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37~


       37.

       学医是一条不归路,而这条路才刚踏出第一步,易峰就已经听到周围同学的一些抱怨,内容多而繁杂,枯燥乏味,每天不是对着各类学科厚厚的书本,就是在实验室研究那些被装在各种容器里用福尔马林浸泡的人体器官,或是跟不知道供几届学生教学用过的尸体打交道,既然当初做了这个选择,就应该会想到现在会面对的这些,易峰倒并不像其他人那样觉得苦不堪言,最初本来是怀着为了以后能跟陈叔叔并肩的心而来,可是慢慢的深入学习后,他了解了人体结构跟机能的奥秘,领略了医学界的神奇,看似错综复杂,实则内含广大天地。

       上完下午最后一堂免疫学的课,易峰准备这个周末回去看看爷爷奶奶,自从上了大学以后,他更是少有时间陪爷爷奶奶,自己跟陈伟霆的事惊动了两家父母,但却一直瞒着他们,李爸爸千叮咛万嘱咐,这事不要告诉他们,免得他们操心,易峰也自然明白,在爷爷奶奶面前绝口不提。

       易峰带了两本周末复习的书,上公交车之前提前给奶奶打了电话,奶奶乐呵呵的说正好今天买了一些小鱼,给他做炸小鱼干,太久没有吃到奶奶的手艺,易峰光想想都忍不住流口水。

       公交车摇摇晃晃,又遇上下午时段的高峰期,等到家时天已经擦黑,易峰饿得前胸贴后背,上楼进了屋看到桌上饭菜已经摆好,厨房里传来油炸小鱼的香味,易峰蹦进厨房,奶奶刚把一勺炸好的小鱼装进盘子里,易峰直接用手指捏着鱼尾巴放进嘴里,温度还没有完全冷却,酥脆的口感在嘴里蔓延,易峰回味无穷的舔舔手指,“奶奶,您手艺真好…”

       见他还想再用手抓,奶奶用筷子头轻轻敲了一下他的手背,“洗手去。”

       易峰乖乖的洗了手回来,看到奶奶把小鱼干分成了两份,“奶奶,这盘子不是还能装吗?”

       奶奶不语,在炸好的小鱼干上面撒了一点花椒粉和辣椒粉,再撒上一层嫩绿的碎葱,易峰还以为奶奶是想留一份明天再吃,他友情提示,“奶奶,明天吃可就不脆了。”

       奶奶端起一盘递给易峰,“把这盘给你陈阿姨家送过去。”

       “哦。”易峰已经好久没有去串门,现在他迟迟挪不动步。

       奶奶没有瞧见易峰的异样,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你回来之前我看到伟霆也回来了,正好他在家,让他也尝尝。”

       易峰杵在原地半天没动,心里五味陈杂,他竟不知该如何面对陈伟霆,奶奶叫了他好几声,“峰峰,你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啊没有…我没事…”易峰摇摇头,怕奶奶看出破绽,“我这就送过去。”

       隔壁大门紧闭,易峰站在楼道上,听到门里隐隐约约传来说笑声,这么美好的气氛,易峰能想象到自己敲开门后的尴尬,手起手落,犹豫了许久之后,他深吸一口气,按了门铃,门很快就开了,易峰抬头,看到的却是林愿,他满脸诧异,不自觉的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林愿脸上的笑意减了一大半,语气也不似从前那么友好,“我怎么不能在这儿,陈阿姨请我来做客,倒是你,你怎么来了?”

       “我…”话音刚起,易峰便被随之而来的高大身影笼罩。

       陈伟霆没想到是易峰,日夜沉淀的思念在心中汹涌翻腾,却只能佯装淡定,“有事吗?”

