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13~


       13.

       七月迎来毕业季。

        陈伟霆顺利通过毕业考,加之平日的学习态度,成绩斐然,全校学生整齐列队在校园礼堂集合,老师宣布了每个学生的实习去处,大多数的人都如心中所愿,分到了离家比较近的医院,陈伟霆则被分到了本地的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这所医院是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进的,医院环境设备先进,医生的资历经验深厚,去这里实习,能让他更好的学习掌握临床知识,若是再努力一点,等实习结束通过考试,如果能留在医院继续工作,那一切也就算是很好的安定下来了。

       老师宣读完了实习分配,说了几句让大家好好加油的话便宣布解散,大家三五成群的走出礼堂,陈伟霆跟同学一起回到宿舍,从床底拖出行李箱开始整理收拾东西,大家一边整理一边伤感的聊着,这几年大家一起经历过的好像都才刚刚发生,似乎昨天刚认识,今天却又要分离,说着说着,有同学带头抹起了眼泪,其他同学被气氛渲染,也忍不住伤离别,大家围在一起,说好以后有时间要再聚首。

       宿舍被收拾一空,和来时一样,除了几个人的记忆和灰尘,什么都不留,等待着下一批人的到来。

       几个人互相帮扶的把行李拎到了宿舍楼下的乒乓球台边,四周的花木将几张乒乓球台围成一个小院子,以前他们有时间总爱来这里打几个回合,现在却站在这里互相道珍重,四周全是嗡嗡不断的说话声,不止他们,其他要离开的同学也都在临别前再跟大家多待一会儿。

       有家里人来接的同学先行离开了,也有跟其他同学一起打车去了车站,校门口马路两边的公交站台上站满了人,一辆空空的公交车来了,载了满满一车人又慢吞吞的离开,陈伟霆靠着乒乓球台站了许久,等到送走宿舍最后一个同学后,他拉着箱杆准备去坐公交车,他抬起头,这才看到周围的栀子花都开了,朵朵晶莹洁白,清幽的香味随着盛夏的微风弥漫着整个校园。

       周围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站台上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陈伟霆拎着箱子上了车找了个空位坐下,车里清凉的空调风将他头上的汗吹干,陈伟霆全身放松的靠着椅背,看着窗外像慢镜头一样的街道景物,他舒了口气,离开了,也就是要踏上一段新路程了,在这之前,还有二十几天的假期,可以再好好复习一下,顺便抽时间去看看好久都没见到的小家伙。

       想起上次因为不得空去看小孩合唱比赛,后来小孩还特意打来电话告诉他合唱比赛得了年级第一,陈伟霆打开手机,看着用小孩的照片当壁纸的屏幕,小孩在他怀里睡得香,鼻子呼出了鼻涕泡泡,樱红色的小嘴微微嘟着,是那次带小孩去游乐场玩了之后在回来的公交车上拍的。

       陈伟霆的指腹温柔的摩挲着屏幕上小孩的脸蛋,略微疲惫的脸上浮出淡淡的笑,离家还有十几站的距离,他闭上眼睛想打个盹儿。

       客厅里,易峰正躺在凉椅上睡午觉,旁边的小风扇风速开到最小,左右摇摆着不疾不徐的吹着微风,可能太热,睡梦中的易峰将搭在身上的小凉被踢到了凉椅的另一边,小身子慢慢的蠕动着往风源那边靠,奶奶怕他摔下来,又把他挪到中间,易峰蹬了两下腿,手捏成拳头揉着眼睛,慵懒的打了个连环哈欠,随着慢慢清醒的脑袋,他翻了个身,侧躺着看着奶奶坐在茶几边插着栀子花,白色的花瓶白色的花,再在花瓣和嫩叶上撒一些水,给炎炎夏日添一抹清爽,易峰跳下凉椅,踏着拖鞋跑到奶奶身边,伸出手指碰了碰花朵,像挠痒痒一样一下一下的,指尖也沾染上了微微花香,他托着下巴看着面前的花发呆,奶奶摸摸他的头,进屋收拾东西,“峰峰,明天我们就要去乡下住一段时间了,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带去的?”

