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6)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小凡才好不容易睡着,丁大力醒来,小心的帮他盖好被子,自己穿了衣服洗漱,然后去厨房准备早饭。
小凡睡得浅,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将他吵醒,索性也起了床,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两碗香滑的白米粥,两碟清淡小菜,丁大力端了刚出笼的白面馒头,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小凡,快来吃早饭。”
“好。”小凡系着衣带应道。

两人像往常一样吃着早饭,但今日却沉默得很,小凡用筷子戳着米粒,缓慢的送进嘴里。
丁大力看他似乎没什么胃口,摸了摸他的额头,“小凡,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小凡放下筷子,说道,“大力哥哥,一会儿我就回青水河看看,我会尽快回来的。”
“嗯,我知道,我会等你。”丁大力帮他夹了菜,说道,“多吃点,我看着你怎么都瘦了。”

青水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流涌动,放眼望去,风平浪静,却不知这平静之下的深处,又是怎样一番风景。
越是靠近青水河,小凡心中的不安更是多上一分,一路上愁眉不展,又怕丁大力看出端倪,强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
到了青水河畔,小凡踌躇许久,拉了丁大力的手,一双明眸中情绪复杂,欲言又止。
丁大力亲了亲小凡的手指,依依不舍道,“自与你做了夫妻后,从未分离,现在你要回娘家一趟,我还真是舍不得,可惜又不能陪你一同去,这说起来,我还没拜见岳父岳母呢。”
小凡心有所思,低声喃喃道,“希望不要有机会见到才好。”
丁大力还在继续说道,“若是能得见岳父岳母,我可得好好感谢他们二老,不然,我又怎么能娶到小凡这样好的人为妻。”
小凡思绪万千,辗转凝聚成眼前之人,“大力哥哥,我去了,天黑之前我一定回来。”
“好,我等你。”丁大力吻了他的鼻尖,放开了手。
小凡步入水中,回头看了看丁大力,俯身沉入水里。

河面恢复平静,清风拂柳,丁大力站了一会儿便回了家,将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又去集市置办了一些用品,买了小凡爱吃的糖葫芦,回到家,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便思念起小凡来,越思念,越觉得时日漫长。

入了水的小凡化为鱼身,四周的小鱼儿纷纷聚拢两侧,将小凡围绕中间。
还未到宫殿正门,远远的就看见龟爷爷抚着长白胡须,原地徘徊,他见到小凡,赶忙迎上前,“小凡呐,你可算是回来咯。”
小凡问道,“龟爷爷,你这么着急给我传话,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的小祖宗诶,你这次可闯了大祸了…”龟爷爷一急,便不自觉的摇头,皱纹之间隔了道道深丘沟壑,“我原以为你只是贪玩,出去看看新鲜,没想到…”
小凡听了这话,一时摸不着头脑,“龟爷爷,到底怎么回事啊?”
龟爷爷略微施法,试探出了小凡身上所沾染的凡人气息,大惊失色,“小凡,你身为鲤鱼一族,怎可与凡人相配,你可知这后果严重?”
“后果?什么后果?”小凡只当龟爷爷开了玩笑唬他,不以为然道,“我与大力哥哥是真心相爱。”
龟爷爷一把拉了小凡的手腕,力道之大,一字一句厉声说道,“我不管你和那个什么大力哥哥是不是相爱,总之,趁着天神和你父王还未发觉之前,赶紧断了这份念想,否则,你若继续执迷不悟,必遭天谴,到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看龟爷爷说得一板一眼,小凡心头震了震,随即又说道,“我不怕什么天谴,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与大力哥哥在一起,又没招惹谁,为什么会有天谴。”
“你…哎…”龟爷爷见小凡天真单纯,不知其中厉害关系,心思也并无转还之意,气恼得胡须都绷直了,心里却又软了下来,叹息道,“算了,先去见了你父王再说吧,不过我可提醒你,等会儿在你父王面前,你可千万不能吐露你与那个凡人之间的事,半个字都不能说,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事。”
小凡挽了龟爷爷的胳膊,笑嘻嘻的撒娇道,“我知道了龟爷爷,我保证不说。”
“你啊…”龟爷爷实在无奈,打心眼里对小凡疼爱,又忧心若真是天谴降临到小凡身上,那该何等痛苦。
他们去得不凑巧,殿门前的侍女告诉小凡和龟爷爷,鲤鱼王和神海龙太子正在殿内商量事宜,让他们稍作等候。

眼瞅着黄昏将过,天色渐暗,卧云村又归于宁静。
丁大力做好了饭菜,却迟迟不见小凡归来,心躇着或许是小凡的爹娘太久没见到小凡,总要多留他说说话,如此想着,丁大力自个儿吃了晚饭,上了床塌休息,只是身旁突然少了小凡相伴,他难以入睡,取出贴身放置的小凡的鱼鳞,算是寂寞里的一丝安慰。

水底光阴,不知白昼黑夜。
小凡心中记挂丁大力,答应了他天黑之前回去,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辰,想先离去,却被龟爷爷阻止,只好百无聊赖的坐在殿前阶梯上继续等候。
鲤鱼王和龙太子商议完事务,出了大殿便看到小凡坐在台阶上,双手托腮打着盹儿。
龙太子见状,一时兴起,绕到小凡身前蹲下,看他睡着的恬静模样,不知不觉便入了神,鲤鱼王怕小凡让龙太子看了笑话,吩咐侍女叫醒小凡。
小凡朦胧醒来,揉了揉睡意绵绵的眼睛,觉察到面前的人,恭恭敬敬行了礼,“龙太子,父王…”
龙太子点点头,算是回礼,转身带了随从离开鲤鱼宫,临行前又对鲤鱼王说道,“鱼王,今日商议之事本太子还要再作考虑,过些天自会给你答复。”
鲤鱼王拱手陪笑道,“自然,那就恭送龙太子了。”

待到龙太子离开青水河,鲤鱼王看了一眼站立一旁的小凡,拂了衣袖,脸色转瞬变幻。
小凡不知何事惹怒了父王,低垂了头,抿了嘴鼓着气,撑得脸颊像个小包子,鲤鱼王沉声说道,“小凡,你进来。”
小凡跟鲤鱼王进了正殿,龟爷爷紧随其后,怕一会儿起了硝烟,自己也好在其中周旋,鲤鱼王坐在大殿之上,说道,“小凡,你虽是我鲤鱼族的王子,但是你从小我就没怎么约束过你,现在倒养成了你贪玩的野性子,你三天两头便出河去玩,别以为我不知道,不好好修身养性,整日就知道混迹于人间。”
“父王,我…”小凡委屈的瘪瘪嘴,想要辩解。
“行了。”鲤鱼王不耐烦的挥手止住,“从今天起,你就好好的给我待在宫里,哪儿也不许去,否则,定要重重罚你。”
小凡还想争辩,龟爷爷轻轻拉了拉他的袖摆,示意他不要再火上浇油。
待到只剩下他和龟爷爷两个人的时候,小凡才委屈道,“我只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跟我喜欢的人一起,怎么就叫混迹人间了,父王不讲理,明明是他从来不管我…”
龟爷爷怕小凡贪恋红尘,最终耽误飞升大事,开导小凡,“鱼王也是为你好,小凡,你就听龟爷爷一句劝,挥剑斩情丝,好好修炼,等着将来跃龙门,飞身成龙,那身份可是比现在高贵得多啊。”
小凡定定的看着龟爷爷,摇头后退,“我不要跃什么龙门,我也不想变成龙,我只想跟大力哥哥在一起,我就想一辈子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tbc.

再次预警…

评论(10)

热度(6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