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5)


丁大力自小父母双亡,家中再无其他亲人,与小凡成亲之日也只是在屋里挂了红色喜布,贴了大红喜字,点上两柱红蜡烛。
二人诚心诚意在丁大力父母的牌位前拜了天地,也算是拜了高堂,丁大力手中拉着红喜绸,另一头牵着小凡,对着牌位说道,“爹,娘,今日是孩儿的大喜之日,娶了自己最爱的人为妻,从此不再孤身一人,希望爹娘在天有灵,也能知晓孩儿喜事,今日孩儿也在二老面前发誓,此生只爱小凡一人,定竭尽全力疼他护他,一生一世,绝不背弃。”
小凡面带红霞,嘴角抑制不住幸福的笑,对着牌位鞠了躬,说道,“我张小凡愿嫁与大力哥哥为妻,从此便该改口叫二老一声爹娘,此生愿与大力哥哥相伴,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拜了堂,二人双双在桌子边坐下,丁大力斟了酒,与小凡交杯而饮,放下酒杯,丁大力歉声道,“小凡,我本是这山村里的粗人一个,今天你我结为夫妻,一切也都是从简,但是你放心,以后的日子,我会好好照顾你,定不让你吃半点苦受半点累。”
小凡握了丁大力的手,与之十指相扣,柔声道,“大力哥哥,既然你我已是夫妻,那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不怕吃苦,只要能跟大力哥哥在一起,做什么都是快乐的。”
听了小凡此番话,丁大力既感动,又更是疼惜,窗外已是夜深人静,虫鸣声此起彼伏,丁大力道,“小凡,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歇息了。”
小凡酒意上头,神色朦胧,任由丁大力为他褪去衣衫,抱了他上床榻。

卧云村说大不大,但到底也有百来户人家,稍有什么事便是一传十十传百,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全村的人就都知晓了。
这几日,村里的人就总是说起丁家儿子丁大力忽然间就成了亲,还是跟一个来路不明的人,不知是哪路神经着了魔,令人费解,说起丁家媳妇,却又是人人都道他是一幅好相貌,天姿国色,这天下间,怕是再难找出第二个这样的人,有这样容貌的,不是天仙那就是妖魔。
传闻神乎其神,这便传到了小玉的耳朵里,小玉正在做女红,听到上官警我说起这事,心头酸涩,手指绞着绣帕,轻言道,“什么天仙鬼怪,我才不信,从前怎么没听大力哥说起这事,不行,我要去大力哥家里看看,若不是亲眼所见,我才不信真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就算是,那也许是大力哥被人迷惑。”
倾慕了那么久的心上人,一朝之间被旁人占了去,小玉怎么想怎么不甘心,一不甘心,便浮躁起来,出了门便直奔丁大力家,上官警我也拦不住她。

太阳当头,正是晌午时分,丁大力做好了饭菜,小凡帮忙端上桌,闻着扑鼻的香味儿,忍不住先尝了一口,“大力哥哥的手艺真好。”
丁大力盛好饭递给小凡,笑了笑,“只是一些家常菜,从前一个人吃,倒是尝不出什么滋味,现在有了小凡,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小凡是馋极了,端了碗就埋头扒拉饭菜,丁大力一边为他夹菜一边叫他慢点吃,还帮他盛了汤。

小玉到来之时,看到的便是他们亲密无间的画面。
她来得突然,丁大力也没料到,“小玉姑娘,你怎么来了?”
小玉并不理会丁大力,进了屋便去看一旁的小凡,嘀咕道,“吃饭的模样都这般粗俗,真不知道大力哥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人。”
听到有人到访,小凡放下碗筷抬起头,迎面对上小玉审视的目光,丁大力替小凡擦了擦粘在脸上的饭粒,看他们恩恩爱爱旁若无人的样子,小玉先忍不住说道,“大力哥,他就是你的…”
丁大力道,“他叫小凡,是我丁大力的妻子。”
小玉没想到丁大力如此直截了当,再细看一言不发的小凡,当真是相貌出众,人间少有,心里突生自讨没趣之感,却不死心的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大力哥,村里人都在传言,说他来历不明,不知是好人还是歹人,你竟这般相信他,还与他结成了夫妻?”
纵然是再老实的一句疑问,也依旧让小凡的眼神瞬然黯淡了些,更是低了头沉默不语。
丁大力看出他的不安,护了他在怀里,对小玉说道,“小凡的来历我清楚得很,他是好是坏,是善是恶我也都知道,他是我丁大力心爱之人,是我一辈子要珍惜的人,与旁人何干,又没碍着他们,小玉姑娘,你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就请回吧。”
“你…你…”小玉气结,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看丁大力显露的柔情和怜惜,竟是对着别人,她咬着唇,泪水在眼眶打转,转身夺门而出。
小凡抬头问丁大力,“大力哥哥,她没事吧,我看小玉姑娘好像不太好。”
丁大力安慰道,“没事,等她想通了,自然就好了。”
说到底小玉也只是一个姑娘家,丁大力虽然觉着自己的话是说得有些重了,伤了她,但若不狠些,又难免还让她心存念想,以后生出更多的不安生。

过了一段时日,村里人对这件事的闲话越来越少,渐渐淡忘,小凡随了丁大力住在卧云村,两人恩爱甜蜜,乐得逍遥自在,除了每日要在装了水的浴桶里化了原形待上两三个时辰之外,倒也和寻常夫妻一般。
但最近几日,小凡看似有些闷闷不乐,心事重重,总是站在门口朝着青水河的方向看,一看便是大半天。
入夜后,丁大力铺好了床,准备叫小凡休息,却见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裳伫立在门外,丁大力拿了衣服为他披上,“小凡,夜里凉,先进屋吧。”
小凡动也不动,望向远处的夜幕,“大力哥哥,我想…我想回家一趟…”
丁大力笑道,“小凡可是想家了?”
小凡神色凝重,“大力哥哥,这几日我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也好几次收到龟爷爷用传音之术捎来的话,听他的语气,好像有些着急,我想回去看看。”
丁大力宠溺的刮了刮他的鼻子,“好好好,那就依你所说,回去看看,我呢,就在家等你回来,好不好?不过你可不许胡思乱想了,不会有什么事的,放心。”
“嗯。”小凡摊开手掌,掌心上空光影缭绕,不多时,便幻化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他将珠子交给丁大力,嘱咐道,“大力哥哥,这是避海珠,你可要收好,也许,以后会用得到。”
丁大力推拒道,“小凡,这珠子如此贵重,更何况是你的东西,怎么能交与我。”
小凡把避海珠放在丁大力手中,收拢手指握住,“大力哥哥,既然你我已是夫妻,我的便是你的。”
“小凡这样说,那我就不再推辞了。”丁大力伸手拢了小凡的腰,轻语道,“很晚了,先睡觉吧。”
熄灯之后,丁大力搂了小凡入睡,而小凡,听着耳边丁大力的呼吸声,一夜未眠。

tbc.

预警…预警…?

评论(18)

热度(6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