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21~


       21.

       陈伟霆是被床头柜上的闹钟吵醒的,他摸到闹钟按下开关,铃声戛然而止,他动了动抱着易峰的胳膊,被小家伙枕了一晚的手臂已经发麻,他低头靠近易峰,隔着额前软绵的刘海亲了亲他的眉心,轻轻的想要把手臂抽出来。

       易峰本来已经醒了,但见时间还早,又窝在陈伟霆的臂弯里睡起了回笼觉,陈伟霆这一动,倒让他又醒了过来,懒懒的发出细微的嘤咛声,陈伟霆像哄小宝宝一样拍拍他的背,“再睡会儿吧。”

       易峰摇摇头,如同一只猫咪,张着一双小爪子抱着陈伟霆的腰,在他身上拱来拱去,陈伟霆任他玩闹,时不时的帮他顺顺毛,“峰峰,该起床了,叔叔一会儿还要上班。”

       “哦…”易峰乖乖的挪到一边,看着陈伟霆掀开被子准备起床,撑着身子的右手突然一软,易峰吓了一跳,抱着他的右胳膊问道,“陈叔叔,你怎么了?”

       陈伟霆挠了挠他的下巴,想把手收回来,“没事,有点麻而已,过会儿就好了。”

       “麻?”易峰让陈伟霆靠着床头,用手帮他捏捏胳膊,眨着一双泛着晨光的眼睛说道,“是不是…是不是陈叔叔抱着我睡了太久,所以麻了?”

       “是啊,不过没关系,我喜欢抱着峰峰睡。”陈伟霆微微侧头,视线定格在易峰衣领处,那宽松的T恤领口,随着小孩弯腰,一点一点让白玉般的脖颈下风景大开,小巧精致的锁骨一览无余,再往下一点,那两点如皑皑白雪中还未完全绽放的红梅若隐若现,竟让陈伟霆无限遐想…

       捏了好一会儿,直到易峰的手指都酸了,他停下来问陈伟霆,“陈叔叔,胳膊好些了吗?”

       陈伟霆走了心神,没有听到小孩说话,小孩见他半天不回答,便跪在床上直起身子,双手捧着陈伟霆的脸摇来摇去,“陈叔叔陈叔叔,你怎么了?”

       身体隐隐发热,像燃起了火苗,炙烤着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下腹发紧,蠢蠢欲动的在叫嚣,陈伟霆很清楚自己的反应,小孩的靠近,越发让情况危险,怕自己一个没忍住,他翻身下床,踏着拖鞋跑进卫生间,小孩看着他风风火火的背影,跟着他来到卫生间门口,拍着被从里反锁的门,“陈叔叔,你怎么了?别吓我…陈叔叔…”

       陈伟霆自己解决了需要,靠着白瓷砖的墙壁,借着墙壁的冰凉给自己降火,“没事的峰峰,别担心。”

       听到陈伟霆略微沙哑带着波动的声音,易峰更多的是奇怪,等到门开了,陈伟霆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他小短裤下两条笔直细嫩的腿,身体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瞬间又要把他烧个通透,陈伟霆在这之前赶紧把小孩拉到床上,用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易峰用一双蹭亮的眼睛看着陈伟霆,“陈叔叔,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陈伟霆避开他的目光,穿戴整齐,又把易峰的衣服递给他,“快起床,自己去洗漱,我去食堂买早饭。”

       “哦…”

       等到陈伟霆出门,易峰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便起来了,洗漱完的时候陈伟霆刚好买了早饭回来,他随便吃了两口,又留了宿舍的钥匙给易峰,“峰峰,一会儿叔叔去上班,你就乖乖复习,中午我会把饭打回来,这附近有书店有步行街,如果闷了,就出去逛逛吧。”

       “嗯,知道了。”

       易峰坐在小桌边喝着豆浆,陈伟霆把剥了壳了鸡蛋递给他,“好了,叔叔该走了。”

       “陈叔叔…”易峰咽下嘴里的食物,“如果我想你了,怎么办?”

       扭着门把手的手顿了顿,陈伟霆辗转脚步,沉吟片刻后,说道,“峰峰,叔叔工作忙,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你,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知道吗?”

       易峰没有说话,手中的半个鸡蛋掉进了豆浆里,溅起点点浆汁,像是有人拿着一把迟钝的小刀,在心头捅一捅,又一点点的漫不经心的切磨,疼得发闷,易峰哽着喉咙,扯了纸巾把桌子擦干净,“…我知道了…”

       门“啪嗒”一声合上了,易峰垂下眼帘,勺子一下一下的搅拌着还没喝完的豆浆,半个鸡蛋随着卷起的小漩涡起起伏伏,犹如易峰的心,他不是没有觉察自己跟陈叔叔之间的某些东西正在悄然改变,细腻如他的心思,他只是在害怕,但害怕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一整个上午,易峰都坐在窗户边对着阳光神游,细小的微尘围着光束打着转,而桌上的复习资料一直停留在最开始翻到的那一页,中午的时候陈伟霆打了饭菜回来,易峰一言不发的吃完自己碗里的饭,擦了嘴就爬上了床,拉过被子盖着,背对着陈伟霆,这样的沉默倒让陈伟霆心慌了,是不是早上对小孩说的话让他难过了,他那么爱黏着自己那么喜欢跟自己在一起,突然说出不能一直陪他的话,会让他心里觉得空空的没有安全感,陈伟霆想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半天却说道,“峰峰,晚上科室聚餐,跟我一起去吧。”

       易峰捂着被子,闷闷的传来一声“嗯。”

