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喵喵的心思你别猜(下)



*陈汪汪×李喵喵* 


陈汪汪是镇上的送奶人员,每天天不亮,他就戴上工作帽,骑着牛奶厂给配的一辆三轮电动车,载着满满的一车牛奶,挨家挨户的送上门。

清晨的街道雾蒙蒙的,大家都还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美梦,也有起得早的出门晨练,陈汪汪按照一贯路线把每瓶牛奶都放进门口的订奶箱里,然后顺便收走前一天的空瓶子,回程的路上,车里的空瓶子随着道路的轻微颠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像一首美妙的交响乐,陈汪汪握着电动车的把手,嘴里跟着哼起节奏。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可是飞来李喵喵院子里的鸟儿,只有小鱼干可以啄一啄。

李喵喵这两天精神不太好,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早上睁开眼睛后,躺在软软的猫铺里打了个滚,然后踢开被子起床,当他慢吞吞的洗漱完了之后,看着镜子中有些恹恹的自己,吓了一跳,他抬起两只爪子拍拍脸,打起精神,迈着优雅的猫步去门口的订奶箱里取了牛奶,又把牛奶倒腾在食盆里,开始慢条斯理的喝起来,他伸出粉粉的舌头舔了舔牛奶,感觉没什么食欲,又缩着脑袋玩起了一旁的毛线球,李喵喵拨弄着毛线球打发时间,爪子一蹬,毛线球不受控制的滚了出去,李喵喵抓着线头边扯边追,眼瞅着毛线球滚得停不下来,李喵喵急躁的亮出小牙齿,三两下把毛线球咬了个七零八碎,最后干脆往地上一躺,折腾着全身翻来覆去。

临街的一处小巷子里,那里放着几个垃圾桶,是一个垃圾中转站,每天会有流浪的野猫去那儿倒腾垃圾找吃的,今天也不例外,只是他们灵敏的嗅觉更加被李喵喵挂在树枝上的小鱼干香味吸引,闻着味道来到李喵喵的家门外,几只野猫虎视眈眈的盯着满树的小鱼干,而院子里的李喵喵对此还毫不知情,更不知道自己取牛奶时忘记关好门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危险。

几只野猫先是小心翼翼的朝门内打探,发现院子里只有一只弱不禁风的小猫时,他们更加大胆,堂而皇之的从门外进来,两眼放光的蹿上树,好久不曾吃到美味的野猫将树上的小鱼干风卷残云的吞吃进肚,而李喵喵在看到自己的小鱼干被野猫明目张胆的打劫时,浑身的怒火从眼神里爆发,他生气得“喵喵”大叫,然后绷直了身上的毛,舞动着尖利的爪子要把入侵者赶出去。

其中一只全身黢黑的野猫窜到李喵喵面前拦住他,鼻子左右上下的嗅着李喵喵的气味,知道李喵喵发情后也跟着兴奋,猫多势众,李喵喵眼瞅着自己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退后两步,两只眼睛来回瞄着他们,心头快速的想着退敌的办法,那只黑黑的野猫趁着李喵喵犹豫片刻,猛的扑上去,李喵喵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地,四肢并用的想把这只野猫从自己身上弄走,可是任他怎么折腾,野猫都稳如泰山般将他钳制,李喵喵低声哀嚎着,野猫弯下脑袋一下一下的舔舐着李喵喵,李喵喵眯了眯眼,尾巴有气无力的摆动着,鼻子里一阵阵野猫身上的垃圾臭味,但是对野猫的安抚却又无力反抗,身心与理智挣扎着。

陈汪汪送完牛奶回家吃了早饭,将自己整理一番后,精神抖擞的准备去面包店打零工,路过李喵喵的家门口,看到门口大开,脚步踌躇着,想进去看看李喵喵,又怕自己的冒失打扰了他,正纠结之际,突然从门内跑出来几只猫追逐打闹着跑远,陈汪汪一看就知道那些是无家可归的野猫,整天游手好闲,不是翻垃圾就是去居民家里抢吃的,被逮到拘留所里拘留教育过好几次了,依旧死性不改,陈汪汪知道他们肯定是溜进了李喵喵家偷了吃的,他怕李喵喵有危险,一刻也不敢耽搁的跑进李喵喵家的院子,却看见李喵喵正被一只色胆包天的野猫四脚朝天的压在地上,李喵喵的扑腾无济于事,嘴里时不时的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听上去好委屈,旁边还有一只花斑纹的猫似乎跃跃欲试。

陈汪汪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上去,一口叼起欺负李喵喵的那只野猫用力一甩,野猫被摔出老远,最后撞在墙上又滑落在地,半天爬不起来,痛苦的叫唤着,李喵喵眼神迷离的看着陈汪汪英勇的身姿和气势,旁边目睹整个过程的花斑纹猫差点吓尿,陈汪汪朝着他狠狠的叫了两声,花斑纹猫被震慑得四肢打颤,摇摇晃晃的出了院子,陈汪汪走到墙根处,咬住黑野猫的一条腿,将他一路拖回垃圾站,并教训道,再敢欺负李喵喵,就卸你一只爪子,也算是给其他心怀不轨的野猫一个警告。