       楼道里的声控灯熄灭,陈伟霆站在背光的门口,易峰看不清他的表情,也庆幸看不清,让自己立于安全的黑暗之下,“…奶奶炸了小鱼干…叫我给…给你们送来…”

       陈伟霆侧身接过装小鱼干的盘子,用邻里间的客气话说道,“替我谢谢奶奶,我过一会儿把盘子还给你。”顿了顿,用半询问的口气说道,“或者…我现在把小鱼干腾出来,把盘子还你…”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让自己远离吗?易峰灰暗的眼神里闪过自怜的笑,“随便你吧。”

       陈伟霆端着盘子转身进了厨房,易峰傻傻呆呆的站在门口,安静的等待着,林愿一转疏远冷陌的态度,热情如火的拉着易峰往屋里带,“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我们也好久没见了。”

       易峰还在想着是不是自己出现了错觉,刚刚还略带敌意的林愿这会儿又对自己笑脸相迎,并且有几分反客为主的意味,难不成她跟陈叔叔…易峰还没想明白,就被林愿按在沙发上坐下,陈爸爸叉了水果递给他,易峰礼貌的道谢,林愿跟陈爸爸天南地北的聊着,易峰却如坐针毡,他借口去拿回盘子便进了厨房。

       陈妈妈正在炒菜,抽油烟机呜呜的作响,陈伟霆拿了碗把小鱼干倒腾出来,又把盘子洗干净准备还给易峰,易峰站在门口,看着这个曾经和自己说着永远的人,此刻近在眼前,却隔着无法靠近的深渊,陈伟霆擦干盘子上的水,转眼就看到易峰眼眶红红的,疏散不去的郁气堵得他窒息,他不想被易峰看穿,若无其事的把盘子递给他,“盘子洗好了,谢谢。”

       陈妈妈早已看出两人间的情绪暗流,她把炒好的菜装盘,又叫陈伟霆摆碗筷准备吃饭,陈伟霆应了一声,端着一叠碗去了饭厅,陈妈妈叫住易峰留下来吃饭,易峰委婉的拒绝,他怕自己待得越久越容易做出一些不能控制的事,陈妈妈的眼神往在饭厅帮忙的林愿身上瞅了瞅,“峰峰,阿姨觉得林愿这个姑娘挺好,很适合伟霆,如果伟霆能安下心来,我跟他爸也高兴,我相信,你也希望看到伟霆好吧,对吗?”

       陈妈妈这番话里的意思易峰再明白不过,可是爱一个人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事,更何况,易峰的心那么坚决,他盯着盘子边缘上的花纹,沉默的点点头,怕一说话就忍不住哭出来,陈妈妈叹了口气,叫陈伟霆送易峰回去,易峰摆摆手,稳住声音,“就在隔壁而已,不用了。”

       “走吧,我送你。”

       陈伟霆的执拗让易峰妥协,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门口,陈伟霆终于开口说话,带着淡漠的关心,“学习上还好吗?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考上了医科大学,还是回来的时候听到奶奶说起,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

       多久没有这样好好跟陈叔叔说话了,易峰心潮澎湃,他背对着陈伟霆,闷声说道,“还记得小时候我说过的话吗?我说我长大了也要当医生,帮陈叔叔治病救人,不让陈叔叔这么忙,可能那个时候不懂事,不知道医生二字意味着什么,后来地震,你不顾自己的安危,冲到最前线去救助灾民,那么累那么苦,你一句抱怨也没有,我就想,我一定要考医科大学,要跟你一起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让他们不再受病痛的折磨。”

       这次轮到陈伟霆震惊不已,他从未想过自己对小孩的影响如此之大,因爱而起,那这份影响比爱更深远,趁着易峰开门,陈伟霆从震惊中转还过来,飞快的擦掉溢出来的眼泪,吞咽下排山倒海般的苦楚,想要将易峰重新拥进怀里。

       “伟霆。”林愿走过来,挽上他的手臂,“你们在说什么呢?”

       陈伟霆对林愿的紧贴头疼不已,怎么避都避不开,一次次的隐忍换来更加得寸进尺,他皱着眉头,“没什么。”

       “该去吃饭了,叔叔阿姨还等着呢。”她撇撇易峰,以胜利者的姿态靠着陈伟霆。

       那精挑细选的香水香味在空气中盘旋不散,熏得陈伟霆头晕脑胀,他抽出手臂,“走吧,去吃饭。”

      易峰转过身,想再看陈伟霆一眼。

      林愿拉着把手关上门,阻断了他盈盈期盼和流转的目光。

       却拦不了他力争向上和为爱而赴的决心。




——TBC

叔叔即将爆发…🙂🙂🙂


评论(58)

热度(8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