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7~


       7.

       陈伟霆用周六的时间带易峰去了游乐园玩,游乐园里人声鼎沸,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陈伟霆给易峰买了一个棉花糖,小孩望着做棉花糖的机器嚷着要草莓味的,他发现小孩对草莓味特别钟爱。

       小孩吃着甜甜的棉花糖,脸上的笑也甜甜的,陈伟霆紧紧的拉着小孩的手,生怕他跟自己走散了。

       高空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夹杂着一些人兴奋的呼吼,引得四周的游客频频抬头,小孩也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那像一条快速盘旋游走的龙一样的过山车,顺着高低蜿蜒的轨道在半空中滑过,小孩看得目瞪口呆。

       陈伟霆自然不会带易峰去坐这种看着就让人心惊肉跳的娱乐设施,他自己倒没事,若是吓着小孩可就不好了,他还在看着要先玩什么好,小孩倒激情洋溢的拉着他来到激流勇进的售票处。

       玩激流勇进的人比较多,陈伟霆看了一眼排在前面的长龙,问小孩,“峰峰,你要玩这个?”

       “嗯。”小孩舔着棉花糖,眼睛盯着游船冲下来时溅起的阵阵水花。

       陈伟霆买了票带着小孩排队,等了好一阵才轮到他们。两人坐上游船,陈伟霆坐在座位上往后靠,然后让易峰坐在他前面,他脱下外套裹在易峰身上,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装好安全措施后游船就开始开动了,游船沿着水道一路前行,小孩扭着小脑袋四处看,然后仰头靠着陈伟霆,冲他笑一笑。

       阳光像是一层被随意抛在水面上的轻纱,波光粼粼,荡起圈圈涟漪,沿途的风景也让人心旷神怡,游船渐渐行驶到坡度上,陈伟霆圈着小孩的手紧了紧,游船突然一个俯冲,失重感随之而来,风声在耳旁呼啸而过,陈伟霆微眯着眼睛看了看小孩,他似乎一点也不害怕,昂着小脑袋直直的看着前面,四周的水花溅得老高,将船上的游客包围,陈伟霆只觉得身上凉凉的一片,衬衫被水湿透,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模糊。

       等到游船停靠后,小孩转过身子,伸出小手把陈伟霆脸上的水抹去,“陈叔叔,你身上都湿了。”

       两人下了船,陈伟霆脱下套在小孩身上的外套,已经湿哒哒的了,不过还好,小孩的衣服没怎么被沾湿,不然穿着湿衣服玩一天铁定感冒,“叔叔没事,我们再去玩别的。”

       这一整天,两个人在人潮拥挤的游乐园里玩得嗨翻了天,每次都是刚从一处玩了出来又接着去另一处,连陈伟霆都玩得没力气了,左摇右晃的脑子都快晕了,易峰却越玩越有兴致,拖着陈伟霆东奔西跑,好不容易等到小孩偃旗息鼓,估计也是玩累了,陈伟霆带他在附近吃了点东西,然后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公交车走走停停,像个大摇篮,让人忍不住昏昏欲睡,小孩眨巴着眼皮,“陈叔叔,我想睡觉…”

       陈伟霆把胳膊垫在他脑袋后面,免得他磕着碰着不舒服,“睡吧。”

       小孩安心的闭上眼,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陈伟霆的腿上,陈伟霆无奈的摇摇头,摸了摸他有点乱糟糟的头发,帮他理顺了,然后轻轻抱起他,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陈伟霆微微低头,顺着他的眉眼往下看,细软的睫毛,挺翘的鼻梁,微嘟的嘴唇,小孩睡得香,随着均匀的呼吸,竟然吹出了一个鼻涕泡泡,再一吸气,泡泡又消下去了,陈伟霆看着这一幕憋着笑,拿出纸巾,待到再吹出泡泡时,陈伟霆用纸戳破然后帮他擦干净。

      下车时小孩醒了过来,揉着眼睛跟着陈伟霆慢悠悠的走,日落黄昏,冷风吹过,陈伟霆身上的衣服还没完全干,被风一吹,心生凉意。

       小区花园里的孩子们玩得正乐不思蜀,易峰看到那群上蹿下跳的像一群猴儿一样的人精神一下子就来了,“陈叔叔,我要去花园玩。”

       陈伟霆这会儿想赶着回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又担心易峰像上次一样出什么危险,犹豫再三,他蹲在易峰面前嘱咐道,“那行,玩一会儿就回去,千万不要去爬假山,注意安全知道吗?”

