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13)


转眼年节将至,也到了一年里最冷的时节。
簌簌的雪堆积在光秃的枝丫上,倒成就了一番风景,街上处处是卖对联和鞭炮烟火的摊子,人人脸上都是喜庆之色,丁大力做完年前的活计便告了假回家,回去的路上先去了锦绣坊,取了给小凡做的几套新衣,顺道买了一些零嘴小吃,再置办了烟花炮仗。
进门的时候,小凡看他提了这么多东西,帮忙接过放在桌上,“大力哥哥,怎么买这么多?”
丁大力一一拆开给他解释,“这些东西都是准备着过年的。”
小凡第一次在凡间过所谓的年节,即便不知道这些习俗,但从街上那些采买筹备的人口中也能得知一二。
丁大力神采奕奕,把买来的东西归置好,又取出放在最下面的包袱打开,把新衣服展开,对小凡道,“小凡,这是我在锦绣坊帮你订制的新衣,你来看看可还喜欢?”
轻盈的水蓝,花纹细致精美,针角做工也是一等一的好,一看便是锦绣坊的精品。
小凡细细的抚摸过衣服的面料,垂了眼角抿着嘴没说话,丁大力看他闷闷不乐,问道,“小凡,你不喜欢吗?”
小凡摇了摇头,又抬起头看着丁大力,“这衣服看上去就不便宜,大力哥哥,你每日做工辛苦,我又不能帮上你的忙,吃穿用度你都为我花这么多心思,你自己却委屈着…”
丁大力笑了笑,“我哪有什么委屈,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小凡,我就觉得很幸福了。”
丁大力取了衣服帮小凡穿上,淡雅素净,仿佛置身清波碧浪中,仙姿飒飒,丁大力看得痴了,小凡扯了扯衣裳的腰间,“大力哥哥,这衣服是不是小了些,还是我长胖了?”
“哪里是小凡胖了…”丁大力弯了腰,摸了摸他显了孕状的肚子,“是我们的宝贝又长大了些。”
小凡道,“那便只能再等些日子才能穿了。”

丁大力半抱着小凡的腰,将一边耳朵贴在他的肚子上,静静的听了一会儿,直起身子拉过小凡,亲昵道,“这个年节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过,真好。”
小凡道,“以后每一年,每一天,我们都一起。”
“小凡…”丁大力情动,搂了小凡在身边,嘴唇贴上他的头发,细嗅亲吻,一路顺延到耳畔,沿着细腻白皙的脸颊,捕捉到他柔软香甜的唇瓣。
一缠绵缱绻起来,便难舍难分。
小凡及时按住了丁大力在他身上躁动游走的手,低低喘了气息道,“大力哥哥,不可以…”
丁大力趴在小凡的肩膀,闭了眼平复心底涌起的热潮浪涛,抱了好一会儿才艰难的分开,对着小凡的肚子又是一阵可怜兮兮的抱怨,“宝宝,爹可是为了你才忍着…”
小凡双臂抱了肚子遮挡住,“大力哥哥,不许你教坏了宝宝。”
丁大力委屈道,“那你以后可得好好补偿我。”
小凡鼓着红红的脸颊瞪了他一眼,“尽想着这些事,晚饭还要不要吃了,我饿了不要紧,把宝宝饿坏了我看你怎么办。”
丁大力赔笑,“好好好,我这就去给宝宝和宝宝他娘做晚饭。”

丁大力在厨房卯了劲儿的擀面皮和肉馅儿,小凡撑着腰拿了对联贴在门两侧,站在门口朝长街两头望去,处处欢喜祥和。
水汽蒸腾,白嫩饱满的饺子浮在水面上,丁大力用大勺子一舀,便是满当当的一勺,装了满满一盘端上桌,又做了几道小凡爱吃的菜,丁大力唤了小凡,两人紧挨着落座。
丁大力帮他夹了菜,说道,“小凡,这年节当前,是该饮一杯增添喜庆,但是你怀着身孕,酒不能喝,那就多吃点菜,这些都是你喜欢的。”
小凡咬了一口饺子,皮香肉鲜,唇齿之间回味无穷,“大力哥哥,你的手艺真好,以后我也要跟着你学。”
丁大力在他嘴角轻轻一啄,舔去沾上的汤汁,小凡始料未及,又红了脸,丁大力看他害羞的模样,越看越爱,他说道,“小凡,我想等过些日子,找个铺子自己做些生意,总不能一直做那些零散活,而且我们现在有宝宝了,要另做打算才是。”
“嗯。”小凡道,“那到时候我来帮忙,我也不能整日闲在家里。”
丁大力摸摸他的头,算是应允了,又补充道,“但是不许累着自己了。”

