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27~


       27.

       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易峰每天都会给陈伟霆打电话,校里校外,社会新闻,两人东拉西扯,随便一个话题就能说上好半天,易峰叽叽喳喳的声音在陈伟霆的耳朵里听起来分外惬意,平时安静少言的小孩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如此畅所欲言,无拘无束,陈伟霆怕打扰到小孩上课,所以多数时候都是在放学后给他发短信,易峰捧着手机看着信息,满心欢喜,总是认认真真的回复,陈伟霆的每句话每个字他都记在心里,手机里的短信他舍不得删,有事没事就爱反反复复的看,一遍遍的在心里呐喊,我恋爱了我恋爱了,终于跟我最爱的陈叔叔恋爱了,甚至恨不得拿个大喇叭对着天空大吼一通。

       陈伟霆更是对小孩上心,每天提醒他天气变化,让他按时吃饭,晚上不要复习得太晚,要早点休息…林林总总,陈伟霆真想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在小孩身边将他照顾仔细,每晚结束与小孩缠绵的通话后,陈伟霆对着空空的宿舍,会幻想以后小孩长大了,工作了,他们有了自己的小家,每天都能抱着他入睡,早晨醒来有阳光和他,一切都是好的,陈伟霆觉得,这就是他人生的终极目标了吧,不远大,只求如此平凡温馨一生就好。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心中一旦有了期待,便会觉得每分每秒都那么漫长,易峰每天掰着手指数着日子忍受着这种煎熬,每到周五放学,铃声一响,他跑得比谁都快,坐了公交车直接到医院,陈伟霆给他留了宿舍钥匙,易峰先回宿舍打扫一下,然后一边做功课一边等着陈伟霆回来,若是陈伟霆轮休,他便会去接小孩放学,两人一起去吃点东西,然后逛逛街或者看场电影,最后慢悠悠的回去,情侣间约会会做的事,看似平淡普通,与爱的人一起就会变得快乐甜蜜。

       而陈伟霆的宿舍似乎也慢慢的成为了易峰的另一个家,一个只属于他们的一方天地,床上多了一个枕头,桌上喝水的杯子是一对,拖鞋图案一双是小兔子一双是小猫咪,卫生间里的毛巾和漱口杯牙刷也是成双成对,柜子上的相框里不再是陈伟霆的单人照,阳台上的两盆小盆栽也开出了娇嫩的花,在阳光下生机勃然,随风摇曳。

       陈伟霆想,这大概就是他一直所想要和所求的吧,他靠在床头,环视着屋里的一切,从最初的单调,到后来有了小孩的到来,这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有了家的味道,易峰洗完澡,穿着背心和短裤爬上床,陈伟霆怕他硌着,拿了枕头垫在他背后,易峰的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带着洗发水的清香蹭在陈伟霆的皮肤上,凉凉的,特别舒服,易峰看他眯眼享受的样子,一只脚横在他腿上,然后挪动着,整个人趴在他身上,手支着下巴与他面对面,“陈叔叔,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陈伟霆睁开眼睛,轻轻搂上他的腰,抚摸着他瘦小的身板,微皱着眉头说道,“你在学校是不是没好好吃饭?怎么又瘦了?身上都快没肉了。”

       “有,怎么没有。”易峰握紧拳头弯曲手肘,使劲儿的想让臂膀上看着很有肌肉的样子,然后又伸着脖子捏捏脸颊,“看,我都该减肥了,这么多的肉,你还说没有。”

       陈伟霆拉着他的手放下,细细的端详着他,又顺着脊背往下摸了摸,“不许减肥,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看看你屁股上都没几两肉,摸着都硌手。”

       “那你还摸,哼。”易峰反手挥开陈伟霆不安分的狼爪子,翻身躺在他身边。

       小孩鼓着肉嘟嘟的脸颊,眼睛瞪得大大的,像只金鱼一样,陈伟霆实在忍不住,戳戳他的脸颊,“生气了?”