      “嗯。”易峰乖乖的点头,“知道了陈叔叔。”

      “那就好。”陈伟霆刮刮他的鼻子,“去吧。”

       看着小孩欢快的跑进花园跟大家玩成一片,他安心的上了楼,跟易峰的爷爷奶奶打过招呼之后便回家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穿上干净衣服,浑身上下总算通畅舒爽了不少,他看了一眼窗外,一群小孩还在花园里叽叽喳喳的,陈伟霆放下心,瘫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儿,这一歇便眯了过去。

       快到八点的时候,陈伟霆被一阵不断的敲门声惊醒了,他慵懒的舒展了一下双臂,看着窗外已经黑沉沉的天,走过去打开门,易峰的奶奶焦急的拉着陈伟霆,“小陈啊,你不是说峰峰在花园里玩吗?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什么?峰峰还没回来?”陈伟霆一听,瞌睡一下子就醒了,跑到窗边往外一看,黑黢黢的花园里已经没有半点孩童的声音,茂密的树枝在夜风中摇摆,除了黑还是黑,像是被笼上了一层黑布。

       爷爷奶奶跟着走进来,急得脸皱成一团,一道道皱纹更加深刻,“我看别家的小孩都回去了,就峰峰还没回来,我去问了,他们说几个小孩蹿到对面那栋大楼里躲猫猫,结果就没看到峰峰,不晓得他跑到哪里去了。”

      陈伟霆恨死自己的大意了,上次峰峰摔伤,自己以为只要提醒他注意就行了,可是小孩子玩开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什么危不危险,他们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他安慰爷爷奶奶,“既然他们没看到峰峰出来,那峰峰应该还在那栋大楼里,我去找找看,你们别太担心,峰峰不会有事的。”

       陈伟霆捞起外套就往楼下冲,差点一脚踩空摔下去,楼道里的灯应声而亮,白天里的花园朝气蓬勃,到了夜里就像是一处幽寂的森林,让人望而却步,陈伟霆大步绕过花园来到这栋空洞的大楼外,这里本来是小区外面一家银行的办公大楼,这段时间正在拆了重新装修,大楼里处处都是砖头和沙堆,楼里又没有灯,陈伟霆只好打开手机,借着微弱的光一步步艰难的往前走,不知道易峰到底在哪里,陈伟霆只好一层一层楼的找,他顺着幽长的走廊寻觅,走廊上的办公室都是大门紧闭,陈伟霆边走边不轻不重的叫着易峰的名字,连着走廊尽头的卫生间也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易峰的影子,陈伟霆只好继续往楼上找。

       终于,陈伟霆听到四楼上面有轻微的响动,他轻轻叫了一声,“峰峰?”

       楼上的动静一下子就消失了,然后几声小小的脚步声往楼下移来,“陈叔叔…”

       一听到易峰稚气的声音,陈伟霆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他跨上楼梯,易峰正站在楼梯口,看到陈伟霆上来,恐惧感一下子烟消云散,他朝陈伟霆张开双手,陈伟霆搂着他的双臂把他抱起,“其他人都走了,你怎么还一个人在这儿?”

       易峰用小脸贴着陈伟霆的脸,皮肤上有什么东西硌着,陈伟霆抹了一下,是一些沙粒,陈伟霆一手抱着易峰一手拿着手机照着看,易峰的脸上有好几处都是沙子,“我们在这里躲猫猫,他们一直找不到我,后来天黑了,我看不清路,不知道怎么走…”

       陈伟霆把他脸上的沙粒擦干净,“你哟,看到天黑了就要回家呀,干嘛一直不走。”

       易峰搂着陈伟霆的脖子趴在他肩头,像一只无助的小猫,满是依赖。“陈叔叔…”

       手上的手机一晃,陈伟霆看到光亮扫过的地方有一堆沙子,旁边还有几个用沙子捏成一团的圆球,再拉过易峰的手看,脏兮兮的,果然是他的杰作,小孩闪着一双水亮的大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陈伟霆,陈伟霆心疼的叹了口气,抱着小孩下了楼。



——TBC


评论(15)

热度(9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