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29~


       29.

       夜晚总是比白昼漫长,至少林愿是这么认为的,整个夜班,除了巡视病房观察病人病情,做好值班记录外,其他的时候她一直坐在护士站里的椅子上,对着墙上不眠不休转圈圈的时钟发怔,脑海里挥之不去陈伟霆那句情意绵绵的“我爱你”,但这话却是对着另一个人说的,在这之前她一直催眠自己还有机会,可是现实却用力给了她一巴掌让她清醒,她不甘心,如果是别人,也许她还能勉强接受,可偏偏是个男生,还是个在上高中的乳臭未干的小孩儿。

       林愿烦躁郁闷的抓了抓头发,端庄的护士帽被抓得瘪了下去,乱糟糟的,她按亮手机,又看着屏幕熄灭,如此反复,远方的天地交汇间泛起了鱼肚白,星辰和月光逐渐被隐匿在朗朗晴空下,医院里变得喧闹起来,病人开始了新一天的治疗和活动,医生护士也聚集在办公室做交接班工作。

       陈伟霆站在最前面,手里捧着翻开的夜班记录,一字一句认真的说完总结,林愿站在他两三步远的地方,微微抬头看着他一丝不苟的样子,想起他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一个特别仔细的人,踏实沉稳,对人也很友好,怎么能让人不喜欢,工作之后,成熟男人的魅力代替了学生时期的平凡内敛,林愿不知不觉就看得入了迷,等到该她做报告的时候她还没有从自己的神游中抽离回来,直到旁边的同事不动声色的用胳膊肘碰了碰她,她尴尬的拨动着捏在手中的笔的顶端按钮,恢复正色的将夜班情况汇报给大家听。

       交完班后,同事拉着林愿的袖子,小声问道,“你没事吧?我看你心绪不宁的,怎么了?”

       “没事…”林愿面色低沉,看着已经换了衣服下班的陈伟霆被病人家属找上,又耐心的边看检查报告边给病人家属做解释。

       林愿换下工作服收拾好东西,瞅着病人家属离开后陈伟霆去等电梯,她也跟了过去站在陈伟霆身边,陈伟霆侧头,对她礼貌的笑了笑,林愿也还了一个明媚的笑,医院人流量大,电梯好半天才来,林愿和陈伟霆站在电梯最里面,中途还不断有人上来,本来就狭小的空间里塞满了人,林愿紧紧的跟陈伟霆挨在一起,气味陈杂中依然能闻到陈伟霆身上淡淡的清冷的香水味,干净得似乎连医院里浓重的消毒药水的味道他也不会沾染毫分。

       短短的二十几层楼,却感觉电梯运行了好久,林愿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看看陈伟霆,陈伟霆对她的小动作毫无察觉,上完夜班多少有些疲乏,他背靠着电梯壁,抬手轻揉着鼻梁和太阳穴,不时的拿出手机看一看消息,然后回复,不管再累,他的脸上眼里始终带着微笑和柔光,让人不由自主的沉溺,林愿不用猜也知道,大概是他喜欢的那个人给他发来的信息,林愿冷冷的一撇嘴角,忍不住在心里恨恨的腹诽,不好好上课,整天尽想着装天真无知博人怜爱,小小年纪就这样不学好。

       电梯终于停在了一楼,陈伟霆收起手机走出电梯,穿过电梯口的人群,朝食堂的方向走,林愿紧随其后,“伟霆,你也去食堂吃饭啊?”

       “是啊。”陈伟霆沿着靠近医院花园的一条路走,一路上遇到其他同事,他也都谦虚的点头打招呼。

       食堂里差不多过了早饭高峰期,大堂里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打饭窗口排队的人也不多,陈伟霆只打了一份粥,一个包子一个鸡蛋外加一小碟咸菜,林愿看到他餐盘里食物的分量有些惊讶,“你就吃这么点?”

