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言难尽。

深海传说之鲤鱼王子(18)


若不是婴孩的啼哭声,丁大力怕是就要在浑暗的噩梦中沉睡溺亡了。

襁褓中的婴儿哭声响亮,像惊雷一样,丁大力猛然睁眼,坐起身子失魂落魄的盯着不谙世事的小家伙,婴儿哭得越来越厉害,丁大力依旧茫然空洞。

龟爷爷推门而入,几步走到床边抱起孩子看了看,一张小脸哭得皱巴巴的,好不可怜,龟爷爷问,“这谁家孩子?”

丁大力面无表情道,“这是小凡为我留下的孩子。”

龟爷爷大惊,“那小凡呢?”

丁大力缓缓抬起头,目光失了魂,说道,“龙太子说...小凡已经...不在了...”

龟爷爷看看丁大力,又看看孩子,疑窦丛生,丁大力不明白,可自己不糊涂,遭了那么大的刑罚,龙族既然还能保住小凡生下孩子,那自然也有办法竭力救回小凡性命,只是这其中蹊跷,也只有龙族知道。

眼下不管小凡是生是死,褚漠都已然尽力,若是故意欺瞒了丁大力,或许有难言之隐也说不定。

龟爷爷抱了孩子走到丁大力旁边,说道,“事已至此,伤心也无用,小凡既然为你诞下血脉,你就该好好珍惜,照顾好孩子,这样也才算对得起小凡所受的苦。”

丁大力似笑非笑,眼泪夺眶而出,“...孩子...”

“是啊,这是小凡为你生下的孩子,你好好看看,长得多像小凡啊。”龟爷爷见他情绪稍有转还,将孩子小心递给他,“孩子哭得这么厉害,一定是饿了,这也找不到奶水,我去厨房熬点米糊将就一下吧。”

龟爷爷去了厨房准备吃食,留下丁大力抱着孩子,希望小家伙能让丁大力有所安慰。


过了不多时,龟爷爷端了一碗粥和热好的馒头,又盛了一小碗米糊,对丁大力道,“你已经两三天没吃东西了,饿坏了身体还怎么照顾孩子,先吃饭吧,我来喂孩子。”

丁大力坐在桌边,看着对面的龟爷爷将一勺米糊吹得温热,然后喂孩子喝下,有了东西填肚子,小家伙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乖乖的喝着米糊,龟爷爷看着小家伙吃得香,便笑起来,脸上深壑的皱纹也显得慈祥。

等到孩子吃饱了,睡着了,龟爷爷将他抱上床放好。

见丁大力只勉强啃了几口馒头,他叹气道,“你这样下去,莫说小凡,就连我也不放心把孩子交给你,我这把老骨头也没几天好活了,总不能日日都来,可是这孩子...”

良久,丁大力道,“我会照顾好他。”

龟爷爷半信半疑。


时如逝水,浸染了门前的枯树,枝丫上长了新叶开了花。

丁大力每天都抱了孩子去到青水河边,坐在从前与小凡相会的大石头上,望着轻波微澜的河面,用叶子吹起小曲,希望也能像从前一样,小凡听到曲子便会寻来。

日复一日,小凡从未出现,鲤鱼宫的兵将几次三番出河查探,发现是丁大力在扰乱河中清净,只好忍了,由得他去。

倒是怀中的孩子,每每在他吹奏的时候,都会睁着一双黝黑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他,偶尔还会咧嘴笑一笑,那模样,像极了小凡。

孩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丁大力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看他高兴的样子,知道他一定是喜欢听自己吹曲子,丁大力亲亲他粉嫩的脸颊,说道,“从前啊,你娘亲也喜欢听我吹的曲子,我们也是坐在这里,那个时候我与你娘亲才认识不久,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看最温柔的人,你娘亲虽非凡人,但却是纯善可爱得很,天下间,没有人能再及得上他,后来我们结为夫妻,本该逍遥快乐,可我却总是让他受到伤害,我答应了好好保护他照顾他,我却没有做到...”

