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9)


冷锐的刀尖丝毫不被水的阻力所挡,刺透薄脆的鱼鳞,一瞬间,皮肉下的伤口中渗出鲜红的血。
一滴,两滴…
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一条细流。
隐淡的血腥味像是给了小玉莫大的刺激,她握住刀柄,用力从小凡紧致的肉身中抽出,钻心之痛让小凡的挣扎显得徒劳,连蹦哒的力气也丧尽,他心中明了小玉想要做什么,无奈自身的法力被小玉手中的流光刀上所附的强大力量压制,无法施展,此时此刻,若是没有旁人相救,那自己就真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其宰割。

看刚才那一刀扎偏了方向,小玉干脆一手握住小凡的鱼身,另一手用刀对准了小凡柔嫩的鱼尾,越是接近成功之际,面目越是狰狞,小凡眼睁睁看着朝自己落下的刀刃,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只可惜还没来得及跟大力哥哥一辈子…
死亡之感并没有如预期中到来,小玉忽然松了手,小凡的身体瞬间松弛,直直沉入水底,窒息般沉闷的喘着气,耳畔是一片嘈杂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摔碎了,还有丁大力与小玉的争吵声,小凡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眼前一切像是被慢慢的蒙上了一层雾,朦胧不清,水面上方的亮光忽然被遮挡,丁大力逆光朝水里看,双手从被血染红的水中小心翼翼捧起小凡弱小的身体,手掌的温度侵入小凡的身躯,让他有了一些意识,他颤抖声音,“小凡…”
小凡张了张嘴,像是在回应。
丁大力不敢去碰小凡身上的伤口,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不是该将他放回水中,可是看着血从伤口涌出,只能以手轻覆在伤口上。
小凡躺在丁大力的手中,感觉身体不再受流光刀上的力量控制,动了动鱼尾,化为人形。
幸好只是一条腿上受伤,并未伤及要害,丁大力将小凡抱上床倚靠着,自己去拿了伤药和纱布,他一言不发,手上的动作温柔至极,怕弄疼了小凡。
小凡能感觉到丁大力心头的愤然和疼惜,轻轻说道,“大力哥哥,我没事了,一点小伤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丁大力没有说话,默默的帮小凡上药,包扎。

倒在地上的小玉抱着脑袋从混沌中醒来,看着摔了一地的茶具碎片和旁边那把沾着鲜血的刀,她受惊般的缩了身体往后退,怯怯叫道,“大力哥…”
丁大力转了身面对着小玉,失望道,“小玉,我本以为你心性纯良,没想到你却是如此狠辣之人。”
小玉伸手拉了丁大力的衣摆,楚楚可怜道,“不是这样的大力哥,你听我解释,我…”
“解释?”丁大力说道,“我亲眼所见,你伤害小凡,还需要什么解释?”
小玉哭得梨花带雨,“不是的,大力哥,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丁大力撇开她的手,退开说道,“我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妹妹,没想到,到头来是我错看了你,你走吧,从此以后,你我之间一笔勾销,若是再相遇,便是陌路。”
听到丁大力就这般轻易的给自己判了死刑,她错愕的抹掉眼泪,随后冷笑道,“我从小就喜欢你,对你真心实意,没想到,我这一片真心却不如一只妖,丁大力,你当真如此狠心,好,那便如你所愿,从此陌路,但人妖殊途,我就等着看你和这条鲤鱼精的下场,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丁大力轻叹一声,看她转身离开,很快就融入夜色中,心中只当她一时想不开而负气。

