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10~


       10.

       易峰夜里睡觉不老实,本来乖乖躺在陈伟霆的臂弯里,不知道睡了多久,自己竟迷迷糊糊的挪到了床边,还把被子给踢开了,又用两只小细腿夹着,陈伟霆睡到半夜,觉得冷嗖嗖的,他醒来,看到小孩趴在床沿,弯曲着腿抱着被子的一角睡得香甜,要是再往边上挪一点,就直接掉床下了。

       陈伟霆把易峰轻轻的抱回来放在身边,又去扯夹在他腿间的被子,小孩看着小,力气却大,睡梦中感觉到有人扯自己的东西,便抱得更紧,陈伟霆扯了半天也没扯出一点来,他坐在床上,睡意浓浓却又无可奈何,要是这样睡一晚,明天肯定感冒。

       易峰做着美梦,嘴角弯弯的翘起,还淌出一缕银丝,陈伟霆强撑着眼皮帮小孩把口水擦干净,易峰咂吧着嘴翻了个身平躺着,陈伟霆终于舒了口气,拉过被子盖好,把小孩重新抱着,他微微收紧双臂,免得小孩一会儿又不安分。

       第二天,易峰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冒了。

       陈伟霆是被小孩的喷嚏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小孩正埋头在他胸前,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陈伟霆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又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小孩的额头,并没有发烧,“峰峰,哪里不舒服?”

       小孩眯着眼睛还有点没睡醒,瓮声瓮气的说,“陈叔叔,我嗓子疼。”

       估计是夜里小孩踢被子着凉了,陈伟霆抱着他,掖好被角,“没事没事,就是感冒了,一会儿吃了饭,叔叔带你去看医生。”

       陈妈妈熬了粥煮了鸡蛋,又买了包子馒头,隔着餐厅在厨房放开了嗓门叫他们起床,还用勺子敲了敲高压锅,像敲钟一样,陈伟霆先穿衣起床,然后把易峰的衣服拿过来给他穿好裹得严严实实的。

       一大一小两人站在卫生间的洗漱台前洗脸刷牙,陈妈妈给他们盛好粥,陈伟霆拧干毛巾给小孩擦了脸,带他来到餐厅拉开椅子把他抱上去,陈妈妈就着咸菜喝了一口粥,看到易峰没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峰峰怎么了?”

       陈伟霆拿了一个包子递给易峰,“峰峰有点感冒了。”

       “感冒?”陈妈妈经验丰富,大概猜到,“夜里踢被子了吧?”

 

       “嗯。”陈伟霆答道。


       毕竟是邻居家的小孩,若是在自己家住这么两天弄出个什么毛病,到时候自己怎么说得清,陈爸爸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看易峰,“小孩子嘛,都会有些个小毛病,一会儿伟霆带峰峰去看看,让医生开点药。”

       吃过饭,陈伟霆带易峰去了附近的诊所,诊所里看病的是位老医生了,在大医院工作了几十年后离开,自己开起了诊所,医术很好,附近的居民都信得过,老医生给易峰检查后问了症状,用笔在处方上写下配用药,陈伟霆凑过去看了一眼,潦草的字迹让他不禁咋舌,简直就是看不懂的天书,老医生熟门熟路的拿药并写上服用方法,交代好了之后用塑料袋装上。

       陈伟霆带着小孩回了家,倒了温开水让他吃药,小孩吃完药就倒在沙发上,过了一会儿,四肢软绵脑袋昏沉,他闭上眼睛,在药性的驱使下睡着了,陈伟霆把他抱上床让他好好睡一觉,自己拿了本书靠在床头看了起来。

       易峰这一睡从中午睡到了晚上,连叫他起来吃午饭都叫不醒,直到窗外夜幕四合冷风起,陈伟霆看着睡意深沉的小孩,嘟着嘴,脸蛋红扑扑的,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捏捏他的鼻子又松开,“峰峰醒醒,起床吃晚饭了。”陈伟霆又捏鼻子又挠痒的才将易峰从睡梦中叫醒,易峰挥手去拍在自己身上捣乱的手,不满的哼哼了两声,翻了个身接着睡,陈伟霆去厨房端来抄好的一盘菜放在易峰面前,一只手轻轻揉捏着易峰的侧脸,温柔的喊道,“峰峰,起床啦,小懒虫…”

