救不出如沁姐,你也会没命的…”

兰生焦躁的抓着头,“那怎么办,二姐…万一那狼妖对二姐不利…”

“不会的,狼妖不是还没对如沁姐下手吗?”襄铃安慰道,“兰生,我们去找陵越大哥和屠苏,只有他们才可以阻止狼妖救出如沁姐,我们去找他们。”

“是啊少爷,少夫人还有孕在身。”家丁也劝道,“您赶紧带着少夫人去找人来救二小姐,不然晚了,大家就都没命了…”

兰生抹了把脸,“好,去找陵越和屠苏,襄铃,我们走。”

陵越屠苏和烈焱到琴川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今晚的夜色里透着诡异。

城内一片死气沉沉毫无生机,街道清冷寂静。

屠苏说,“奇怪,现在也不算太晚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陵越也觉察到不对劲,“是啊,家家户户大门紧闭,一点灯火也没有。”

“好重的妖气。”烈焱警觉道。

“我也感觉到了。”屠苏说,“城内为何会有妖气,莫非有妖做怪?”

陵越说,“大家小心,屠苏,一会儿若有什么事,千万要在我身后。”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

“听话,我不想你再出事。”

“好吧。”屠苏点头答道。

烈焱听着四周的动静,街道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提醒道,“有人。”

月光下,两个人影越来越近。

“陵越大哥,屠苏…”兰生小声呼喊。

“是兰生和襄铃。”屠苏迎上前,“兰生,你怎么来了?”

兰生红着眼睛,“陵越大哥,屠苏,你们一定要救救我二姐。”

陵越问,“出什么事了?”

襄铃捂着有些不适的肚子,“是狼妖,狼妖害了琴川百姓,抓了如沁姐,你们一定要救如沁姐,阻止狼妖继续害人。”

“狼妖?”

“对,叫什么噬月玄帝。”

陵越皱眉思索,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