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35~


       35.

       “7月20日,阴。

       峰峰,我还是妥协了,面对父母的执着,我还是背弃了我对你的承诺,或许,他们说的对,只有我放手,才能给你更好的未来,你会恨我吗?我都恨死我自己了,我的心很疼,如果它真的会流血,那就让它多流一些吧,连同你的那份一起...”

       扣上日记本的扣带,陈伟霆放下笔凝视着窗外,台灯的暖光将他忧郁的侧脸映在雪白的墙壁上,深刻得连眼泪划过的痕迹似乎都能看得见,他捏拳捂着嘴,全身抽动,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半点声音…

       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摊放在书桌上,盛着暑日的阳光,通知书上的几个大字刺得易峰眼睛泛疼,他萎靡不振的坐在椅子上,愣怔的看着通知书出神,几天几夜的严重失眠,让他有了浓重的黑眼圈,眼泡肿得像金鱼眼睛,嘴唇苍白如纸,什么东西也不吃,整个人连着瘦了好几圈,沉闷得像个木然的洋娃娃,他已经对着通知书发了一个下午的呆了,天色暗沉的时候,他的眼皮终于微微动了一下,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摸到桌上的手机,点开信息编辑短信,他想把这个消息告诉陈伟霆,想跟他一起分享这个成果,短短的几句话写了删,删了写,手指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最终,他删除了没有完成的语言,放下手机,低头埋在双膝中抽泣。

       薄薄的一张纸,却是奋斗了那么多天,拼尽了所有努力才得来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每分每秒,他所想的,就是希望在以后的路上能与陈伟霆越靠越近,并肩前行,可是现在那个人离开了,走得那么决绝,所做的事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他的一切付出像是笑话般,全都付诸流水。

       陈伟霆已经很久没回家,没日没夜的工作,不管谁有事需要换班,他都一口答应,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不知疲累,神经绷得如同拧紧的麻绳,已然麻木,而他似要用工作来把自己的时间填塞满,科室的医生护士难免会在私底下议论着他的反常,林愿将陈伟霆的状态看在眼里,他已经不比往日神采奕奕,眼眸也无光华,却又极力掩饰身上的抑郁之气,不想让人察觉。

       周五那天排的手术不多,陈伟霆做完最后一台手术时刚好快到下班时间,他活动了一下酸软的筋骨,去查看完几个重症病人的情况后准备回办公室,却遇上了正在护士站询问的陈妈妈,陈伟霆两三步走过去,“妈,你怎么在这儿?”

       陈妈妈听到声音,转头看他,“伟霆,我刚刚还跟护士小姐问你呢,你这是要下班了吧?”

       “嗯,下班了。”陈伟霆看到她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还有一袋子水果,“妈,你来医院看病人?”

       “不是不是…”陈妈妈笑吟吟的把保温桶拎到陈伟霆面前,“这是我在家熬的汤,给你送一些来,还有这些水果…”

       陈伟霆帮忙接过,心疼的埋怨,“这大热天的,何必这么跑来跑去,中暑了怎么办。”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爸爸也念叨着你许久没回家了…”陈伟霆的痛苦,她这个做妈妈的怎么会不明白,当日李爸爸疾言厉色的非要逼着他离开易峰,这切肤之痛,只怕是需要时间来慢慢填合,纵然陈妈妈再急切的想他能成立一个家庭,可也深知这事不能逼得太紧,陈妈妈慈爱的笑着,像小时候那样摸摸他的脸,再捏捏他的手臂,“是不是工作太累?你都瘦了,这汤你要记得喝,工作再辛苦也要按时吃饭,别把身体拖垮了,以后我跟你爸还得靠着你啊。”

       陈伟霆听得心酸,声线抑制不住的颤抖,“我知道了妈,等我休假的时候就回去看你和爸,你们也照顾好自己。”

       陈妈妈拍拍他的手,轻松的说,“我跟你爸身体好着呢,你别担心,那行,我就先回去了。”

       “妈…”陈伟霆拉住要走的陈妈妈,“正好我下班了,吃了晚饭我送你回去吧。”

       陈妈妈想了想,应道,“也好,反正你爸今晚要跟朋友聚餐,那我就吃了饭再回去。”

       “行…”陈伟霆把东西放在护士站的办公桌上,“妈,你先坐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换了衣服就来。”

       “嗯,快去吧。”

       林愿换下工作服,放开束了一天的长发,自然的披在肩上,她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原来刚刚跟她询问陈医生的人是他的妈妈,林愿在心里细细的琢磨着,抹了晶亮口红的嘴唇弯出狡黠弧度,透露着步步为营的味道。

