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3)


褪去鱼身,双腿幻化,小凡自然是高兴得围着丁大力蹦蹦跳跳个不停,衣衫裙摆也跟着翩然起舞。

看到小凡光彩明媚,丁大力觉着自己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天人之姿。

 

小凡拉起丁大力的手,转了几个圈,欢喜的说道,“大力哥哥,我终于能跟常人一样了,你看我,也能又跑又跳了。”说完,还迫不及待的给丁大力表演一番,他跑到河边,看到泛着月色的湖面,伸展双臂,畅声道,“终于不用整日都待在河底了,待了十几年,可闷死我了。”

丁大力走到他身边,望着他清丽的侧脸,说道,“小凡,生辰快乐。”

小凡转过头,目光皎洁,“谢谢你,大力哥哥。”

“你跟我来。”丁大力拉了小凡在石头上坐下,将带来的包裹打开,把早已准备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摊开摆好,“小凡,我只是一个山野村夫,不会做那些精细的物件,但这些包子煎饼都是我为你做的,还有一些糕点,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就做了这些,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今天是你的生辰,就当是为你庆贺,等明日,明日你跟我一起去集市,你若是有什么喜欢的,我就买来送你,算是你的生辰礼物,好不好?”

 

小凡拿了包子正左右闻闻,听到丁大力这样一番话,眼眶忽然酸涩,他低了头,小声说道,“小的时候,每年生辰都只有母亲陪我过,后来母亲死了,就再也没人记得我的生辰了,大力哥哥,你是第二个陪我过生辰的,谢谢你。”

听闻小凡的过往,丁大力捧起他低垂的脑袋,看到他被眼泪染得明晃的目光,心头也跟着堵塞,“小凡,以后,都会有我陪着你了,我答应你,一直一直陪着你。”

“嗯,大力哥哥,说话算数,你要一直陪着我。”说完,还不放心的弯起手指与丁大力拉了勾勾才算作数,这才破涕为笑,捧了包子问道,“这包子,是可以吃的吗?”

丁大力道,“当然,我亲手做的,你快尝尝。”

小凡试着轻轻咬下一口,慢慢品尝,眼神忽而泛光,惊喜道,“大力哥哥,这包子真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你若喜欢,我便每日都给你做,还有这些糕点和煎饼,都是你的。”丁大力帮他擦擦嘴角,又问道,“那你平时都吃些什么?”

小凡啃着包子,嘴里含糊道,“平时就吃水果,好多好多水果。”

丁大力不免在心里感叹,原来小凡在水底的生活是这样枯燥局限,难怪会觉得沉闷。

眼瞅着小凡将每样食物都吃了一些,等他再想拿一块糕点时,丁大力拦住他的手,说道,“小凡,你已经吃了很多了,不能再吃了,不然肚子会难受的。”

小凡低头,看了看有些微鼓的肚子,认真道,“好像是,可是大力哥哥做的东西太好吃了。”

丁大力说道,“时日还长,你想吃什么,我下次再给你做,包你吃个够。”

小凡看着丁大力收拾了东西整理好包裹,他回味般的舔舔手指头,心里又开始惦念。

 

当日夜里,小凡没有再回青水河,跟了丁大力去卧云村的家。

两人躺在床上时,丁大力倒是隐约有了些困意,而一旁的小凡有了头一次睡床的新鲜劲儿,便翻腾得精神奕奕,他侧躺了挨近丁大力,“大力哥哥,你家的床真是又软又舒服,还这么暖和,真好。”

呼吸之间近在咫尺,同塌而眠更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丁大力往床外挪了挪,刻意隔开了些,心绪转还,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大力哥哥,你怎么不说话?睡着了吗?”小凡跟着挨了过来,双手绕上他的胳膊,像平时一样靠在他肩头。

丁大力只好一动不动的躺着,任由小凡依靠。

床暖体热,小凡折腾累了,很快入睡,丁大力朦胧间,将小凡搂着他的胳膊抽离,把他轻轻揽在怀里。

 

待到鸡鸣响起,东方日出,小凡辗转从酣睡中醒来,迷糊的朝身旁一扑,空空如也。

他下了床榻去找丁大力,正碰上丁大力端了一碗刚煮好的面走进来,上面还有一个煎得金黄的鸡蛋。

丁大力放下碗,帮小凡打了洗脸水清洗,拉了他到屋里坐下,“小凡,生辰是要吃长寿面的,虽然你的生辰已经过了,但是这长寿面我还是要给你补上,快吃吧。”

小凡看了看桌上,只有一碗,问道,“大力哥哥,你不吃吗?”

丁大力笑道,“这长寿面啊,只有过生辰的时候才吃,吃完这碗长寿面,我的小凡活得长长久久,快快乐乐。”

小凡盯着眼前的长寿面,半天不动。

丁大力问道,“怎么了小凡?不喜欢吃?”

小凡摇摇头,心事挂上眉梢,“如果能跟大力哥哥一起长长久久那才算好,若是我一人长久,又有什么意思。”

丁大力愣了愣,心颤动得让他想要握住小凡放在桌上的手握在手心里,念头初起,又无声落寞。

沉默之际,丁大力伸手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傻瓜,我不是答应了你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吗,自然是要与小凡长长久久啊。”

约定绕心,不负相忘。

 

集市上已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小摊上的各式各样的精美物品琳琅满目,摊贩招揽生意的叫卖声老远便能听见。

小凡挤进人群左看看右逛逛,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稀奇好玩的,过往来客摩肩接踵,丁大力生怕一个晃神就与小凡走散,只好将他拉在身边。

一路上,只要是小凡喜欢的,丁大力都会毫不吝啬的让他收入囊中,只刚逛了半条街,吃的玩的就买了一大堆,小凡一手一串糖葫芦一个糖人,不亦乐乎,路过一个卖挂件的小摊时,丁大力一眼相中了一枚编织精致的同心结,目光穿越人群,紧紧追随着小凡天真的背影。

 

许是修为尚且不足,回家的时候,还未走到村口,小凡只觉身体无力,脚步轻浮,丁大力看出异样,单手扶住他,“小凡,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小凡咽了口口水,喉咙倍感干涸燥热,“我只是…只是离开水太久…”

丁大力着急道,“那我现在送你回青水河?”

“嗯。”

丁大力背起小凡摇摇欲坠的身体往河边赶,等到了河边,小凡刚一沾水,半身鱼尾显形垂摆。

“小凡…”丁大力轻抚他的面颊。

小凡睁开眼睛,有了些许神采,“大力哥哥不用担心,我在水里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说罢,手指施法在鱼尾上一划,一块鱼鳞脱落于掌中,等疼痛稍有缓解,他说道,“大力哥哥,这片鱼鳞你可千万收好,从此以后,小凡便是有牵挂之人了,心里也只会有大力哥哥一人。”

 

先前还模糊不清的念想,此刻却被小凡的一句话牢牢锁住,丁大力将那片淡蓝色的鱼鳞贴身放好,又拿出今日在集市上买的同心结放入小凡手中,袒露心迹,“小凡,我丁大力此生,也只求有你一人足以。”

小凡埋首于丁大力怀中,指腹摩挲着手中的同心结,情意相通,一生不负。


tbc.


评论(14)

热度(8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