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11)


药罐在炉火上咕咕的冒着热气,一锅水已经熬出了一碗药的精华。
小凡还没醒,药就一直这么温着。
外面已经是夜深人静,深秋的风伴着夜晚里淅淅沥沥的小雨,丁大力一直守着小凡,但也实在抵不过困意的侵袭,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后半夜的时候,小凡的手动了动,感觉到被禁锢,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偏头去看,就看到丁大力握着他的手睡着了,他睁了眼睛恢复思绪,回想起之前晕倒的事。
他叹口气,自己的身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弱了,抽回了手想起身去倒杯茶解渴。
丁大力被他惊醒,见他起床又把他扶了回去,后背垫上软枕靠着,“小凡,醒了怎么不叫我。”
小凡舔了舔嘴唇,“我只是想起来喝水…”
“你躺着,我去给你倒。”丁大力倒了一杯水端来,小凡接了杯子,一口喝干,丁大力看他是渴急了,再倒了一杯递给他,“慢点喝。”
等到小凡解了渴,丁大力出了房门下楼,大堂里的一张客桌上燃着一盏灯,店小二趴在桌上睡得香,哈喇子都淌到了手中的抹桌布上。
丁大力拍了他的肩膀叫醒他,店小二揉着眼睛翻了个边,朦胧灯火中看到面前站了一个人,吓得一下子醒过来,“客官,大晚上的什么事啊?”
丁大力道,“劳烦你把熬好的药送到房间,多谢。”

回到房间时,小凡又垂了头睡着了,听到房门响动,他睁开眼睛,“大力哥哥,你去哪儿了?”
丁大力拉了拉被子,把他抽出来的手又放进去,“别着凉了。”
店小二端了药在外敲门。
丁大力去开了门,接过药,试探了一下碗周,不冷不热,温得刚刚好。
他坐在床边,舀了一勺送到小凡嘴边,“小凡,快趁热把药喝了。”
一股浓烈苦涩的味道跟着白烟飘来,小凡看了一眼碗里黑乎乎的汤药,扭开了头,“为什么要喝这个,我不想喝。”
看他抗拒,丁大力放下碗,捧了他的脑袋扳过来,说道,“小凡,大夫说了,这药要按时喝,苦是苦了点,可良药苦口啊,我知道你幸苦,但是忍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小凡一听还要天天喝这东西,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喝不喝。”
丁大力看他小孩子模样,忧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小凡以为他生气了,抠着手指小声说道,“大力哥哥,你别生气,我不闹了,我喝…”
小凡端了药碗,愁眉苦脸的犹豫不决,最后索性心一横,闭了眼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又喝得太急呛得他直咳嗽,嘴里弥漫着一股子汤药的苦味儿,等到平静了气息,丁大力端了剩下的半碗药喝进嘴里,揽过小凡的腰,吻住他的嘴唇,将药汁一点一点送进他嘴里,小凡瞪大了圆溜溜的双眼,不可置信,等到药汁下肚,丁大力一寸寸亲吻他,舌尖游走,仿佛把药残留的清苦味尽数卷走,呼吸纠缠,小凡感觉自己要被这温热的气息包裹,融化。
丁大力心中有度,缠绵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分开,看着小凡红透的脸颊,又忍不住用鼻尖蹭了蹭,惹得小凡直缩脖子。
白天赶了一天的路,又没吃什么东西,现在又是大半夜,小凡摸摸肚子,怕是要等到天亮才有得吃了。
丁大力将他的心思看得透透的,起身去了一旁打开包裹,再转身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包各式各样的糕点,放到小凡面前,“饿了吧,先吃点点心,等到天亮了,你想吃什么,我再去给你买。”
小凡抓了一块糕点就往嘴里塞,狼吞虎咽的弄了一嘴碎渣。
丁大力帮他擦擦嘴,“慢点吃,你若是喜欢这家的糕点,明日我再去多买些。”
小凡点点头,又忽然停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看着丁大力,“大力哥哥…”
丁大力问,“怎么了?”
小凡说道,“这又是药,又是糕点的,大力哥哥,我是不是病了?”
丁大力道,“别胡说,小凡没有生病,只是身子虚弱了一些。”
小凡摇摇头,“不对不对,既然没病,干嘛要喝药?大力哥哥,你不要骗我,我到底…怎么了?”
“小凡…”丁大力情绪有些激动,不知道怎么说,只怕小凡一时接受不了。
小凡看他吞吞吐吐,心更往下沉了一分,“很…严重吗?”
丁大力道,“没有没有,没有很严重…只是…小凡你…你肚子里…你有宝宝了…”
“宝宝…”小凡的手下意识的捏紧,糕点碎成粉末撒在了被子上,“大力哥哥,你在说什么,什么宝宝…”
“是…怀孕,小凡,你已经有了身孕。”丁大力趁他没缓过神来,把他抱在怀里。
小凡半晌没说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颤抖着手摸了摸。
丁大力吻了吻他的眉心,“这个孩子,虽然来得出乎意料,但也是老天给我们的意外惊喜,小凡…”
小凡乖乖的依偎在丁大力胸前,手掌隔了肚子,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另一个与他命脉相连的生命,惊喜之余又心生担忧,“大力哥哥,可是…我是妖,如果我肚子里的…也是妖…或者…半人半妖…我…”
丁大力抱紧了他,低头注视着小凡明澈的眼睛,说道,“不管是人是妖,都是我丁大力的宝贝,我一样会好好爱他。”
小凡双手环了丁大力,心中默默祈祷,“老天爷,你既让我与大力哥哥这般相爱,就好事做到底,让我给大力哥哥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宝宝。”

