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 32~


       32.

       易峰艰难的扶着墙站稳,错愕的看着怒目圆瞪的爸爸,两撇嘴角往下耷拉,鼻子一抽一抽的,眼泪像洒落的珠子“啪嗒”落下,却又努力憋着不哭出声。

       “你好好问不行吗,干嘛打孩子…”李妈妈埋怨着,赶紧松开拉着李爸爸的手,心疼的查看易峰的情况,她轻轻碰了碰易峰的脸,小声哽咽道,“峰峰,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吗?”

       “我…”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易峰目光闪烁,不敢直视妈妈,他低着头,眼泪反而落得更厉害。

       刚刚那一巴掌,响亮得让李爸爸的神情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短暂诡异的寂静后,李爸爸压了压火气,耐着性子再次问道,“我最后问你一次,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你跟他到底有没有…”

       易峰横过袖子,擦了一把眼泪鼻涕,“有没有已经不重要了,爸,我是真的不能说,反正我就是很喜欢他,我保证,学习上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你也不要再问我了好不好?”

       李爸爸的脾气被二次引爆,他恼羞成怒的冲到易峰面前,“这些事我怎么能不问清楚,你都被人揭发到老师那儿去了,你让我假装不知道,不闻不问么?”

       易峰被逼到墙角,爸爸的追问让他压迫得厉害,他已经彻底没主意了,大脑混沌,李爸爸见他默不作声毫无反应,暴躁的扬起手又要打下去,易峰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像一只无助可怜的小兽,憋着气息呜咽着。

       巴掌还没落到易峰身上,就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打断,缓释了一下这硝烟弥漫的紧张气氛。

       李妈妈率先反应过来,匆匆忙忙的打开门,看到门外的人时,愣了一下,“伟霆,你怎么来了?”

       “谁啊?”李爸爸转头看向门口,他走过去,看到陈伟霆站在门外,“伟霆啊,你这会儿过来有什么事吗?”

       门没有完全打开,李爸爸整个堵在门口,虽然脸上勉强扯出一丝笑容,但陈伟霆看他的样子,知道他这是不打算让自己进门,听到屋里传来低低的抽泣声,陈伟霆忍住冲进去的念头。

       易峰踉跄着起身,来到李爸爸身后,透过缝隙空间看到门外的人是陈伟霆,而陈伟霆也正越过李爸爸李妈妈朝易峰看到,易峰赶紧擦掉脸上明晃晃的泪痕,这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陈伟霆将一切看在眼里,“叔叔阿姨,峰峰他…”

       李爸爸觉得家丑不可外扬,便说道,“易峰他在学校惹了点事,我们正在盘问他,伟霆啊,你看这会儿我们也不方便招呼你,如果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

       易峰对着陈伟霆悄然的用口型说:“你快走。”

       陈伟霆轻轻摇头,垂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叔叔阿姨,其实我是有事要跟你们说。”

       李妈妈去了厨房倒茶,李爸爸将他让进屋,易峰当然知道他要说的事是什么,但是现在说出来有可能是雪上加霜,他拉住陈伟霆的胳膊,眼神慌乱迷蒙如小鹿般,他用轻如蚊蝇的声音说,“你怎么来了,待会儿你可什么都不要说,千万别说…”

       陈伟霆只是握了握他的手,让他安心,李爸爸坐在沙发上歇着,刚刚闹了好大一场,也费了些力气,“伟霆,你有什么事要跟我们说啊?”

       陈伟霆捡起地板上的照片,看着被人处理得极仔细的画面,虽然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但走到这个地步,也不得不说明白了,他平和的开口直言,“叔叔,对不起,照片上的这个人,是我。”

       端着茶水出来的李妈妈听到这句话,顿时觉得昏天暗地,李爸爸眼疾手快扶着她坐下,不敢相信的看着陈伟霆,陈伟霆目光坦诚,看不出任何破绽。

       “…你说的…是真的?”

       “不是…爸…”

       “你闭嘴。”

       易峰急着辩解,又被李爸爸驳了回去,只好识时务的住口。

       陈伟霆拉过易峰的手握在手心,坚定不移,“是。”

       “你傻啊,为什么要说…”易峰反握着陈伟霆的手蹑喏道,责怪中又带着甜腻。

       “刚刚你跟叔叔阿姨说的话,我在门外都听到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担着…”陈伟霆抚摸过易峰被打肿的脸,又怕弄疼了他,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孩,怎么能让他独自面对狂风骤雨。

       “…你都…听到了…”易峰紧咬着下唇,认命的闭上眼睛。

       陈伟霆拉着易峰来到李爸爸面前,“叔叔阿姨,对不起,既然事情已经这样,我们也不想再瞒着你们了,跟峰峰在一起的人,确实是我。”

       真相被剖开,打击接二连三,李爸爸虚弱的靠在沙发上,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大吵大骂了,他望着天花板,静静的叹口气,“多久了?”

       “两年多了…”

       “两年多…行啊你,诱拐未成年啊…”李爸爸静默的想了想,自嘲道,“也怪我,平时忙着工作,没有注意你们两…难怪…难怪每次周末,易峰都要去奶奶家里,又总爱往医院跑,我还以为你们只是关系好有话聊,没想到…”

       陈伟霆拉着易峰的手改为搂在他的腰间,将他半抱在怀里,易峰侧头瞪他一眼,乖顺的倚靠着他,看到两人自然而然的亲密举动,李妈妈转开目光,摇摇晃晃的回了房间。

       李爸爸继续问,“你爸妈知道了吗?”