       小孩把脸瘪了下去,直勾勾的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怨念道,“你要是喜欢有手感的,就去找大胸美女,前凸后翘的,那个摸着就舒服。”话一出口小孩就后悔了,破坏了这么美好舒缓的气氛,陈叔叔也一定难过了,可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怎么收得回来,小孩懊恼死了。

       短暂可怕的沉默过后,陈伟霆抱着易峰,细密的亲吻着他,带着点伤感,暖声安慰道,“我怎么会去找别人,我只想要峰峰…”

       易峰感动得一塌糊涂,回抱着陈伟霆,与他严丝合缝的紧贴在一起,“陈叔叔,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对…唔…”

       对不起三个字被淹没在陈伟霆铺天盖地而来的吻里,静谧的房间里溢出暧昧的呼吸声,温暖的橘色灯光笼罩着床上纠缠不休的两人,微凉的夜风无意间撩起了窗帘,天边的月亮瞧见这旖旎风光,也偷偷的躲在了云后。

       一翻折腾下来,易峰已经大汗淋漓困得不行,眼皮像是有千斤重,很快便睡着了,陈伟霆拿了湿毛巾帮易峰擦干净身体,又清理了床单,检查了易峰的双腿内侧没有破皮之后才安心睡下,与易峰在一起,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勾起他体内的冲动和情欲,但每次也只是在易峰的腿间抽动着发泄,他不是没有试过做到最后一步,可是当他才进入一个头便听到小孩痛苦的哭声时,他便做不下去了,他不忍心看到小孩承受这样的疼痛,舍不得他流眼泪。

       周六早晨两人睡到自然醒,起床后去食堂吃了早饭便一起回家,易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看爷爷奶奶了,而陈伟霆因为工作忙也很久没回家了,陈妈妈每次打电话都说让他有时间回家,别老在食堂吃饭,食堂再方便也没有家里的好,两人回到家正好中午,爷爷在摆弄他的花花草草,奶奶做了凉面放好作料,易峰一个人就吃了好大一份,又给陈妈妈家端去了一份,陈妈妈也许久不见易峰,留他吃午饭,饭桌上一个劲儿的给他夹菜,吃得易峰直给陈伟霆使眼神求救,陈伟霆看他撑得捂着肚子,憋着笑赶紧拦着陈妈妈,趁着陈妈妈去厨房盛饭的机会,易峰立马把碗里的菜全给了陈伟霆。

       吃完午饭,陈妈妈收拾了碗筷就回了房间睡午觉,易峰撑得难受,便从陈伟霆房间的书柜里随便拿了本书边看边来回踱步,陈伟霆走过来从他手里抽走书,“要么就坐着好好看,你这样走着看对眼睛不好。”

       易峰哭丧着脸指指肚子,“我难受,光这样走着太没意思,就想找点事做。”

       “那就慢慢走着吧,要是累了就上床睡会儿觉。”陈伟霆往床上一趟,扯开空调被盖在身上,又拿过专业书看了起来。

       易峰看他躺着看书,不服气的说,“你还说我,你这样看书对眼睛也不好啊。”说着就要走过去把书抢过来。

       一页的内容还没看完手机就响了起来,在陈伟霆接电话前易峰瞥了一眼,看到来电人是林愿。

      易峰静静的站在床边,只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却不知道说了什么,陈伟霆更是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等了一会儿之后,易峰见他还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便蹬掉拖鞋爬上床,陈伟霆见他像个小圆球一样爬到身边,伸手将他捞进怀里,易峰不安分的在他怀里使劲扭着,无奈肚子还有些撑,他艰难的去拉陈伟霆拿着电话的手,嘴里哼哼道,“陈叔叔,我难受…”

       电话那头的林愿似乎有所察觉,便不多做打扰挂了电话,陈伟霆搂着小孩,看他的脸都快皱成一团了,“没事,叔叔给你揉揉,按摩一下。”

       易峰便靠在他身上,陈伟霆扶着小孩,手掌在肚子和腹部上有规律的按揉,“下次吃不下就不要吃了,不然又得难受。”

       “嗯,知道了…”易峰打着哈欠,垂下睫毛,午间的阳光隔着窗帘透进来,在他奶白的皮肤上投下一小片扇形阴影。

       看着怀中小人儿安然入睡,陈伟霆低头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千金难买岁月静好。




——TBC


后面开虐 ,are you ready ?

评论(46)

热度(8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