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叔叔,约吗》44~


       44.

       陈伟霆工作认真,人又俊朗,是科室里众多护士小妞们思慕的对象,但也只敢在私底下嘀咕,谁也没有勇气真正跑到陈伟霆面前去说那些露骨表白的话,而且她们也知道,林愿跟陈医生来往频繁,又是同校同学,大都纷纷猜测两人的关系,可是最近林愿心情低落,虽然说话做事一贯的客客气气,但眼神伶俐的人都能由她阴郁的表情看出她遇到不顺心的事了,平时骄傲的人,一旦碰到让她也束手无策的坎儿,那么原因基本上只有一个,就是那事儿关系到自己最在意的,而她最在意的,无疑是陈医生了。

       当然,这些闲话大家也都避着林愿当茶余饭后的谈资,毕竟谁也不是闲得没事往枪口上撞的,可是与林愿的不快截然相反的是,陈医生每天都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浩瀚的眼眸和盈盈的酒窝里,都盛着掩不住的愉悦,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只是这喜事,陈医生不说,也只能由大家纷纷猜测。

       不过一群人中总有那么一两个好奇心重的人,比如跟林愿一起值中班的新来的小护士,吃过午饭之后,病人们都在午休,林愿坐在护士站写记录,小护士年轻不懂事,趁着空闲,站在护士站外面,双手叠在台上,撑着脑袋看着林愿,“你最近怎么了?闷闷的都不怎么说话,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笔尖顿了一下,林愿硬生生的回道,“没事。”

       小护士伸手帮她扯了一下有些歪的护士帽,“还说没事,心情都写在脸上了,瞎子才看不到,跟我说说呗,说不定我能帮你出出主意。”

       林愿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有些事别人帮不上忙的,不说也罢。”

       小护士“嘁”了一声,眼神转向斜对面医生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开着,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值班医生的说话声,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的捂着嘴,对林愿说,“你该不会…陈医生那么好的人,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林愿狠狠瞪了她一眼,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聒噪,“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他有没有喜欢的人又关你什么事,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病房里的人听到林愿好像跟人吵架的声音,都探出脑袋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小护士也自知失言了,只得把后面的话咽下肚,双手插进护士服的衣兜里,若无其事的拿了体温计去给病人测试体温,写好的记录被自己刚刚一激动划了一道长痕,林愿烦躁的将纸用力的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小护士的话字字敲在她的心坎上,她不免恨恨的想,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男孩,什么都不是,还喜欢男人,既然这么喜欢男人,那我干脆就成全你。

       陈伟霆本来想下班之后去学校接易峰,再顺便去超市买些食物,结果一个胃部手术病人出现了术后并发症,陈伟霆匆忙去查看,确诊是腹腔内出血后立即安排手术给病人止血,他来不及给小孩打电话说一声,直接换了衣服进了手术室。

       易峰上完解剖课收拾好解剖室,最后一个下了楼,他背着书包迫不及待的三两阶的往下跑,刚蹦出大楼,他看到师兄正斜靠着门口的柱子,双手挽在胸前,时不时的看看手表,看到易峰出来,浅笑着上前,“峰峰。”

       易峰停下脚步,看到师兄走到他跟前,“师兄,你在等我?”

       “嗯。”师兄点点头,“今天是我一个同学过生日,我跟他说了要带你一起。”

       易峰推辞道,“师兄,你的同学过生日,干嘛带我去?他们也不认识我,我去不太好。”
   
       师兄拉起易峰的手,“没事,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他也欢迎你去,正好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

       听着这略显暧昧的话语,易峰不自然的撇开他的手,带着些歉意说道,“师兄,对不起,我不能跟你去了。”

       师兄失笑道,“只是一起去吃饭玩一玩,也不可以吗?”