安顿好小凡休息,丁大力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屋子。
小凡并没有睡着,歪了脑袋靠在床边,刚恢复的身子再次受伤,让他觉得从里到外的疲惫不堪。
殷红的血流淌在茶具碎片上,小凡惊道,“大力哥哥,你受伤了?”
丁大力抬头冲他笑了笑,“没事,不小心被碎片划伤,别担心。”
小凡偏不信,说道,“你过来,让我看看。”
丁大力支支吾吾,不肯过去。
小凡噘了嘴故作生气。
丁大力怕小凡真生气,老老实实走到小凡身边,小凡拉住他的手腕摊开手掌,掌心一条长而深的伤口触目惊心,还在汩汩渗血,小凡皱了鼻子,一双大眼睛滴落了热泪,落在丁大力的伤口上。
丁大力见他伤心,蹲了身仰头帮他擦眼泪,温声哄道,“小凡别哭,我真的没事,只是一道小伤口而已。”
小凡心知肚明,小玉要刺自己的第二刀,怕是因为丁大力及时阻拦才落空,为了救自己,丁大力生生挨了这一刀,他埋了头,越发哭泣得厉害,“大力哥哥,你不该为了小凡让自己受伤…”
丁大力捧起他的脑袋,在他冰凉的唇上吻了吻,“为了小凡,我心甘情愿,是我没用,没能保护好你。”
视线越过丁大力,小凡看到落在地上的那把流光刀,心中痛苦更增加了几分,心道,你已经是鲤鱼一族的主母,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不肯放过我,这次逃过一劫,否则被她得逞,自己必死无疑。
折腾了大半夜,两人都是又累又困,丁大力怕睡着之后会无意碰到小凡的伤口,便拿了床褥棉被在地上打起了地铺,他对小凡说道,“小凡,如果不舒服记得叫醒我。”
小凡点点头,“知道了,大力哥哥。”
丁大力为了夜里起身方便,没有熄灯,和衣盖了被子睡下。
待丁大力阖目,小凡无半分睡意,周围的空气一寂静,许多无从开口的心事便在脑子里肆意盘旋,挥之不去,虽然与自己喜欢的人做了夫妻,但自己始终是妖,这样朝夕相对的时日也不知道会有多久,想到此处,小凡侧了身子,脑袋枕着双手,看着丁大力平和的睡容,陷入忧虑思绪中…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风起,风声萧索,卷起了地上的碎石枯枝,浅睡中的小凡被惊醒,正思躇这风来得古怪,转念一想,觉得不太对劲,他起了身,尽量不惊动丁大力,忍着伤口的阵阵疼痛出门查看,不料刚踏出门槛,只觉得整个人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笼罩,与外界隔绝,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正当他想以自身修为试着破除屏障,只是还未动手,便被隔空施了法,动弹不得,大王子此刻才现身绕到他跟前,看着一切皆在他掌控之中,说道,“我本以为还要费许多功夫才能将你擒住,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小凡,你私自离开青水河,父王命我前来捉拿你,乖乖跟我回去吧。”
小凡怪自己没有防备,这么容易就中了圈套,试图求道,“大哥,你我虽非亲兄弟,但我还是叫你一声大哥,求你放过我,我不想回去,我只想在这卧云村里,跟大力哥哥做一辈子的平凡夫妻,求求你…”
大王子见他执着至此,摇头道,“小凡,做大哥的也劝你一句,你如此执迷不悟,只会毁了你自己,就算你不为自己想,你也不为我们鲤鱼一族想想吗,你与龙太子的婚事,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想必你心中也有数,大哥希望你能多考虑考虑,顾全大局。”
大王子使了个眼神,一众兵将便抬了小凡回青水河。
大王子看他不说话,眼神中尽显不甘,说道,“若不是龙太子要你完好无损,你犯下的这等罪,够你死一万次了。”
束手被擒的小凡再无心想其他,心中唯有放心不下丁大力,这才刚刚团聚,又被迫分开,只怕他要难过死了…