       陈伟霆收拾了碗筷,放下挽起的衣袖,“叔叔还有些事,就先走了,晚上我来接你。”

       “好。”

       陈伟霆看着易峰缩成一个球的小小的背影,他叹了口气,“那你先睡会儿午觉,我走了。”

       一阵脚步声后门被打开,随后又被关上。
  
       陈伟霆走了。

       易峰从床上坐起,他茫然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发着呆。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陈伟霆回来了,易峰已经收拾好坐在床边等他,陈伟霆带着易峰边下楼边打着电话,易峰安安静静的跟在陈伟霆身边,到了楼下,已经有同事开车等着了,副驾驶的车窗摇了下来,林愿朝他们招手,看到易峰的时候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精致的笑容喊到,“快上车,他们已经先去了,我们也赶紧。”

       陈伟霆和易峰坐在后座,上车后易峰礼貌的跟他们打了招呼,开车的人是科室主任,转头看了看易峰,“伟霆,这乖小孩是你弟弟?”

       “额…”陈伟霆看了小孩一眼,小孩也正抬头看着他,抿着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算是吧。”

       坐在前面的林愿透过后视镜看到易峰扑在陈伟霆身上嬉闹,陈伟霆还一直挠他痒痒逗他玩,而她想要说什么活络一下两人的关系,却又无法打断他们。

       科室聚餐是定在一家火锅店,到的时候大厅已经坐满了人,划拳喝酒,灯光和酒精将他们印得红光满面,陈伟霆他们定的是一个大包间,其他人已经就坐,包间的门一关,外面的喧闹也一并被隔绝。

       易峰坐在陈伟霆的一侧,而在同事们的起哄下,林愿也不扭捏,直接坐在了陈伟霆另一边,易峰噘着嘴朝林愿的方向望了一眼,又缩了回去,火锅热气升腾,里面的菜已经煮熟了,辣汤翻滚,好不引人食欲,陈伟霆给易峰打好油碟,把易峰喜欢吃的菜夹进他碗里凉着,自己则跟同事敬酒说笑,一圈下来,陈伟霆喝了一些酒,易峰怕他光喝酒伤胃,便夹了菜,拉拉他的衣袖,“陈叔叔,只喝酒对胃不好,你先吃点菜。”

       陈伟霆的脸上开始泛起淡淡的红晕,连酒窝里也似乎盛满了酒,此时的他不似工作中严谨的医生形象,这样柔和倒更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魅力,连易峰也看得舍不得眨眼,一旁的林愿不时的为他添菜,劝他少喝点酒,众人见他们如此亲近,平日里关系也不错,不知谁起哄的说道,“伟霆,你看林愿这么温柔的人,你们又在一起工作,彼此也了解,又都是单身,我看你们挺合适的。”

       正埋头专注于吃菜的易峰听到这话立刻抬起了头,把剩下的半截火腿吸进嘴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刚刚说话的人,又转头看陈伟霆的反应,陈伟霆抿了一口茶水,面色平静,易峰想他是不是就要答应了,心里又使劲的喊着不行不行,不可以。

       而林愿笑容娇羞,手指将垂下的一缕长发挽在耳后,包间里明亮的灯火衬得她明艳照人,她也在等待陈伟霆的一个答案,只见陈伟霆摆了摆手,笑道,“感情方面的事我还没有考虑。”

       模棱两可的回答。

       易峰紧握的小拳头慢慢松开,而林愿似乎不满这个回答,又不好发作,只故作轻松的笑了笑。

       见两位当事人都没有其他的反应,大家只好作罢,继续喝酒聊天,刚刚的小插曲被抛之脑后。

       等到聚餐结束,大家都各自离去,只有陈伟霆易峰和林愿三人回医院宿舍,易峰说要消食,陈伟霆便带着他走路回去,就当散步,林愿跟着两人一起慢慢的走,边走边找话题跟陈伟霆聊天,跟易峰与陈伟霆之间的随意自在相比,她倒显得刻意了,这样格格不入,林愿尴尬得难受。

       到了医院宿舍的岔路口与林愿分路而行后,易峰这才开口问陈伟霆,“陈叔叔,刚刚他们说的事你为什么不答应?”

       “你是说我跟林愿?”陈伟霆捏着易峰肉肉的手,“不为什么,林愿挺好,但是我对她没什么感觉,以后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才行。”

       喜欢的人?“那陈叔叔有喜欢的人了吗?”

       陈伟霆想说没有,却突然想起早上自己身体和心里的反应,皆因易峰,而跟他在一起的每时每刻也都是很轻松自在,想看到他在自己怀里醒来,喜欢看他傻傻呆呆的笑,喜欢牵着他的手一起走,他不开心了,自己就会难受,他哭了,自己会心疼到不行,喜欢迁就他由着他,只要他开心就好,种种感觉,对别人从没有过,只有易峰,而这种感觉越扩越大,像一个巨大的漩涡,要把他整个人和整颗心卷入其中,就算漩涡下是无底深渊,也甘愿随波沉沦。

       易峰勾勾他的小指头,“陈叔叔,你能不能…能不能不交女朋友…”

       “为什么?”陈伟霆问他。

       “我不喜欢。”以前不管自己说什么,陈叔叔都会答应,他想这次应该也一样吧。

       “好。”陈伟霆毫不犹豫的给出易峰想要的答案,“不过你也要答应叔叔,现在好好复习,准备中考,不许胡思乱想,知道吗?”

       “我知道了。”只要陈叔叔不交女朋友,只要自己一直跟陈叔叔在一起,只要自己陪在他身边,只要自己快点长大,再长大一些…



——TBC


评论(32)

热度(9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