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26~


       26.

       陈伟霆静静的看了易峰一会儿,几年时间,小孩在光阴的打磨下,褪去了童年的稚气,整个人从内到外,透露着一股清冽沁人的气质,不太张扬的性格更显得他淡然沉静,可也只有陈伟霆了解,也只有他能看到被易峰隐藏在恬静外表下的孩子气,他偶尔的小情绪和面对陈伟霆才显露的脆弱,陈伟霆总是会一一包容着,怜爱着。

       易峰被陈伟霆围在他和床角之间,背靠着墙壁,微微抬头就能看到那近在咫尺的,气宇非凡的脸庞,炙热的眼神带着露骨的柔情吸引着他,反复的将他在心里描绘刻画。

       “峰峰…”陈伟霆的声音低沉得几乎不可闻,手背一碰到他的脸颊易峰便被灼热的温度烫得瑟缩了一下,陈伟霆倾身上前,将他的面容看了个仔细,嘴角噙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软乎乎的小不点,这么些年,峰峰长大了,懂事了,也更迷人了…”

       听着陈伟霆回忆的话语,被他一下一下抚摸着,易峰更是羞涩得低下了头,都快把脸埋进枕头里了,陈伟霆轻轻揉捏着他红得像玫瑰花瓣的耳垂,易峰隔着空气,嗅到了几分危险的味道,他闷声哼咛,下意识的抖动着肩膀,“陈叔叔,痒…好痒…”

       细软的声音像根羽毛,有意无意的挠着陈伟霆的心,理智占了下风,无法再与内心充盈肆意的激情相对抗,他扒掉易峰紧抱在怀里的枕头和被子,将他拉入怀中,低头细吻起他的额头和眉眼,雨点般的亲吻打破了易峰心里的平静,带着些惶恐荡起波澜,他整个儿缩在陈伟霆胸前,浓密的睫毛低垂着,遮住了他眼里的慌乱和无措,抿着的双唇弯出的弧度像一只小银勾,醉人的酒窝让人不由自主的移不开眼睛。

       陈伟霆的吻一路而下,沿着挺翘的鼻梁吻过他柔嫩的脸颊,却偏偏不去触碰那两片水润的唇瓣,虽然太想,却又不愿意违背了易峰的意愿,只反复的在他耳畔亲吻着,吸取着能灭他心中火焰的甘泉,却不想这只能是火上浇油,让他越来越难以忍耐。

       易峰伸手攀附着陈伟霆健壮的腰身将他抱住,等待了半天,依旧不见陈伟霆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他侧过头,试探着碰上陈伟霆的嘴角,一点点的移动,直到与他紧密的贴合,不谙情事的易峰和陈伟霆四目相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傻呆呆的在脑子里纠结这样做会不会让陈叔叔认为他太随便,可又不想失了这么一个表明心意的机会,最后心一横,索性闭上眼睛,双手改为搂住陈伟霆的脖子,仰着头跟他亲吻,说是亲吻,实则是没有技巧和章法的摸索,陈伟霆差点被易峰青涩的动作给逗笑了,他反客为主的一手搂住易峰的腰,一手托着他的后脑勺,含住他的两片柔软吮吸碾压,很快便完全占据了主导,彼此的气息交融,让易峰放松下来,完全沉溺其中,跟随着陈伟霆的节奏加深这个吻。

       陈伟霆轻巧的攻城略地,探入易峰的口中,搅着黏腻的津液勾住他东躲西藏的小舌纠缠在一起,惹得易峰一阵心慌意乱,不自觉的咬了陈伟霆一下,易峰怕把他咬伤了,拍打着他的胸口想让他停下,陈伟霆哪里管这些,被易峰这一咬,却也不痛,反倒被他当成了两人间的情趣。

       易峰被陈伟霆吻得意乱情迷,让他觉得原来跟自己喜欢的人亲吻是这样一件美好的事,像夏天里一阵带着丝丝清甜的微风拂过,像置身一大堆香浓的爆米花中,听着机器里噼里啪啦爆裂的声音,逐渐被越来越多的爆米花淹没…