       “师兄,我知道你对我好,也在学习上帮了我很多。”易峰淡然谦逊,但有些话不得不挑明,他不卑不亢的说道,“之前我跟你说过我跟陈叔叔的事,你也知道,我…”

       “我知道。”师兄眼色黯然,他耸耸肩膀,又故作潇洒,“所以…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去咯。”

       “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只是有些替自己可惜,没有早点认识你。”师兄上前一步,伸手揉了揉他微卷的头发,大哥哥般的语气,“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我先走了。”

       “嗯,再见。”

       易峰如释重负的泄了口气,待他来到学校门口时并没有见到陈伟霆,打电话也没人接,估摸着是还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易峰独自上了公交车到医院,顺路在附近超市买了些东西,他一个人提着一大袋子的东西气喘吁吁的上了宿舍楼,歇平静之后,又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分类放好,捞衣扎袖的开始洗菜切菜。

       宿舍的面积不大,但足够他们两人居住,以前陈伟霆一个人的时候,一日三餐都在宿舍解决,现在有了易峰,陈伟霆担心易峰吃腻了食堂的饭菜,大锅饭也总归不如自己做的好,于是他干脆自己动手,在宿舍里隔出一块空间当做小厨房,又去购置了电饭锅电磁炉和碗筷,再准备一些炒菜的调料,有时间的话他就会给易峰做些简单的饭菜。

       这样一方不算宽敞的天地,在易峰心里,就是他的天堂,是他的整个世界,每每看到陈伟霆拿着锅铲忙碌的背影,他会感叹自己的幸运,粗茶淡饭,他也乐意跟陈伟霆就这样一辈子。

       易峰切着番茄,回味着和陈伟霆的点滴甜蜜,心头被填得满满当当的,当他还在沉醉时,口袋里的手机呜呜震动着,他忙洗了手去接电话,看到来电是个陌生号码时,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接下,“你好,请问你是?”

       “是易峰吗?”林愿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波澜,而这种平静之下往往藏匿着让人不易察觉的危险,“我是林愿,我想跟你谈谈,你现在有空吗?”

       等易峰按照林愿说的地址赶到的时候,已经过去二十几分钟了,他找到坐在离吧台不远的林愿,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你找我?”

       林愿不紧不慢的招呼服务员给易峰点了一杯果汁,易峰心有戒备的抿嘴看她,“你有什么事就赶快说吧,我还得回去。”

       “急什么,难得这样好好的跟你说说话。”林愿笑了笑,“怎么了,怕你的陈叔叔找不到你会着急?”

       易峰不答,脸颊上浮起两朵红晕。

       林愿打趣的继续说道,“你还真是容易害羞,不逗你了,说正事,其实我找你来,就是想…跟你道歉。”

       “道歉?”易峰困惑的眨眨眼。

       “是啊,之前我有些地方做得不对,希望你不要介意。”林愿边说边看着易峰的神色,“不管怎么说,我跟伟霆毕竟是同事,我也不想把关系闹得这么僵,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易峰点点头,放松了警惕,“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也不怪你了。”

       林愿却有些心不在焉,手悄悄的放进包里摸索着,眼神四处飘荡,易峰喝了一口果汁,正觉得气氛怪异不自在,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刚好替他解了围,他起身走到一旁去接电话,林愿的目光闪烁着,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纸包,她闭上眼睛,狠了狠心,将纸包里的一粒白色药片放进了易峰的果汁机,又端起杯子摇晃了两下,看着药片被稀释分解,四周晕开无数点不易察觉的小水泡。

       易峰接完电话回来,“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

       林愿半开玩笑的说道,“见你不在,他心急了吧。”

       “没有,他有什么好急的。”易峰羞涩得低头搓搓手。

       “你接受了我的道歉,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林愿举杯喝了一口,抬眼示意易峰。

       易峰也不再拘谨,顺手端起了果汁杯。




——TBC

1.还在旅途中的我也要努力码字
2.说好的大高潮有所改动,已经在狗血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3.叔叔和小孩临近完结,虽然好舍不得.
4.我会努力写番外,努力,嗯…
5.最后,之前说的有小伙伴给这篇文写了一个分支,故事内容从林愿寄照片之前,一直到结局,内容与本文不同,如果有要看的亲,后面可以发上来…

评论(42)

热度(6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