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9~


       9.

       迎面遇上老师,小孩慌张得垂下头不敢说话,下意识的揪了揪陈伟霆的衣领,陈伟霆侧头对他挤挤眼睛笑了笑。

       易峰的老师是个中年女人,一头齐肩短发,刘海梳得规规矩矩弯出一个弧度,一丝不苟的固定在耳后,黑框眼镜下一双小眼睛透射出精明的光,她抿着嘴,一脸严肃的看着陈伟霆,抬手将眼镜往鼻梁上扶了扶,“你是李易峰的家长?”

       陈伟霆微笑着回答,“是,我是峰峰的叔叔陈伟霆。”

       “叔叔?”老师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以往都是爷爷来接易峰放学,易峰的奶奶她也见过,但从没见过陈伟霆,她怕这人是冒充家长,但看易峰对他表现出的亲密,心中的疑虑又被打消。

       陈伟霆被她一番审视,感觉像是照X光一样要把他看透,他不自在的咳了两声嗽,“老师,峰峰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把他留校我能理解,但让他一个人在办公室等这么久,是不是有点不合适?万一小孩害怕一个人跑出去出了事怎么办?”

       这位老师也算是学校资历较深的教师了,带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什么样的学生没见过,什么样的家长没见过,不管因为什么事,但凡见到她都是客客气气的,也都是她拿话问学生和家长,现在却遇到个一来就质问自己的家长,老师轻哼了一声,“到办公室里说吧。”老师绕过陈伟霆径直走进办公室。

       易峰推了推陈伟霆的胸膛,蹬了两下腿,想让陈伟霆把他放下来,陈伟霆捏捏易峰的小下巴,“没事儿,峰峰,一会儿陈叔叔跟老师说。”

       他抱着易峰踏进办公室,老师将开会的资料和会议笔记整理好放进抽屉,又把办公桌上的一沓课堂作业本和一叠试卷放在一边,再拿着杯子去饮水机下接了一杯水…这样来来回回好多趟,高跟鞋不停的在地上发出“扣扣”声,办公室其他几位老师都收拾好东西下班走了,就剩下易峰的老师和他两,陈伟霆在办公室里站了好一会儿,小孩可怜巴巴的摸摸小肚子,向陈伟霆投去一个“陈叔叔,我饿了”的小眼神,这么一直等下去也不是个事儿,陈伟霆忍不住开口,“老师,您要是这会儿忙不过来,那我就下次再来。”

       老师终于在办公桌前坐定,拿着红色钢笔批改着考卷,“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李易峰今天因为一件小事跟同学发生争执将同学打伤,导致同学家长在放学时闹了好一会儿。”

       陈伟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听易峰说了事情来龙去脉,同学因为不小心被撞就在考场上抢易峰的试卷,还拿笔戳易峰,在她眼里这还只是小事?陈伟霆平淡的开口,“那请问老师,在你眼里什么才算大事?等到易峰被同学拿笔戳伤,您看这事儿算大吗?”

       老师抬头看了一眼陈伟霆,显然对他说话的口气很不满意,却依旧保持着她的素养,“陈先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毕竟是李易峰打伤了同学,同学的家长来接人时吵着闹着要他赔医药费,当着那么多家长和路人的面,这对学校的影响很不好。”

       陈伟霆不禁冷笑,“老师,咱能不能先把事情的起因弄清楚了再来谈学校影响的事,易峰只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那个同学,而那同学抢易峰的试卷还拿笔戳他,当时老师应该是在教室的吧,事情发生的时候易峰想要报告老师,但是不知道是因为老师没听见还是真的太忙而没有理易峰,导致那同学越发嚣张,易峰为了避免不被伤害,情急之下才打了同学,如果在那同学抢试卷的时候您及时阻止,我想后面这些事也许就不会发生了,也不至于影响学校的形象了。”

       老师听了陈伟霆的话,改完手上的一张试卷,靠着椅背抬头扫了一眼他,振振有词,“但李易峰打伤同学是事实。”

       陈伟霆更是理直气壮,“那同学抢易峰试卷还伤他也是事实,你作为老师,不能这样偏心,易峰打伤同学是他做错了,但是那同学也有错,你不能全怪在易峰头上,公平二字,你当老师的心里应该最清楚不过,若非要追根究底,那也是老师没有及时发现同学间的矛盾并阻止,更何况,你还让易峰在办公室等了你两个小时,小孩自尊心强你不是不知道,如果这两个小时内易峰出了什么事,你又准备怎么交代?”