隔天。
二人退了房,收拾好行李继续赶路。
丁大力在马车里铺了绵软的褥子,又放了软垫,小凡上了马车撩开帘子,看到车内的布置,一时挪不动脚。
丁大力以为他身体又不舒服了,问道,“小凡,怎么了?”
小凡眼眶微微泛红,“大力哥哥,小凡没这么娇贵,不用这些的。”
“要的要的。”丁大力扶了他进马车内坐下,“你现在怀着身孕辛苦,别的我不能为你做,但总能照顾好你。”
安置好小凡,丁大力坐在马车外面,驾了车匀着速度离开渝都城。
出了城,便多是石子路,丁大力怕小凡颠簸得不舒服,放慢了速度,沿着这条路往前走。
路过茶铺,便停下来买一些包子烙饼。
丁大力打开装了包子的油纸,拿了一个递给小凡,“这一路上也没什么吃的,等我们到了小池镇,一切安顿下来就好了。”
小凡咬了一口包子,边吃边说道,“只要跟大力哥哥在一起,哪怕天为被地为床,我也觉得很快乐。”
丁大力宠溺道,“傻瓜,我丁大力就算再不济,也要给你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

临近黄昏,才到达小池镇。
选了一家还算清净的客栈住下,丁大力点了饭菜让店家送到客房,两人休息了一下,丁大力道,“明日我就去镇上看看,找一处房子安置,但时候我们就有家了。”
小凡说道,“大力哥哥,这些天我们已经花了不少钱了,小凡没本事,一直都是让大力哥哥照顾,等到安置好了,小凡就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活计,总能贴补一些。”
丁大力走到他身边,搭了肩膀抱着他,“小凡不用担心,从前我一个人在卧云村,吃穿简单,倒是攒了一些钱,本来是想留着将来娶媳妇儿的,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再说了,就算要出去干活儿挣钱,那也该我去啊,小凡,你现在是有孕之人,只管好好养着身体,其他的交给我就是。”
小凡嘟着嘴说道,“我只怕大力哥哥以后会嫌弃小凡是一个无用之人,什么都不会做。”
丁大力捏捏他的小鼻子,爱不释手,“你净会瞎说,小凡是我丁大力的心肝宝贝,怎么会嫌弃。”
小凡道,“就我是大力哥哥的心肝宝贝,我肚子里的这个就不是了?”
丁大力大笑,“是是是,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心肝宝贝。”
店家送来饭菜,听到屋内两人卿卿我我,踌躇了半天才抬手敲门。
吃完饭小凡就犯了困,丁大力打来热水,简单的洗漱之后就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天刚亮,丁大力轻轻起了床,独自出了客栈,到小池镇四处走走转转,打听了一圈,回来后等小凡醒了一起吃过早饭,带了小凡走过几条街道后,拐进了路口的小巷,往前走几步,停在一处小院门前,丁大力敲了敲门,里面的人开了门引他们入到正堂,小凡看了看四周,听着丁大力与屋主交谈,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谈妥。
等丁大力送走屋主,小凡问道,“大力哥哥,我们以后就住这里了吗?”
丁大力道,“是啊,从今往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小凡,这里虽然不是什么豪宅,但是环境也还不错,一会儿我就带你四处看看。”
小凡抿嘴笑了笑,脸上的小酒窝像绽开的花蕊,“这里挺好的,足够我们一家三口安身了。”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想起从前在青水河,从未离开河底,只隔着水面看被波纹荡过的天,如今跟着丁大力才明白,就算世间再大,红尘万丈,而自己所求的,不过是这房檐下的一小片天地。

tbc.

日常好难…

评论(10)

热度(6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