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25~


       25.

       七八个小时的车程,车上的一群人早已经全身酸软,困乏得不行,一路的颠簸,车没散架,人倒是快要虚脱了,陈伟霆搂着用袋子装好的脏衣服,下巴垫在袋子上,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霓虹,熟悉的街道,前面不远就到医院了,急诊科三个鲜红的大字在夜幕里显得特别醒目。

       易峰不知道陈伟霆具体什么时候到,他便中午吃了饭就到医院大门口蹲守着,蹲累了便靠着门口的大树站一会儿,七月底的天气阳光毒辣,易峰实在热得不行,便到附近的小店坐一下,喝点东西,又怕错过陈伟霆,不敢坐太久,一瓶冰水反反复复的贴在脸上额头上降温,直到冰水快要变成温水,易峰一等就等到了晚上。

       浑身泥土灰尘,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大巴车停在了医院门口,坐在路边台阶上的易峰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轻声叹口气,陈伟霆拎着东西,最后一个下车,林愿走在前面,她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想要帮陈伟霆拿一下东西,陈伟霆笑笑,说不用帮忙,林愿抬手帮他理了理粘在他眼角的头发。

       “陈叔叔…”

       梦寐已久的声音突如其来,陈伟霆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闯进他怀里,腰间缠绕上一股力量,他放下手中的东西,紧紧搂住怀里的人,喜极而泣,“峰峰…”

       易峰把脸埋在陈伟霆的胸口,嘴唇哆嗦着,呜呜的小声抽泣,陈伟霆抚摸着他汗湿的头发,捧起他的小脸,指尖温柔的帮他擦掉眼泪,一双眸子被眼泪染得透亮,盛着月色的朦胧,美得极致,惹得陈伟霆一阵心潮翻涌。

       林愿尴尬的看着两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无奈的硬着头皮打了招呼,“伟霆,我先回去了。”

       陈伟霆点点头,等到所有的人都散去,两人还站在原地,原本准备了好多好多的话要对彼此说,此时此刻,只需要一个眼神的交融,便心意相通,所有不安的情绪瞬间化作乌有,久别重逢的欢欣和盘绕缠绵的情愫如洪潮般奔腾着咆哮着。

       易峰抬起脑袋,看着眼前衣衫褴褛的陈伟霆,头发长了不少,油腻腻的黏成一根根的,英挺的剑眉变得粗糙,像两条小扫帚,双眼下多了黑眼圈和眼袋,憔悴了许多,易峰的手抚上他的脸庞,缓缓向下,白嫩的手掌被下巴的胡渣扎得有些疼,可是他的心更疼,他哽着着,红润的嘴噘得让陈伟霆想一口含住亲吻,易峰踮起脚尖,在陈伟霆的脸上亲了亲,“陈叔叔,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

       陈伟霆把他拉开些距离,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没办法,条件有限,澡都没得洗,衣服也只能凑合穿一下,峰峰,别挨我这么近,我身上脏。”

       “才不…”易峰又扑上来,在陈伟霆身上又拱又蹭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靠近他的耳边,“不管陈叔叔是什么样的,我都不在乎,我都喜欢。”

       小孩漫不经心的话拨动着陈伟霆心里的那根弦,一下一下的,越来越强烈,他努力平复着自己,“峰峰,我们先回去吧。”

       “嗯。”易峰抢先帮陈伟霆提着袋子,拉着陈伟霆的手大步流星的往宿舍走。

       在灾区待了这么久没洗澡,陈伟霆自己都能闻到身上散发的酸臭味,他一脸嫌弃,回来宿舍便被易峰推搡着进了卫生间洗澡,拧开开关,温热的水流从蓬头里喷洒出来,陈伟霆抹着沐浴露,爽快的冲了个澡。

       易峰把陈伟霆的脏衣服放进洗衣机里洗着,又把蒙了一层灰的宿舍打扫了一翻,换上干净的床单,趁着陈伟霆还在洗,他又下了楼去买晚餐,陈伟霆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没有看到易峰,但看到一尘不染的宿舍,他以为易峰做完卫生就走了,拿过手机想给他打电话,易峰拎着饭盒正上楼,刚到门口就接到陈伟霆的电话,陈伟霆听到手机铃声响,大步跨到门边拉开门,把正准备拿钥匙开门的易峰抱了个满怀,嘴里不停的念叨,“我还以为你走了…不要走,峰峰…”

       易峰被他抱得有点喘不过气,他举起袋子,“我不走,我给你买晚饭去了,坐了这么久的车你一定饿了。”

       陈伟霆把他拉进屋,关上门,易峰坐在床边,把饭盒打开摊在陈伟霆面前,掰开卫生筷递给他,“快吃吧,这家炒饭的味道还不错。”

      “怎么只买了一份?你吃饭了吗?”

      “我吃过了,陈叔叔,你快吃吧。”

       陈伟霆确实饿了,确切的来说,这两个多月来,他都没有怎么吃饱过,忙着救治伤病,往往一忙就过了饭点,食物和水紧张,他通常都是随便吃两口就应付过去了,陈伟霆吃着炒饭,看着身边笑盈盈的易峰,心头热乎乎的,傻愣愣的样子让易峰以为炒饭太干,把他噎着了,赶紧拿了刚买的奶茶递到他嘴边,“喝一口吧。”

       陈伟霆低头吸了一口奶茶,继续扒着炒饭,他实在饿得顾不上形象了,狼吞虎咽的样子让易峰忍不住发笑,陈伟霆捏捏他的鼻尖,宠溺之情溢于言表,易峰把眼睛鼓得像金鱼一般,故作凶相吓唬陈伟霆,张嘴作势要咬陈伟霆的手,哪知陈伟霆并没有撤回之意,易峰反而一口含住了陈伟霆的手指,稍有诧异,又神色淡定的舔舔陈伟霆的指尖,像是在舔棒棒糖,手指上温软湿濡之感让陈伟霆浑身一震,热流如电蹿般迅速的布满全身,又汹涌的燃烧着小腹下的部位,陈伟霆的脑子里像是火山爆发,“轰隆”一声,随着身体和心里的本能抱着易峰将他压在柔软的床垫上,易峰对自己的玩火行为毫无察觉,直到面前的阴影覆盖下来,他松开陈伟霆的手,推推他的肩膀,而陈伟霆像座小山一样,任凭易峰怎么推他都毫不动摇,腿间的热根直挺挺的抵着易峰的身体,易峰好奇的伸手碰了碰,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之后瞬间涨红了脸,他不可思议的抬头对上陈伟霆的眼睛,眼底浓烈的情欲如龙卷风一般,他不知所措的踢蹬着双腿,缩着身子从缝隙里挣脱出来迅速的爬到角落里,将枕头和被单全抱在身上,看着易峰像只小白兔一样蜷缩着,他不慌不忙的俯着身体一步步逼近,头顶的灯光逐渐被高大的身影遮蔽,易峰缩着脑袋无路可逃,陈伟霆慢慢靠近他,安抚般的吻了吻他的额头,声音被渲染得低沉迷离,“峰峰,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易峰点点头,又摇摇头,过了几秒,又确定般的摇摇头…

       白皙的脸蛋透红得好看,眼眸黑黝黝亮晶晶的,是陈伟霆见过的最干净最动人的光,让他从此被蛊惑,万劫不复也好,粉身碎骨也罢,一切都那么让人心甘情愿,他说道,“我的峰峰是害羞了…”




——TBC


评论(48)

热度(9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