       易峰睁着迷蒙的大眼睛,懵懂的被陈伟霆轻轻放倒在床上,虽然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可身体还是不自觉的颤抖着,陈伟霆知道他害怕,抚慰的亲了亲他的眼睛,身上单薄的白色T恤经过刚才的激烈已经被汗水浸湿,极不舒服的粘在身上,易峰扭了扭身子,陈伟霆的目光向下,停留在易峰胸前晕湿的一块,隐约透露着两点嫣红,陈伟霆躁动的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滚动着,看得易峰紧张得愣了愣。

       陈伟霆抱住易峰的身子,慢慢的撩起他的衣服,易峰感受着他温厚的手掌触摸着他的每一寸肌肤,像进了桑拿房,整个人,连带着心都沸腾了起来,他未经人事,不知道情爱这东西的厉害,经不起陈伟霆轻挑细碾的拨弄,全身很快就起了反应,汗珠蒙在绯红的皮肤上,裹得全身晶莹剔透,像只可口的水蜜桃,被陈伟霆挑逗着,慢慢的想要得更多,所有的欲望和渴求在四肢百骸弥漫着,转而又迅速的集中在小腹处,难耐的情动直冲脑门。

       陈伟霆把小孩所有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他浅笑着,连带着内裤和小短裤一起拉到小腿处,摇摇欲坠的挂在脚踝上,最私密的地方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最喜欢的人面前,易峰羞愤到了极点,捂着烧得热乎乎的脸,不敢直视陈伟霆,陈伟霆的手指灵巧的拨开四周细软的毛发,将他那还在沉睡的小家伙握在手里,掌心轻微的触碰着小家伙的顶端处,惹得易峰忍不住惊呼,像是猫儿挠人的叫声,陈伟霆是医生,自是对人体的每一处器官都有着透彻的了解,何况面对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的小孩,手中的力道轻重有度,也能准确无误的挑起他的敏感点,在陈伟霆极具耐心的抚慰下,易峰很快在他手里缴械投降。

       初偿情潮的易峰直挺挺的瘫软在床上,捂着脸的手终于挪开了一点,张开小嘴大口大口的呼气,心里却在使劲的懊恼,要死了要死了,这么羞羞的事全被陈叔叔看到,以后没脸见他了。

       易峰算是舒服了,这么一来,搞得陈伟霆越来越无法继续忍受下去,时机恰到好处,喜欢的人近在眼前,此时不做更待何时,陈伟霆手撑在易峰身侧,埋头亲吻着他的颈窝,一手毫无阻碍的探向他身后的秘口,在陈伟霆抚摸上他弹滑的臀肉时,手指不经意的颤抖了一下,仿佛理智逃出重围,他犹豫了,峰峰还小,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意味着什么,也许在他的心里,把对自己的亲密和依赖当做了喜欢,让他误以为那是爱,陈伟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伏在易峰的肩头大口的喘气,他不能趁人之危,不能仗着自己需要而做出伤害易峰的事,不能让易峰讨厌自己,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陈伟霆静静的在易峰身上趴了一会儿,生生压下要将他灭顶的欲念,然后霍然起身去了卫生间,“砰”的一声关上门,粗重的呼吸在狭小的空间里久久回荡,易峰愣愣的躺在床上,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上一秒还与自己坦诚亲密的陈叔叔现在却抛下自己跑进了卫生间,难道是因为刚才的事而厌恶自己了?陈叔叔不喜欢自己了?无数个未解之谜在他的小脑袋里萦绕着,挥之不去,他把衣服裤子重新穿好,面朝墙壁把身体蜷缩成了一只虾米,鼻子一抽一抽的,透明的豆豆从眼眶里滚滚而落,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陈叔叔不喜欢自己了,陈叔叔不喜欢自己了…

       陈伟霆在卫生间里待了许久,想着小孩沾染上情欲后妩媚的模样,扶着自己的利器发泄了一次又一次,液体喷在了墙壁瓷砖上,陈伟霆竟觉得有些不堪入目,他拿过蓬头对着墙壁一阵猛冲,直到再也看不到任何痕迹,把卫生间冲洗干净后又冲了个冷水澡,等到出来时,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陈伟霆来到床边,轻轻摸了摸易峰的头发,温声哄道,“峰峰,对不起,叔叔错了,你别生气好吗?”

