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2)


丁大力是小凡长这么大以来认识的第一个凡人,说来也奇怪,两人相见不过数面,心中却不由而生相见恨晚之感。

 每日傍晚,丁大力路过青水河畔之时,定会停下脚步,蹲在河边,与早早等候在河里的小凡隔水相望,丁大力会将手伸入河水之中,小凡也同样用手与他轻轻触碰,相视而笑,算是他们之间一种别样的招呼。 

到了夜里,鸡犬安宁,等所有人都睡下之后,丁大力会提了灯悄悄出门去到河边,轻唤几声小凡的名字之后,小凡则会寻声而来,破水而出,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与丁大力聊天说话。

 丁大力会给小凡讲一些村里的趣事儿,或者用一片树叶吹一首清脆的小曲,想尽法子逗他开心,只要小凡笑了,漂亮的鱼尾也会跟着扑扇,在河面溅起水花,小凡也会说起鲤鱼一族在河底生活的样子,这一聊,不知不觉间已是大半夜过去。 

小凡抬头望着高悬的明月,说道,“大力哥哥,虽然夜夜与你相见,但是也只有你不怕我是妖,不嫌弃我,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都避之不及。” 

丁大力看到他眼中的哀伤之色,安慰道,“小凡虽是鲤鱼精,但却是好妖,旁人不知道,难免会害怕,如果他们都像我一样了解你,就不会害怕你了,也会喜欢你,对你好。”

 “真的吗?”小凡扭头问道,神色转哀为喜,“其实旁人怎么想,我也不在乎的,只要有大力哥哥陪着我就很好了。” 

丁大力轻轻抚顺小凡漂浮的发须,承诺道,“那我就一直陪着你,每天都来陪你好不好?”

 “那太好了。”小凡一把搂住丁大力的胳膊摇晃,笑得眼睛弯弯,像天上的那抹月儿。 

时候不早,天也快亮了,两人不舍的道别。

 小凡从石头上翻身跃入河中,荡起层层水波,一会儿又钻出河面,半身鱼尾隐在河水之下,欢喜之色溢于言表,“大力哥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再过两天我就满十八岁了,到时候我就能将鱼尾幻化成双腿,可以去找你了,大力哥哥...” 

那当真是喜事一件,丁大力回道,“那太好了,小凡,等你变成常人之后,我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嗯。”小凡默默的看了丁大力一会儿,想起以后白日里也能与丁大力相见,白皙的脸颊像是照射着夕阳一般热热的。 

待到小凡离开,直到河面平静不再有一丝波澜,丁大力这才转身回家。

 青水河鲤鱼精的秘密只有丁大力一人知晓,看着忙碌的村民们,丁大力希望若是有一日秘密再也瞒不住,小凡能得村民善待那是最好不过,如果行不通,那他也会凭自己的力量护小凡周全,不让村民伤害他。

 吃过早饭,丁大力收拾了一番之后便出了门,去往同村的上官家帮忙修葺房顶,这本倒不是多麻烦的事,对丁大力来说都不必费什么功夫,只是上官家有一女儿,名小玉,人生得小家碧玉,眉清目秀,不知得村里多少男子倾慕,媒婆将她家的门槛都快踏破了,可她却一门心思扑在了丁大力身上,丁大力虽说无父无母,无牵无挂,但是在这终身大事之中,他却是不敢马虎,怕耽误了姑娘的一辈子,又怕说破了伤了姑娘的心,对感情之事一窍不通的丁大力也不知如何是好,平日便能避则避。 

上官警我喝了一杯茶的这点时间,丁大力便把屋顶修补好了,他给丁大力添了茶水,让他坐下歇一歇,“大力啊,今天多亏了你,我的屋顶才算是修好了,这村里人家家里有个什么事儿,你总是热心帮忙,真是谢谢你了。” 

一番话说得丁大力不太好意思了,谦逊的笑了笑,“上官伯伯说哪里话,都是一个村的,能帮得上忙的自然要帮。” 

上官警我抿一口茶,点点头,赞赏道,“嗯,不错,是个好小伙儿。” 

