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15~


      15.

       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是本城最好的医院,医疗技术和设备让很多病人慕名而来,每天来医院就诊的病人络绎不绝,门诊挂号处随时可见排着长长的队伍,急诊救护车没有几刻能停下来,护士忙得两条腿似乎都不够用了。

       陈伟霆来医院报道后,正式开始了他的实习生涯。

       穿上白大褂,整齐的扣好扣子,胸前佩戴着实习医生证,口袋里插上两只笔,再随身带一个小笔记本,陈伟霆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行头,深深吸了口气,光是这件白大褂都让他觉得有些紧张。

       陈伟霆到办公室找到自己的带教老师,两人做了简单的沟通,老师看看时间,该查房了,陈伟霆跟着一群医生去病房挨个了解病人的情况,每次进了病房,陈伟霆都会先看病人的床头卡,记住病人的病情诊断,然后仔细聆听医生对病人的询问和需要注意的细节并查看病人伤口的损伤或恢复程度。

       一天下来,陈伟霆感觉自己收获丰富,接触到临床,才真正让基础理论发挥作用,与实践相结合并融会贯通,陈伟霆虚心好学认真仔细的态度,让带教老师肯定,两人沟通间,带教老师会跟他说关于自己的从医心得并从旁指导,他有时间也会看自己平时记的重点笔记,在脑子里消化。

       陈伟霆为了能提高自己,经常主动要求值夜班和周末去急诊科学习,带教老师怕他这样休息不好反而会影响工作,陈伟霆拍着胸脯保证,多次下来,带教老师看他勤奋好学,也不再说什么。

       从在乡下一别直到开学后,易峰就一直没有见到陈伟霆,连周末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有陈叔叔陪着,陈妈妈说他实习忙,还要值班,易峰站在电话前,眼巴巴的看着写着陈伟霆号码的纸条,犹豫了许久,他终于拿起话筒,手指一个一个的按着数字键,等着电话接通。

       而那头的陈伟霆吃过午饭,趁着空挡在办公室小憩了一会儿,手机在抽屉里不停的震动。

       直到电话里传来忙音,易峰不甘心的放下电话,准备再拨,奶奶走过来把他拉到一边,“峰峰想陈叔叔了?”

       易峰宝贝的把纸条叠好放进口袋,生怕奶奶会拿走,“奶奶,陈叔叔为什么经常不回家?他说了会带我玩,可是我都很久没看到他了,陈叔叔…”

       季节转凉,天气阴沉沉的,怕是一会儿要下雨,奶奶给易峰加了件衣服穿好,“陈叔叔忙,等到陈叔叔忙过了就会回来找峰峰玩了,好了,该去学校了,路上注意安全。”

       易峰背着小书包拿上雨伞出了门,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易峰抬手擦了擦落在睫毛上的雨水,撑着雨伞漫不经心的往学校走,到了学校门口时他停下脚步,来到旁边的一家小卖店,小卖店里挤满了买零食和文具的学生,易峰侧着小身板艰难的穿过人群来到店里,他用公用电话拨通了陈伟霆的号码。

       陈伟霆刚刚睡醒,准备继续下午的工作,看到易峰家里打来的未接电话,他轻轻笑了笑,心想,一定是小家伙打来的,正准备回拨过去,屏幕又跳出一个陌生来电,他皱着眉,以为是响一声就断的骚扰电话,可是打电话的人似乎很执着,一直打到电话快自动挂断,陈伟霆按下接听键,“你好,请问你是?”

       “陈叔叔…”易峰兴奋得高呼。

       “峰峰?”陈伟霆诧异,心头又不禁被小孩的一声陈叔叔填得满满的,“峰峰,你没在家?今天没上课吗?”

       小孩堵着一边耳朵,阻绝小卖店里闹人的叽叽喳喳声,“陈叔叔,我是用公用电话给你打的。”

       陈伟霆放下心来,又问,“峰峰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

       小孩低着头,用挂在胸前的钥匙拨弄着扣子,他小声的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陈叔叔,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陈伟霆低低叹了口气,站在窗户边,看着住院部大门口人来人往,“峰峰,陈叔叔实在抽不开身,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暂时不能陪你了。”

       “可是我好想陈叔叔…”小孩的心沉了下来,继而又充满希冀的说,“那…如果陈叔叔很忙,我周末去找陈叔叔好不好?”

       陈伟霆沉默了一会儿,翻开排班表看了一眼,正好这个周末休假,原本打算周末继续去急诊科学习,可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倒不如挪半天出来,放放假,顺便回去看看小孩。

       易峰听陈伟霆那头半天没有回应,以为陈伟霆挂了电话,他急道,“陈叔叔…陈叔叔…”

       陈伟霆连忙回答,“我在我在,峰峰,要不这周末陈叔叔回来陪你玩?不过只有半天时间哦。”

       小孩滴溜溜的转着小眼珠,心里转了一圈,“好,那我在家等陈叔叔。”

       陈伟霆温柔的对小孩说道,“嗯,好,那峰峰现在是不是该乖乖去上课了?”