陈汪汪给面包店请了假,今天不去打零工了,他想在家陪陪李喵喵。

这次陈汪汪细心的把大门关好,不给其他有心之徒可趁之机,他拱了拱还瘫软在地上的李喵喵,李喵喵反应激烈的靠近陈汪汪,直往他怀里钻,还喵喵的叫,奶声奶气的,软绵绵的,陈汪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他舔了舔怀里的李喵喵,最后叹了口气,叼着李喵喵的后颈将他放回猫铺里,又把他全身上下清理干净。

李喵喵很是享受这种伺候,四仰八叉的躺在窝里,任陈汪汪摆弄,最后倚靠在陈汪汪怀里肆意撒娇闹腾,陈汪汪知道李喵喵正处于发情期,顺着他的意一下一下舔着他,软软的耳朵,冰凉凉的鼻尖,李喵喵全程眯着眼睛,两只爪子弯曲着,偶尔碰碰陈汪汪,陈汪汪戳戳他的小肉垫,爱怜的亲亲他的爪子…

当李喵喵从昏沉中清醒过来之后,回想起事情的发生,他第一反应是小鱼干好像被野猫吃掉了,他急急的跑进院子里,果然,树枝上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小鱼干的影子,李喵喵耸耸鼻子,最后“喵”的一声哭了起来,陈汪汪手脚慌乱的帮他擦眼泪,轻声细语的哄他,最后跑回家,回来时,嘴里多了一个大大的篮子,陈汪汪咬着提手,笑眯眯的把篮子放在李喵喵面前,“喵喵,这些都给你,你不要不开心了。”

李喵喵瘪着嘴抽泣,抬起爪子掀开盖在篮子上的一层布,李喵喵睁大了眼,篮子里是满满的小鱼干和小虾条,他不可思议的问陈汪汪,“都…都给我?”

陈汪汪点点头,一脸真诚,“这小鱼干是我一直想给你的,可是…我怕你不喜欢我,还有这个小虾条,是我最喜欢的零食,很好吃的,你尝尝…”陈汪汪拿起一根小虾条送进李喵喵嘴里。

李喵喵咂咂嘴,好像味道真的很好,他又在篮子里拿了一根,“那都给我了,你不可以反悔。”

“嗯嗯,不反悔。”

得到陈汪汪的承诺,李喵喵赶紧护宝一样把篮子搂在怀里,想了想,又觉得过意不去,于是抓了一把小虾条塞给陈汪汪,“既然你这么大方,我也不能小气,分你一点虾条。”

陈汪汪吃着李喵喵递过来的虾条,觉得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他忍不住摸了摸李喵喵的小脑袋,瞅着李喵喵专注于吃小鱼干,他悄悄靠近李喵喵,温柔细腻的舔舔李喵喵的颈窝,爪子顺着他的毛轻轻梳理,

从那以后,李喵喵再也不把小鱼干挂在树上,也会记得随手关好门,陈汪汪告诉李喵喵,以后只要遇到危险,就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自己会很快来救他的,李喵喵半信半疑,陈汪汪的解释是,心有灵犀,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保护你。

很长一段时间后,在一个慵懒的午后,李喵喵和陈汪汪仰躺在院子里的双人椅上晒太阳,李喵喵翻了个身,侧靠在陈汪汪的怀里,张开小嘴,陈汪汪从旁边小圆桌上的一碟小鱼干里拿起一只宠溺的投喂给李喵喵,看着他满足而又开心的在自己身上撒娇打滚,陈汪汪的心满满的,也觉得很知足。

而李喵喵的小脑瓜里思考着自己的猫生,当初陈汪汪拿着他的户口本和存着所有汪民币的存折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怎么就这样答应了陈汪汪在一起的呢,可是不管怎么样,现在的自己很喜欢跟陈汪汪待在一起,而且就想这么温和从容的过一辈子。

只是,李喵喵不知道的是,他曾经写在小纸条上的那个总有一天他心目中的英雄会乘着七彩祥云带着吃之不尽的小鱼干来接他的愿望,在答应陈汪汪之后,他涂抹掉原来的话,在背面写道,一辈子跟陈汪汪在一起,哪怕再也吃不到小鱼干,最后还留下一个郑重的用印泥印下的猫爪,而这张愿望纸条无意间被陈汪汪发现,陈汪汪看完之后,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心中火花阵阵,发誓要倾尽所有对李喵喵好。

在那个猫爪印的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我心目中的英雄,原来早就来到了我的身边。





end.




评论(15)

热度(85)

  1. xiaosheng_VN🛩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