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38~


       38.

       林愿自如的与陈伟霆一起进出陈家,陈爸陈妈对她像是对未来儿媳的态度显而易见,想到这些种种,易峰开始怀疑自己的这个选择,自己一心期盼,但最终结果会不会太过渺茫。

       他满脸愁容的盯着摊开的书本,半天没有翻动一页,旁边的手机呜呜震动,易峰看了一眼,是无关紧要的垃圾消息,屏幕重新回到主页,他停住了按锁屏的手指,陷入回忆般带着朦胧的笑,看着陈伟霆环抱着他的壁纸图片,像是此时此刻陈伟霆就在身边,背后被熟悉的温度贴合包围,他重新找回被伤痛盖过的理智,爱情不是赌博,不能把现在努力走的每一步当做能跟陈叔叔在一起的筹码,就算结局不如意,最起码,对得起自己。

       陈伟霆跟来往医院的人挤在电梯狭窄的空间里,红色数字不断的缓慢变化,楼层越来越高,电梯里的人越来越少,笔直干净的白大褂被挤出了几道褶皱,陈伟霆微微弯腰将衣服理平整,突然被站在电梯一角的女生轻轻拍了一下,然后绕到他面前,仔细看了他几秒后,问道,“请问,你是陈伟霆吗?”

       眼前的女生很陌生,陈伟霆确定自己不认识她,也从来没见过,他疑惑的回问,“你是谁?”

       “真的是你啊。”女孩拍拍胸口,长舒了口气,“刚刚我看了你好久,就觉得你眼熟,但是又怕认错了人,看来我的记忆还是不错的。”

       陈伟霆略微尴尬,他实在想不起跟这个女生有什么交集,“你怎么认识我?”

       女生俏皮的笑了笑,这才开始做自我介绍,“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见过你,我是林愿的发小,她跟我提起过你,嗯…我们也算是有一面之缘。”

       “哦,原来你是林愿的朋友。”陈伟霆头脑风暴了一下,又问,“但是我不记得跟你有什么一面之缘,你什么时候见过我?”

       “已经很久了,那次跟林愿一起逛街,中午吃饭的时候看到你的,你坐在另一桌,林愿跟我说了,你们是同事,也是同学。”女生性格开朗,有些自来熟,跟陈伟霆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却能像老熟人一样随意攀聊。

       “原来是这样。”陈伟霆略带歉意的说道,“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当时在一家餐厅吃饭,却没有注意到你们,也没有跟你们打招呼。”

       “没事没事。”女孩摆摆手,又向陈伟霆靠近了些,“你跟林愿怎么样了?”

       陈伟霆一头雾水,随即反应过来,“你刚刚说她都告诉你了,我跟她是同事和同学啊。”

       女生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不可思议的看着陈伟霆,“你别跟我说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林愿她喜欢你。”
 
       陈伟霆在心中苦笑,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对林愿是唯恐避之不极,只不过心照不宣罢了。

       女生见陈伟霆不做回应,继续追问,“那个…是因为你有喜欢的人了吗?就是上次在餐厅那个…”

       “餐厅?”

       “对啊,就是上次我跟林愿在火锅店,看到你跟一个男孩在一起,应该…是你喜欢的人吧?”女生又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你也别多心,我就是随便问一下。”

       陈伟霆仔细回忆了一下,似有所悟,问道,“是…步行街街口的那家火锅店吗?”

       女生回道,“是啊,就是那家,那家火锅味道不错,我到现在都念念不忘呢。”

       陈伟霆突然紧张起来,莫名想起那张被人偷拍的照片,“那你们是哪一天去的?”

       “具体哪一天我不记得了…”

       简单的几句话,足以让陈伟霆豁然开朗,他在脑子里大概把女生说的话串联了一下,那家火锅店也就在小孩高考前带他去过一次,而林愿的朋友说她曾见过自己和另一个人一起,无疑就是那天自己跟小孩,陈伟霆猛然生出一个让他背后发凉的想法,那张将他和易峰逼进绝路的照片会不会是…

       电梯门开了,女生对还在沉思中的陈伟霆挥挥手,“陈医生,我先去找林愿了,再见。”

       电梯门合拢前陈伟霆回过神来,他跨出门槛,迷惘的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脑海里反复的回闪过小孩悲痛入骨,黯然销魂的样子,这一刻,陈伟霆后悔万分,他曾一度怨极了那个将照片寄给学校的人,也想不明白那个人这样做的目的,而现在,他不得不将这件事与林愿联系在一起,隐藏在重重迷雾下的真相逐渐清晰,他恍然大悟,真正摧毁他跟小孩一起建立的,属于他们的堡垒的那个人,不是寄照片的人,也不是两家父母,而是自己,如果当初能再多一些勇气坚持下去,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如果没有那样残忍的推开小孩,现在,更多的也许是快乐,而不是摆脱不掉的折磨。