吃过晚饭,丁大力收拾碗筷,小凡拿了剪刀和剪纸坐在窗边,思索半天,剪纸折来折去,手中的剪刀也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
丁大力端了瓜子甜糕和茶水放在小桌上,又绕道小凡身后坐下,偏了头看了看他面前的剪纸,贴着耳朵问道,“小凡想自己剪窗纸?”
小凡点点头,“我看别人家的窗纸真好看,我也想自己来,但是我不会。”
丁大力握了小凡的手,手指相贴,剪刀在薄弱的剪纸上剪切,碎屑纷纷洒洒,剪完一张,丁大力轻轻拆开,人像鱼尾活灵活现的卧于其中,衣裙飘扬,仔细再看,那仙一般模样的人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他将窗纸放在小凡手中。
小凡的眼底氤氲起一层水汽,眼眸晶亮纯澈,小鼻子一拱一拱的,似要哭泣,丁大力扳过他的肩膀,望进他闪烁的眼波里,像夜空里浩渺的星辰,摄人心魄,丁大力亲亲他的眼睛。
长街上烟花炮仗响彻小池镇,火树银花的光影映在皑皑白雪上,斑斓多姿。
还没到后半夜,小凡便哈欠连连,眼皮沉如千斤,又偏要跟丁大力守完岁,丁大力哄他不成,只能等他睡着之后抱了他上床。

大雪下了数日,雪地湿滑,小凡连续几天都没有出门,但有丁大力陪伴在侧,再无趣的日子也能生出无数甜蜜。
窗台上,房檐上,雪结成了束束冰凌,融化的雪水滴滴答答落下,更比大雪之日还要冷上许多。
元宵灯会,丁大力带了小凡一同上街,无数的花灯将长夜亮透如白昼,猜灯谜的人聚集在一起,打赌起哄,费尽心思想将自己的聪明才智施展一番。
街上小孩玩闹追逐,丁大力将小凡护在身侧,一路走一路看,小凡左右张望,又把人间的热闹有趣深刻体会了一遍,丁大力瞧见前面有卖小吃的摊子,对小凡说道,“我去前面买点吃的,你在这儿别动,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等到丁大力走开了,小凡独自留在原地,目光四处游离,看到对面卖元宵的小摊贩,支了个小锅灶,旁边摆了几张桌子几条板凳,吃元宵的人,在腾腾暖气中欢声笑语。
小凡下了台阶朝卖元宵的摊子走过去,摊主笑呵呵的招呼他随便坐,小凡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不多时,一碗飘着香气的元宵端上桌,小凡低头闻了闻,正准备尝上一口,忽觉对面一道阴影掠过,他猛然抬头,惊讶道,“龙太子,你…你怎么来了?”
褚漠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嘴边,“在外面就叫我褚漠吧。”
小凡点了点头,“褚漠,你怎么在这儿?”
“听说人间的元宵节热闹得很,我便来看看。”褚漠微微一笑,打量小凡一番,“比之前更圆润了,挺好。”
“是吗…”小凡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
褚漠问道,“他对你好吗?”
两颊突升红云,小凡说道,“大力哥哥对我很好。”
褚漠放心般的点点头,“那就好。”
小凡道,“当日我跟大力哥哥离开,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对不起,我…”
褚漠捏着茶杯细细摩挲,眸色沉了沉,当日在龙王面前颇费了一番口舌才把此事全力压下,鲤鱼王那边也一直没有泄漏半点消息,除了龙族,仙妖两界都以为龙族与鲤鱼一族的联姻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小凡见他半天不答话,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褚漠说道,“小凡,我该回去了”
小凡站起身,送了褚漠几步,拢了拢微微敞开的外袍,褚漠的目光扫过他隆起的肚子,心中不由得一震,“小凡,你…好好保重。”
褚漠带着随从,在花灯烛火交映中没进了人群里。
丁大力买了小吃回来,见小凡不在原地,便在附近寻了寻,却在卖元宵的摊前看到小凡站在路边,他捧着吃食走过去,“小凡,怎么跑这儿来了?这街上人多,你当心点儿。”
褚漠在人群中朝着小凡回望,看到丁大力喂着小凡吃东西,旁若无人的恩爱,世间万物皆为空,眼神中,只有对彼此的脉脉含情。

tbc.

就让他们再甜这一甜…

评论(9)

热度(3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