       等了一会儿,小孩没有吭声,也没有动,陈伟霆吓住了,这次真的事大了,恐怕得花点功夫和时间才能把小孩哄回来,他轻手轻脚的上了床靠近易峰,探头顺着他的侧脸看下去,“峰峰…峰峰?”

       易峰已经睡着了,他的胸口随着均匀的呼吸一起一伏,陈伟霆盯着小孩恬淡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指腹极其温柔的拭去那颗还挂在睫毛尖上的眼泪,他将易峰翻了个身,像往常一样搂进怀里入睡,易峰睡得不太安稳,抖动着睫羽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感受到熟悉的温度和味道,更往陈伟霆身上扒,嘴里还不停的低声嚷着,“陈叔叔,你不要讨厌我,不要讨厌我…”

       陈伟霆看他耷拉着两条小眉毛,皱着鼻子又要哭的样子,他赶紧拍拍他的背,“不讨厌不讨厌,叔叔怎么会讨厌你呢,小傻瓜,叔叔喜欢你都来不及。”

       “真的吗?”易峰半梦半醒间,听到陈伟霆说喜欢他,立马接口道,“我也喜欢陈叔叔,很喜欢很喜欢。”

       看着小孩的迷糊样,陈伟霆忍不住逗他,“那有多喜欢呢?”

       “唔…”易峰用手指戳戳自己的心口,“跟陈叔叔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看不到的时候会很想,离开的时候舍不得,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能再见到陈叔叔,就是不想跟陈叔叔分开,想永远都跟陈叔叔在一起,时时刻刻都要在一起,想抱着你,想亲你,不管在哪里不管在做什么都会想你,就算在你身边也会很想你…”

       “峰峰…”陈伟霆情难自制的吻上易峰的嘴唇,打断了他绕口令般的絮叨,缠绵悱恻间,他说道,“峰峰长大了,就要交女朋友,要成家,有自己的小家庭,不可能一直跟叔叔在一起啊。”

       易峰毫不犹豫的,坚定的说道,“那我就不交女朋友不成家,陈叔叔在哪儿,我就在哪儿…”他仰着头,在陈伟霆的下巴上吧唧一口,最后总结陈词,“反正,不管你愿不愿意,我就是跟着你了。”

       陈伟霆看着小孩笃定的模样,这样直白的表达,让他再也无法忽视对小孩的感情,“你这是打算要做一块强力贴啊,还不管我愿不愿意。”

       “对啊。”易峰握着小拳头挥了挥,宣誓般的说道,“我要做一块永久牌强力贴,永远永远的黏着陈叔叔,让你甩都甩不掉。”

       陈伟霆哈哈大笑道,“好,那就不甩,我心甘情愿的被你这块永久牌强力贴贴一辈子,好不好?”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

       “好,绝对不耍赖。”陈伟霆缩起腿,用指尖挠了挠易峰的脚心,“很晚了,快睡吧。”

       “晚安,陈叔叔。”

       “晚安。”

       许久没睡过一个好觉,折腾了一晚,陈伟霆实在熬不住了,闭上眼睛就睡着了,易峰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透过黑夜描摹着陈伟霆的轮廓,“陈叔叔…我…我爱你…”

       易峰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反复酝酿许久的话,隔着一个梦的距离,不管陈伟霆有没有听到,他都早已在心里做好了决定,以后的日子,一步一个脚印紧紧相随。

       也许,从相遇的那天起,他们的世界早已融为一体,再也无法割离。




——TBC

ps:我已经尽量避开敏感词汇,如果被吞,明天再补链接吧…


评论(44)

热度(12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