       陈伟霆收拾好自己来到护士站的时候,看到妈妈和林愿聊得正开心,他过去提起东西,对陈妈妈说,“妈,我们去吃饭吧。”

       陈妈妈笑眯眯的拉着林愿的手,和蔼可亲看着她,眼神柔和得像看自己的女儿一样,“伟霆啊,刚刚林愿跟我说你们以前是同学啊,现在又在一起工作,挺好的。”

       挺好?陈伟霆看着妈妈那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他希望是自己多心了,“妈,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我饿了。”

       “好好好…”陈妈妈答应着,却依然拉着林愿的手舍不得放开,“正好林愿也下班了,要不就一起吧。”

       陈妈妈说这话时,目光却是看着陈伟霆,陈伟霆眉头微蹙,他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也不好随意作答,林愿故作姿态的样子让陈伟霆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他冷凝着一张脸,不知道林愿是懵懂无知还是故意装不明白,时不时的用那刚刚抹了淡雅眼影的眼睛朝他递来含糊不清的眼神,陈伟霆看着都替她担心那弯卷的睫毛随时会被附裹于上的厚厚的睫毛膏压垮。

       见陈伟霆没意见,陈妈妈便自作主张的决定了三个人一起吃饭,这一举动,让林愿暗自揣度陈妈妈的突然来访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借着这个机会自己算是走了一步对的棋。

       三个人出了医院大门,林愿带着他们来到天桥对面的一家环境和菜品味道俱全的餐厅,落座后,林愿问了陈妈妈的口味,便招呼服务生,拿着菜单翻看,熟练的点了几个清淡的菜,林愿拿过茶壶给陈妈妈和陈伟霆倒上茶水,“阿姨,这家餐厅的菜味道不错,我经常跟同事一起来。”

       陈妈妈喝着茶水,打开话匣子开始跟林愿新一轮的聊天,“你们工作很忙的吧,是不是经常就在食堂吃饭?”

       “对啊,忙得脚不沾地,每天都有很多病人,有时候去晚了,食堂也会没饭菜。”

       林愿倒是随意得很,可她的随意却让陈伟霆觉得拘束,两个女人仿佛相见恨晚,聊得投入,陈伟霆闷不吭声的吃着端上桌的菜,好像自己是个没有存在感的外人,林愿殷勤的给陈妈妈夹着菜,又满脸堆笑夹了菜要给陈伟霆的时候,陈伟霆洞察先机的移开碗筷,“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

       林愿脸色一僵,夹了一筷子的菜尴尬的停在饭桌上,陈妈妈打着圆场,“没事没事,伟霆他没别的意思,他就是嘴挑,不喜欢吃这个菜,阿姨喜欢吃。”

       听陈妈妈这样一说,林愿也就不放在心上,继续跟陈妈妈攀聊。

       气氛缓和下来,陈妈妈话锋一转,开始迂回的询问起林愿感情方面的事,而林愿嘴甜会说话,游刃有余的讨得陈妈妈喜欢,陈伟霆本来单纯的想跟妈妈一起吃饭,结果莫名其妙的多了些相亲的意味,陈伟霆如鲠在喉,又不好发作,只得自顾自的吃饭,对她们的谈话充耳不闻,妈妈问他什么,他也只是“嗯啊”的应和,又想起以前和小孩在一起时,一顿饭总能吃出许多乐趣,而面对妈妈和林愿,陈伟霆只能用强颜欢笑来将落寞疼痛的痕迹掩饰得一干二净。

       华灯初上,霓虹斑斓,车水马龙的街头,易峰站在路边拐弯处的路灯杆下,将餐厅里的一角尽收眼底,看到陈妈妈和林愿相谈甚欢,看到陈伟霆偶尔笑着参言,也看到林愿眼里对陈伟霆那呼之欲出的爱慕,想假装视而不见,细节却偏偏一一不漏的落入眼里,易峰背过身去,在人来人往中抹掉随之而来的眼泪,回忆氤氲,易峰仰望着对面医院里高楼矗立,他暗暗握紧拳头,下定决心,“陈叔叔,你说我只会吃喝玩乐,你说我不够成熟,那好,我一定会加倍努力,一定要踏进这里,我一定要跟你比肩,陈叔叔,就算你不喜欢我了,我也不会放弃你,永远不会。”




——TBC

我小峰峰是很励志的,没那么容易退缩…


评论(46)

热度(86)

  1. 世界第一老王专属套奶源的麻袋🛩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