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23~


       23.

       高中课程繁重,易峰取消了中午的回家时间,为了不落下学习进度,他通常是吃完饭就回宿舍复习,只有晚上才回家,刚开学那会儿,易峰对住宿舍这个概念还有些许陌生和紧张,后来发现有很多初中的同学也在这儿,再与新同学相处了一段时间后,熟悉感终于渐渐的回来了。

       上了高中的同时,也少了一些自由的时间,对易峰来说,他暂时没办法像以前那样随意的去见陈叔叔,思念也在日积月累下俱增,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就是可以偶尔在空闲时间给陈叔叔打电话,听听他的声音,温暖的气息通过话筒远距离的传递,但若是遇上陈叔叔在忙,那也只能作罢。

       而每次听到易峰在电话那头用软绵绵的声音说好想你时,陈伟霆的心里便一阵悸动,呼吸也跟着加重,他幻想着小孩此时此刻就在自己身边,在自己怀里,肆意的撒着娇,不行…每每这时,陈伟霆又在茫茫思绪中摸索着找回一丝理智,自从前几次在易峰面前有过不同寻常的反应后,陈伟霆总是在努力的压抑自己,如此几年毫无距离的相处,早已让两人形影不离,那份对彼此的牵挂也越来越重,这悄无声息的改变,陈伟霆并不是毫无察觉,他只是不敢,不敢去承认,而当这感觉越来越浓烈,逐渐演变为那叫做爱恋的情愫时,陈伟霆觉得,自己完了,无意间交织出的这张无形的大网紧紧的将他缠缚,不容他动弹,更不容他挣脱,他只能选择沉默,将漂浮起来的心死死的按压下去,可即便如此,只要易峰的一个笑,哪怕一个呼吸,都会让陈伟霆再度失控,他不想,却又无可奈何的徘徊在这时沉时浮的波涛中,等待着随时被巨浪吞噬,淹没。

       陈伟霆想,若是没有那个夏天的初遇,若是那日自己没有走近门缝后那个眼神清澄的小孩时,后面的一切是不是就都不会发生了,可命运偏偏喜欢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跟你开玩笑,谁又能预料到最后到底是好,还是坏。

       五月的艳阳天,还未到盛夏,太阳光已经强烈的刺得人睁不开眼,易峰和同学一起去学校附近的超市买了东西,回到宿舍时大家都在午休,他轻手轻脚的把东西放到柜子里,准备午睡一会儿,可他刚在床上躺了几分钟,突然感觉到床在摇动,床架被摇得吱呀响,他还以为是上铺请假的同学回来了,那同学本身睡觉时翻身的动作大,导致床架响动,易峰并未多想,可是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似乎不仅是床,连四周都在晃动,他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对面床铺睡觉的同学突然一下子坐起来,捞过裤子套在身上,喊了一句,“地震了。”

       易峰从床上弹起,打开宿舍门,看到所有人都纷纷往楼下跑,楼道上拥挤吵嚷,易峰摇醒还在睡的同学,拉上他们一起跑下楼,所有人都集中在操场上,大多都在午休,地震时也来不及穿衣穿鞋,男生倒还好,有些女生是直接裹了一床薄被,有些手里还拎着内衣内裤…

       易峰把脸转向了一边,突如其来的地震让大家都慌了手脚,他拿出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虽能感受到地震的波及,但所幸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当易峰再想给陈伟霆打电话时,网络通讯已经无法接通,易峰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手指无助的揪着胸前的衣服,惶恐冲击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拨开人群往学校外面冲,边跑边不停的打电话,等来的依旧是让人发凉的忙音,周围的一切变得模糊,校园的广播通知声音缥缈遥远…

       地震还在继续,交通受阻,车辆已经停止运行,易峰想要拦车去医院,可是没人愿意载他,正当他打算跑去医院时,身后有人一把拉住了他,“李易峰,你去哪儿?”

       易峰转头,看到是班主任,“老师,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

       “不行。”班主任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现在正是地震危险期,你哪里也不许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易峰又急又热,一身的汗水不停的往水泥路上淌,“老师,我真的有事,我保证我会照顾好自己。”

       老师不由分说的将他拉回学校,跟班级的人站在一起,从未经历过这种灾难的他们,此刻已经六神无主,所有的老师都已经将自己班里的学生组织在一起,班主任站在前面,安慰大家不要惊慌,更不要随意乱走,保障自身安全。

       下午的课程也只能暂停,不能回宿舍也无法回家,大家只能挤坐在阴凉的树下,希望这场浩劫快些过去,而漫长的等待中,本就焦躁不安的心越来越难以平静。

       晚间的时候,余震的频率越来越小,聚集在操场上的人群也慢慢散去,校外的店铺摊档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继续营业,易峰被同学拉着去吃饭,可他一直联系不到陈叔叔,又不能去找他,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实在没什么胃口。

       为了同学们的安全着想,晚上的时候老师让大家各自在操场上打了地铺将就一晚,幸好是夏天,只需要铺凉席在地上就可以,各班为一个集体,老师负责随时清点人数,易峰跟同学挨在一起躺下,隔着凉席依然能感受到大地残留的热气,他始终不曾放弃的拨打陈伟霆的电话,又一遍一遍的落空。

       躺在地上,浩瀚的夜空繁星尽收眼底,像极了小时候跟陈伟霆一起度过的那个夏夜,一起看过的夜景。

       易峰望着遥不可及的星光,备受煎熬,氤氲的水汽将他的眼眸染得晶亮,指尖抚摸着屏幕上将他搂在怀中的陈伟霆的脸庞,心中不住的低喃,陈叔叔,你到底在哪里,有没有受伤…

       偌大的操场像个热闹的菜市场,这个夜晚注定无法安静的入睡,有人闲得无聊,打了手电筒,三五成群的围成一圈打起了扑克,有人买了大包小包的零食,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天,像是在开茶话会,唯独易峰沉默不语,心绪不宁。

       到了夜里一两点的时候,有人实在受不住睡意,枕着大地沉沉睡去,易峰觉得嗓子干渴得难受,起身去不远的小卖部买了水,小卖部为了夜里方便学生,彻夜不关门,店里有人守夜,柜子上的小电视正播报着地震的实况新闻,易峰静静的看了一会儿,镜头拍摄下来的画面呈现在观众眼前,灾区处处都是受难后的废墟,满目狼藉,救援人员争分夺秒的抢救被掩埋在地下的人员,而被救出的人,死的死,伤的伤,令人心痛,一波波的余震更给救援增加了难度。

       易峰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乱做一片,他回到位置上躺下,怎么也没办法让自己稍微放松休息一下,一合上眼,满目闪烁的星星和明月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无尽的黑暗,易峰不敢睡,睁着眼睛等待天明。

       他第一次觉得夜晚是如此的冗长,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差点以为时间就永远的停留在了这一晚…



——TBC


如此的发展,有没有太出乎你们的意料…



评论(18)

热度(6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