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24~


       24.

       电视新闻,报纸头版头条,各大媒体的屏幕,都被这次地震事件占据,余震随时都会发生,救援工作刻不容缓,时间越长,就会有更多的人丧命。

       学校已经发了放假通知,易峰回宿舍收拾了书包便跟着大伙儿一起来到学校门口等公交车,上车后,他靠着扶栏用手机看着新闻,从照片上看到的地震灾区此刻已经是满目苍夷,失去了家人的灾民哭天抢地,让人不禁心情沉重,为他们痛惜。

       易峰所在的城市虽能感受到地震,但并没有受到影响损失,他回到家时,爸爸妈妈正在把凉席和被单打卷裹好,而爷爷奶奶已经被他们接了过来,他放下书包,去帮妈妈搭把手,“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去楼下空地打地铺,这余震来了也是让人害怕。”妈妈用绳子把卷好的凉席捆结实了,又去厨房准备晚餐。

       陈伟霆的电话仍然处于无法接通,易峰太担心他,问了爷爷奶奶后,知道陈伟霆并没有回家,陈爸爸和陈妈妈也去了亲戚家里,易峰想,那陈叔叔可能在医院,应该不会有事,这样想来,也能好过些,可是没见到人,心头始终放心不下。

       晚饭的时候易峰随便扒了两口,跟爸妈打了招呼便溜出去了,他打了车来到医院,轻车熟路的上了电梯找到外科楼层,夜里本该安静的病房此刻倒比平时热闹,他隐约听到说地震时有人直接从楼上跳下来,结果摔伤住院,易峰听得直咋舌,走廊上人来人往,医护人员个个眉头紧锁,快要忙不过来,他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而陈伟霆并不在,问了旁人才知道,陈伟霆和一干医生护士一大早就乘车去了灾区救助灾民,易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灾难还没有完全过去,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发生,而陈叔叔偏偏去了重灾区,易峰差点腿软倒地上,他颤巍着离开医院回了家…

       夜晚,小区里许多人家在楼下空地打地铺,大家聚在一起,话也多了起来,其他的人聊得来劲,易峰缩在地上,把被单裹成一团抱在怀里寻着一丝安全感,听着四周花簇草丛里的虫鸣,大地偶尔有着波动,脑海里心里全是远在几百公里外的陈伟霆,担心他的安危。

       陈伟霆又何尝不记挂着小孩,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电话不通,医院又源源不断的病人送进来,工作脱不开身,没办法去找易峰,地震灾情严重,院长召集了紧急会议,决定分派人员去灾区进行医疗救援,陈伟霆自告奋勇,离开前也来不及跟易峰说一声。

       地震后第三天,情况逐渐稳定,各自回家休息,易峰窝在沙发上看着新闻报道,道路交通和网络通讯严重受阻,灾区人民的家园被毁于一旦,只能暂时住在搭建的帐篷里,而受伤人员被集中安置在临时医疗点,条件受限,但医护人员依旧尽最大的可能帮助他们,易峰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在屏幕上搜索着陈伟霆的身影,希望能看到他,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消息,只要知道他安好就够了。

       画面切换,新闻里又报道着各个地方运送去捐赠的物资,这些平日里看似普通的食物,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却变成了最珍贵的。

       易峰按亮了手机屏幕,看着照片中的陈伟霆,此时此刻,他似乎有所明白了,他的陈叔叔是一名医生,是病人伤员的守护神,他竭尽所能的给与需要的人群最大的帮助,他的肩上担负着患者的生命和希望,一身白大褂是他卸不掉的责任,面对疾病和患者的需要,他必须冲在最前线,这便是作为医护人员的使命。

       照片上的陈伟霆正深情的亲吻着易峰的软发,易峰淡淡的笑了,看着照片的目光越发痴迷,浓情蜜意在心窝酝酿发酵,潜藏已久的爱慕之情如涓涓细流,缓缓淌过心头,易峰闭上眼睛埋下头,微翘的唇角释放着说不出的甜腻,轻吟般念着陈伟霆的名字。

       接下来的几天,易峰整理了一些衣物用品,再取了自己存的压岁钱和零花钱,带着这些东西来到捐赠点,这些物品和捐款将被送到灾区人民手中,虽然是杯水车薪,却是一份力量和心意。

       陈伟霆在灾区一待就是两个多月,这两个多月里,他无数次的将濒临绝境的生命从死神手里抢夺回来,在帐篷搭成的简陋手术室里给一个个伤患做手术,神经崩得太紧,休息不足,让他好几次差点支撑不住,让他坚持下来的,是大家眼中殷切的希冀,还有易峰,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那个会缠着他黏着他,却又让他最是念念不舍的人,离开的这段时间,入骨的思念已让他煎熬无比,只有在集中精力做事的时候,才会让这份心思稍稍隐匿,不那么明显,可是对于感情,越是压抑,在揭露的时候就越猛烈。

       易峰接到陈伟霆电话的时候是在他从灾区回来的前一晚,网络通讯逐渐恢复正常,在听到陈伟霆声音的一刹那,易峰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涌,像泉眼一样,似乎怎么也流不尽,听到小孩在电话那头哭泣,陈伟霆吓坏了,他见惯了生离死别,工作上得心应手,就算偶尔遇到一些难克服的事情他也能镇定自若的处理,可唯独面对易峰,这块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却让他最手足无措,“峰峰,是陈叔叔不好,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是不是害你担心了?”

       “你说呢…”易峰抽噎道,用纸巾胡乱擦着眼泪鼻涕,“我都担心死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才给我打电话…”

       陈伟霆疲乏的捏了捏眉心,望着天边的明月,“打不通嘛,而且这边太多的事情要做,太多的伤员,峰峰要理解叔叔,好吗?”

       易峰缩在被窝里,手机紧紧贴着耳朵,想要把陈伟霆说的每个字都听得真切,收藏进心里,“我当然理解,我只是担心你,怕你出事,陈叔叔,这两个月你一定很辛苦吧,声音都沙哑了…”

       “嗯…”陈伟霆躺在狭窄的单人床铺上,他已经很久没这样放松,很久没有跟小孩说说话了,沉伏在深处的想念此刻在全身翻滚,无处不在的侵蚀着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没关系,再累再辛苦,只要听到峰峰的声音,就会好很多。”

       黑暗的房间里,窗外的月光轻柔的撒进来,易峰望着地板上印出的明亮的一片,听着陈伟霆温柔的话语,他知道,自己脸红了,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咚咚”声,“陈叔叔…”

       “怎么了?”陈伟霆不知道小孩的反应,电话里短暂的沉默让他以为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惹小孩不开心了。

       易峰捂着脸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陈伟霆翻了个身,垫在床单下的塑料编织袋发出细碎的声音,“明天就回。”

       明天?易峰差点从床上蹦起来,“那明天我去接你好不好?”

       “不用了。”陈伟霆说,“明天坐车直接回医院,医院里肯定还有一大堆的事,等我回去了,再找时间去看你好不好,峰峰?”

       “那好吧。”易峰嘟囔着嘴,口头上答应,心里却想着明天要去医院接陈叔叔,许久不见,实在太想他。

       时间不早了,两人互道晚安后便挂了电话,陈伟霆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他辗转反侧,微睁着眼睛看着从帐篷缝隙里透射进来的月光,朦胧中,他仿佛看到了易峰就在他面前,就在他身边。



——TBC


评论(21)

热度(8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