       “唔…”易峰惊了一下,紧紧的抓着钥匙,光顾着跟陈叔叔说话,都忘了说了多久,奶奶给的零花钱万一不够电话费…小孩摸摸口袋,说道,“陈叔叔,那我挂电话了,你要记得周末回来。”

       他打完电话才发现,店里买东西的学生早已经进了学校,门口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往学校里走,小孩掏出钱递给老板,忐忑的看着他找了零钱给自己,这松口气,踏着刚打响的预备铃往教室奔去,

       周末那天上午,陈伟霆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打算去食堂吃了午饭就回去,结果临近午间时急诊科接到一起车祸事件,受伤人员有十几个,陈伟霆正准备脱工作服,听到外面救护车拉响了铃声全体出动,科室护士将急救药品备好准备接收病人,陈伟霆一秒也没有犹豫,重新穿好衣服跟大家一起做准备。

       等到病人送到,便用推车直接送进抢救室,急诊科的走廊上顿时站满了人,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显得沉重,一个个浑身伤处的病人接连被送进去,推车路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道血迹,看得人心惊胆战。

       医生护士忙得分身乏术,而外面还不断有病人来,陈伟霆见没有人顾得上,便去了外面帮忙,给其他上门的病人处理伤口清创缝合。

       从中午到晚上,他一直待在治疗室没有出来,之前的学习已让他缝合技术日益熟练,做起来得心应手,科室的老师也放心让他单独处理,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八点,陈伟霆终于可以抬起头活动一下快要僵硬的颈部,他换了衣服洗了手准备下班,一天就吃了早饭,忙起来的时候不觉得,这会儿有时间喘气了突然觉得肚子饿得不行,食堂早已经关门,只能出去随便吃点了。

       陈伟霆一身疲惫,伸了个懒腰往外走,天已擦黑,他沿着街道来到一家餐厅,找好位置点了餐,他累极了,闭着眼抬手揉了揉眉心,再睁开眼时,猛然发现对面坐了一个人,“林愿?你怎么在这儿?”

       林愿是陈伟霆的同校同学,护理专业的学生,以前在学校遇到,陈伟霆跟她也就点头打个招呼,此刻,林愿坐在陈伟霆面前,巧笑倩兮,“好久不见,原来我们被分到了同一所医院实习。”

       “是吗?好巧。”陈伟霆叫来服务生,他问林愿,“你要吃什么?一起点吧。”

       林愿一边看着菜单一边跟他聊天,“我是今天才从骨科转到急诊科的,下午的时候就看到你了,当时太忙,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

       陈伟霆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是啊,今天病人太多,太忙了。”

       林愿点好餐,说道,“刚刚下班的时候本来想找你,结果你先走一步,不过还好不算晚,看到你进了这间餐厅,所以…你不介意吧?”

       陈伟霆耸耸肩,笑道,“有什么介意的?都是同学。”

       林愿问他,“实习期已经过了一大半了,你有什么打算?”

       陈伟霆说,“我打算等实习完了就通过考试争取留在医院工作,你呢?”

       林愿点点头,微翘着嘴角眼含笑意的看着陈伟霆,“挺好的,我也有这个打算。”

       陈伟霆的视线越过林愿,看着夜里空荡荡的马路,冷风卷起几片孤零零的落叶在空中飞舞,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的一拍桌子,把林愿吓了一跳,“陈伟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糟了,说好了今天下午回去看小家伙,结果一忙就给忙忘了,他会不会就傻傻的等了自己一下午,陈伟霆懊恼的翻开手机,几十通未接来电映入瞳孔,他心焦急的将手指移到拨号上,又犹豫了,小孩等了自己这么久,他会不会很难过?自己又该怎么哄他,而且已经这么晚了,小孩也应该睡下了吧…陈伟霆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小孩拨个电话过去,只是等到电话接通后,不是小孩的声音,陈伟霆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爷爷,峰峰呢?”

       爷爷压低了嗓音说道,“伟霆啊,峰峰已经睡了。”

       陈伟霆微微安心,“那…峰峰今天…没事吧?”

       “你等会儿。”爷爷怕吵醒易峰,便关上房间门小声说道,“峰峰今天从中午开始就一直坐在客厅,听到有人上楼就开门,电话响了也抢着接,一直到晚上,晚饭也没吃,后来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就回房间了,躺在床上哭,我跟他奶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问他他也不说…刚刚好不容易才睡着,估计是哭累了。”

       爷爷说的话字字句句都像一只有力的手,死死的揪住陈伟霆的心,一想到小孩等不到他,一个人偷偷的哭,便让陈伟霆觉得胸闷窒息,他很抱歉的说,“对不起,爷爷,是我不好…”

       服务员将他们点的餐端了上来,林愿饿得先吃了起来,她看着陈伟霆的表情一点点的低沉,等到他挂了电话,林愿问他,“怎么了?”

       陈伟霆勉强的摇摇头,“没事。”

       “哦。”林愿擦掉吃得太快而沾在嘴角的汤渍,试探性的问道,“…峰峰…是谁啊?女朋友?”

       “不是。”陈伟霆夹起一块牛肉送进嘴里,却如同嚼蜡般食之无味,满心都是小孩乖乖等他的画面。

       林愿低头吃饭,掩饰着不自觉浮在脸上的小心思。

       吃过饭,林愿问着陈伟霆留了电话号码才互相告别离开,她站在冷冷的街头,看着陈伟霆挺拔的背影消失在夜色浓雾中。



——TBC


这章写得我想哭…小孩还是没长大…

评论(24)

热度(7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