       易峰走进卧室打开他的小衣柜,拿了几件衣服叠好放进他的小包里,再把作业放进去,小小的包鼓鼓囊囊的。

       安静的楼道里响起了开门声,易峰放下包就往门口跑,陈妈妈接过陈伟霆的行李箱,边往屋里走边说着话,陈伟霆正准备关门,易峰蹦出来扒着门缝,抬头看着站在门后阴影里的陈伟霆,两只眼睛像黑暗中亮晶晶的星星,闪着光,“陈叔叔…”

       陈伟霆拉开门,蹲下身仔细看了看许久未见的小孩,嗯,长高了,好像还长胖了一点,但还是那么白那么可爱,陈伟霆抱抱他,两人进了屋坐在椅子上聊着天,小孩有好多好多话要跟陈叔叔说,坐着说不够爽,他干脆站在椅子上边说边手舞足蹈,两只小脚丫子在椅子上蹦哒个不停,眉飞色舞的样子让陈伟霆一直笑意不断,小孩还记得答应了陈伟霆要唱歌给他听,他清了清嗓子,拿起一个饮料瓶当话筒,学着电视里歌星的样子放声高歌,陈伟霆极其配合的拍掌打节奏,眯着眼睛享受着,唱完后小孩还很绅士的对着陈伟霆鞠躬致谢,陈伟霆像个崇拜偶像的粉丝一样,热烈的喊着小孩的名字。

       小孩挨着陈伟霆坐好,掰着他修长的手指玩,“陈叔叔,明天我就要跟爷爷奶奶去乡下了。”

       听到小孩的话,陈伟霆眼里闪过失落,却面不改色的问,“是吗,那峰峰什么时候回来呢?”

       小孩把自己的手掌与陈伟霆的手掌相对,比着大小,他摇摇头,“不知道,奶奶说,我们要住一段时间才回来,可是这样我就不能跟陈叔叔一起玩了。”

       陈伟霆将他小小的手握住,“那等你回来再找陈叔叔玩,好不好?”

       易峰抓抓脑袋想了想,眼神一亮,“陈叔叔,我有办法了,你等我一会儿…”

       陈伟霆看着小孩鞋都没穿啪嗒啪嗒的跑回家,无奈的摇头宠爱的笑着,不知道小鬼又想干嘛。

       过了一会儿,小孩光着脚丫跑回来了,他扑倒陈伟霆怀里蹭蹭的爬了上去坐在他腿上,“陈叔叔,我刚跟奶奶说了,你可以跟我一起去乡下,这样我们就能一起玩了。”

       陈伟霆惊讶,又觉得不太好,“算了吧峰峰,你们回乡下我就不去了。”

       小孩一听不乐意了,两手捧着陈伟霆的下巴,调皮的在他脸上一通乱揉,陈伟霆抓住他作乱的手,轻轻咬了一下他的手指头想吓吓他,小孩扭着身子,脑袋在他身上拱来拱去,“奶奶同意了,陈叔叔,你就跟我一起去吧,乡下可好玩了,好不好嘛…”

       小孩一撒起娇来,陈伟霆只有举手投降的份,“好好好,怕了你了,答应你,行了吧。”

       易峰仰着头,开心的顶顶他的下巴,“嗯,那明天我们就一起走。”

       陈伟霆看着小孩纯真的笑,目光突然瞥到自己的短裤上,赫然印着几个脚印,连脚趾都那么清晰,陈伟霆抓起小孩的一只脚看了看他的脚底,脏兮兮的一层灰,无奈的将他拎到洗衣台上站着,打开水龙头,帮他冲洗干净。



——TBC


ps :这章卡了好久…写得有点粗糙…

评论(11)

热度(7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