       陈伟霆斯文的吃着饭,“嗯,差不多了,一会儿回去睡觉,吃太多不好。”

       “哦…”林愿也吃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气氛瞬间降到零点,她埋头用筷子挑着饭粒,慢得像要数清楚碗里有多少颗米,故作随意的说道,“最近怎么没见峰峰,他以前总是喜欢来医院找你啊…”

       提起小孩,陈伟霆的语气不自觉的放得温柔,“他要上课呢,快毕业了,课程紧张。”

       “哦…也是…”林愿有意无意的拉扯着话题,“他这个年纪好啊,无忧无虑的,不用为太多的事情发愁,专心学习,还有很多机会能选择一条自己最想要的路去走。”

       陈伟霆看了她一眼,疑惑道,“你今天怎么了?突然感慨起来了?”

       “没事啊,就是随便说说,我就是觉得他这个年龄好,青春又阳光,处于渐渐懂事的阶段,会越来越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清楚自己的未来该是什么样子,还有好多新鲜东西等着他去体验。”林愿边说边观察着陈伟霆的神情,看他淡定自若的样子,林愿憋着想要把一切都摊开的冲动,继续不漏痕迹的说道,“现在的小孩看似顽劣懵懂,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着,什么爱情啊,说起来头头是道,但那都只是他们在这些事情上最初的体验和感觉,会觉得刺激好玩,可等到时间久了,他们在看待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会越发清晰,不过峰峰成绩好人又听话,前途无量,以后考上一所好大学,对他的发展也不错,再交个漂亮的女朋友…”

       陈伟霆吃着早餐,忍受着林愿喋喋不休的聒噪和对小孩未来的指指点点,心里却想着小孩有没有好好听课,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想自己…他快速的吃完最后几口,擦擦嘴,“我吃饱了,先走了,你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林愿看着陈伟霆带风的背影,见他对自己刚刚的话没什么反应,她也没了胃口,筷子一扔,拎着包包踏着细细的高跟鞋,赌气的蹬着地板扬长而去。

       陈伟霆回到宿舍洗了澡往床上一躺,本来刚刚还有的浓倦的睡意,现在又不知所踪,他半眯着眼,捞过旁边小孩睡的枕头,抱在怀里,低头把脸埋在枕头里,陶醉的吸纳着小孩留下的味道,着魔一般不可自拔,昏沉间,又突然想起林愿的话,他在脑子里回旋琢磨,小孩前途大好,未来会上好的大学,找一份好的工作,交一个很好的女朋友,然后有自己家庭自己的孩子…陈伟霆猛然的从床上坐起,思绪清晰无比,是啊,自己从来没有问过小孩,他想要的未来是什么…

       陈伟霆的目光扫视过房间里的一切,这里处处充满了小孩的影子,处处都存在着他的气息,他已经在自己心里扎根进驻,他们互相爱恋着彼此,自己只要清楚,小孩是爱自己的,这就够了,至于林愿说的那些,不过是她一人的片面之词,那不是陈伟霆想要的,也不会是小孩想要的,对于他们来说,彼此就是对方的现在和未来。

       一场秋雨一场寒,天空像被冲洗过的明镜,雾蒙蒙的阴沉,空气也凉得有些渗人,易峰坐在座位上听着周五的最后一节课,眼睛却看着窗沿上挂着一排排摇摇欲坠的透明的小水珠,神思飞扬,老师看他心不在焉,警告的拍了拍讲桌,勉强拉回了他的心思,等到放学铃声响起,老师并没有马上说下课,而是不紧不慢的收好教材,说起了这次月考成绩,并重点强调了成绩有所下降的同学,虽然没有点名,目光却在易峰身上晃来晃去,易峰羞愧得低下了头,最近不知怎么搞的,每次想要静下心来的时候就会想到陈伟霆,心神便不知不觉的跑远了,一旦开了小差,学习上就会出现错误。

       老师说了几句后就放学了,易峰心情低落的下了楼,刚下过雨,空气里参杂着泥土的腥味,地上大大小小的水洼,稍不注意一脚踩进去,溅得裤腿上都是水,湿哒哒的缠在腿上,很不舒服,易峰呆呆的立在水中,看着裤腿被水晕得一片暗沉,还滴着水,他发着心中的小脾气使劲蹬脚,溅起一层又一层水花,等到他消停下来,平静后的水面中出现一个倒影,磁性的声音响起,“玩够了吗?”