       易峰不情愿的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眼前陈伟霆放大的脸和一盘炒鸡腿肉,他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却没什么食欲,又觉得眼皮千斤重,嘴里咕哝着,“陈叔叔,我想睡觉…”

       陈伟霆耐心的笑着说道,“吃了饭再睡好不好?你中午都没有吃饭,晚饭再不吃,身体会饿坏的,听话,快起来。”

       易峰苦着一张脸起床,陈伟霆怕他刚起床会觉得冷,又用自己的厚衣服披在他身上,小孩没胃口,就吃了半碗米饭,不过精神总算好点了,还看了一会儿电视,在陈伟霆的监督下,按时吃了药才上床休息。

       周末下午,爷爷奶奶办完乡下的事,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易峰吃了两天的药也好得差不多了,奶奶来接他回去时,他还拉着陈伟霆的手指半天不愿意放开,送走易峰后,陈伟霆突然觉得有点不太习惯,身边突然没有了粘人的小家伙,干什么都好像不太对劲,他拍拍头觉得自己想太多。

       陈伟霆回了学校,而易峰也要继续去上学,这次分别,两人再次见到时,已经是一个多月后的寒假。

       领期末试卷那天,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去了学校,易峰的爷爷也去了,全校学生把凳子搬到操场上整整齐齐的坐好,一段校园音乐过后,便是几位老师和校长轮流上台讲话,坐在下面的学生听得心里毛躁,好不容易结束了一个多小时的全校学生大会后,各个班级有秩序的回了教室领了成绩单记好寒假作业,听到老师的一声放学,大家欢欢喜喜的背着书包往学校门口冲。

       易峰拉着爷爷的手,边走边蹦蹦跳跳,还一直咧着小嘴笑,不用再盼着周末,整个寒假都能跟陈叔叔一起。

       到了小区门口,老远就闻到一股熏烟的味道,奶奶和其他几户人家正在楼下的空地处熏香肠,铁质的大桶中用一根根粗壮的木棍挂好香肠,下面是柏树枝叶慢慢燃烧熏制,几家人坐在小凳子上边忙边聊着天,陈伟霆早上就回来了,这个时候正在院子里给陈妈妈帮忙。

       易峰小跑着过来抱着奶奶,然后把成绩单给奶奶看了,奶奶看着双百的试卷笑得合不拢嘴,额头上的皱纹也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抱着宝贝孙子亲了亲,易峰又跑过去粘糊糊的抱着陈伟霆的腰,“陈叔叔,我好久都没看到你了。”

       陈伟霆把他搂到自己腿上坐好,“现在不是看到了吗。”

       易峰眨巴着大眼睛,抓着书包带子把书包放地上,期待的说,“陈叔叔寒假可以跟我玩了。”

       “是啊,叔叔又能跟峰峰一起玩了。”陈伟霆捧着他的小脸左右摇了摇,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草莓味的棒棒糖,拆掉包装纸放进他嘴里。

       奶奶拍拍手上的灰,起身对爷爷喊道,“老头子,你来坐这儿看着,我上去做饭。”

       爷爷把易峰的书包递给奶奶,让他顺便带回家,陈妈妈也跟奶奶一起上楼了,陈伟霆坐在铁桶边守着香肠熏制,不时的扭头看看不远处跟一群小朋友一起玩耍的易峰,嬉闹声像清晨的露珠一样通透清澈,看着小孩欢快的背影,陈伟霆的眼角泄露出浓浓的笑意。



——TBC


ps :第一章峰峰的年纪稍作修改,改为八岁,其他不变(就当是让陈叔叔少等两年吧😂…

评论(18)

热度(9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