       老师沉默着不说话,不知道是无言以对还是作为老师居然被学生家长教训而气恼,她烦躁的挥挥手,“行吧,这事就先这样,你们先回去吧。”

       易峰礼貌的说了句,“老师再见。”

       陈伟霆抱着易峰的手都酸了,他将小孩换了个方向用另一只手抱着,往上掂了掂抱稳他,“老师,可能我说的话你不爱听,但是我还是想说,与其在这里追究事情结果,不如好好让班里的同学懂得团结友爱,防患于未然。”陈伟霆瞄到墙壁上贴了一张办公室教职工的通讯录,他问了老师的名字,然后找到她的电话号码拨了一个过去,老师的电话立刻响了起来,陈伟霆把号码存在手机上,“如果那个同学的家长非要易峰赔偿医药费,那麻烦请直接通知我,不要再找易峰,免得吓到他。”

       陈伟霆道别了老师,带着易峰离开了空落的学校,太阳已经落下,天色接近黑沉,初秋的傍晚还不算太冷,陈伟霆给易峰买了刚煎好的馅儿饼让他填填肚子,易峰咬了一口,吧唧着嘴,“陈叔叔,老师会不会生气?”

       小孩想得倒挺多,“她生什么气?”

       易峰担心陈伟霆也饿了,把馅儿饼凑到他嘴边让他也咬一口,“陈叔叔说了好多好多话。”

       “就因为这个?”陈伟霆也饿得不行了,只好咬了小小的一口先安抚一下空城计唱得正欢的肚子,“陈叔叔是实话实说,如果老师是个明白人,那就不会生气。”

       两个人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过程中终于回了家,陈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正等着他们,看到两人这么晚才回来忍不住唠叨几句,陈爸爸倒了一杯酒坐在餐桌边慢悠悠的喝着,陈伟霆笑嘻嘻的带着小孩去洗手吃饭。

       晚上,易峰安静的写完作业后已经很困了,陈伟霆拿了干净的毛巾和牙刷让他去洗澡,易峰在浴室脱了衣服打开蓬头淋湿身体,等到抹沐浴露的时候发现陈伟霆家的洗漱用品都放在旁边墙壁上的小架子上,易峰垫着脚试了几次都拿不到,没办法,易峰拧开浴室门喊着陈叔叔,陈伟霆听到小孩的声音走过来,看到小孩光着身子站在门口,身上的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往地上淌,陈伟霆赶忙把他推进浴室打开浴光灯给他暖着免得着凉,又拿着蓬蓬头给他淋着热水,“峰峰,怎么了?”

       小孩指了指沐浴露,“陈叔叔,我拿不到。”

       陈伟霆起身把沐浴露挤了一点在手里,然后让小孩自己拿着蓬头,把沐浴露在手心抹散再给他抹在身上,陈伟霆蹲着身子捞衣扎袖的给小孩从上到下抹了一层泡泡,小孩捏了捏手上抹了沐浴露,拇指和食指圈成一个圆圈,对着中间轻轻一吹便吹了一个泡泡起来,泡泡在灯光的折射下五光十色,小孩慢慢移动着手,想把泡泡放在陈伟霆的头上,结果被陈伟霆的发尖一扎,泡泡就破了。

       小孩玩得起劲,陈伟霆也随着他,等到抹完沐浴露,陈伟霆拿过蓬头给他冲洗干净,再擦干身上的水穿上衣服,用大浴巾把他身体裹成一团,然后抱进房间塞进被窝里,小孩躺在陈伟霆的床上拱来拱去,然后冒出小脑袋,陈伟霆拍拍他的头,“你先睡,陈叔叔去洗澡。”

       小孩乖巧的点点头。

       陈伟霆洗完澡之后刚躺上床,小孩就翻了个身靠过来,“陈叔叔…”

       陈伟霆盖好被子,把两人中间扯出的缝隙堵好,免得冷风灌进来,“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小孩摇了摇头,又腼腆的盯着陈伟霆看了好一会儿。

       “怎么了?”陈伟霆问他。

       小孩突然伸着爪子趴在他身上,对着他的嘴亲了下去。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秒,但陈伟霆是真实的感受到了,脑袋像是被开了一个洞,有风吹了进去,把他吹晕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孩,小孩却毫不知情的样子,“峰峰,你干嘛…这样亲叔叔?”

       小孩一脸天真的说,“有一次我看到电视里就是这样的,对喜欢的人亲亲嘴。”

       小孩看到的,那是对爱人表达爱的方式,可是小孩不懂,陈伟霆想解释,可是想想却又沉默了,若是小孩一直追问下去,自己又该怎么说,陈伟霆把小孩抱进臂弯里,一边哄着他睡觉一边告诉他,对友好的人和好朋友可以握握手,可以拥抱。

       而关于喜欢和爱,在小孩的世界里还是一片空白。

       这片空白,需要成长来慢慢填满。


——TBC


评论(14)

热度(9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