       易峰竟顺着他的话点点头,“陈叔叔…”

        陈伟霆无奈的拉过他的手,摸摸他冰凉的脸蛋,“怎么了?什么事这么不开心?”

       “没什么,我跟自己怄气,这次月考没考好…”

       “这次没考好,下次努力就行了,一次考试,不能代表什么,只是让你认识到自己还有哪些地方不足,加以改正就好了,而且我的峰峰这么聪明,我相信没问题的。”

       听了陈伟霆安慰的话语,易峰心里总算好受了许多,“嗯,我一定努力改正。”

       “那就好。”陈伟霆捏着他白嫩的手,软软的,像是小猫爪子上的小肉垫,很舒服,“这周末我们回家好不好,妈妈叫我回去,说是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说。”

       易峰甩甩腿,想要把鞋子甩干,却事与愿违,走起路来简直不能好,但只能一路忍到家,回到家,易峰迫不及待的脱了湿鞋湿袜,踏着绵软的拖鞋帮着奶奶在厨房做饭。

       而陈伟霆从进家门起,就看到爸妈神神秘秘的,陈伟霆也不急,等他们要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吃过晚饭,易峰探头探脑的扒着门框朝里张望,陈伟霆正和陈爸爸聊天,陈妈妈切了水果端出来,亲切的招呼易峰吃水果,两家人做了多年邻居,早已熟识,易峰也不扭捏,礼貌的叫了叔叔阿姨后就坐到陈伟霆身边,陈伟霆搂着易峰的腰,拿叉子叉了果肉递到易峰嘴边,易峰不客气的一口吞,陈爸爸在一旁打趣两人关系好得像亲兄弟。

       陈妈妈坐在陈伟霆的另一侧,朝陈爸爸使了个眼神,开始切入正题,“伟霆啊,你现在工作已经稳定,我跟你爸也放心了,只是你现在老大不小,平时工作忙,我跟你爸也帮不上你什么,我们就是觉得你身边又没人照顾你,就想你考虑考虑交个女朋友。”

       专心吃着水果的易峰听到这话差点被噎着,他抬起眼,懵懵的看着陈伟霆,水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怎么办怎么办,陈伟霆帮他拍拍背,“妈,我现在不急,虽然工作是忙了点,但是我平时住宿舍,吃饭去食堂,休假的时候就回来陪陪你们,也没什么不好,你们不用担心,再等几年也不晚。”

       他跟妈妈说着话,目光却一直看着小孩,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他们自己跟易峰的事,但也不能让小孩着急,话里话外,既给了陈妈妈答复,又安了小孩的心。

       陈妈妈只得叹气,“我跟你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上小学了,你们这代人,就是什么都不急,妈只是想你考虑考虑,交个女朋友,慢慢培养感情,水到渠成就差不多能结婚了,你将来有了孩子,我跟你爸可以帮你们照顾,你们就自己忙自己的事业,多好啊,以后你也能像我跟你爸这样享天伦之乐。”

       陈伟霆哭笑不得,“妈,你这扯得也太远了,我是真没有想过,目前就先把工作做好吧。”

       陈妈妈只好打住,免得再说下去就破坏了氛围。

       陈伟霆转头去看小孩,小孩低着头碎碎念着,他只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瓜,“你在念什么呢?”

       小孩正掰着指头算着,思路被陈伟霆打断,小眼神幽怨,低声跟陈伟霆咬耳朵,“我在算陈叔叔还要等几年…”

       “算出来了吗?要等多久?”

       小孩睁大瞳孔,惊恐的竖起几根手指,颤声道,“等我念完大学,至少得六年…”

       “哦…”陈伟霆故作伤心摇头,“还得六年…”

       小孩勾住陈伟霆的脖子,凑在他耳边说,“陈叔叔,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现在不是有人在大学时候就结婚了吗,我们也可以。”

       “傻瓜…”

       陈伟霆揉着他栗色的软毛,宠溺之情溢于言表,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将这份感情对父母坦白,但只要有小孩在身边,现在的等待他也甘之如饴。



——TBC

再这样下去我快要收不住了,虐呢…

评论(30)

热度(8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