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越苏】传说 [ 章三十七 ] 完结~

陵越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他追着一只伶俐可爱的小猫儿满山跑,可是不管他怎么追,小猫儿始终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直到他气喘吁吁实在没有力气时,小猫儿停了下来,往回踱步到他脚边,陵越小心翼翼的把小猫儿抱起,轻轻的抚摸他,小猫儿伸出粉嫩的舌头舔着他的手指,陵越抱着小猫儿坐在旁边的大树下,迎着天边的晚霞…

陵越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天墉城,正躺床上。

眼前的床帘正轻轻摆动。

他支撑着床坐起身。

芙蕖刚打了水走进来,看到陵越醒了,忙不迭的放下水盆,“大师兄,你终于醒了。”

陵越揉了揉太阳穴,“芙蕖,我怎么会在天墉城?”

芙蕖红了眼眶,“大师兄,真人带你回来那天,我都吓坏了,我以为你…还好你没事,只是昏迷了。”

陵越问,“我昏迷多久了?”

“都快一个月了…”芙蕖抹了抹眼角,“大师兄醒来就好,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我马上去给你做点吃的,你等我一会儿。”

“芙蕖…”陵越看着芙蕖匆忙的背影,叹了口气。

昏迷?陵越闭着眼睛仔细回想,那天狼妖肆虐,自己和烈焱受了重伤,幸好师尊和休宁前辈赶来,那屠苏呢?陵越的手指死死的拽着棉被,屠苏为了救自己,宁愿灵力枯竭而死。

屠苏…

陵越一把掀开被子下了床,刚醒来不久体力不支,陵越颤颤巍巍一路小跑,他找到紫胤真人,“师尊…”

紫胤真人看了看他,“你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回去好好休息。”

“师尊,屠苏…屠苏呢?他怎么样了?”陵越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的屠苏没事。

紫胤真人道,“与狼妖一战,他舍命救你,算是还了你的恩情。”

“不…不会的…屠苏他…不会的…”陵越跪在地上垂下手臂,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地上。

“前尘已散,何需执着。”

“屠苏他…”

陵越当场呕出一口鲜血,紫胤真人无奈的摇头,旋即为他运功疗伤。

回到天墉城养伤的这段时间,陵越沉默了许多,不怎么说话,有时候在临天阁外一站便是一天,望着远处的高山流水,郁郁古木。

芙蕖也安安静静的陪着他,看浮云在眼前流淌…

等到身体好得差不多了,陵越收拾了简单的行李拜别紫胤真人,他跪在房门外,“师尊,弟子前来告别,承蒙师尊将弟子从小收留教导,师尊一直将弟子视如己出,寄予厚望,然而,弟子不孝,望师尊原谅,盼望能有机会报答师尊大恩。”

陵越磕下三个响头,但房门依旧紧闭,里面传来紫胤真人的声音,“既然你去意已决,为师也留不住你,从今往后,我不再是你师尊,你自去吧。”

“师尊…”

红玉走过来扶起陵越,“你师尊不愿意见你,并不是因为他生你的气,或许,连他也不愿意感伤,分别。”

“红玉姐…”

红玉拍了拍他的肩膀,“陵越,一路保重。”

陵越点点头,拿起包袱和霄河,转身离开。

芙蕖站在云台之上,望着山路上绵长的阶梯,陵越的背影渐渐的被她的泪光模糊。

离开天墉城后,陵越先去了琴川看望兰生,自如沁不在以后,兰生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扛起了店铺的经营,家里的一切也打理得井井有条,襄铃的肚子也一天天大起来,还有几个月便临产。

兰生一家其乐融融,陵越不免羡慕。

在方府小住几日后,陵越便向兰生辞行,去往乌蒙灵谷。

他还记得曾经与屠苏的约定,即便现在屠苏不在了,他也想去实现。

乌蒙灵谷人杰地灵,生活在这里的族人热情大方。

而此刻,一个大男孩正站在桃花树下的石墩上,双手叉腰,好不神气的讲着狼妖之事。

一群小孩挨个的坐在树下听着绘声绘色的故事。

“话说铁柱观中的禁地血湖乃为咒水,咒水以下便为空,用以囚拘作恶之妖,妖类于咒水之下力量受制,轻易不可再出,狼妖凶煞可怖,乖僻嗜杀,为以防万一,紫胤真人和休宁前辈好不容易将狼妖引入其中,铁柱观观主再以寒铁锁链将其缚于湖底。”

一小女孩问道,“狼妖那么凶残,那为什么不直接将他消灭了呢?”

大男孩摇头晃脑,“听我慢慢道来,这咒水有阻绝妖力之用,只因噬月玄帝妖力庞大,怨憎之念更是惊人,紫胤真人和休宁前辈与狼妖一战后,功力太过消耗,已无力再灭狼妖,而狼妖也远非凡铁所能镇压,幸好观主曾云游世间募得百万铜钱,一枚铜钱皆是一缕意念,无数人的心念汇成无上禁制,其力直可禁锢仙神,把铜钱烧融后注入铁水,再入咒水,将狼妖束缚于铁柱之侧,从此以后,哪怕江河竭,天地崩,狼妖也万难破咒而出。”

孩子们明白道,“哦…原来如此,对了,狼妖的事你怎么会知道得这样清楚呢?”

