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1)


日落西沉,暮色降临。
打柴迟归的丁大力背着捆好的柴木往家走,远远的就看见卧云村炊烟四起,一片祥和。
丁大力独身一人,家中无人等候,脚步便也不急促,路过青水河的时候,他卸下柴担,来到河边蹲下身,双手捧起清凉的河水送到嘴边,喝下一口,解去身上大半闷热,身体从内到外的凉爽,他再轻轻捧起一些水,拍在脸上,洗掉沁出的汗水。
他闭上眼睛,水珠淌过面颊,微风一吹,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起身回家,突然想起卧云村里老一辈流传下来的一个关于青水河的故事,说是在这河底住着鲤鱼精,平常不轻易现身,路过青水河时,可千万不能低头朝河底看,否则会有可能看到鲤鱼精的真身,并被鲤鱼精抓进河里再也回不来,村里但凡是有孩子的人家,爹娘都是千叮咛万嘱咐自己的小孩不许去河边玩耍,一旦惊扰到河里的鲤鱼精,就会大祸临头。

传说代代流传,大家议论起来绘声绘色,像是真见过那河里的鲤鱼精凶残模样,却又从没有人目睹鲤鱼精的真容。
想到此处,丁大力只在心中轻笑,流传未免太过耸人听闻,即便是真的有鲤鱼精,谁又能肯定非善即恶呢,想法有失偏颇。
丁大力站在河边,凝视了一眼平静的河面,微波轻漾,倒映的落日碎成一片绯色,铺满了河面。
他转身准备离去,忽的又顿住脚步,禁不住好奇心作祟,挪动步子更靠近水边,小心翼翼的朝河水里探望,水流清澈,并无异样,心想,看来传闻也不足为信,这世上,哪有什么妖神鬼怪。
丁大力摇头笑自己竟然被一个传说糊弄。
而在他转头之际,河水的浅表之下,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多出了一张脸,还是一张人脸,正睁着大眼睛仰头望向自己,丁大力吓得连连后退数步,脸色煞白,他躲在树干后,平定了呼吸,半晌也没见河面有异动,莫不是看花了眼,还是真的有鲤鱼精?

丁大力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紧紧握在手里,再次靠近河边。
河里的那张脸还在,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奇的盯着丁大力左看右看,丁大力与他四目相对,只见水波之中,是一个面目清逸灵秀之人,或许,不能称之为人,但这样的美,世间少有。
一时的贪看,让丁大力忘却了恐惧和可能会有的危险,手中的树枝脱力垂落地面,他蹲下身,与河里的面孔拉近了距离。
而水里的那张面孔,在丁大力蹲身之后似有畏惧,往水里退了几寸,然后嘟起嘴唇吐了几个泡泡,翻身消失在河里。
丁大力还没来得及反应,泡泡也很快消融,
只不过,在水中之物离开的瞬间,他的目光还是捕捉到了那闪着鳞光的鱼尾。

夜里,万籁俱寂,只有村里的狗吠声还在叫嚷。
丁大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白天的奇怪之事不能入眠,原来青水河里真的有鲤鱼精,也许老辈的人真的有见过,才会有此传闻,只不过这百年一遇的奇闻让自己碰上,不知是祸,还是福,如果相安无事倒好,但如果那鲤鱼精的存在威胁到村民的安生,定是要想办法除去,
丁大力决定先不在村里声张此事,以免引起村民的恐慌,等再观察几天河里的动静再做决策。

接下来的几天,丁大力每每打柴回家路过青水河时都会停下步子探上几眼,无一例外,每次都能看到河里的面孔,他们相互凝视,然后各自离去,像是一种默契的约定,却又不互相干扰。
如此反复几日后,鲤鱼精并未有伤害村落的举动,丁大力放下心来,相信那鲤鱼精所属善类。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来到河边,果不其然,那面孔的主人似乎是早早就在等候一般,这段时日的相见,已让丁大力放下了戒心,他伸手触碰河面,抚动河水,河里的鲤鱼精稍沉下去了一些,似有疑虑。
丁大力微微一笑,鲤鱼精便目光转动,极其小心的伸出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丁大力的手掌,很快,又缩了回去。

丁大力笑道,“原来妖也会怕人啊。”
鲤鱼精听他言语,皱了皱眉,像是在反对。
丁大力问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
鲤鱼精点点头,眼角眉梢透露着得意,嘟嘴吐了几个泡泡,随后翻身沉入河底。
丁大力等了许久,也没再等到他回来。

当晚,全村的人都在香甜酣睡中时,只有丁大力被一阵翻腾的水声惊醒,他从床上坐起,披上衣服提了盏灯出门查探。
月色被乌云半遮掩,灰蒙蒙的清冷。
他顺着声音来到临近青水河之处,提高了手里的灯,视线往前一看,只见河边的大石头上坐着一人,轻纱薄衣,背影窈窕,丁大力看不清那人容貌,又上前几步,试问道,“什么人在那儿?”
那人不答,也未转身。
丁大力手无防身之物,正踌躇着是该上前询问还是远离是非回家歇息。
犹豫之际,那人转侧身子,一尾比扇面还大上两三倍的鱼尾高高翘起,又落下,水面被拍打出一朵朵水花。
丁大力讶异,说话结巴起来,“你…你是白天我在河里看见的…”
那人捋了捋铺散的长发,语气里夹带着一丝嘲笑,“哼,你白天不还说妖也会怕人吗?我还以为你们人类不会怕妖呢。”
声音宛若清铃,比村里那些姑娘们唱歌的声音还好听。
丁大力倒也没有先前那样望而生畏,他缓步上前,说道,“谁说我怕了。”
那人故露凶相,“不怕我吃了你?”
“不怕,你要是想吃我,应该早把我抓进水里了。”丁大力这回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比之在水中更为清秀,一身淡蓝色的衣衫下延伸出鳞光熠熠的鱼尾,“你就是村里人口中的鲤鱼精?”
鲤鱼精道,“什么鲤鱼精,难听,我有名字的,我叫小凡。”
“小凡…”丁大力品嚼一番,“好听的名字,天仙下凡吗?我叫大力,丁大力。”
小凡道,“天天砍柴,力气大,所以叫大力吗?”
丁大力忍不住笑出了声,忘却了祖祖辈辈流传的鲤鱼精害人的传闻。
乌云散开,一抹月光洒下来,零零碎碎。
两人的欢声笑语,只有路过的风儿在聆听。

tbc.

我又回来了,脑洞很多,我要一个一个的慢慢写。
也一直想写小仙草的文,终于开坑了,虽然设定有改动。
这篇文会虐,会比之前写的都虐,但我会控制我自己。
晚安。

评论(12)

热度(116)

  1. 阳光久9九🛩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