       “他们还不知道…”陈伟霆顿了顿,用最诚恳的态度向李爸爸表明自己的心迹,“叔叔,我是真的很喜欢峰峰,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李爸爸二话不说,拿起座机话筒递给陈伟霆,“什么都别说,先给你爸妈打听话,让他们也知道知道。”

       陈伟霆接过话筒,熟练的按下一串号码,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想着爸妈他们早晚都得知道,不去就趁这个机会把一切都摊开,以后跟峰峰就不必遮遮掩掩。

       电话通后,陈伟霆简单委婉的说了几句,易峰在旁边忐忑不安的看着他,直到结束后,他问,“怎么样?”

       陈伟霆说,“爸妈说,他们马上过来,让我们先等着。”

       李爸爸冷冷的横了易峰一眼,“好,那我就等着,等你爸妈来,我看你们到底还有什么说法。”

       易峰不敢乱动,乖乖的跟着陈伟霆坐在椅子上等待,时钟滴滴答答的不停歇,永无止境的旋转,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大伙儿都为了这事还没吃饭,易峰早已经饿了,可是此刻他只能忍着,李爸爸横眉冷眼的扫过他,易峰吓得连桌上的水果也不敢碰一下,这冷凝的气氛让他压抑得够呛,幸好还有陈叔叔陪着他,易峰又饿又困,眼皮沉甸甸的,憋了好几个哈欠,脑袋终于一点点歪歪斜斜的靠在了陈伟霆的肩膀,而陈伟霆手里拿着照片和信封反复的琢磨,照片的背景是上次吃饭的火锅店,当时他并没有注意到周围有认识的人,而信封上的字迹是打印的,想要知道寄信人根本无迹可寻,或许这是恶作剧,可这玩笑开得未免大了些…

       半个小时后,陈伟霆的爸妈来了,陈爸爸一进屋就火急火燎的走到陈伟霆面前,“伟霆,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假的?你真的跟易峰…”

       陈爸爸的大嗓门把易峰从噩梦中惊醒,他弹跳起来,看清眼前的形势,心想,此刻还不如被困在噩梦里醒不来。

       陈伟霆推推易峰,“峰峰,你先回房间去,我来跟爸妈说。”

       “为什么?”易峰茫然的问道,“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要跟你一起面对。”

       李爸爸目睹着两个人情深义重的样子,憋着一肚子气,将喝完水的杯子重重的放在茶几上,陈伟霆见小孩执意不肯,只好将他带进房间,拧开他床头的小台灯,柔柔的光倾泻下来,在黑暗的房间里,像一朵夜光蘑菇,陈伟霆让他在床边坐下,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峰峰听话,你就安心在房间等着,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我爸妈和叔叔阿姨的,相信我,嗯?”

       易峰抬起头,对上陈伟霆黝黑的眼眸,那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了黑暗中无数的星火透射,直直笼罩着易峰,让他鼓起一切勇气,跟着这些光亮大胆的前行,越往前走,便会越发现这些零散的光慢慢融汇,最后聚集成一股叫做坚持的光束,牢牢的将易峰包围保护。

       易峰点点头,把脸埋在他的手掌心,“嗯,我相信你。”

       安定好易峰,陈伟霆走出房间带上门,合拢的门缝像是隔开了两个世界,一边在为了两个人的希望和未来努力争取,一边却是无言的默默等待,而这样的等待无疑是一种煎熬和惩罚,易峰坐立不安的来回踱步,想要开一点点门偷听,又被爸爸发现。

        窗外天空早已黑透,天气渐渐入冬,易峰饿过了头,此刻只是冷得犯困,他把被子裹在身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台灯,强打起精神,等了许久,房间门终于被打开,陈伟霆走进来,看着裹得像个小蚕蛹一样的易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像是等待宣判一般,易峰竭力控制着紊乱的呼吸,“…陈叔叔…事情怎么样?他们…同意了吗?”

       陈伟霆和着被子将小孩紧紧抱进怀里,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一样,精疲力竭的埋首在小孩的颈窝,“嗯,他们同意了,峰峰…”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易峰浑浑噩噩的大脑立刻恢复了清明,“真的吗?我爸妈真的同意?还有陈爸陈妈,他们也不反对了吗?”

       “真的。”陈伟霆吻着他的耳珠,温热湿濡的气息让易峰猛的一颤,全身跟着热腾起来。

       “太好了,陈叔叔,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重要的是我们终于过了父母这一关。”

       “对对…爸妈同意了就好…”易峰喜极而泣,陈伟霆替他擦掉眼泪,易峰问他,“那陈爸陈妈呢?”

       陈伟霆说,“他们回去了。”

       “那…”话刚开头,易峰的肚子终于支撑不住的咕咕叫,大声抗议,他拍拍可怜的小肚子,“陈叔叔,我好饿…”

       陈伟霆把他从被子里拉出来穿好鞋,又拿了一件衣服给他穿上,“我们出去买些吃的回来吧,叔叔阿姨也还没吃晚饭呢。”

       “好。”易峰欢欣鼓舞的奔向门口,边跑边念叨着要吃的东西。

       陈伟霆跟在他身后下了楼,看着小孩的背影,甜蜜和苦涩交织混杂,深沉的夜色隐去了他无尽的悲恸,他低声呢喃,“峰峰,对不起,但愿,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脚步声盖过了话音,小孩终究是没有听到这句话。




——TBC

疯…

评论(60)

热度(9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