       下午六点多,做完实验的易峰收拾好东西锁上门,准备去食堂吃晚饭,刚走出大楼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伸手摸到手机,看到屏幕上跳动的名字和来电人照片,易峰愣神了,手一抖,书本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他竟踌躇了半天不敢接,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屏幕灭了又亮起,打电话的人锲而不舍,易峰终于按下接听键,“陈叔叔…”

       那头短暂的叹息后,陈伟霆低沉的嗓音传来,“你现在在哪儿?”

       “啊?”易峰的大脑有些当机,结巴道,“…我…我在实验楼这边…”

       “你能出来一下吗?我就在学校门口。”

       “…好…马上就来…”

       挂断电话,易峰手忙脚乱的捡起书本,一刻也不敢耽搁的往学校门口狂奔。

       陈伟霆倚靠在一棵粗壮茂盛的大树下,微微抬头,目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看着黄昏的天空,像是要洞穿包裹的那层霞衣,望到浩瀚无际的宇宙。

       易峰一路跑来,额头上沁出了薄汗,他小喘着气息跑到陈伟霆身边,“陈…陈叔叔…”

       陈伟霆拿出纸巾,细细的替他擦了擦汗,温柔一如从前,“怎么跑得这么急。”

       恍惚间,易峰觉得好像回到了过往,他小声道,“我怕你走了,所以…你怎么会来学校?”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指尖不经意的摩擦过小孩的脸庞,勾扯起被深埋的美好,眼眸深沉如水,“你现在忙吗?我还没吃饭呢,要不要…一起?”

       易峰忙不迭的低头,哪怕跟陈叔叔多待一秒也是好的,又左顾右盼的问道,“我们两个人吗?”

       “对,我们两个人。”陈伟霆帮他拿过厚重的书,“走吧。”

       两个人出了校门,陈伟霆带着易峰轻车熟路的朝一家川菜馆走去,易峰乖巧温顺的跟在他身边,不时的偏头去看陈伟霆,又恰好对上他柔和的目光,易峰转过头,抿着嘴唇看向前方。

       两人到了餐厅落座后,陈伟霆翻着菜谱点了几个易峰爱吃的菜,易峰喝了一口茶水,又摆弄着碗筷,他觉得今天的陈伟霆怪怪的,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而陈伟霆坐在对面,始终一言不发,用往日疼惜宠溺的眼神巨细无遗的看着易峰,从眉眼间到一鼓一鼓的小鼻翼,从嘟起的小脸到微撅的嘴唇,这些可爱的小动作,这个人,怎么看都看不够。

       菜品上桌,陈伟霆夹起一块水煮肉片放进易峰碗里,“学习很辛苦吗?你都瘦了。”

       易峰吹了吹肉片,放进嘴里冷热刚好,味道也不差,“不辛苦,我还觉着自己胖了呢,该减肥了。”

       “哪里胖了,别减肥,身体好才最重要。”陈伟霆心疼的嘱咐道,又不停的将每种菜都夹给他,“多吃点,学医苦着呢,现在还没什么感觉,以后就明白了。”

       “不苦。”易峰舔舔嘴角,“我自己的选择,别人看着苦,可我觉得甜。”

       看着小孩眼神里的坚毅,陈伟霆忍不住说道,“峰峰,对不起…”

       服务员将汤菜端上桌,易峰拿着勺子给陈伟霆盛了汤,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陈叔叔,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陈伟霆淡淡的笑了笑,鼓励的说道,“既然选择了,就好好学,将来进一家好的医院工作。”

       易峰郑重的点点头,“嗯,我知道,我会努力的。”

       这顿饭吃得简单,却让陈伟霆蒙受许久痛苦的心得到缓解,时隔多日,小孩依然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两个人依然走在曾经一起踏上的路程上,只不过命运在他们之间搁置了重重考验,在绕了一大圈之后,陈伟霆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再次拥有小孩。

       吃完饭,陈伟霆送易峰回了学校,看着逆光而去的小孩背负着夕阳折射的光晕,像展翅欲飞的小天使。

       手机铃声响起,来电者是林愿,陈伟霆不假思索的接了电话,冷沉着脸听她说完之后,回道,“好,我马上过来,正好,我也有些事想问你。”




——TBC



评论(37)

热度(8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