日上三竿,阳光从大敞的门外照射进来,印在丁大力的身上。
丁大力醒来,睁开眼睛,光线刺眼,又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掀开被子起身,看到床上空无一人,又见门开着,自己从未睡得这么久这么沉,连小凡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他叫着小凡的名字在四周寻了一圈,不见小凡身影,又回到屋子里,摸了摸床褥,早已经冷却,没有了丝毫暖意,丁大力心中顿生不好的感觉。
他顾不上洗漱,在村子里见人便问是否见过小凡,但问过许多人,都没有半点消息,小玉看他神色匆匆,慌里慌张的样子,想起昨夜之事,只漠然的转身进屋,关了门,丁大力见状,心中虽有惋惜,但这一切不再有小凡重要。

寻遍整个村子也没找见小凡,更没人见过。
丁大力来到青水河畔,在河边驻足。
小凡不是一声不响就离开的人,而且他怎么舍得离开,唯一能解释的,只能是小凡在毫无招架之力下被人带走,莫不会又像上次那般分别很久,亦或是,这次分离,便再无相见之日…
“小凡…”丁大力对着河面大喊,四周空旷,连回音都吝啬还给他,丁大力见没有任何动静,便摘了一片树叶放在嘴里吹响,心中祈祷能让小凡听到,闻声而归。
但时间越久,见依旧没有任何希望,起初的期盼逐渐被绝望占据,心神焦灼,音律也跟着凌乱。
正当他不知如何是好,不远处的河面上,河水向四周散开,水涡之中忽然出现一只巨物,丁大力细看,竟是一只庞大的乌龟。
乌龟划着四肢拨动水,朝丁大力游来。
临近丁大力之际,乌龟缓慢停下,缩了缩脑袋,瞬间化做一个长白胡须的老龟人。
丁大力打量了一下他,见他眉目慈善,问道,“你是?”
老龟人背着厚重的龟壳,压得腰身佝偻不直,“我是这河中的一只老龟,你就叫我龟爷爷吧。”
丁大力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龟爷爷,既然你也生活在这青水河里,那你认识小凡吗?你能告诉我他在哪儿吗?”
龟爷爷捋捋胡须,慢慢说道,“你问的这些我自然都知道,但是我只能告诉你,小凡他很好,你不必担心,以后,你们也不要再见面了。”
说要趴下身子准备离开。
丁大力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龟爷爷的胳膊,心急得直摇晃,“龟爷爷,求求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见到小凡,我与他已是夫妻,我不能跟他分开。”
龟爷爷被摇得头昏脑胀,直呼道,“别摇了别摇了,我这一把老骨头要给你摇散架咯。”
丁大力赶忙松开手,抱歉道,“对不起龟爷爷,我只是…”
“行了行了。”龟爷爷说道,“既然如此,索性趁早让你死了这条心。”
听闻这话,丁大力的一颗心被揪得死死的,大气也不敢出。
龟爷爷叹气道,“小凡这孩子,还真是执着,但是他毕竟是妖,你是凡人,即便你们结了人间的一世之好,最终也逃不过天谴之灾,你若真是喜欢小凡,就当为了小凡好,离开他吧,虽然小凡现在只是一条小鲤鱼,但将来若是能成功跃了龙门,便是飞身成龙,也能修成仙身。”
丁大力坚定说道,“不,我们说好要做一辈子的夫妻,小凡也说过不会离开我的,他不会的。”
龟爷爷虽不忍心将他逼入绝境选择放弃,但权衡利弊之后,还是说道,“我再告诉你,小凡即将与神海的龙太子成婚,好事将近,等小凡嫁到神海,便是太子妃,将来龙太子做了龙王,小凡更是龙族主母,若是成龙成仙,身份高贵,岂是你区区凡人能给予的。”
龟爷爷几句话便把丁大力所有的期望一举打破,毫不留情。
一阵天旋地转,丁大力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无边无底的悬崖,勉强伸手的胡乱去抓,却连空气也不再留恋。
索性闭上眼睛,任由身体无限下坠,耳畔只有风声呜咽。

tbc.

后面有惊喜…

评论(10)

热度(5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