说话间,小玉端了几盘糕点从屋里出来,放在面前的小桌上,“这是我刚做的绿豆糕,大力哥,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谢谢小玉姑娘。”丁大力拿起一块放进嘴里品尝,瞧见小玉一直盯着他,似乎在等他开口,他说道,“小玉姑娘的手艺确实是好,香甜却又不腻。” 

小玉看了看丁大力,听到这话,又娇羞的别过了脸。

 上官警我趁热打铁,“我这女儿虽是村野姑娘,但人却是勤快贤惠,她也到了适婚的年纪,我就寻思着想给她找个好人家,有个依靠。” 

就算是再傻,也能听出这话中的意思,丁大力转头去看上官警我,发现上官警我也正看着他,眼神意味深长,丁大力端起茶杯喝水以作掩饰。 

上官警我继续不慌不忙道,“可我这女儿挑剔得很,别的人她愣是看不上,大力,我瞧着你老实沉稳,不知心中可有中意之人?” 

“这...”一遇上这事,丁大力便觉得自己笨嘴拙舌,不知如何回应,“我...还没有...” 

听闻这话,对面的小玉松了口气,眼里更是难掩的欣喜,“爹,大力哥,你们聊着,我先回屋了。” 


望着小玉轻快而去,丁大力已知上官警我接下来要说什么,心中烦恼郁结。
上官警我不紧不慢的说道,“大力,事到如今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小玉这也丫头的心思你也不是不知道,她非你不可,我们对你也是知根知底儿,放得下这个心,如果你们能成了这桩好事,也了我一桩心愿。” 

丁大力一慌,差点打翻了杯子,“这...这可如何使得...小玉是个好姑娘,知书达理,聪慧伶俐,只是...只是...” 

上官警我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丁大力左思右想也想不到一个好的理由来,急得直挠头,“只是婚姻之事,需得父母之命才可,可我父母已不在,所以这事...”

 “你担心这个?”上官警我放声一笑,“其实啊,你从小无父无母,是村里人一点点把你照顾大的,所以村里的人都是你的亲人啊。”

 “可是...可是我...”仿佛被逼入了死角,丁大力心一横,索性说了出来,“上官伯伯,您和村民待我好我都知道,你们若有什么事,只要吩咐一声,大力一定尽心尽力办到,只是这婚姻之事,太过匆促,我还没有考虑周全,也不想误了小玉姑娘。” 

上官警我怔怔的看了看丁大力,脸色逐变,想了想,又缓和了下来,叹息道,“其实啊,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小玉喜欢你,若是能成全了她的心意也好,但感情之事也讲究个两情相悦,现在看来,小玉还是没这个福气啊,行了,大力啊,今天就当伯伯没说过这事,你也别放在心上。”

 如此一来,倒让丁大力内心歉疚不已,拱手说道,“上官伯伯哪里话,是大力没这好福气,小玉姑娘以后一定会遇到一个知她懂她爱她的那个人。” 

告别上官警我,丁大力匆匆往家赶去,今日是小凡满十八岁的日子,他还得先回去准备准备,晚上再去河边。

 幸好也没有耽搁太多时候,等一应物品准备齐全,赶到河边之时,时候尚早,明月刚上树梢。 

丁大力将包裹放在一旁,自己缓步到河边,目不转睛的盯着静籁的河面,想在小凡出水的一瞬间一眼就看到他。

 只刚过了一会儿,河水中央开始泛起一圈圈的波纹,逐渐扩大,震荡着垂在河面的柳枝也跟着摇摆,水波慢慢变成一股凝聚的水柱,越涨越高,高到似乎踩上水柱就可以触摸到夜空,丁大力从未看过这样的奇丽壮观,见之惊叹。 

水柱的中央,小凡乘水而上,披散的长发随风纷飞,衣袂飘扬,像是要飞上九霄的仙子,鱼尾扇动,水珠四撒。 

丁大力看得移不开目光,直到小凡翩翩落地,他还恍若如梦中。


tbc.

评论(12)

热度(8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