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39~


       39.

       装潢雅致的咖啡厅里飘扬着舒缓悠宁的轻音乐,林愿坐在靠近门口比较显眼的位置,从给陈伟霆打过电话之后,她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手指不安的一会儿捏着勺子搅拌面前的咖啡,一会儿又摸到包包里的小镜子,看看自己精心打扮的妆容是否完好,想到一会儿要把自己长久以来对他的感情告诉他,林愿紧张得笑容都有些不太自然,她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下,长吐一口气。

        陈伟霆走进咖啡厅,一眼就看到了正殷切期待的林愿,林愿也看到了陈伟霆,衣袂翩翩,英姿飒爽,只一眼就让她移不开目光,她巧笑倩兮的朝陈伟霆挥手示意,又招来waiter,陈伟霆一言不发的拉开椅子坐下,林愿问,“你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待waiter离开后,陈伟霆漠然的注视着林愿,他与林愿同窗四年,现在又在一起工作,按理说该是情分深厚的好友,可现在,陈伟霆却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清这张面容精致的皮囊下,究竟掩藏着一颗怎样的心。

       林愿被陈伟霆看得害羞的低下了头,眉梢悄然多了些媚意,她稍作掩饰的理了理耳边的头发,暗自欣喜,“伟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娇作的声音听得陈伟霆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皱了皱眉,也不跟林愿绕弯子,开门见山的说道,“林愿,我今天来就想问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林愿本想先开口,却看到陈伟霆这般认真严谨的模样,她矜持的点点头,“你说,我一定坦诚相告。”

       “好。”陈伟霆坐直了身子,手肘撑着桌面,一字一句的问道,“步行街街口的那家火锅店,你有没有去过?去的时候是不是看到我跟易峰也在?”

       陈伟霆的话让林愿大惊失色,猛然想起那天在火锅店相遇的情景,脑子飞速转动,很快又恢复镇定自若的面色,回答道,“我确实去过,而且去过很多次,不过我并没有遇到你跟易峰,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是吗?”陈伟霆的眼眸炯炯有神,像是一束让人藏无可藏的光,任凭如何辩解,也让一切谎言无所遁形。

       林愿故作无辜又无奈的笑了笑,手指却不由自主的搅紧了裙摆,“伟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些,可是既然我说了,那信不信就由你自己,而且今天我约你出来,并不是想跟你争论这些来破坏气氛的,所以…”

       “所以?”陈伟霆摊了摊手,语气凌厉而冷漠,“本来我想着我们毕竟是同学,多少都有些同窗情谊,可是你为什么非要将这些美好的东西磨灭呢?”

       林愿面不改色,巧舌如簧的分辨,“你说的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伟霆,我们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了好不好,今天我叫你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陈伟霆轻然一笑,不屑一顾的避开了她伸来的纤纤玉手,“你所谓的重要的事情对我来说可一点都不重要,林愿,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峰峰的事?”

       话锋如此明显,林愿慌了手脚,却又不得不强迫自己找理由来将自己做过的事圆得滴水不漏,“陈伟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也真的不在意我的感受吗?”

       林愿楚楚可怜的表情让陈伟霆看得一阵寒恶,他毫不吝啬自己对她厌恶的表情,“需要我提醒你吗?还是找你的好朋友来当面对质?”

       “好朋友?”林愿的脑子里轰隆一声响,慌乱中打翻了桌上的咖啡,咖啡渍撒在了她千挑万选才看中的这套装束上,杯子在桌上翻了几滚,掉在地上应声而碎。

       “对啊。”事到如今,陈伟霆将事实全然摊开,“我遇到了你的发小,她告诉我,你们去了步行街街口的火锅店,在店里看到了我跟峰峰,为什么就那么巧,我跟峰峰在店里被人拍到,照片还寄给了学校,到底是不是你?”

       “我…”林愿双目黯然,已然没有了刚刚的神采,却依然挣扎着坚持道,“…你凭什么认定是我,就因为那天我刚好也去了火锅店?”

       “是,这不能证明你做过什么,可是既然没有,你刚刚又为什么撒谎说你没有去过?也没有看到我跟峰峰?”

       陈伟霆步步紧逼,林愿觉得自己要疯了,她站起身,将自己的感情和委屈一股脑儿的全都发泄了出来,“我有没有去过有那么重要吗?你这样咄咄逼人,就只是为了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屁孩儿,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喜欢你,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为什么就是看不见也感受不到?你心里就只有他,现在你又为了他来跟我大呼小叫,凭什么…”

       waiter收拾好地上的残渣碎片,跟林愿礼貌的说需要照价赔偿,林愿像一枚火药,掀开waiter,直直走到陈伟霆面前,“我忍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得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你只知道夺取,不懂得付出,不是只要你喜欢的,你爱的,就一定要同样的爱你,”陈伟霆面若冰霜,堵得林愿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我不喜欢你,在我心里,只有峰峰,一直都是,谁伤他就是伤我,不管你有没有做对不起峰峰的事,希望你以后都不要再仗着你的感受来骚扰我和我的家人,特别是峰峰,你不许再靠近他。”

       林愿被陈伟霆骇人的眼神刺痛,心如死灰,神经一样的惨笑,“陈伟霆,你那么爱他,却把所有的残忍和痛苦都丢给我,这对我公平吗?”

       “是,我承认,是我没有一开始就跟你说清楚,如果我早点告诉你,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所以,今天我们也算是把话说开了,以后互不干扰,再见。”

       林愿眼睁睁的看着陈伟霆舍她而去,她想追,却被waiter拦着要她付咖啡钱和摔坏被子的赔偿,而咖啡店里的人看完一出好戏后,对着林愿指指点点,林愿瘫坐在椅子上,眼泪流了一行又一行,妆容糊在脸上狼狈不堪,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失败过,以为事事皆在自己的掌控中,却不想失算至此。

       走出咖啡厅后,陈伟霆如释重负,对着晴朗碧空爽朗的笑了笑,像是这段时间来,内心所承受的无尽黑暗和苦难终于找到光明照射来的方向,将一切晦暗吸纳得一丝不留,柳暗花明过后,所有的不快乐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

       而现在,他已将自己散裂的决心重塑。

       只需要一个时机,将心爱的小孩重新拥入怀中,用自己所有的柔情爱惜他,呵护他,再也不放开,任谁也不会再成为他们的阻碍。




——TBC

不要怪叔叔这么温柔,叔叔本来就这么温柔
来日方长,咱们不急…


评论(32)

热度(8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