大男孩一跃跳下石墩,“是我爹爹路过铁柱观,从一个弟子那儿听来的,好了好了,故事讲完了,我也该回家了。”

大家一哄而散。

空旷的桃花树下只剩一个人还坐在那儿,他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双手托腮,还沉浸在狼妖的故事中。

“起风了,小心着凉。”来人为他披上一件袍子。

他抬起头,对上那人笑盈盈的眼神,“烈焱,刚刚我听了狼妖的故事,感觉好精彩,也感觉…”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我好像亲身经历过一样…我感觉我的人生一片空白空虚,我…”

“你想多了。”烈焱摸摸他的头,“该回家了,我今天做了鸡丝粥,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吃吗,快走吧。”

“嗯。”

烈焱自然的拉着他的手,往不远处的木屋走去。

热腾腾的鸡丝粥让他馋得口水都留出来了,他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

烈焱急道,“小心烫。”

他咂吧着嘴,微微皱眉。

烈焱问,“怎么了?不好吃吗?”

他摇摇头,“不是,只是味道不一样。”

“不一样?”

“嗯,我记得我以前好像在哪里喝过鸡丝粥,味道特别好,我一辈子都记得那个味道…”

烈焱心痛,心道,这样你都忘不了他吗?

吃过晚饭,烈焱整理着屋子,一不留神,又让他给溜了出去,说是溜了出去,其实他也就是觉得太闷,想出去走走。

今晚的星星很多,布满了整个夜空,围绕着银勾勾般的月亮。

他坐在小河边,脚尖时不时的轻点一下水面。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以为是烈焱,便没有回头。

直到身后的人开口说话,“小兄弟,我叫陵越,只因今天赶路有些晚了,不知能否在你家借宿一晚?”

他站起身拍点身上的尘土,“你是借宿的?不过我不能决定你能不能留下,我要回去问问…”

他软糯清甜的声音让陵越心中一震,陵越道,“那麻烦小兄弟带路。”

“好,跟我来。”

陵越抬起头,他转身的瞬间,那压抑已久的悲坳涌上心头,陵越以为自己眼花了,颤声道,“屠苏…”

他怔怔的盯着陵越看了好一会儿,“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陵越诧异,屠苏竟不记得自己,“我叫陵越。”

“陵越?”

屠苏抿着嘴角微低着头仔细回想,“我不认识你。”

陵越不管不顾的将他抱在怀里,吻上他的额头,“我们说好了等踏遍万里山河,看尽人间繁华之后回到乌蒙灵谷,我们厮守到老,永不分离,你都忘了吗?”

屠苏只觉得心堵得厉害,也难受得厉害,他想哭,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这个人抱在怀里,好像心里缺失的那块就被填得满满的,为什么这个人就能轻易的控制自己的心情,屠苏抬起双手,试着回抱这个人…

“你终于来了。”烈焱走到两人面前。

“烈焱?”陵越惊道。

“先回屋吧,屠苏身子弱受不得凉。”

“好。”

屠苏任由陵越牵着,乖乖的跟他走。

烈焱安顿屠苏先睡下,陵越坐在床边,痴迷的看着这个失而复得的人,爱不释手的抚摸过他的额头,眉眼,鼻尖,还有他肉嘟嘟的嘴唇…

陵越为他掖好被角关上房门,与烈焱相对而坐。

烈焱不慌不忙的倒上两杯茶,“想知道屠苏为什么不记得你了吗?”

“为什么?”

烈焱缓缓道来,“当初你被狼妖重伤,屠苏为救你不惜耗费掉自己所有的灵力,后来你被你的师尊带回了天墉城,而屠苏的元神也因此濒临溃散,幸好休宁前辈将他的元神暂时封印,回到山中后,休宁前辈凭她的毕生功力,引天地正气聚于屠苏身上,使屠苏的元神得以转化为肉身。”

陵越震惊,“这么说来,屠苏他现在…”

烈焱道,“不错,屠苏现在已经不再是妖,他已成为人类,但之前所有的一切他也统统不再记得。”

陵越握着杯子的手发着抖,茶水撒出来一片,烈焱继续说道,“休宁前辈为了屠苏也是不惜耗尽功力,不过她修炼已近两千年,救下屠苏后又机缘巧合得一仙人渡化,她已飞身成仙,临走前她不放心屠苏,我答应前辈会好好照顾他,我便带屠苏回到这里,一直等你,虽然屠苏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但由于情根深种,他的潜意识里还留有你的存在…”

“陵越…”烈焱叹息道,“虽然我也喜欢屠苏想跟他在一起,但我更想要他快乐幸福,这些,也只有你能带给他,屠苏为你吃了太多苦付出太多,以后,还望你好好待他,别再让他受一点点委屈,否则,我不会饶了你。”

陵越坚定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从今往后,我会好好保护他。”

“好。”烈焱笑了,这次,他真的释怀了。

几天后,烈焱离开。

屠苏依依不舍,“烈焱,你还会回来看我吗?”

“会的。”烈焱揉了揉他额前的发丝,“屠苏,让我再抱抱你。”

烈焱轻轻的搂了他片刻后才松开。

陵越道,“烈焱,谢谢你。”

烈焱爽朗的一笑,“若真谢我,那便等到我回来那天,备上好酒,我们一醉方休。”

“一定。”

烈焱走了,那个曾经固执的捉妖师,现在已然更是豪情潇洒。

陵越轻抚去落在屠苏头上的花瓣,“屠苏,我们终于回到了这里。”

屠苏认真的看着陵越,问道,“陵越,我们以前真的很相爱吗?”

“当然,不仅以前,还有以后。”

“那若是我一直想不起来呢?”

“没关系。”陵越抱着他,屠苏身上的奶香味混着花的芬芳,让陵越陶醉,“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

“嗯,一辈子。”屠苏呢喃道。

桃花簌簌的落下,绯色的花瓣飘飘扬扬,如一场最美的雨。

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END


谢谢大家。


我们下个故事再见(嗯…大概…可能…也许…)


评论(13)

热度(8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