丁大力望着远处隐约连绵的山脉,陷入在过去种种回忆之中。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青水河依旧清流涌动,飞鸟游鱼,一如从前,连家中一应摆设,也是小凡在时的布置。

只是贴身放置的鱼鳞黯然失色,已经许久没有发出蓝色的鳞光,如同丁大力死寂的心一般。


他在河边坐了许久,直到起风了,风吹动柳叶摆动着。

丁大力想起小凡十八岁生辰那晚,他破水而出,踏浪而来,又翩翩而落,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人神魂颠倒,也许在那个时候,自己就对他生出了牵绊一生的情愫...

孩子瘪了瘪嘴,发出隐隐的哭腔,丁大力从思绪中回神,轻声哄道,“是不是饿了?我们这就回家好不好,乖...”


神海龙宫之中,水波层层轻荡。

宫殿内外,处处金碧辉煌。

小凡已在寝宫内站了半晌,宫女送来的膳食他一口未动。

褚漠处理完一些琐事,走进殿中,看到桌上的饭菜,问道,“怎么又没吃?饿坏了身体怎么办?”

他伸手去拉小凡,小凡眼神一闪,侧身避开,衣衫边缘从褚漠的指尖快速滑过。

小凡看着褚漠,目光通透,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样的问题褚漠每天都会从小凡口中听到,但每次都能耐着性子一遍遍解释,褚漠道,“你是鲤鱼宫的小王子,与我龙族联姻,嫁到神海,做了我的太子妃,所以便在这里。”

小凡想了想,又问道,“那为什么我一觉醒来,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褚漠自顾自在桌边坐下,说道,“数日前你出海游玩,遇上了法力高深的妖魔,一时不敌,受了重伤,我将你救回,可外伤易好,但内伤还需时日调理恢复,也是这次受伤,你昏睡了许久,醒来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褚漠说话之时从容不迫,毫无破绽之处,但越是这样,小凡心中的疑惑便越大,若自己真的是嫁入神海,那与褚漠也该算是情意相投,但日日面对着褚漠,自己却心如止水,即便忘了从前,也不该连着由心而生的情丝一同摒弃。

褚漠见他久久不说话,问道,“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

小凡不想轻易透露自己心中所思,淡淡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自己法力低微,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日后应该勤加修炼。”

褚漠忍不住笑起来,“你从前贪玩,现在却有这样的觉悟,竟是难得。”

小凡眨眨眼,问道,“你这是夸我还是笑话我?”

褚漠道,“自然是夸你。”

小凡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褚漠捕捉到小凡嘴角稍纵即逝的笑,愣了愣,自他醒来这些天,每日都是眉目淡如水,今天难得见他笑,一扫多日的沉闷之气。

他唤来宫女撤了桌上冷却的晚膳,重新做了几道小菜,褚漠为小凡夹菜,小凡挪了碗,说道,“我自己来就行。”

褚漠吃了几口便不再动筷,看着小凡本就嫣红的双唇沾染了汤汁,还时不时的伸出舌尖轻轻舔舐,褚漠只觉体内血气翻腾,他端起茶杯猛灌茶水,喝完之后重重的放下,瓷器清脆的碰撞声惹来小凡寻探的眼神,他问褚漠,“你怎么了?”

褚漠咽下茶水,扭了头,“没事,你慢慢吃。”

小凡看着褚漠起身离开寝宫,回转过来,觉得自己也吃得差不多了,便放下了碗筷。

许久过后,也没见褚漠回来。

小凡揉了揉有些昏沉的头,想着大概是受伤的缘故,总会觉得疲累,他索性褪了外袍歇息,摸索到腰间的衣带时,他低头看了看腰侧之处,伸手摸了摸那一片,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tbc.


感觉快要写不动了啊,幸好也要完结了...


评论(15)

热度(69)

©🛩 | Powered by LOFTER